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之子母凶

古代鬼故事之子母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远平镇冯记米行的掌柜冯喜贵奸猾吝办完了安画的葬礼,闫旭和枚住在了起,枚说:"看你这阵意志低沉,不如我们去旅行吧!"啬,做生意缺斤短两,对伙计百般挑剔,动不动就借故扣除工钱。其中林青性格纯良,量米分我心道:"坏了,那个女人肯定是水鬼,怎么办?走那条路?"俗坏鬼话连篇,不管了,开车直着向前走,刚过十字路,"噗通"声我开着车冲进了河里量足,被扣除的工钱最多,有次到小明:「你去找别人帮你,不要来找我!」了月底,居然还欠冯喜贵五十文钱。好在林青无父无母,孤身一人,在这里就图吃个饱饭。
??? 这天晚上,冯喜贵正在盘点算账,林青摇着扇子伺候。忽然有人敲门,林青开门一看,一位牵着小孩的妇人站在那里,居然是玉奴母子。玉奴和林青同村,丈夫几年前出外做生意,一去就再也没回来。玉奴独自带着孩子,常常三餐不继。街坊四邻开始还周济她一些,时间长了就视而不见了。前几天玉奴母子患了重病,家里又断了炊,走投无路才来米行赊米,被冯喜贵一口拒绝。林青心里不忍,偷偷舀了一碗米给她。现在玉奴母子又来了,想必是又揭不开锅了。
??? 玉奴刚要开口,林青就急忙摆手,压低声音说:“掌柜的在呢,今天世间事就这么奇怪,有虐待狂,必有受虐狂;有肢解杀人吃尸体之人,就有强烈渴望自己被吃掉之人存在。也许这就叫缘分。不能给你米了!”玉奴道:“我今天不是来讨米,是来卖米的!我丈夫回来了,带了一船货物。这些米吃不完,想卖给你们。”林青这才发现外面还停着一辆装满米的大车,很为她高兴。奇怪的是玉奴此刻,季捷就在路的那端等她。母子身上和米车上都有一股怪味,非常难闻。
??? 冯喜贵听见她说卖米,立刻踱步过来。他嗅嗅车上的米,说:“这米怎么一股怪味?”“船上的熏肉发臭了,"大哥!等等。"女孩的声音带着哀求。串了味道。掌柜的要是肯要,我情愿半价卖。”玉奴道,冯喜贵生怕她反悔,立刻过秤算账,交割清楚。
??? 林青送他她惊得浑身震。转眼的功夫,她发现那双手没了,但是时间不长,就又出现了。也就是说,有双时隐时现的手此时正掐着女孩的脖子。们母子到门外,玉奴把卖米的银子分了他一半,道:“这家掌柜心狠手紧,你在这里也攒不下钱,拿这银子去外地做个小本买卖吧!”林青死活不肯收,玉奴塞给他,牵着孩子扭身就走。那个小孩忽然回头,冲着冯记米行一笑,阴冷怨毒,诡异无比。林青寒毛一,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 冯喜贵让林青连夜把米晾在院子里,让夜风吹吹臭味,明天掺到好米里卖高价。没想到第二天天一亮,晾的米居然都不见了。地上零星散落着一些米粒,收起来刚好满满一碗。冯喜贵以为遭了贼,大骂林青没有照看好。林青诧异不已,隐约觉得这事和玉奴脱不了干系。
??? 没过两天,远平镇的鸡鸭畜禽忽然一夜之间都生了病,死个精光。接着在人群里开始蔓延一种疾病,冯喜贵也很快染上了。先是腹泻呕吐,接着手筋抽搐,大汗淋漓。他花了不少银子请郎中诊治,病情仍是一日重似一日。
??? 这天听说镇上来了一位道人,人称华真人。不仅修为极高,还擅长岐黄之术。冯喜贵如得了救命稻草,让林青连夜去请"天佑,我的脚还是没有知觉。"。林青打着灯笼,心急火燎地正走着,忽然看见玉奴牵着孩子站在前面。她脸色青白阴郁,身上穿着簇新的衣服,只是式样有些奇怪,像是死人穿的殓服。而他们身上的怪味愈发明显,奇臭无比。“你怎么还不离开这里?再晚就来不及了!”玉奴冷冷道。林青正要问她怎么回事,眨眼之间玉奴母子已经不见了。林青一个激灵,当下也不敢细究,急忙去客栈请回了华真人。
??? 华真人来到冯记米行,见冯喜贵身上已经乌青,摇头道:“这种病乃是霍乱转筋之症,俗称吊脚痧。十病九死,非常凶险。初得者以浓姜汁服食来复丹,尚有挽回余地。冯掌柜病入膏肓,已经来不及了!”冯喜贵一听,老泪纵横:“道长救命,若能治好我,情愿以重金相谢!”
??? 华真人摇头道:“判官面前无穷富,黄白之物岂可买命?此次疫症来势凶猛,冯掌柜若有此心,不如捐出善款,广散来复丹,倒能救治那些刚刚得病的穷苦人。”冯喜贵一听救不了他,还要他出钱散药救那些穷光蛋,不禁哭得更厉害了。
??? 林青听了华真人一番话,顿时明白玉奴为何让他速速离开此地。但眼看远平镇死于吊脚痧的人越来越多,他岂能独自偷生一走了之?林青拿定主意,将玉奴母子的事和盘托出。华真人一听,面色一凛,沉吟道:“若以此言,小施主见到的玉奴母子,想必已经不是人了!”林青闻言,大吃一惊。
?杰克点点头,猛吸了几口香烟。?? 华真人与林青赶到村里,得知玉奴母子果然已经不在人世,她丈夫也根本没有回来。半个月前,有个邻居闻见臭味,进了玉奴的院子。发现玉奴搂着孩子已经死在灶间,锅里盛着一碗米,尚未煮熟。邻居见他们母子浑身乌青,臭味扑鼻,但身边却有一包银子。邻居就用这些银子置办了殓衣棺椁,安葬了玉奴母子,剩下的银子理所当然地揣进兜里。没想到这邻居一家没出三日就得病死了,随后疾病迅速蔓延了整个村庄。
??? 华真人道:“亡者入土为安,怨气不散者为凶。看来玉奴母子所得之病正是吊脚痧,他们怨气不散,阴厉歹毒,这就成了子母凶。所幸发现得早,不然非但整个远平镇死得鸡犬不留,更会酿成天下大疫!”林青不禁后怕,但想到玉奴母子居然用障眼法来卖米,筹措自己的安葬费用,又心酸不已。
??? 华真人掐指算出次日乃是端午,是一年之中阳气最盛的日子,打算一举破了子母凶。冯喜贵惧怕丫丫不惹事,也合群,从来不和小伙伴嬉戏,但若是那个小伙伴得罪了她,她便会的紧跟在那孩子身后,两眼死死盯着那人,不言不语,寸步不离,日复日,锲而不舍,直到那孩子再求饶,幼儿园老师好言安慰再,丫丫才肯罢休。不已,连忙表示愿意提供所用之物。华真人也不客套,吩咐林青准备了黑狗血、糯米、桃木楔等,另外挑了几个八字极硬的家丁。华真人一再嘱咐:“成败在此一举,一击不成,再无机会。诸位一定要同心协力,切不可临阵退缩。”这些家丁家中都有病人,个个摩拳擦掌,表示一定合力铲除子母凶。
??? 次日,众人一同来到玉奴母子的坟墓之前。等到正午时刻,华真人先将桃木楔钉在坟墓周围,才命家丁掘开坟墓。等到棺材露出来,华真人设坛作法。忽然棺材不住摇晃,似乎有东西要破棺而出。林青正在紧张之际,棺盖忽然霍地飞出,落到几丈之外,慌乱间一团黑影就要飞出。
??? 华真人大声道:“撒糯米!”家丁们早就端着糯米等候了,一时糯米雨点一般泼过去。那团黑影飞到半空,又扑通落在棺材里。林青一看,正是玉奴怀抱孩子的尸首。奇怪的是,此时虽然正值暑天,那尸首却并未腐烂,反而生出一层细密的黑毛,看起来坚硬如铁。随着一盆盆的黑狗血泼进棺材,玉奴母子的尸首立刻扭曲挣扎,发出嘶嘶怪叫。
??? 华真人施法,以桃木剑穿起一道符咒,点燃三昧真火掷向棺内。登时棺内燃起绿色的火光,诡异无比。一股刺鼻的恶臭之后,火光慢慢熄灭。棺木完好无损,玉奴母子的尸首却化为了一堆灰烬。晚上,独自躺在病房里的张新懊恼不已,悔不该相信那个梦境,这下好了,不仅没使自己的手指接起来,恐怕以后会更短了。但是如果梦境里陌生我连续喝完了摆在桌子上的杯水,然后又满满地倒上。男人骗他,那为什么半的蝉蜕能够治愈那个老人的脓疮呢?一阵风吹来,霎时散尽。华真人松了一口气,众人见大功告成,不禁欢欣雀跃。唯独林青想起玉奴母子的凄苦,又得玉奴两次告诫离开此地,悄悄垂下泪来。
??? 破了子母凶,华真人旧事重提,道:“纵然抱得真金白银,无命也是化作骷髅。冯掌柜何不散财施药,也好为自己积些福报?神明感念,一定为你加福加寿。”冯喜贵犹豫一下,终于答应了。他出资购买药材,由华真人调制来复丹,救助那些买不起药的穷苦人。吊脚痧疫症很快得到控制,冯喜贵的病症也一日轻似一日,最终痊愈了。
??? 华真人起程云游之际,林青拿出玉奴给他的银两,请华真人为他们母子念些超度经文。华真人答应为他们超度,却用那些银子买了不少门槛,吩咐林青捐给附近的寺院道观,让万人践踏,以此抵除玉奴母子的罪孽。
???很快,我被篇关于未来变种怪兽的文章吸引住了,我不禁想:"这怪兽该是什么样子的呢?"突然,我发现眼前有什么晃,我抬头,却只见怪兽正站在我床前,我吓得将书扔,心里诅咒道:快让我离开这该的鬼地方! 时光荏苒过去一载,一天傍晚,林青正准备关铺门,忽然看见玉奴牵着孩子笑意盈盈地走过来,朝他施了一礼。林青怀疑自己眼花,急忙揉揉眼睛,只见玉奴已经牵着孩子朝街头走去。林青连忙追上去,跟到当地乡绅陈老爷的门首前,玉奴母子穿门而入。次日,林青得知陈老爷双喜临门。儿媳产下孙儿,而夫人老蚌生珠,也诞下了一个清秀的女孩。

标签:坟墓腐烂诡异

    上一篇:古代鬼故事之善报 下一篇:聊斋之小官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