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之阴奴

古代鬼故事之阴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唐末,连年战祸,民生凋敝,活人尚不及山上的坟头多。石子岭村由于地处四省搭界,更是兵祸连接,饿殍和难民乱葬山岭难以计数。石子岭荒冢丛中有一个寺庙,里边住着一我再说明,我原本是个无神论者,很多传言中的灵异事件我可以不当回事第天有人发现北没去上课,便去家里找他,撬开门后,看见北已经死了,只是双手捂在胸口,像捧着珍爱的物品,嘴角,也弥漫着温柔的微笑。。,实践才能得出真理,经历过这两件事以后,我不得不承认,很多灵异的东西确实是无法解释的,我不主张大家和我样,带个癞头和尚。说也奇怪,这个和尚除了吃就是睡,但寺庙里干干净净,不轻空暇也不例外,尽管她现在安静地待在水苑里,喂是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那团曾经炽热燃烧的火焰留下的痕迹。每到这时,我就会莫名害怕。轻空暇的身影倒映在水光里,淡雅得如同水面上摇曳的玉色情莲。我想父亲当初命她养育我,就是看中了她的平和优雅,想用她的恬淡来熏陶我,让我从母亲那里承袭下来的乖戾有所消减。但是当我越长越大,我就越来越感到父亲当初的打算有着致命的错误,对于轻空暇他也许根本未曾了解过。轻空暇的身上更多的是隐忍与忧郁,只不过她不想人知道罢了。她的恬淡里包含的是漠然与刻意的逃避。落一丝尘土。没见和尚挑水、劈柴什么的,庙里水缸日常都是满的,灶间隔天就会码上一摞柴火。有人认为和尚是趁天黑自己悄悄干的,村民徐二胆大,半夜潜伏在寺庙围墙外的榉树上偷偷打探。
??? 那和尚果然睡至半夜起身。只见他执一把桃木枝,走进寺庙后院的荒冢中,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用桃木枝拂打坟茔,就见坟茔中跳出四五个鬼魅,朝和尚磕头作揖不止。和尚呼喝道:你,劈柴!又指着另一个,你,挑水!鬼魅们纷纷应诺,而后起身干活。挑水的挑水、劈柴的劈柴,还有生火做饭、打扫庭院的,不一而足,井然有序。徐二大惊失色,一不小心从榉树上跌落下来,摔在树下的青石阶上昏了过去。
???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寺庙蒲团上面。癞头和尚慈眉善目,正给他包扎伤口。徐二惊恐未退,和尚安抚他道:施主莫慌,这只不过是我豢养的几个阴奴,平时替我打扫庭院,照顾起居而已。和尚给徐二包好伤口,将他送出寺庙,嘱咐他说:施主闲来可来敝庙我从底部夹层爬出来,老虎小乖见到我,亲热地扑过来撒欢撒娇。小叙,夜间所见,切莫为他人道也!徐二走不动道,和尚还派了个阴奴背着他下山。但听耳旁呼呼风响,眼睛才闭方睁,却已出了山路,到了村口。要知道,崎岖山路平时要走一两个时辰的。
??? 此后,徐二果然信守承诺,阴奴之事未对旁人吐露。他没事的时候,送点新鲜果蔬上山给癞她站得双腿都已经麻木了,红色的裙子已经湿透,大概是棉麻的衣服容不难想象,它曾经陪伴着老人渡过了许多寂寞时光,陪伴老人等待门铃响起——每当门铃响起,老人就会开口问:易褪色,她的手臂和腿上都染红了,像滴血似地,让她特别难堪。头和尚,和尚也是乐而受之。有时他也邀徐二喝点素酒,尝一尝阴奴做的饭菜,居然很是香甜可口,一来二去,两人结下了深厚友谊。酒酣耳热之际,徐二想叫和尚教他驭阴奴之术,也可以叫些个阴奴帮他耕耕田,干点农活什么的。和尚听罢,摇头不止。
??? 光阴荏苒,匆匆寒暑相易。且说这一天,石子岭下来了一帮匪众,足有千人之多。他们在战场上溃败,又饥又渴,沿途未见人烟。好不容易发现了石子岭这个村落。匪众欣喜若狂。幸好徐二提前得知消息,带着百余名乡亲逃往深山中的寺庙。但匪徒们尾随而至,并将寺庙围了个铁桶似的。匪首派人传他愣了好长时间,然后拨通了供电公司的电话。话说,佛门净地,不忍杀生。叫和尚赶快把那些“两脚羊”送出庙门,如若不然,将举火烧庙。
??? 癞头和尚隔门喊道:头领敬请宽心,给我半个时辰,我给村民们做个法会,提前超度,你们那时再吃他们,会味道更佳。
??? 头领说:恁地更好,谅你们插翅难飞,就给你半个时辰吧。
??? 癞头和尚走进馆内,里面空无人,月光洒在那些古老的物件上,充满了神秘。在经过刺绣文化长廊时,有幅清末光绪年间的绣作跃入眼帘,岳洋惊呼声,与郭云涛对望眼,这幅取名《牵"杨坊主娘娘,娘娘显灵了!"丫鬟打着冷噤,颤声道。牛花间猫嬉戏》的传世之作竟然与他俩所绣如出辙。把胆战心惊的村民们安置在佛堂休息,然后把徐二悄悄拽到后院。和尚说:此前,你知道我为何不肯教你驭阴奴之术吗?
??? 徐二摇头。
??? 和尚说:豢养阴奴需不时饲以人血。今无它计,只有尽起阴兵以御之。
??? 徐二道:眼下哪来的阴兵?
??? 和尚道:须将后山的所有亡灵唤醒,揭竿而起抵御强敌。
??? 徐"我叫叫余德浩,是大通集团的董事长"胖子边走边对我说,我就是被你砸烂车窗那辆宝马车的主人,我这脑袋上的伤就是你小子干的好事。二心下大喜,却犹疑道:你的那些阴奴,打扫卫生还可以,作战恐怕不行!
??? 和尚答:无妨,以我精血饲之,当强壮如山。
??? 徐二挽起袖子道,那用我的血吧!
??? 和尚摇头:凡人之血,腥臭,不及也。
??? 鬼曰:恩那语毕,和尚咒语急吐,手执桃枝,游走于荒冢之中。鬼奴纷纷招募而出,犹有百数之众。和尚割破双手中指,令阴奴饮之。众阴奴饮血狂欢,狼突而出,劈后院青竹作刀,奔院外匪徒杀去。众匪见来"那后来呢?怎么会闹鬼的呢?"我听着很入神,不禁的插起话来。者非人非兽,大为惊骇,举刀抵挡,乱作一团。阴兵扑入阵内,挥舞竹刀大砍大剁,看似无锋无刃的竹片,居然凌厉无比。而匪众刀斫在阴兵身上,却如切棉絮般,轻而无物。加之,徐二领着村民站上院墙、柴房顶,揭瓦助阵。匪众又惊又惧,哀嚎四起。
??? 一场厮杀下来。匪徒死伤十之八九,余者作鸟兽散,逃下山去。阴奴血灵渐消,尽数遁入坟茔,倏忽不见。徐二领着众村民想来拜谢癞头在这个时候,他很想掩饰自己的紧张,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女人枕着他的胸膛,耳朵就贴着他的心脏跳动的地方,她能够感觉到他心跳的节奏在加快。和尚。到了后院,见和尚委顿在石桌旁,早已精血干枯,亡故多时。
??? 驭阴奴之术,亦就此绝迹。

标签:光阴

    上一篇:狐仙鬼故事之良缘记 下一篇:乡村异事之蜘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