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鬼故事之鬼姑

聊斋鬼故事之鬼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太原的布商田疄,长着一副俊美的外表,也喜欢吟咏,从小小强个人骑着车向家的方向赶去,小强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但是他感觉自己很清醒,手脚也很听使唤。坐在摩托车上面,他感觉有些冷,也许是刚才在包房里面太温暖,出来的温差太大,而且摩托车的风也很大,小强冷得瑟瑟发抖,竟然觉得有些头晕。他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胀,可能是今天喝了太多的酒,他忽然想小解。父母都死去了,也没有个兄弟姊妹,只剩下他一个人。
??? 他已有二十岁了,家里清苦落魄,亲戚都看不起他,自己也觉得无可奈何,想他堂堂一个男儿,不能安身立命,怎配活在这世上,他思来想去,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就变卖了自己家里的田产宅子,得到了一百两银子,然后带着银子,就到都城去做生意。
??? 过了半年,本钱和利妹的嘴给碰痛就醒了。醒后,妹摸床上,哪里有什么漂亮女子。倒是第天中午,太阳照在床上,有点东西发亮。大姐去捡来看,原来是点蛇皮屑。息差不多相等了,就想回去娶一个媳妇过日子。带上行李,牵着驴子,准备要走出广宁门的时候,刚好经过菜市口,遇到朝廷秋后处决罪犯的日子,在那里处决罪犯,人潮汹涌,把道路给阻塞了,想要往前走也走不了。
??? 田疄本来就是一个少年,喜欢看热闹,挨挨挤挤地挤进人群中,踮起脚跟,伸长脖子,看杀人。
??? 这种人拥挤的地方,正是小偷小摸大行其事的地方,过了好久,田疄感觉腰间忽然轻了下来,才用手去摸,缠在腰间的钱财两人正在奇怪,院子里走进来个身穿白衣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被人摸走了,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没想到顷刻之间就不见了,瞠目结舌,手足无措那女生抬起湿漉漉的双手撩开面前的头发,缓缓地抬起了头。,悔恨万分,幸好手里牵着的驴子还在,没有办法,只得把驴子牵到市里去卖了,连鞍也一起卖掉了,得到了五两银子,现在自己连原先的本钱都没有,还回去个啥,还怎么娶媳妇,一个人独自坐在旅店,辗转无策,只想到自己有一个姑妈嫁在卫辉,为何不去找她呢?至于这位姑妈,他从小就没见过,只听说过而已。
??? 于是,就背上包袱上路了,准备到达顺德的时候,天快要黑了,田疄看了一下四周,旷野之中,渺无人烟,正准备加紧步伐向前赶路,忽然看见林子中,有灯光闪烁,从北边向南走来。
??? 田疄看见了灯光,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些,急忙赶上去,想或许能问个路,或许能找到一处歇家。
??? 一个小婢女,提着白葵花灯,带着一个女郎,那女郎穿着绿色的衣服和红色的裙子,十八九岁的样子,真是一位绝色女子。
??? 田疄就跟着她们走,相距只有几步远。
??? 女郎回过头来看他,并催促婢女快点走,田疄好不容易碰到了人,也赶紧跟上去。女郎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好像很慌张胆怯的样子,大概走了一里多,女郎已是走得冒了汗,并气喘嘘嘘,就停下来,对婢女道:“我们暂且停一下,让走得快的人先上前,没事老跟着,成什么样子。”声音微风吹响箫管一样,婉转清脆。
??? 田疄听着,不觉出了神,走到路的一边,向女郎作揖,说:“小人迷路了,茫茫一片,不知道去哪里,想跟小娘子去找一处歇息的地方,不知道愿不愿借给我一席之地,渡过今夜?”
??? 女郎用衣袖遮着脸,把身子转过一边,低低地笑着,对婢女小声说:“有这样卤莽的人吗?”婢女也吃吃地笑了起来。
??? 过了好久,女郎才忍住笑,回答道:“家里有母亲管理,我什么事都不知道,暂且跟我去,我试着给你和母亲说说,去留就听她的决定了。”田疄连忙答应,就又跟着她们上路。
??? 大概又走了一里多,才到,门户整洁,像是一个富有之家。
??? 婢女叩门,一个老媪出来开门,絮絮叨叨地埋怨女郎为何回来得那么晚,女郎道:“被阿婻缠住了,我脱不了身,要是不是婢女假托娘有命令,还不得回来呢!路上又遇到一个迷路的人,再三请求说要来借宿,聒噪不休,不知道今天出门,犯到什么凶煞了,一天都在惹麻烦!”
??? 老媪道:“什么迷路的人,胆敢向人家闺秀借宿?要是遇到老身,定叫他的两个卵蛋掉地,看他还敢这样轻佻地对待人家不?”
??? 女郎提起衣袖,笑了起来,又回头看了一下田疄,说:“听见了吧,你想歪了,不如及早离开,免得被我妈臭骂一顿。”
??? 田疄徘徊了一下,准备离去,老媪叫他停下,然后拿着蜡烛走过去,仔细辨认,说:“山西人脖子细瘦,牙齿泛黄,这都是水土造成的。看小郎的面目白皙,头发浓密,脚大腿长,很像是山西人,小郎难道是山西人吗?”
??? 田疄道:“是的,我是山西人。”
??? 老媪道:“和我正是同乡呀!在我这里给你安排一张床又有什么难处,只能暂且委屈住一个晚上,怎么好把你赶走呢?”
??? 就带着田疄进去,准备酒食款待,老媪问起田疄的姓氏。
??? 田疄道:“我姓田。”
??? 老媪道:“老身母家也是姓田的,你太原的吗?”
??? 田疄又简单地回答道:“是的。”
??? 老媪道:“太原十八都姓田的布商,和你是同族的吗?”
??? 田疄把身子向前倾了一下说:“他是我的祖父。”
??? 老媪一下惊愕起来,说:“那就是老身的父亲啊!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 田疄如实回答道:“终亩。”
??? 老媪变得惊讶起来,站起来握着田疄的手,仔细看的面貌,说:“你真是田十二郎的儿子吗?老身离家的时候,十二弟才十三岁,还没和哪家定亲,路途遥远,音讯梗塞,差不多四十年了,想不到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老身就是你父亲的姊姊,也就是你的姑妈。你虽然是后来才生长的人,难道没有听说有个三姑妈,嫁到卫辉杨家做媳妇吗?”
??? 田疄听了,悲喜交集,给老媪跪下,说:“侄儿正准备到卫辉去投靠姑妈啊,想不到在这里就遇到了。”
??? 老媪把他拉起来,流着泪,问道:“老身搬到这里已有二十多年了,不是天赐的缘分,怎么能这么巧遇上了呢!你父母都还好吧?”
??? 田疄隐隐哭"因为你是个善良而又勇敢的人,我的名字是孟婆取的,是她让我出现在你的面前。"雨天娃娃依偎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说着。泣着说:“侄儿七八岁的时候,父母都死了,也没有兄弟姊妹,家里生业凋零,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活到今天。”
??? 老媪叹息感伤了好久,又问道:“你几岁了?”
??? “二十”
??? 老媪对着刚才那位女郎说:“他是你表兄。”女郎被他们的问答影响,在一旁也很伤感,此时,母亲这样说,她才向田疄拜了两拜,田疄也回拜了她。
??? 老媪道:“姑妈没有儿子,只生有你这一个妹妹,取名叫秀姑娇养惯了,什么事都不懂得,十八岁了,一点都不沉重,还像个小姑娘一般胡闹,你姑父过世之后,家里就更加没有男子了。幸好你来了,足以把持门户,留心给你的妹妹找一个人家,那么老身的事就算完成了。”
??? 田疄道:“表妹清秀聪慧,不用担心找不到一个好归宿。”说完吕雉的尸体百年后到底是不是"栩栩如生",遭奸尸没有,由于距离年代的久远,当年又不可能有现在的录音录像设备,这已成为中国盗墓史永远解不开的妖艳谜案。但解不开谜案,并不等于"活见鬼"现象就不存在。虽然吕雉的尸体遭奸尚有疑点,但根据考古发现可以证明点,人死下葬后,尸体长期完好保存,历几百年不腐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特殊情况下,甚至"千年不腐",如埃及的"木乃伊"。,看了秀姑两眼,秀姑不觉害羞起来,两颊红晕顿起,默默地低着头折弄着衣带。
??? 老媪道:“侄儿娶亲了吗?”
??? 田疄道:“还没有。”
??? 老媪道:“有姑妈在,侄儿也不用担心娶不到好媳妇,你向来靠做什么过日子?”
??? 田疄道:“前面在都城做一些小生意,获利也还不错,没想到赚到的钱,都被盗贼拿走了,除了这一身身子,已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我心里想姑妈是骨肉至亲,必定不会吧侄儿当外人,所以才赶来依靠。”
??? 老媪叹息道:“咱家世代都是做生意的,从来就没有坐着享受的人。到了这里,遭遇到了不幸,遭受这样的横祸,致使先人的家业中断,很愧对祖宗啊!过后,我把我的积蓄拿给你做资本,你继续继承祖业,做布匹生意,也好过游荡懒惰地过日子。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田疄恭敬地答应。
??? 到了三更天,田疄推辞说不能吃喝了,老媪才叫婢女来收拾,立即有叫田疄到东边的房里去睡觉,伺候他的人,就是前面是小王住的房间。和是小米还有个老大爷。姓李。小米是个十多岁的姑娘。昨晚那女人是十多岁的声音。而且小米也是个人住。提灯的那个婢女,叫秋罗。
??? 第二天,老媪把钥匙交给田疄说:“老身有些事还没有解决,很久就想到彰德去一趟,只是担心去后,一家老小,被暴徒来欺辱,因此迟迟没有去,现在可以去了,侄儿什么事都能担当,也不用我多说,只要耐心地管理半个月,我就回来了。”
??? 田疄道:“姑妈年事已高,彰德距离此地又很远,一个人去恐怕不容易。”
??? 老媪道:“侄儿不必为我担心,准备一些干粮衣物,明天早上我就动身。”
??? 田疄看了两眼秀姑,秀姑虽然没有开口,倒显得很安然,自己心里又想,姑妈远远门去了,正好能够相互亲近,也不再说什么。
??? 第二天一早,老媪就驾车上路了,只有一个仆人老妇跟她去。
??? 秀姑要送老媪一程,叫春秋罗把门关上,并对田疄说:“娘远去了,家里也没有人,内堂的事我管理,外边的事,表兄料理,不要致使不谨慎的事情发生,辜负了老人家的嘱托。”
??? 田疄有心思地说:“只担心偷香的韩寿在家里,自己防备不严密。”韩寿是西晋时的人,司空贾充请他做书吏,他便贾充的女儿有私,于是贾充就把女儿嫁给了他做妻子。田疄故意用这一个典故来和秀姑看玩笑,秀姑假装没听见,笑着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就走送母亲去了。
??? 田疄知道可以打动,等回到房里后,神魂都出窍了,心里想着秀姑,想着她很容易就会接近自己。
??? 田疄一个在屋里瞎想,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婢女秋罗进来见他一脸发呆的样子,便猜透了几分,想着说:“想什么呢?”
??? 田疄道:“没想什么。”cctop.cn
??? 秋罗道:“还不老实,我这里可有一样东西,你还想不想要。”
??? 田疄道:“什么东西,我不稀罕。”
??? “真的吗?我告诉你,你可不要急噢?”秋罗拿出一个纸团,晃了几晃,“小姐正等着你呢?”
??? 田疄便兴奋起来,说道:“什么,快给我看看。”
??? 秋罗把纸团给他,说:“请快看,小姐等着回话呢?”
??? 田疄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心里摇曳不定,也许是高兴,两手颤抖着打开,见上面用小楷写着几行字,字体娟秀,像美女的簪花一样,田疄怀着颤抖的心情,见上面是一首绝句:“春云一朵趁风来,有意无心掩碧苔。
??? 既有闲情能作雨,何如舒卷上阳台。”
??? 田疄拿在手里,反复诵读玩索,惊喜若狂,对秋罗说:“这是小姐写给我的吗?”
??? 秋罗道:“真是的,不是小姐,谁还能写出这样的东西?”
??? 田疄道:“你等一会儿,我立即回复她,让你带过去。”
??? 于是,忙着洗笔磨墨,心里一激动,感觉怎么写都不好,最后搜肠刮肚,勉强写成了一首,用原来的韵脚,和秋罗的诗,道:“春云一朵趁云来,故意氤氲掩碧苔。
??? 白日有情先作雨,夜间打点上阳台”
??? 写好后,就把它交给秋罗,并把心里的心思告诉她,央求她从中帮自己说说话,一定不忘她的恩情,好好报答她。
??? 秋罗道:“自己一身清贫,脱下的布衫,黑得像皂罗袍一样,还不能换一件,就这样轻易夸口说报答人家。”秋罗就笑着走了。
??? 秋罗走了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茶饭也不见她送来。田疄心里又凝想起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渐渐地就到一更天,秋罗才到来,又送来一封诗笺。
??? 田疄在烛光下展开来看,又是和着刚才的韵,作的一首诗,道:“坐"嘘!"赵有财瞅瞅门外,骂道,"小心让人听见!赶紧把他搬出去。"待秋风出岫来,东墙月已上莓苔。
??? 娘家兄弟休回避,例有媪峤玉镜台。”
??? 秋罗又告诉田疄说:“小姐叫我告诉郎君,你可以进去了。”田疄心里不知有多欢喜惬意,随便梳洗整理了一下,就跟着秋罗去了。
??? 刚走进院门,就看见秀姑依靠在栏杆边等待,田疄走上前去,握着她的手,极为欣喜,在房里摆下酒席,两人面对面地喝酒,各自诉说着钦慕之情。
??? 从此常常依偎倚靠在一起,一步也不分开。
??? 秀姑生性好动,又喜欢吟诗,很多又是抒发心中幽怨的,田疄劝她节制自己的情感,以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秀姑虽然答应他,但是还是吟咏不断。
??? 一天晚上,两人正相对坐着笑谈,忽然秋罗在外面高声说道:“主母回来了。”
??? 两人都感到一阵吃惊,还没下床,老媪已经进去了,见他两人一同窝在床上,便不觉大怒起来:“男女授受不亲,这样挨着坐在一起可以?”
??? 田疄惶恐万分,立即跪在地上,愿意甘心忍受姑妈惩罚。
??? 老媪用责怪的眼光看着秀姑,秀姑两道泪水从脸上流下去,感到羞愧,可村长早就知道这件事,他也不相信世间真的有鬼,更不相信有这样的怪事情。晚上抽空到农家,询问"鬼打人"的事是真是假,刚开口说几句话,就被莫名飞来的小物件阵猛砸,砸得鼻青脸肿,也只好赶快逃走。并不惧怕。
??? 老媪冷笑着说:“留亲人下榻,竟然变成请盗贼进门了!因为是自家的侄子,并且为人好像很谨慎诚恳,不是一个轻薄的人,才坦然把家里的事交付给你,放心地出远门去了。没想到亲骨肉,才过了半个月之久,就这样任性胡闹,像禽兽一样做出这样的丑事来?现在所谓的少年老成的人,还可以相信吗?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也没有什么用了,现在和你约定,你从我这领取两千两银子做本金,到山东去贩卖货物,需要有你祖父伯伯们的志向,不要坐享安乐,你要是能获得三倍的利息,我就把秀姑嫁给你,否则你们就永远没有相见的日子了。”田疄跪在地上叩头,都隆起包来了。
??? 过了几天,老媪就拿出一只金斗,一只玉瓶,交给田疄道:“你拿去卖了,可得到两千两银子,明天你就去。要是路上遇到识货的人,你只说是先祖留下来的,不要说出实话。”
??? 田疄恭敬地接受了她的教导,回到房里,整顿行装,然而心里对秀姑还是恋恋难舍,十分悲苦。
??? 夜里,已是二更天了,秋罗带着秀姑偷偷地跑出去,来到田疄的房里话别,分别之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比较吃惊,因为毕竟我才和她见过几面,如果有事她到是应该找纪颜才对。喂没自信到可以凭着数面之缘可以迷倒个美女的地步。际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相对流泪,无限悲苦,都融进了这不断的泪水之中,也不需要说什么了。
??? 秀姑从手手臂上脱下一只紫金手镯,赠给田疄说:“带着它,即使我们不能见面,你见到它,也就像见到我一李梦嘲笑的说:"管你什么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管太多,你是什么人,还能管住我了。"因为从小就受到非常的照顾,李梦的脾气非常的怪异,经常会对照顾自己的保姆发脾气,保姆早就已经习惯了,因为工资要比其他地方高很好,她还是愿意在这里照顾这个有钱任性的女孩。样。”
??? 还有一首送别诗,状写他们的离愁:“愁对空庭月影斜,涔涔别泪恨无涯。
??? 他时相访应如梦,认取棠梨一树花。”
??? 田疄把诗卷好藏起来,并把一只白玉指环,留给秀姑,并按照原韵和她的诗,道:“话别匆匆月已斜,无端分手向天涯。
??? 痴情不比浮梁客,珍重东风撼落花。”真恐怖原创鬼故事。
??? 秀姑读了田疄的诗,更是泪如雨下。还没来得及说别的话,另外一个婢女来告诉说:“主母已起来洗漱,准备送田郎上路了。”
??? 秀姑悲伤得难以承受,向田疄拜了两拜,勉强说道:“走吧!要好自勉励,平时要多吃一点,自己保重自己!你要是富贵了,不要忘记我。”说完,又伤心地哭泣起来,两个婢女就扶着她走了。
??? 鸡叫了两遍过后,老媪出来,在厅堂上给田疄送行,并告诫他说:“姑妈以后的日子也不多了,只有一个女儿,你既然和她有了苟且的行为,也没有理由再嫁到别家去了,你努力去做吧!姑妈举目无亲,现今把家里的值钱的东西都交给你了,一来免得盗贼窥视,二来也希望你能继承祖上的事业。他日回来的时候,要是忘记了我家在哪里,你只要在附近的村子打听卫辉杨氏宅,应该没有不知道。”
??? 田疄都把她的话记在了心里,勉强喝了两杯酒,流泪着泪向老媪下拜,道:“侄儿,远行了,望姑妈好好保重。”
??? 老媪掩面呜呜地哭起来,秀姑隐身在屏风后面,也忍不住隐隐啜泣,田疄不敢请她出来相见,害怕见到她两眼含泪的样子,又增加一层悲伤,背着包袱就出门去了,心里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走几步又回过头来看,大约走了半里路,一轮残月,也如烟雾一样渺茫,朦朦胧胧的高大的树木,如同高山,旷野之中,四处烟草迷离,已看不见姑妈家了。
??? 田疄一路来到齐鲁地界,把金斗和玉瓶拿到市上去卖了,又备办货物,做起生意来,从夏天到秋天,也获得三倍的利润了,心里十分高兴,想可以回去向姑妈交差了,也可以和秀姑正式成婚了。
??? 于是,把自己资产都换成黄金,也没有什么东西好带,骑着一头健壮的驴子,轻装上路,星夜奔驰,往家里赶。
??? 等田疄回到原来的地方,只见草木茂盛,四周的景色依稀还有些相像,宅第门庭都不见到哪里去了。回忆起姑妈临别的时候跟他说的话,就急忙到村里去询问,那些人都说:“这里只有卫辉杨氏坟,已葬下二十多年了,没听说有什么卫辉杨氏宅。”
??? 田疄感到很吃惊,又来到原先的地方,果然看到有两堆坟墓,在坟前都立着两块不高的石碑,一阿杰阵迷惘,还是点点头。半截都被土埋没了。
??? 田疄把土刨开来看,一块上面写着“河南卫辉府杨门田氏之墓。”另一块写着“卫辉府杨氏女秀姑之墓。”
??? 坟墓旁边种着棠梨树,花都掉落得大半了。
??? 田疄痴痴地站立在那里好久好久,捶着自己的胸脯,哀恸不已,才明白自己遇到的姑妈和表妹都是鬼。
??? 田疄不肯背负姑妈的大恩和秀姑的情意,于是,就在村里租了屋子居住,并请了几个工匠,给姑妈和秀姑修建坟墓,在四周种上松柏,砌好围墙,又回想自己所遇到的宅子,便按照那样子,修建出来,又买了僮仆婢女,作为坟墓的主家,居住在那里了。"咯咯咯,怎么啦,你们是不知道我那边的苦,整天没夜没日,阴霾潮湿。"姐姐笑的好恐怖,接着又哭的凄惨让人直打寒颤。
??? 田疄终身不再娶正妻,只纳妾生子,继承田家的香火而已。每逢到了什么节日,必定要准备丰厚的祭品,到坟前去哀伤地祭奠。

标签:妹妹恐怖坟墓杀人

    上一篇:礼堂诡事 下一篇:天神的搏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