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还记得那个城隍庙吗

还记得那个城隍庙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们小时候玩的地方并不多,但大哥哥们的花样也不少,经常带着我们躲在广场的偏僻角落转着VCD,一头画着开始,一头画着结束,据说可以召出一个鬼魂,完成一份契约帮助我阿仁和僵尸搏斗下来,僵尸逃走了,阿仁叹了口气,来到阿狗面前道:"喂,你没事吧。"们做任何事。这大概是笔仙看多的缘故吧,可惜我们那时把这些不了解的奉为神明,很崇拜,从不怀疑什么。
??? 太阳高照的中午,有位哥哥很神秘的召集我们,通知我们不要午休了,跟着他去一个宝地探险。我们很激动,也很害怕,纷纷约定,在哪里集合,几个人一组,低调行事……我们趁着学校大门没关,迅速出去,一路小跑,别提多高兴了。还好路途今天,华子就像是变了个人样。他今天晚上像是有神助样,不管是赌什么,他都会赢。不到会,他已经了赢了不少的钱。他大概数了下,已经赢了不少了,基本上把以前输掉的钱都赢回来了。他不但可以把高利贷还掉,还可以做点小生意。如果就此收手,华子也许还有几年好的生活可以过。但是华子偏偏在这个时候把巫师的话忘得干净。不是很远,大概10分钟的样子,我们来到了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我有些失望,这与之前所期待的的世外桃源有点差别,我望向哥哥,希望他能解释点什么。可是,哥哥脸色很淡定,似乎不准备说话,他指了指前面凸起来的小土堆,示意让我们过去。我们领命而去,有个小伙伴惊叫了起来,正想拉着他质问,我们也惊呆了,这里居然有个山洞!!不,准确的说,是个防空洞。我们忍不住想下去,有人拉住了我,原来是我的死党小A,他警告我,“下面有个疯子,担心点。”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的?”“我"不愿意!这是为什么呢?"在你们之前就来过,看见那疯子拖着一个孩子进去了,那个孩子后来就没出来了。所以……”小A显个晚上,我都觉得这事荒唐,纬疑这不是真的,但看着那张纸条,我千真万确觉得这件事存在过。第天上午,我按号码打了过去,接通后,我说:"钟领导吗,我是昨天晚上把你从里岗送回来的那个人。"得很害怕。“别听他们乱说,下面什么都没有,不信的话我先下去给你们看,哈哈。”哥哥这时候得意的走到了我们徐哲坐在林妍家里费神地思考,林妍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想起林妍的手机有可以变声的魔音功能。于是转换成女声,接听了电话。对方是个男人,迟疑了下说:"你是"面前,抬脚就往下走。我顺势往里面瞅了瞅,是个下坡,尽头有个风扇悠悠的转着,不时有阵阵凉风拂过我们面颊。哥哥大概走了几步,他突然大叫了声,似乎踩空了,跌在了转角,不见了。我们也叫了起来,打算逃走。小A拉着我就跑,没跑几步,哥哥突然靠在洞口喊我们,“小鬼们,来呀!跑个卵子?”我们缓缓地舒了口气,战战兢兢地往回走,定定的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 我们排好队,由于洞口只能容纳一个人,几乎是一个个的挤下去,后面人的手抓着前面人的肩膀,毕竟,我们都很"闭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苏幕几乎跳起了脚,瞪着她的眼睛带着恐惧。害怕。我们转了个弯,往洞口深处走去,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我隐约听见有人哭着说想回去。哥哥在后面吼着,“哭啥子?再哭留一个人在这!”我正想答话劝劝,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往脚下看去,哎呀!一个人头!我失声大叫,手舞足蹈,旁边人都吓坏了,哥哥走过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个打火机,我们借着火光看去,原来是散落在地上的模特。哥哥笑着讥讽我们,“看看你们这熊样,算了,先休息会吧,这地方还很宽敞,我先四处看看。”我向哥哥借来了打火机,摸着墙壁上的模糊字画,好像历史很悠久了。有幅壁画引起了我的注意,披着头发的女子低着头半跪在地上,好像在赎罪;旁边一位头顶羊角的男子手持长鞭周勤觉得自己像着璃样,脑海中总是想着昨晚的那位老太太,快放学了,又要去上班了,周勤走在路上赶着去上班,心想今天又要忙碌整天了,来到上班的地方老板对她说;"今天,客人很多,你要注意点。"时间过的很快,又下班了。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昨晚的那位老太太今晚还会来吗?走着走着就到了家门口,腿软软的走上楼打开了门,想冲个澡好好的睡觉,走到房间拿出睡衣的时候敲门的声音又响了。,似乎要抽打她;周围还有飘飞的蝙蝠小鬼,张着血盆大口,很恶心的样子。正当我继续往墙边移动的时候,打火机灭了。我心里一阵嘀咕,没油了?我试着重新点火,没有用,干脆用手遮着打火机上方,怕是那风吹来影响了它。依旧点不燃,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机油味。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不是王敏唯的男人。事实让我吃惊,除了我,王敏还有两个男人,个是税务局的科长,个是质检总局的处长。处长因为受贿被双规,于是咬出了长串。包括王敏,以及王敏的老板。小A怪罪我,“你有病啊?弄这么大的味道。”“他听就觉得这事可能挺急的,他奶奶从来不会在他爸爸妈妈上班的时候把他爸爸妈妈叫回来,而且他奶奶虽然岁高龄,下地活动,出门遛弯,从来都不用人扶,比十岁的老人身体还好呢。他就纳闷,是什么事这么急呢?但是他奶奶就是不告诉他,就是让他爸爸妈妈回来。没油了,我也不想啊。”我耸耸肩解释着。我回头看向壁画,发现左侧很亮,我寻着亮光走过去,问道,“哥哥,是你吗?”没人理我,还是那阵阵的凉风。小A似也发现了异常,他扯着我衣角,颤颤地问我,“你听到笑声没?”我试着让自己冷静,侧耳聆听那头亮光,真的,小A没听错,是笑声,还是女孩子的,那种银铃般的笑声。我让后面的人全部集合,小心点,我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越来越近的亮光,不一会,有几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拿着蜡烛从一个拐角走出来,我们同时尖叫着,捡起地上的模特往那“女鬼”扔过去,“女鬼”怒骂着,“哪个贱人扔的?”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猜错了,看那衣服打扮,好像是邻近学校的学姐,哎呀,一场误会啊。哥哥也从她们身边走过来,向她道歉,说我们是一群混蛋孩子,要她别介意,说下次一起出来玩云云。我们彻底无语了。想必这么久,哥哥是跟她们在一起咯?不过她们点着蜡烛实在是专业的探险啊,比起我们这种闹眼子的玩,实在是没话说。看她们走了,我们跟着哥哥朝刚才那亮光处继续前行,他向我们介绍,“这里以前是个城隍庙,楼上的城垛子都能看见呢。后来抗战把这里改成了防空洞,来,小心台阶,你们可以上去看看。”猛地一抬头,太阳光扑进我们的眼睛,楼上远没有下面的防空洞吸引人,一片废墟砖瓦,边上的城垛参差不齐地累着,极为寒碜。旁边的大树光秃秃的,还扎着一窝马蜂,看起来不是久留之地。我们环顾了四周,灰溜溜地下去了。哥哥出来时,再三强调,“这里千万别跟其他人说了,是属于我们的秘密!”拉钩上吊云云。敢情这成了我们的课后娱乐集聚地。
??? 自这次探险过后,我心里总有些不安,不为别的,就感觉那壁画不同寻常,说不出来的味道。我与小A商量,我们再去,这次时间换成晚上放学的时候。他诧异的说不出话,估计他心里骂我神经病不止一百次了。熬了四节课,终于放学,我作业都不想抄了,背着书包就跑,也不管小A跟不跟得上。小A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到了洞口,他苦笑了,“你赶着去投胎?”我瞥了他一眼,心想还不是为了你能早点回去。我把手伸出来,对他淡定的说,“来,公平起见,划拳,输了的先下去。”小A挠挠头,算是应允了。运气实在好,我输了,小A想笑但是憋住了。我翻开书包,拿出早准备好的蜡烛,打火机,小刀。小A疑惑地看向我,又看向小刀,我晃了晃刀把,对他吐吐舌头,“别看了,就算鬼来了,这个也没用的,我想用它挖点东东子偷偷地翻墙进入了仓库,找到自己的良心吞入了腹中。这时,仓库大门突然打开了,两个外星人走进来,虎视眈眈地看着东子。肇了良心的东子,突然就有了正义感,知道只有战胜这两个外星人,才能彻底摧毁他们的计划。西。”小A点点头,也在书包里找出了个玩意,我抢过来问,“这啥?”小A急了,一字一顿地对我说,“这可是镇鬼用的宝贝,桃符!”我笑了,莫非我们今天是来捉鬼的?我点好蜡烛,用一只手遮掩着火苗,慢慢的往里面探了探,看书上说过,蜡烛熄灭,说明下面阴气重,不适合人呆着。再看向后面的小A,他不停念叨着“阿弥陀佛”,闭着眼睛跟在我后面。我想吓唬他,便突然停住花给那个人,并且到医院去看他。事后,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们只在生意上打过交道。不走了,他碰到我后背一哆嗦,惊问到,“怎么了?遇到鬼了?”小A连忙拿出桃符挥动着,我笑得捂着肚子,拍着墙壁。他生气了,恨恨的看着我。拍着拍着,我发现墙壁有问题。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墙壁是有字画的,我这次带着蜡烛来这是好多年前的事,我有个阿姨,我们叫她善姨,长的也很好看,在她十岁的时候,人家说本命年运气是很差的,事情都会很不顺利,的确也是如此,这年善姨老是生病,天晚上,她下夜班回家,走在路上,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声音非常的熟悉,很像是个关系很好的同事的声音,她随口应了声,转身却没有看到人的影子,但是善姨也没有在意,就回家了。,却看不见一点痕迹了,苦苦找那披发女子,也是徒劳无功。小A也在低着头找什么,我本想问,却发现喉咙似乎被双手掐住了一样,只能低吟着。看着手里的蜡烛,火苗慢慢变小,好像要熄灭了。我本能地用脚踹他,可是,抬起头看我的不是小A,而是,那其实喂没有喝醉,只是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所以我专门往女人多的地方挤。因为是盛夏,不说你们也知道现在的小娘们个个都风骚的很,个个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胸脯啊、大腿啊全露出来。要我说啊,全露出来才好呢。想到满街都是不穿衣服的女人,我靠在电线杆上嘿嘿的笑了起来。壁画上的女子!我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向墙壁,小A那六神无主的样子被刻在了墙上,仿佛在向我寻求帮助。我后背发凉,浑身软了下来,已经放弃了逃走的念头,等待死神的降临。女鬼似乎对我没兴趣,在我旁边徘徊几圈后飞走了。
??? 我们两个是在医院醒过来的,工地上的工人发现我们在防空洞口躺着,于是送到了医院。医生说我们只是睡着了。我很是不解,但是再也不敢去那里了。小A后来去了外地读书,而我在本地读了初中。偶然一次听到收音机里播报着着一条消息“…城隍庙在施工过程中挖掘机挖出了不少文物,还有一位女子棺木,文物专家已经赶到现场进行考究其价值…”,看来那女子是墓穴的主人,一直守护那里,不想被我们打扰了,不知道再次路过那里遇到的一阵冷风会是她的呼唤吗?

标签:女鬼哥哥医院鬼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