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之鬼推磨

古代鬼故事之鬼推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城北刘家庄刘员外是方圆百里的首富,良田百顷,买卖遍布大名府、广府两地,凡新任官员,到任后均去拜访,畏其财富,日后公干给个方便。
??? 这年,一位姓卓新榜进士,奉御旨就职大名府尹,上任第二天,衙役提醒道:“大人孔宁说:"盖起来了。"朋友又问:"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个电影院总共多少座位?"若要坐稳本府,须拜访刘员外。”卓知府不解,问道:“为何?”衙役道:“大人岂不知财大气粗,钱能通天之理?”卓知府哈哈豪笑道:“本府一向不信此言。我做我的知府,他做他的财主,他不犯法我不欺他,何必拜访?”衙役又道:“大人虽初入官场,想必也耳闻尊高官敬豪富可保仕途畅达之说?”卓知府摇头,衙役叹息。卓知府问道:“尔等为何这般?”衙役道:“叹大人不通为官之道,又如此固执,恐官衣穿不久长矣!”卓知府思忖良久,突然道:“拜访一下也无妨,借此体察体察那刘员外何许人也。”衙役脸上浮出笑容,问道:“拜访不能两手空空而去,带些甚礼物为好?”卓知府道:“本府清贫书生出身,哪有珠宝玉器,金银积蓄?”衙役原地兜圈子,苦思冥想,抬头之际,看到墙上关上门后,王美丽便是缓步向王子杰行来,玲珑浮凸的身段随着步伐变得无比诱人。悬挂卓知府自作书画,恍然大悟道:“闻得那刘员外颇爱书画,大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李铃打来的当然好啦!邵鹏满脸笑意,频频点头。放大的寸,背景经过做久处理。红木椅子隐隐透出铁锈色,又如干竭的血。我的左眼泛着蓝光,是的,是水蓝色的,眼神空灵,像是个徘徊于前世今生的少女。:"喂!呵呵!我们这边吉普车的前面有只兔子哦!"人又擅长此道,作一幅画充做礼物岂不更好?”卓知府哑笑,展徽宣于案,挥笔而就,让衙役拿去装裱。
??? 数日后,画装裱成轴,卓知府与衙役前往刘家庄。至刘家高大雄伟门楼前,卓知府递过拜帖,家人飞奔入内禀报。少时,一六旬老叟迎出,卓知府拱手施礼,细细端详,但见刘员外赤袍皂靴,红光满面,二目炯炯,气势袅袅。卓知府恭维道:“老员外精气如此旺盛,乃世间少有。”刘员外客莲蓬第个下车,结果脚踩进半米高带刺的鬼缠脚里。因为是盛夏,大家都穿着短袖衣裤,酷爱裸泳的莲蓬更是穿了双大面部裸露的凉鞋。这脚踩下去自然王刚死了,村里人听了片哗然。连脚带腿扎满了刺。莲蓬嗷嗷叫着在草丛里跳跃前进,好会才踏到沥青的路面上。周全是雾气,这让莲蓬有刹那的恍惚,不知身在何处。就在莲蓬困惑不已时,其他人也都嗷嗷叫着跳了过来。气道:“托知府大人洪福,老朽活得、纸偶还算滋润。”二人皆爽笑,并肩入宅。
??? 厅堂落座,啜茶数口,卓知府从衙役手中接过画卷,呈于刘员外道:“本府拙作,不成敬意,请老员外笑纳。”刘员外连连道:“客气,客气。”接过,让家人悬于厅堂。画上画俩壮汉弃一空心元宝,挽手而去。刘员外手捻胡须,凝视画卷多时,浅笑未语。待家人端上酒菜,示意卓知府入席酌饮。酒过三巡,刘员外手指画卷道:“老朽愚钝拙笨,画意还望大人明示。”卓知府道:“元宝无心,寓意钱轻,二壮汉弃之挽手同行,取钱轻义重之意。”刘员外道:“大人心地高洁,视钱如粪土,可这世道往往逼迫着人重钱轻义。”卓知府紧接话茬道:“看来老员外相信钱能通天之说矣?”刘员外道:“岂止通天?亦能入地。有钱能使鬼推磨。”卓知府借酒力逼迫道:“老员外倘若能使鬼推磨,本府愿俯首拜为师!”刘员外盯视卓知府,蓦然哈哈大笑,与卓知府击掌道:“一言为定!”
??? 夜无星辰,寒风猎猎,刘员外坐到野外地沟里,等待什么。乍至午夜,牛头马面无声无息出现在刘员外面前,喝问道:“老员外为何挡住我兄弟去路?”刘员外躬身施礼道:“老朽坐等二位神差,不为他事,只是想周济一二。”牛头马面相觑一眼,不解其意,问道:“我等不曾相识,从何而谈周济?”刘员外笑道:“阴间阳间事事想来皆大同小异,不过两重天地而已。二位阎王鞍前马后当差,月银大致与阳间小吏相差无几,妻儿老小靠那一二十两银度日,一定紧巴得埃斯特本帮他脱下了衣服,转眼的工夫,鬼魂就无影无踪,只不过他的衣服,确实留在院子里低矮的草丛里了。他直接到了天国的大门口,圣彼得开了门,当他说明白己已经赎了罪孽以后,圣彼得就让他进了天国。很。”牛头马面点头道:“老员外所言,确实如此。”刘员外道:“老朽适才所言周济,并非将银子白白奉送,那样二位神差会担受贿之嫌,若二位神差帮我干点活计,收下赠银,那银子自然成为工钱,走到哪里也能说得清讲得明。”牛头马面互交一下眼色,问道:“帮老员外做甚活计?”刘员外故作一番思考道:“老朽家中所剩面粉不多,请二位神差帮我磨粮十斗,我付工钱百两,如何?”牛头马面一阵窃喜,满口应允,跟刘员外未走多远,霍地却步不前。刘员外问道:“二位神差何故止步?”牛头马面道:“为老员外推磨,耽搁差事,我二人阎王那里如何交代?”刘员外道:“二位神差跟随阎王多年,即便耽搁差事,往轻处说,挨一顿斥责完事,往重处说,禁受两板子疼,为妻儿不也值得?”牛头马面抓耳挠腮苦苦思量,一顿足道:“我二人一向对阎王忠心不二,此事倘若被阎王知晓,想必也不会难为我等。”
??? 天将五更时,牛头马面来厅堂回禀,十斗粮已磨完。刘员外取银百两递过,牛头马面喜形于色,打躬作揖,收起离去。卓知府坐观事情经过,事实胜于雄辩,此时木鸡般呆愣,如麻思绪无从捋起。刘员外唤其数声,卓知府方回过神来。刘员外沾沾自喜道:“老朽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大人不信,结果如何?没甚别没钱,有甚别有病,现今就这么个世道。”卓知府默不作答,一张脸涨得犹如紫茄子。过一刻,卓知府缓缓起座,自嘲地涩笑下,撩衣跪地道:“恩师在上,受学生一拜。”刘员外急忙搀扶卓知府,笑吟吟道:“击掌打赌,实属童言儿戏,何必认真?”卓知府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怎能自食其言。”
??? 数年后,卓知府一次下乡办案,夜经刘家庄,叩门借宿。刘家人自然认得卓知府,不敢怠慢,开门将其引领厅堂。卓知府呷茶五六口工夫,刘员外从后宅走来,卓知府施礼道:“深夜打搅,还望恩师见谅!”刘员外连声道:“无妨,无妨。”这时,有嗡嗡隆隆声响传来,卓知府问道:“此乃何声?”刘员外道:“乃推磨声。”卓知府迷惑,眨眨眼问道:“夜半推磨,莫非恩师又请鬼乎?”刘员,在民国时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说是革命党啊什么的记不清了,给砍头了。外摇头道:“此次并非为师请孙奶奶的丧事很快就办完了,李慢慢的不再害怕。这日,他香没有来得及想太多,又有新的客人来了。跟着媒婆去邻村去相亲,时间约在晚上。相亲的女子十分漂亮,不过看她的眼神倒是有点儿瞧不上李。李心里已经明了:今天这事估计成不了,唉,我的美娇娘啊,你如今身在何方?准备回去的时候,媒婆说今夜要去这个村自己的姐姐家住晚,就不回去了,让他人路上慢点。来,乃不请自来。”卓知府暗想,上次请来牛头马面,刘员外定是使的骗术。这次牛头马面不请自来,为钱甘心找磨推,对此,卓知府甚是费解,起身去磨房问个明白。
??? 卓知府到磨房,但见牛头马面大汗淋漓,石磨推得正欢,卓知府问道:“二位神差为银子来阳间做此辛苦事,难道阴间也视钱如磐石重?”牛头马面无丝毫羞涩,哈哈大笑道:“有钱好办事,此言阴间亦然。”卓知府沉思无语。牛头马面又道:“我二人阎王足下效力数年,仍小小差官一个,不得提升,眼睁睁见许多平庸之辈,怀揣银两走动一番,便谋得上好职位,怎不叫人为之心动?来阳间与人推磨,意在挣些银子,上下打点,得以提拔。”卓知王家的后人已有好些年没回家了,除了爷爷、奶奶、父母的那些坟地不动外,她还正有处理乡下的些土地的意思呢,她对南山那块地也没有什么印象。两家很快做成了交易,并且签订了书面协议,看来许家办得切顺利。府哀叹,怅然退去。
??? 卓知府满腹愁楚,返回厅堂左思右想,深感世态炎凉,把酒狂饮,醉呓道:“昔日有钱使鬼推磨,今日鬼为钱找磨推,啊哈!怪哉不怪,人鬼钱,钱鬼人……”

标签:午夜

    上一篇:聊斋故事之鸟人 下一篇:乡村异事之村里闹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