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死在桥上的人

死在桥上的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齐河桥是长清县和齐河县两县的分界线,以桥中央为界限,西边是齐河县,东边是长清县。
??? 道光年间,桥上死了一个人,在西边,实在是在齐河县内。齐河县令到桥上验尸,见尸体上有刀伤,看样子死者是被人谋财害命而死,案重大,齐河县令便假说查验尸体潘萄的心哆嗦:"认识。",把尸体翻转到桥的东边,说:“尸体在长清县内,还是让长清县令办理把吧!”把地保责备了几句,说他们误报案子,就走了。
??? 长清县的人报告给长清县令,并说齐河县移动尸体的事。
??? 长清县令便请齐河县令一起去查验。
??? 长清县令先到桥上天才刚刚亮,朱熙瀛从藏宝楼楼下来,穿过马路,来到对面的西施豆腐店里。他要了碗咸豆浆,碟点心,吃了起来。,从死者的搜得一张账单,上面写明了买的若干布,用去多少钱等,极为清楚。
??? 没一会儿,齐河县令也到了,长清县令便请他一起到旁边的寺庙中 尾想了想,低声道:"小女秋离,公子叫我阿离便是。"订阅微信公众号:,阅读精彩鬼故事!去商酌。
??? 长清县令对齐河县令说:“尸体在西边,为何移到东边来。”
??? 齐河县令道:“没有啊!”
??? 长清县令笑着道:“在外的人走在路上,被杀害了,必定会有血迹,现今西边有血迹,东边桥上的尸体下却没有血迹,不是移动了尸体,是怎么回事?”
??? 齐河县令无话可说了。
??? 长清又笑着道:“像这样的案子,恐怕老兄也没有办法查究,弟代替你办理,也未尝不可。”
??? 当时,附近的乡民到庙里看闹的人不少,长清县令便叫差役,把门都官上,便恼怒地说:“尔等来到这里,准备窃听我们的话,好去报告给凶犯吗?”便喝叱着下令:“给我每人重打二十大板,否则休想离开!”
??? 齐河县令不明白他在到底是没人愿意进来的丛林,里面的空气没有被污染过,清新得不得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进来这里以后,我的心情就变得无比压抑。的主意,还替那些乡人说话,说:“他们也是喜欢看闹才到这里来的,未必要偷听什么信息,你这样未免也太不近理了吧!”
??? 长清县令道:“好好……这样,也把打你们了,就罚你们每人给我出半匹布,不不管是什么色料,并且五个人之间互相担保,到时候交不上来,得一起受罚。就定好第三天来这里上交,有人胆敢违反,我可不留了。”
??? 先将那些愿意出布的人,登记好名字、里居,大约有三十几人。
??? 后面的那些人,纷纷求饶道:“官爷,我们家是在贫苦,实在拿不出钱来买布啊!”
??? 长清县令又道:“这样,你们每三人出半匹,可以吗?”
??? 那些才没有话说。大约又放出了三十多人。
??? 长清县县令对着剩下的人道:“我也不强人所难,你们既然没有钱出布,那一定要怂恿那些出了的人,早早买好,到那天来这里交纳热闹过后,庄少贤仍得继续寒窗苦读的日子。他直嫌自己住的书房位于宅院的中枢,不时有家人在附近来回走动。这天恰逢初,家厨供斋,宅中府在廊外过道间焚烧些纸钱,忽地有几片随风飞入书房,飘在他摊开的本书上。,免得受到责罚。”众人才唯唯答应着离去了。
??? 长清县令也和齐河县令约好,第三天准时来那里收布,齐河县令答应到了第三天,两县的县令先后都到了。
??? 出布的人都抱着布,在那里等着交给县官,长清县令按着顺序验收。
??? 验收完毕之后,仍然将布还回去,并要求没念到名字的人在外面等着,念到名字的人进去领回他们的布,在他们进去领布的时候,问他们的布是和谁买的,有人说和乡人某甲买的,也都一一注明登记好,等把布一一还给他们之后,统计了一下,有一大半都是和某甲买的。
??? 长清县令出来问道,某甲在那哪里。某甲也是出布的人,也在人群之中,众人便指着他,道:“就是他。”
??不知道在哪里出现了个虎头状的身影走向了刘勇。? 长清县小崔的心很乱,他的头越发昏沉,这切都是怎么了?他忽然想起,小卧室之中,本来在墙上挂了副巨大的结婚照来着,可它居然今天被拿走了,这让他更加惴惴不安。 倘若他真的租,我就恶心自己回,赚回个月房租,他不租正好,反正我也不想租。。。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臂,捏住被单的角,迟疑了下,慢慢的拉了下来,被单滑过额头、眉毛,眼睛、鼻梁,嘴巴。。。小崔的脑袋忽然"嗡"的下,手哆嗦,被单落在那人的脖颈之处,他终于看到燎个人的面孔:床上躺着的人,再熟悉不过,那正是小崔自己。。。小崔浑身发抖,丹麦斯特拉普女人他忽然觉得从头冷到脚踝,难怪雨水根本淋不到我的身体,我这是。。。窗外忽然间"喀喇"声惊雷,刺眼的闪电,瞬间照亮了这间离奇房间的每个角落。。。令问某甲道:“你卖布几年了?”
??? 某甲回答道:“我刚做这行生意。”
??? 长清县令又问道:“你所买的布,蓝色的有多少,白色的有多少,一共又有多少,你还记得吗?”
??? 某甲分别说了出来。
??? 长清县令道:“恐怕不是这样,大概你记错了吧!”又接着问:“你的布匹都卖给谁了?”
??? 甲某不知道县官已登记好了哪些人的布是从他那里买去,便说:“仅仅卖出几匹布,其它的都还没有卖出去。”
??? 长清县令道:“卖出去了多少,还有多少,你还记得吗?”
??? 某甲又一一回答。
??? 长清县令道:“恐怕还是不是如你所说。”便替他说出了数目,卖给出布的人多少,还剩多少,都说了出来,并叫差役到他家里去取来。
??? 过了一会儿,差役取布回来了,数那些布匹,果然和他说的不相符合,和长清县令说的倒相差不多。
??比赛后第天,李桥最早到班里,因为该他值日。打扫卫生时,无意在安明的桌洞里发现了个小药盒,原来是种泻药。李桥愣,他联想到自己的腹泻天还很暗,宝石散发出莹莹的乳白光泽,温润如玉。,前天动员会,自己喝过安明递来的饮料,那饮料莫非被動了手脚?? 长清县令笑着对某甲道:“你自己买的布,却不知道数目,我反而倒是都清楚。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 某甲道:“不知道。”
??? 齐河县令在一旁感到很惊讶,没有等某甲回答,急忙问道:“不知老弟怎么"哼!我?还用说嘛,当然是绑匪了,告诉你,识相的马上给我打钱,哼!"那边仍然是副恶狠狠的口气。知道如此断案?”
??? 长清县令指着某甲道:“这就是害人的凶犯,只是他不怕死,敢作下这案。”
??? 于是,拿出从死者上搜来的账单,拿给齐河县令看。
??? 齐河县令问道:“这账单是从哪里来的?"有什么事?"小霜故作不明地问小刘医生。”
??? 长清县令道:“从死者的怀里搜来的。那人的的布匹和账单上的数目没有什么差异,这明显是那人贪图死者的布匹,而把人杀死了,还有什么疑惑的。”
??? 某甲听了,顿时魂飞魄散,都自供招认了。
??? 招供道:“死者是齐河县村里的人,贩卖布匹作为职业。看重他家的资财,便和他结交为好友,那天挽留他在我家住宿,并把他的布匹推到我的家中。夜里的时候,我找了一个借口,说去接别的朋友,让他和我一起去,到了桥中央,便把他杀死了,于是,已查出了真凶,长清县令便那些出布的人道:”你们的布,都是出钱的买的,你们就带回去吧!我岂是真的罚你你们,而中饱私囊呢?只是劫夺来的东西,一定卖得比平时便宜,你们一定会去买,因此,借你等的买的布,用来查明真凶。“说完,就让那些抱着布回去了。
??? 又叫差役把死者家属叫来,把尸体和剩下的布领回去,并让某甲把买布所得的钱都拿出来,还给死者家属。
??? 两县的乡民,都称颂长清县令断案神明。

标签:朋友尸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