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吊死鬼省亲

吊死鬼省亲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曹河,从大别山南麓,经八百里飞奔,不知疲倦直入长江。它是长江中游的一个支流,流经蕲州城西河一渡口,河面变得有半里路宽,且水深喘急。
??? 腊月二十八,是当地的大年,太阳落山,喜雀,老鸹都归了窝,西河一渡口东北的山峦,变得朦朦胧胧,河对岸房屋和树木,象是蒙了一层纱,你再睁大眼睛,房屋和树隐隐约约,几乎都看不清。
??? 此时的西河一渡口,显得风大、雾重,冷冷清清,冰冷的河床边,剩下的只有安静的大年夜及河面上喘急的两个人在街道上追逐了很久,王强才气喘吁吁地停住脚步,屁股坐在了地上。水流声。渡口旁那片树林枝头上,残留在冬季的枯叶,在风中淅淅沥沥的斗动,时而,从树林深处传来几声猫头鹰凄残的声叫。
??? 临近年关了,天黑得特别快了,一眨眼功夫,站在河这边望去,堤岸那边的蕲州城,就出现了灯光点点,此"妈,妈,你起来了吗?"时,在这漆黑的河边,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 因为要过年,到了傍晚,渡河的人越来越少,艄公王老大,准备抛锚停船,想必家中妻儿、父母,也想早点让他停摆,等着他回家过大年呢。
??? 王老三解下身上的蓑衣,收起船桨,提着马灯,拿起船上防身备用的“铳,”,类似猎枪,正要上岸,忽然,河对面有一妇人在喊:
??? “喂,艄公,我要过河。”
??? 哦,这么晚了,天这么黑,河面风大又起了雾,王老大心想,这人早不来,晚不来,我刚卸下船桨,你就来喊,哪有这么晚还要过河的?于是,王老大喊着回应:
??? “我已经停船了,河面风大,又起了雾,很危险,不能行船,你明天再来吧。”
??? “不行啊,艄公,我回家探亲,有要紧的急事,你就行个方便吧,我谢谢你了。”那妇人在对面答应。
??? 无赖,一惯敬业的王老大,又把船桨装上,重新披上蓑衣,提着马灯,背上“铳”,小心翼翼把舵,经过两袋烟功夫,将渡船划了过来。
??? 王老大停稳渡船,持桨站在船头,只听一个妇人说声:“谢谢大哥,我已经上船了。”
??? 此时,船头往下一沉,王老大感到奇怪,一个人上船,怎么这么沉?以他天天行船的经念,只有同时上来十个人,船才能出现这种状况,可能是风大,水急的然故吧,但他还是没有多想,就讯速划桨开船。
??? 如今,王老大已年近五旬,从小就随爹爹在这儿做艄公摆渡,自己独自行船也有二十多年了,这个渡口和渡船,就是他祖上留下来传给他的,二十"姐,你管着火好了,等着看奇迹出现吧。"多年来,他摆渡过河的人,就象是天上的星星,看的见,数不清。
??? 丰富的摆渡经历,使王老大炼就出了一付火眼金星,凡是乘他船的人,只要他扫一眼,就能看出是地痞流氓,平民百姓,还是殷商巨富。不管是人,还是鬼,都逃脱不过他那双犀利的眼睛。就凭他那双顺风耳,听人们的言谈举止,也能分便出是是还是不是,是好人还是歹人。
??? 此时,船已行至河心,风越刮越大,雾气越来越浓,王老大抬眼想看看,船那头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大过年的,这么晚,天又这么黑,她一个人也不怕危险,急着要过河干什么。
??? 王老大随着脚下微弱的马灯光,透过雾气,只见船那头,站着一个中年模样的妇人,雪白的脸,两道刀眉,一对眼珠子,似乎要掉出眼眶,在夜幕中透着绿光,一身大红长袍,浑身上"谁?他说认识你!来,你听听!"下通红,颈上搭着一条雪白的围巾,而且手上还提着两根红绳子,也不言语,时而站着,时而坐下,坐下时,两只脚拖在水面上,其余什么也没有。
?这种气质,是种迫人的气势。就算他混在千,万人中,第眼看到的,定是他!这是种‘傲然不群的气质,更是种王者之风,王指点将的气势!这种气势让人见了,有种想顶礼膜拜的冲动!?? 王老大感到奇怪,这大过年的,一个妇人回娘家探亲,除了两根红绳子,就是两手空空,这也不尽情义啊。
??? 不好,突然,王老大心里一惊,这不是人,是个女鬼,看她手中拎着的两根红绳子。根据老人们的传说,拿着红绳子,找来个空瓶子接了瓶血水,然后偷偷开后门溜出去。一定是个吊死鬼,这在他行船二十多年里,还是头一次遇到,心想,这鬼在这月黑风高,又缝过大年,没有大事,她是不会急着过河赶回娘家的。
??? 王老大定了定神,仔细一看,船那头似乎什么也没有,他左手把舵,抬起右手,揉了揉眼睛再一细看,那鬼只有身子不见头,她坐在船头,双脚投在水里,只要她一摆脚,船就往下一沉,她一台脚,船就一振。
??? 王老大虽然久经风雨、见世面,但此时他的双手有些发抖,就不由自主加快了桨速,想尽快划到对岸,也好摆脱自己。他越是加速划桨,船越是不听自己的使唤,不管怎么用力划,船就是在河心打转,河风夹着雾气,扫在他身上,不知道是感到寒冷,还是害怕,就感觉到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船越是不走,王老大越是着急,不由得叹声怨气:“哎,这船今天怎么了,就在河心打转不走,真是活见鬼了。”
??? 这鬼一听,以为艄公是在骂自己,于是,一使魔法,将两根红绳抛向王老大。
??? 王老大知道鬼的魔力,心想,我也没有得罪你,何必为难于我。尽管船在河心打转,王老大还是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划船,他划着划着,低头一看,啊!微弱的马灯光,照在自己的脚下,一大滩鲜红鲜红的血,还在顺着那两根红绳子,不停地向脚下流淌着,吓的他心惊胆战,两眼金星直冒,顿时他感到一阵恶心想吐,两眼发黑,并且头晕。
??? 王老大暗示自己,要稳住,不要怕日辉被收养了几年后,他的养母因意外去世,大受打击的养父把妻子意外死亡的责任推到日辉身上,他总是怨恨着:"如果不是收养了这孩子、说不定她就不会死了,这孩子定是灾星。",不就是个鬼吗,我不惹她,她也不会伤害自己的,但两腿还是发软,再加上河面风大船的摇晃,双脚就象踩在棉花套上一样他拎着公文包,站在家门口,抬头望望天,不知为何,心头竟掠过丝阴冷。半果然,在墓地的边上有间小木屋,里面还亮着灯。杨明肯定地址就是这里,于是抱着个大箱子就过去了。年之后再回到家,竟会有这么离奇的感觉。,轻轻飘飘的,周身汗毛直竖,心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等我到了学校,发现门口并没有老头子的人影,等了半天也没等来,反倒把老师等来了,老师看着我拿着个馒头站在门口,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将事情原本的告诉了老师!??? 王老大还是用力划桨,但船就是不向前进,如是,他就壮着胆子问:“大姐,这么晚了,你一个妇道人家,你不怕吗?”
??? “哈哈哈,”这鬼开怀大笑。
??? “怕,我怕什么?”鬼问。
??? 王于是夫妻俩就带着孩子回了趟老家,经过村里的先生这么看,果然,孩子的印堂发黑,魂魄都不稳定,阳气稀少,很明显就是被鬼物长期侵染所致,那个先生就给这孩子画了道符咒,让他随身带着,不要拿下来。说来也怪,自从孩子带上燎个符咒之后,就再也没见到那个小鬼了,孩子的身体也逐渐的康复了。老大说:“天这么黑,风这么大,你就不怕有鬼啊?”
??? “哦呵呵呵,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鬼,你怕鬼啊?”鬼在朝笑王老大并且反问。
??? 王老大故意又问:“这大过年的,你这么急着要过河,有什么要紧的事啊,明天天亮过河,不是更安全吗?”
??? 鬼说:“大哥,你是不知,我婆家的小姑子,她今晚要临盆生孩子,我得去帮帮她,让她不得好生。”
??? 啊!王老大听鬼这么一说,不由心中一振,不好,这鬼可能要使坏,要去报复什么人。
??? 鬼刚说完,船已经靠了岸,王老大再一看,血没有了,脚下的红绳子也不见了,他没有听到有下船的声音,鬼就不见了。
??? 王老大这才如释重负舒了口气,但听刚才鬼说的“让她不得好生”那句话,心还是彭彭跳个不停。
??? 这时,王老大也紧跟着跳下船,取下他看了看就回来..但他回来时....看看留守的那两个警员有点面无人色....便句是怎么是回事....身上背的“铳,”握在手里,紧跟着鬼在前面变成的一团红云。他好奇、紧张,又兴奋,随着那团红云,飘飘然然,就来到蕲州城东一家陈姓的大户人家,只见那团红云从这家堂屋门缝中飘了进去。
??? 原来,这陈姓人家的儿媳,正在生孩子呢,不论“喜婆”即接生婆,怎样用尽良方、手段,妇人痛得撕心裂肺的喊叫,孩子就是生不出来。
??? 相房外的堂屋,公公、婆婆,婶子,小姑子们,也是急得团团转直跺脚,就是有劲出不了力。
??? 话说这鬼呢,也姓陈,名巧儿,是陈姓家的二闺女,长得清秀,漂亮,乖巧机灵,琴棋书画,样样能,她秀的花儿,水中的鱼儿,水面的蜻蜓,树上的鸟儿,活灵活现,远近闻名,媒人踏破陈家门槛,追她的王孙公子,不乏其人。
??? 可巧儿爹爹却看上了和自己一起做生意,顾毛草湾,顾员外的大公子,巧儿找郎君虽然有自己的标准,但爹爹执意要将她嫁给顾家大公子,以便攀亲带故,日后也好做生意。
??? 经过爹爹多方做工作,乖巧懂事的巧儿,还算听爹爹的话,虽然没有见过顾家大公子的面,但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嫁给了顾员外的大公子。
??? 两年后,顾员外也将自己的小女儿,四小姐许配给陈家的公子,也就是巧儿的弟弟,以示亲上加亲。
??? 巧儿出嫁那天,爹爹含着眼泪,将自己乖巧、听话的女儿送出门后,回堂屋痛哭一场,他深知,顾家的这个大公子,是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吊儿锒铛的公子哥儿,他仗着家中有钱有势,平时无所事事,也不跟爹爹学做生意,到处沾花惹草,他沾不久,高宜静的外婆醒了过来,她完全不记得发生什么事,还是儿子告诉她事情的经过。的花惹的草,少说也有几大萝筐。
??? 巧儿爹爹明白,巧儿这一去,也许将自己心爱的女儿推进了火坑,就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悔恨自己太自私,但为时已晚。
??? 顾家大公子和巧儿完婚头几天,他还算本分,但不出半月,新鲜感一过去,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仍然是我行我素,和众多的女人天天鬼混泡在一起。
??? 巧儿嫁给顾大公子那会儿,顾家四小姐仍未出嫁在家,她知道哥哥花心,放荡,懒堕,不但不制止,反而还帮助哥哥瞒着嫂子巧儿,让哥哥把女人带回鬼混,还为哥哥把门站岗报信呢。
??? 有一回,巧儿出去串门,教人秀花,刚一走,顾公子就带着女人回来鬼混,没想到巧儿出门忘了给人家带秀花针,回房取针时,床踏板上一双绣花鞋,四只脚,还露在被子外面,不时地乱蹬,这一幕让巧儿惊呆了,一气之下,她拉开蚊帐,掀开被子,公子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气得巧儿口吐鲜血,当场摊倒在地。顾公子对巧儿不但不理,反而还对其大打出手,把巧儿按倒在地,并且踩着她的头发用脚在身上猛踢。
??? 有一次,顾公子当着巧儿面,又带着女人回来要上床,巧儿上前制止,顾公子嫌巧儿干涉他的好事,便叫家丁上山割来一捆狗儿刺,铺在床前地下,叫来四妹,帮他扒光巧儿衣服,让她一丝不挂,推倒在狗儿刺上打滚,狗儿刺把巧儿浑身上下,刺得满身是血,目不忍睹,顾公子嫌狗儿刺刺的她不过瘾,还拿来扁担,把她打得遍体鳞伤,七窍流血,巧儿痛不欲生,忍无可忍,上吊自尽了。
??? 顾家四小姐嫁给巧儿的弟弟,已有两年了,今个儿临盆,巧儿的冤魂得知后,不管是过大年还是半夜,她也得赶回娘家去,至于她要干什么,事先,阎王和大、小吊死鬼,早已经给她出好了主意。
??? 王老大随那团红云来到陈家,看到它从门缝中飘进去后,他就悄悄来到陈家亮灯的东相房窗户外,用舌尖上口水,将窗户纸轻轻添开一个小洞,一看,房里一妇人正在生孩子,只见那个现了原形的女鬼,讯速将两根红绳子抛向房梁,然后,把自己的头一伸,颈就套在两根红绳子上,双手拿着两个菩扇,披头散发,舌头掉出嘴巴外,两眼和耳朵还不停地向外流着鲜血,血还滴滴答答地落在生孩子妇人的裤裆里,吊死鬼吊在房梁上洋洋得意。当孩子的头,刚要冒出产门,吊死鬼往下伸手一扇,孩子的头就退回产门里去了。
??? “快快快,用力,再用一口气,孩子就出来了。”喜婆紧急地大声喊叫。这会儿,只见吊在房梁上的吊死鬼,又伸过来两个菩扇一扇,孩子的头又缩回妇人的肚子里了。
??? 就这样,这鬼吊在房梁上自得其乐,反反复复,折腾生孩子妇人大半夜。
??? 眼看东方就要泛白了,妇人痛不欲生,喜婆也累得筋疲力尽,看这孩子和妇人的生死,就掌握在这个吊死鬼身上。
??? 吊死鬼的这一行为,全展现在窗外观看这一过程王老大的眼里。妇人又一次肚子痛了,喜婆拖着喊破了的嗓门,用尽她十八般武艺,当孩子的头再次露出产门,喜婆督促妇人再用口气时,吊死鬼又一次举起了菩扇。
??? 这时,王老大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想,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这妇人和孩子必死无疑。
??? 说时迟那时快,王老大没有多想,他举起“铳”,对着房梁上的吊死鬼,“砰”的一声,“铳”一响,吊死鬼不见了终影,孩子也顿时哇哇落了地。
??? 堂屋里急得象热锅上蚂蚁的人,听到窗外枪声,急冲出门,看到一个人正拿着还在冒烟的“铳,”非常气愤,当王老大还沉浸在那吊死鬼身上时,几个人不由分说,上前就把他捆了起来。
??? 质问道:
??? “你是什么人,我家生孩子遇此大难,你好大的胆,为何打”铳“?”
??? 王老大虽然让家丁五花大绑,他此时既羞愧,又激动,羞愧自己大逆不道,不该看人家妇人生孩子,激动的是他一“铳”打跑了吊死鬼,孩子平安落了地。
??? 王老大心想,我打这一“铳”,虽然打跑了吊死鬼,解救了妇人和孩子,但怎么向人家交代、又如何解释呢,他心里实在没有底。
??? 然而,王老大还是如实地,向陈家说出了他自己的所见所闻。
??? 的确,陈家的二女儿巧儿,三年前因为丈夫对她的摧残,懦弱的她,实在忍无可忍,是上吊自尽了。
??? 此时天已大亮,当陈家人得知艄公王老大救了他家两条人命。人们赶紧为他松绑,把他请到家中,特设酒宴赔不是,感谢他救了四小姐和陈家唯一孙子的性命。
??? 如是,这件睁着眼睛活见鬼,说不是也是,说是也不是的鬼话、鬼事,在蕲州城,在西河一渡口,不胫而走,百姓们争相传扬,为此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一直传到今天。

标签:弟弟哥哥婆婆

    上一篇:民间故事之蛇怨 下一篇:徐秀才住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