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聊斋之陇州三案

古代聊斋之陇州三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马公马国翰,号竹吾,山东历城人,道光十二年(1832年)考中进士,发陕西任职,先后任敷城、石泉、云阳等县知县。道光二十四年,升任陕西陇州知州。他高老还乡的时候,已是年近古稀了,他曾说起他在陇州担任知州期间,办理的几件案子,颇为扑朔迷离,马公审理时也颇为用心。
??? (一)通案
??? 有个叫宋芳的乡民,他的妻子死了,便娶死了丈夫的杨氏为继室。
??? 杨氏和邻村的有个叫周旺的人有私,宋芳不在家的时候,周旺常常夜里来和杨氏幽会,直到天亮了才离去。宋芳死了之后,两人更加肆无忌惮。
??? 宋芳的弟弟宋蒲知道了,一天夜里,趁周旺来的时候,约了几个人把周旺捉住了,想这事关系到家里的声誉,不好如实报告,可又不甘心轻易放过周旺,便把周旺扭送到官衙,向马公禀告,说周旺来他家偷窃东西,被他捉住了。
??? 然而,周旺却说自己不是去偷东西的,而是去和人相好的。
??? 马公问周旺:“你交好之人是谁?”
??? 周旺说出是宋芳的儿媳妇何氏。
??? 原来,宋芳的前妻有个儿子,刚娶妻两年,时常在外边做生意,常常几个月都不回去。
??? 马公便传杨氏和何氏来对质,杨氏说周旺和儿媳偷,何氏说周旺和婆婆通。
??? 马公问宋蒲,这是怎么回事,宋蒲说:“确实听说嫂子有不贞之事,没有听说过侄媳有什么不清白的。”
??? 马公道:“你们各执一词,不能让人相信。等传左邻右舍来问个清楚,才能判定,第三天巳时再审理,给我准时到来,不要迟延,否则将受到重责。
??? 第三天,差役呈上名册,说人证都到齐了。
??? 马公已叫心腹之人在暗中窥看,见何氏一脸气恨,独自坐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周旺和杨氏眉目传,有时候还相互谈话说笑。
??? 中午过后,周旺买食物来给杨氏吃,看都不看一眼何氏。
??? 暗中窥看的人进去回复马公,马公立即升堂审理,杨氏和何氏还是像原先那样说。
??? 马公道:“你们都不要说了。周旺到你家,不是去偷通,而是去盗取财物。他只不过假说去通,败坏你家名声罢了。你们可以当场痛打他,以发泄你们的心里的愤恨。”
??? 叫差役把木杖拿给杨氏,并说:“就是打死了,也不要偿命。”
??? 杨氏拿着木杖,高高地举起来,却轻轻地落下去,好像担心伤到周旺一样。
??? 马公让她打了几下,叫她停下,又叫人把木杖递给何氏。何氏一接过木杖,立即站起来,举起木杖向周旺的脑袋打去,看势好像要一杖把周旺打死一样。
??? 马公立即呵又问周旺道:“你夜里到宋家去,到底是做什么事?”
??? 周旺道:“实在是男女之事。”
??? 马公道:“你果真是去为的话,那一定是和杨氏,而不是和何氏。”
??? 周旺和杨氏又极力争辩,说没有,确实是和何氏。
??? 马公道:“不要喧哗,静静地听我说。”然后对着周旺道:“何氏想一杖把你打死,只因为她心里没有怜惜之心,而杨氏担心伤到你,只因为你们之间有恩之。你们还没有上堂的时候,我叫人暗中观察你们,你和杨氏谈话说笑,并买食物给她吃,而没有顾及何氏,不能判定你的相好是杨氏而不是何氏吗?”
??? 周旺还想强力争辩。
??? 马公就准备用刑了,周旺惧怕刑罚,才招认了,杨氏也一五一十地承认了。
??? 马公把周旺打了四十大板,才放了他。
??? 马公对宋蒲道:“你的兄长已经死了,杨氏的行为又已经暴露,可听由她再嫁,不许再进你家去,就行了。”便了结了这桩案子。
??? (二)谋妻案
??? 马公因为公事从外面回去,有一个少妇拦在路上喊冤。
??? 马公一看,那少妇面貌出众,并生得十分的白皙,可算得上是当地的美女子了。
??? 马公升堂审理,少妇把书文呈上,上面写的报案人李氏,上报家中失窃财物,被窃取金银首饰等物若干件,和李氏丈夫张忠因为家里被窃而上吊亡等事。
??? 马公问道:“你家被偷的东西,是你家的积蓄,一直收藏着的吗?”
??? 李氏道:“不是的,是我丈夫从同村史文家借来的,准备拿去做生意。”
??? 马公道:“被偷的晚上,你的丈夫在家吗?”
??? “在家。”
??? 马公道:“有贼进家偷东西,为什么没有知觉呢?”
??? 李氏道:“因为同史文喝酒,喝得大醉,就熟睡过去了。”
??? 马公道:“你且先回去,明天我就去检验。”
??? 第二天,马公去验尸,李氏的丈夫赵忠果然是自缢而死的,问李氏的婆婆,和左邻右舍,也没有别的说法。
??? 马公对李氏的婆婆道:“你暂且埋了你的儿子,我回衙门立即下令缉拿盗贼。”
??? 差役到处搜捕盗贼,一个多月过去了,仍然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 李氏又到衙门击鼓喊冤,马公升堂,问她怎么又来喊冤。
??? 李氏道:“史文急着来讨要借债,婆婆想卖了我,以此来偿还债务。”
??? 马公道:“想把你卖给谁?”
??? “就是史文。”
??? 马公心里生起了疑惑,说:“你可以哀求你的婆婆李氏道:“我家仅有一亩多坡地,此前,我丈夫已当给史文了。”
??? 马公继续问道:“当出去还没有多久,应该还存有钱啊,为何接着又向他家借钱物?”
??? 李氏道:“那些当地的钱,也因为丈夫和史文喝酒,喝得醉了,夜里也被偷去了。”
??? 马公更加疑惑了,说:“你丈夫和史文是新认识的呢,还是很早就认识了?”
??? 李氏道:“听丈夫说,以前他并不认识史文,我过门之后,才和他往来,渐渐地变成了好友。”
??? 马公心里想,这其中一定隐藏着别的谋。赵忠家两次丢财物,很有可能是史文做的,况且赵忠两次被偷,都是因为和史文一起喝醉了酒,这其中实在值得怀疑。
??? 于是,对李氏道:“他家所借给你们的东西,样式是怎样的,分量是多少,你还记得吗?”
??? 李氏道:“有史文亲手写的账单,登记得清清楚楚。”
??? 马公道:“好,明天,你务必把账单暗暗送来,不要让人知道,或整晚,我都很注意观察安吉拉的表情,看上去,她似乎预感到今晚会有事发生,神情显得有些庄重,眼神反往日的明澈,扑朔迷离。许盗贼就能从这里找到线索,把他们捕获,你丈夫的冤屈,也能得到伸张了。你可要记住,千万不能和别人说,你把账单交给我了。”
??? 李氏按照马公说的,把账单交给马公,并不和任何人提及。
??? 马公又把李氏的婆婆叫去问话,说:“你为何想把媳妇卖给史文?”
??? 婆婆道:“史王铁锤这次可高兴坏了,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意外收获,这货的鼻子都美得冒泡了。文说:要是把媳妇嫁给他,不仅儿子借的东西,不要偿还,并愿意将前面当地的文契退回来,分文也不要。”
??? 马公道:“你的媳妇,十分美貌,卖出去应当能得到很多钱,不许你把她嫁给史文,要是敢违背,我一定会重重责罚。”李氏的婆婆答应着,就回去了。
??? 马公将六班的总头差役杨某叫去,把李氏家被窃等事告诉他,并把一条秘密的计划交给他,让他照着去办。
??? 杨某就找了一个名,把马公的意思告诉那女,把女当作自己的女儿。
??? 又找了一个能言善辩的差役王某,去找史文,并告诉他杨某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 史文说:“我准备娶赵忠的妻子李氏。”
??? 王某道:“你一定娶不到。昨天老爷叫我把李氏的婆婆带去,老爷当堂告诉她的婆婆,不让她把李氏嫁给你,她怎么敢违抗!况且杨某的女儿,比起李氏来,还要艳美,你要是见到,一定会被迷得神魂颠倒。”
??? 史文有些心动了,说:“我可以先见见她吗?”
??? 王某道:“可以。街上有一家酒店,杨家女儿出门探亲,经常从酒店门前经过。我们在那里喝酒等着,一定能见到。”
??? 史文满心欢喜,想看看那位愿意嫁给自己的女子长得到王某道:“为何这般急呢?明天我在酒店中等着你。”史文答应,王某也就走了。
??? 王某把史文的话告诉杨某,叫他做好准备。
??? 第二天,史文果然到来,王某已在那里等着他了,史文立即拿出钱买了酒菜,和王某坐着饮酒。
??? 没一会,王某道:“杨家女儿来了。”
??? 史文见一个正当妙龄的女子,和一个老媪蓝星德原本是想吓吓身边的mm,但龙云杨脸上的惊恐不像是因为他的话,更不像是装出来的。并排从酒店外走过,仔细一看,真是花容月貌,果然比李氏美貌几分,并且还自愿嫁给自己,心里实在太满意了。
??? 听到老媪对女子道:“酒店中客人很多,大有发财的气象。”女子笑着应答,斜眼看了一眼,就走过去了。
??? 史文站在门口,目送着女子离去。
??? 王某道:“不久她一定又会回来,你可以再好好看个够。”于是,把酒桌搬到酒店前面来饮酒等着。
??? 没过多久,女子和老媪果然一起回来。女子到了酒店前面,腿上的衣带忽然脱开,老媪叫她系好,并说:“如此瘦小的一双脚,怎么能帮着夫婿料理家里的事呢?”
??? 女子笑着道:“你替人家担忧个啥?”女子绑好衣带,和老媪谈着笑就离去了。
??? 王某问史文道:“那女子的容颜怎么样?”
??? 诗文道:“处处都惹人喜欢。不知道她家要多少聘金。”
??? 王某道:“我去帮你问话,明天就答复你。”
??? 第二天,王某去见史文,说:“杨家不索要聘金,只需要数件金银首饰等,并且首饰等东西,新人过门的时候,又全部带回来,你没有什么损失。”
??? 史文问要那些东西,要多少,王某都清清楚楚地告诉他,史文也全都答应了。
??? 于是,便选择了一个好子,交纳那些聘礼。
??? 杨某得到史文送来的聘礼之后,立即交给马公。马公一看,和史文开给赵忠的账单上的登记,不管是样式还是分量,都出奇地相同。
??? 马公立即下令差役拘捕史文。
??? 差役把史文带到,马公升堂审理,问道:“你借给赵忠的东西,你家里还留有一样的吗?”
??? “没有。”
??? 马公把首饰等拿出来,让他看,并说:“这是你聘杨某之女的聘礼,不是借给赵忠的那些吗?”
??? 史文道:“不是的。”
??? 马公又把他写给赵忠的账单拿出来,说:“要是不是,为何这账单上的登记的样式分量都一样呢?”
??? 史文道:“我请匠人按原先的样式分量重新打造的。”
??? 马公追问道:“你请谁打造的。”

"她偷了我的钻石项链,背地里还拿了我好几盏血燕!"
??? 史文便回答不上来了。
??? 马公道:“明明是你借给了别人,又偷回去,还想要辩解吗?”叫差役对他用刑,等马公道:“杨某哪里有什么女儿,只不过我让他认女做女儿,假装说嫁给你,好让你拿出首饰等东西。现今证据确凿,你怎敢不承认?”
??? 史文知道中了圈,气得说不出话来,也就招认了,说:“实在是我偷回来的。”
??? 马公又问道:“赵忠当地给你,那些钱,也是你把他灌醉,然后偷回去了。”
??? 史文准备说话,马公制止他,说:“你先不要说,让我猜猜你的心思。你盗窃赵忠的财物,并不是为了钱财,而是为了女色。你喜李氏美貌,因此想让赵忠立即贫苦下来,然后好图谋他的妻子。”
??? 史文的心思被马公说破了,不得不一五一十地招供。
??? 马公便把当给史文的地,判给李氏。
??? 又问史文道:“你发财几年了?”
??? 史文道:“五六年了。”
??? 马公道:“金银首饰等东西,不是寻常百姓家所能有的,是从那里弄来的?赵忠因为你偷回的东西,自缢而死,你也已经是死罪了,你不妨实话说出来。“史文知道自己的罪不能得到宽恕了,吐露了实。
??? 原来是没有被官府捕到的大盗,改名为史文,居住在那里。
??? (三)失鞋案
??? 有个叫司徒政的人,小的时候,就和邻村赵义的女儿三官结了亲。
??? 司徒政已二十多岁了,只因为父亲死了,守孝期还没有满,没能迎娶三官过门。
??? 司徒政跟着私塾的老师读书,一天,跟着自己的同学周梿一同出去游玩,信步走到赵义家庄外的山丘上,下面是一处桃园,周梿和赵义是同村人,于是指着桃园道:“那时你岳父家的桃园。”
??? 刚好,园子里又有一个女子,周梿又道:“快看,那园子中的女子,就是你将来的妻子。现今桃子正成熟了,你可以假说去摘桃子,一睹她的姿容。”
??? 司徒政听了他的话,觉得是个好主意,便下去了。
??? 司徒政见到了三官,故意说一大堆话来和她搭讪,说:“我特意来摘桃子吃,不要说不认得我。我居住在邻村,姓司徒,名政,已有二十一岁了,某月某日某时生的。”
??? 三官微微笑着说:“我认得你。我不是算命先生,何必说出生辰八字呢?”急忙摘下几个桃子,递给司徒政,说:“你快走,不要让人看见了,东说西说。”
??? 司徒政接过桃子的时候,趁机握住三官的手,准备有话要说。
??? 三官假装说:“邻妇来了。”
??? 司徒政立即把三官的手放开,三官也急忙躲避开了,司徒政也就走了。
??? 司徒政去的时候,和三官是邻居的钱家女儿刚好也到那里,见到了司徒政,便躲到树后面去观察。
??? 等司徒政走了,钱女就从树后面转出来,对三官说:“摘桃子的人,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得到那么一个好郎君,拉着说一下话也好啊,你叫他快走了,不是太违背情理了吗?”
??? 三官狡辩说:“没有什么人来啊!”
??? 钱女道:“他来的时候,说了一大堆话,去的时候,还握着你的手不放,都被我看到了,还说没有?”
??? 三官见真的被她看见了,才说:“确实是有。还希望妹子保守秘密,不要说出去,免得人家笑话。”钱女笑着就答应了。
??? 第二天,周梿从私塾回去,从赵义家门前经过,三官刚好站在门口,周梿斜眼看了几眼,见三官长得清秀婉丽,心里不觉一阵美妙。
??? 到了家里,更加想着她的身姿容貌,实在难以控制,听说三官自己睡一个房,那房的一边是一个闲置的园子,靠园子的墙上还有窗户。
??? 周梿便想翻过园墙,到窗边去和三官说几句话,也稍稍安慰一下自己渴望的心。
??? 等他到了那里,园墙已经倒塌了,省去了很多麻烦,直接走进去,来到窗边,敲着窗户。
??? 原来,三官的邻居钱女常来和她作伴,三官的母亲病了,一连几夜都在母亲跟前钱女听到了敲窗身,知道不是什么盗贼,问是谁。
??? 周梿便假托自己是司徒政,说:“昨天摘桃子的人。”
??? 钱女知道是三官的夫婿,于是,也假装自己是三官,对他说:“你深夜来这里做什么?”
??? 周梿道:“昨天见了你的玉容,让我辗转难眠,想来和你相会。”
??? 钱女道:“这不是相会的时候。”
??? 周梿道:“什么时候,才能相会。”
??? 钱女道:“嫁到你家去了,才可以。”
??? 周梿道:“我实在不能等了,你不怜悯我,我就死在这里。”
??? 钱女心想冒着三官的名,暗中和郎子相会,也是一件好事,便开窗让周梿进去,于是,便相互亲热起来,成就了风流好事。
??? 周梿抱着钱女道:“你的两只小脚真是让我爱死了,请给我一只鞋,让我好寄托相思之情。”
??? 钱女道:“我所穿的,都已旧了,并且都弄脏了,我有新做成的鞋,可以送给你一只。”
??? 于是,把三官新刺绣好的小鞋子送给周梿。
??? 周梿和钱女一连相会了三夜,才回到私塾去读书。
??? 过了一个多月,周梿又找了个借口回去,只因为不能忘情于和人私下相好的事,登夜深人静的时候,又想到三官的窗前去,刚出门,碰到他家对门的车三从外面喝酒回去。
??? 相会碰面了,站着说了几句话。
??? 三官的鞋子不小心从周梿的怀里掉了出来,车三见了,立即捡起来,周梿也急忙叫他把鞋子还给他。
??? 车三道:“你又没有妻室,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实话告诉我,我就还给你。”
??? 周梿起初不肯说,车三长得十分健壮,他又不能强行夺回,不得已,才实话告诉他。
??? 车三得寸进尺,道:“这样,你一定要和我同去一次,我才能把它还给你。”
??? 周梿坚决说不行。真恐怖cctop.cn
??? 车三道:“我既然知道了那地方,我自己去也不难。”说完,就准备去了。
??? 周梿立即上去拉他,被车三一把推倒在地上,然后,车三径直往三官家走去。
??? 周梿也立即起来,追上去,等准备到了园墙倒塌的地方,周梿捡起一块石头,从后面偷袭车三,车三的头被他一石打下去,已破开了,倒在地上就没气了。
??? 天明,村里的人见到了车三的尸体,车三的父亲也知道了,就到官衙禀告喊冤。
??? 马公立即带人去检验尸体,车三的父亲又把一只女子的小鞋交给马公,说是从儿子的怀里搜到的。
??? 当时,有很多人在围观,车三的父亲拿出鞋子来,马公隐隐约约听到人群有妇人说:“那鞋子是……”隔得较远,没有听清楚,马公叫差役把私下议论的妇人叫上去,问她道:“刚才你说‘那鞋子是……’我已听到了,你再说一遍,要是有一个字和刚才说的不一样,重责不贷。”
??? 妇人惧怕了,老老实实地说了出来:“刚才我说,那鞋子是赵三官的,丢失已有一个多月了,到处寻找都不见,想不到在死者的怀里。”
??? 马公道:“你说的都是实话,和我听到没有差别。三官的父亲是谁?”
??? 妇人道:“她父亲叫赵义,已死了,只有老母亲黄氏在。”
??? 马公道:“她居住在哪里?”
??? 妇人指着园子那边的屋子道:“那就是他家的住宅。”
??? 马公见靠园子的屋子,那窗户是能自己开动的,说:“乡村不该这样,方便了盗贼等。”下令叫差役传黄氏。
??? 差役把黄氏带到了,马公对她道:“你女儿丢失过鞋子吗?”
??? 黄氏害怕牵涉到命案官司,便说:“没有。”
??? 马公拿着三官的鞋说,说:“这不是你女儿的鞋吗?”
??? 黄氏道:“也不是的。”
??? 在一旁的妇人见黄氏不实话实说,又担心马公责怪他,便说:“我已经禀告了,也不用狡辩了。”
??? 黄氏才承认。
??? 马公叫她去把另外一只拿来,黄氏拿来了,果然大小,样式都一模一样。
??? 马公叫服役的老媪,带着黄氏母女两到衙门去。
??? 马公心想三官一定把是鞋子送给了和她私好于是他们就很少用那种让人厌烦的神秘的表情跟我说别人的是非了,反而,我却不时地成了他们无所事事时议论的焦点,说我个年轻女孩子个住,没有人来往,没有书信,脸色又不好,独来独往,总是身黑色衣服。于是他们就发挥着自己的想像力来猜测我的种种境遇,我懒得理他们,如果给他们开间报社,他们的小道消息定数不胜数,甚至于他们的想像力丰富到足以杀死任何个免疫力差的人。的人,而假说是丢失了。
??? 等马公见到了三官,相貌虽然长得美,但丝毫没有荡的媚态,心里又生起了疑青春,纯真的青春,真是去不可再啊。惑,便假装客气地对黄氏道:“你们母女居住在别处不方便,就请住到衙门里吧!”
??? 在署衙中,马公让服役的婢女老媪等劝三官喝醉了酒,乘她醉了,睡着的时候,检验她的,俨然还是一个初子。
??? 这让马公更加疑惑了,等三官醒来之后,把她叫去问话:“你的鞋子怎么到了死者怀里?”
??? 三官道:“不知道,我丢失鞋子已有一个多月了。”
??? 马公又问道:“在哪里丢失的,你知道吗?”
??? 三官道:“知道,我就放在我的房里,就是那间靠着园子的房,突然就找不见了。”
??? 马公道:“丢失鞋子的那些日子,有人到过你的房里吗?”
??? 三官道:“一个月前,邻居钱家的女儿来和我作伴,和我一起睡,我因为母亲病了,为了照顾母亲,就在母亲的房里,靠着母亲睡,只有钱女在我的房里睡了四五天,我的鞋子也是在那几天丢失的。”
??? 马公叫差役去传钱女,钱女的母亲带着钱女来到公堂上。
??? 马公见钱女的容貌服饰都有些不雅,便问钱母道:“钱母道:“还没有。”
??? 马公道:“这样大的女儿了,还没有许配人家,你做母亲的是怎么想的。”
??? 又问钱女:“三官说,一个月前,你去和她作伴,睡在她的房里,有这事吗?”
??? 钱母代替钱女回答道:“有这事。”
??? 马公又问:“三官因为母亲病了,陪在母亲身边,你一个人在房里睡了四五天,有这事吗?”
??? 钱母就不知道女儿是不是一个人睡在三官的房里了,也就不能代她回答了,就对女儿说:“实话告诉大人。”
??? 钱女道:“确实是这样。"怎么,有什么问题啊?难道是说我们土匪不配吃你们的烧鹅?"眼瞅着,土匪头子就要急的眼睛发红了。”
??? 马公道:“你既然已一个人睡在了她的房里,她的鞋子也是那几天不见的,你一定知道鞋子在哪里了。”
??? 钱女回答说不知道。
??? 马公已有几分把握了,笑着说:“一定是你一个人睡在那里的时候,把三官的鞋子送给了与你相好的人了吧!”
??? 钱女见马公这样说她,有些气怒起来,出言不逊地说:“大人,怎么如此,无缘无故地诬陷人家的清白。谁和人相好了,你可得把话说清楚。”
??? 马公也恼怒起来,叫老媪把钱女带到内室去,强行查验她的身子。
??? 然后,老媪回来回复,说:“实在已经不是初女之身了。”
??? 马公证明了他的话没有错,笑着对钱女道:“你的身子给谁破了?”
??? 钱女低着头不回答,在她一旁的母亲也有些气恼了。
??? 马公又假装恼怒起来,叫差役立即对她用刑,钱女惧怕了,才说:“实在是和三官的夫婿司徒政交合。他向我索要东西,我就把三官的鞋子送给他了。”
??? 马公道:“你和司徒政向来都认熟识她小心地拉上她的袖子,果然,她的腕部有个小小的刀切口,斜斜地,就在腕动脉的的边上。吗?”
??? 钱女道:“不熟。”
??? 马公道:“既然不熟悉,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司徒政芦苇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怕自己禁不住诱惑,正想离开,吃排骨的女人叫住她:"小姐,来做汗蒸的?"?”
??? 钱女就将三官去桃园看桃子,司徒政去摘桃子,和一个月前有人到三官的窗钱去敲窗,自称说是司徒政等事,一一都说了出来。
??? 又说:“那时候,他以为我是他的妻子三官,我也冒着三官的名,开窗让他进去,一连相会了三夜,这都是实话。”
??? 马公又叫三官上堂,问她摘桃子的事情,和钱女说的也都差不多。
??? 马公叫三官母女俩先回去,等候传问,又写下官文,立即传司徒政到衙门问话。
??? 这时候,马公因为有紧急公务要到凤翔县去,委托其他的官代替他接着审理。
??? 等马公回来的时候,这案子已审判清楚,只等着马公做最后的定夺了。
??? 原来,接着审理的官员,"要来当保姆的那个。"用严刑供的方法,司徒政惧怕严酷的刑罚,已招供是他杀死了车三的事。
??? 马公仔细批阅审理的案卷于是,提出钱女来审问直到有天,我俩放学快走到我家时,小璐突然跟我说我家邻居个小孩子淹死了,喂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就见小区门口围了好多人,我爸妈也在,问才知道是我家楼上个小孩在小"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我把杯子递到林允儿面前,里面躺着枚发黑的戒指。区门口的家木材厂玩的时候,不小心掉进木材厂用于救火的个蓄水池里了,我看着那小孩被救了上来,但是已经没气了。:“你和那男子一连相会了三夜,或许是每夜都更换了一个,不是同一个人呢?”
??? 钱女道:“不是,是同一个人。”
??? 马公道:“事在黑夜之中,你怎么知道是同一个人?”
??? 钱女道:“那人背后左肩下的地方,有几块如铜钱大小的疮疤,每天夜里,我都触摸到了。”
??? 马公立即又提司徒政上堂,让司徒政脱下衣服,进行查验,并没有疮疤,叫钱女看个清楚,钱女也感到惊骇。
??? 马公对钱女道:“必定是你和你私好的人情意深厚,不肯说出他的姓名,而嫁祸给司徒政。”
??? 钱女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也已糊涂了,自己交好的人竟然不是司徒政,那又是谁?
??? 马公又叫差役要对钱女用刑,钱女磕着头道:“就算是用刑把我打死,我也说不出是谁啊!”
??? 当时,下人请马公退堂用餐,马公就叫犯人暂且退下。
??? 马公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了,病房还是那个病号房,只是身边没了襁褓状的医院模型。回到屋里,闷坐在席子上饮酒,心里仍想着案子的事,深思遐想,也找不出一点情由来,等天色已黑了,都已点上烛火了,还没有吃饭。
??? 忽然,想到了一点端绪,也来不及吃饭了,立即升堂审理。
??? 问司徒政道:“你去摘桃,是你自己想去的,还是有人怂恿你去的?所摘得的桃子是一个人吃呢,还是和别人一起吃的?”
??? 司徒政就将自己和同窗周梿一同出去游玩,以及见到三官,和他怂恿自己去摘桃的事都说了出来。
??? 马公听完了他的叙述,道:“你有活路了。”
??? 于是,叫人把他身上的刑具拿掉,又叫差役立即去传周梿到来。
??? 问道:“叫司徒政去桃园和妻子相见的,是你吗?”
??? 周梿道:“是的。”
??? 马公道:“冒充摘桃子的人,去人家妻子的人,也是你吗?”
??? 周梿不承认了。
??? 马公道:“你冒充是司徒政而去他的妻子,钱女冒充他的妻子,和你相交。钱女说你背后面左肩下又几块如铜钱大小的疮疤,要是没有,那真的就不是你了。”
??? 立即叫差役,把他的衣服脱下,让他露出背来,果然像钱女说的那样有几块疮疤。
??? 马公道:“钱女说的没错,你和钱女做了男女之事,也没有错。”
??? 周梿一句话不说。
??? 马公又叫钱女上堂来当面对质,周梿才不得不承认。
??? 马公又道:“这样,车三也是你杀死的了。”
??? 周梿不服,说他没有杀车三。
??? 马公道:“钱女所赠给你的鞋子,怎么到了车三的怀里,你给说个周梿心想实在没有办法狡辩了,才把害死车三的缘故说了出来。
??? 这件案子也才水落石出。

标签:弟弟婆婆恐怖岳父

    上一篇:古代聊斋之赚娶狐女 下一篇:聊斋故事之矫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