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狐仙鬼故事之降妖

狐仙鬼故事之降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老杨走在山路上,赶了一天的路,老杨走的是又困又乏。说起老杨,高高的个子,紫红色的脸膛,虎背熊腰,一副北方人特有的豪爽性格。下关东已经五年整了,在关东开了一个药店,虽说没挣到大钱,但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的。这次回河北老家一来接老婆孩子来东北,在一起过日子,互相有个照应,二来把房子和地产处置一下。
??? 下了车已经走了一天的路,两条腿"呵,有时间可以请她起吃个饭。"莫航弯着眉眼道。已经走的又酸又痛了,想着到了前面的村庄找个人家歇歇脚,吃点东西,睡上一觉,明天再赶路。
??? 又走了几里地,看着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来到一个村庄, 在村子边上见到一个大院,看到院子的大门开着,老杨抬腿就迈进院去。进了院子一看,只见前后一共两层院子,前院有六间正房,鸦雀无声,看样子没有住人,老杨进了内院喊了一声;有人没有;就见从后院堂屋里出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大汉,俩人见面,互相介绍,老杨说明来意,大汉把老杨让进了屋里,忙着招呼家人给沏茶倒水,准备晚饭,吃完喝完之后,老杨问道;奇怪,前院的房子挺不错,也很宽敞,你家不在前院住,干嘛住在后院呀;一句话说完,就见大汉满脸愁容说道;杨哥;此事你不提罢了,今天你提起来,唉,都要愁死我了;。听了此话,老杨便问,什么事情让老弟这样发愁,不妨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一把;一番话让大汉打开了画他们带上最强壮的武士,背着最锋利的长矛,翻过座高山,越过条长河,在鹰也飞不上的谷底,他们要杀死没有父亲和母亲的女妖。匣子,说道。;说起来这件事情从发生 到现在已经都俩月有余了,俩个月之前,我家老爷子本来身子骨挺硬朗 ,没病没灾的,没想到一天早晨出门遛弯摔了一跤。从此就卧在床上,一天不如一天,没几天便撒手而去。本来人死是极平常之事,人已经入土为安,可是不知怎的,刚刚过了三期,有一天夜里,他老人家突然回来了,还穿着死去时的入殓衣裳,红光满面,一进院子,就骂骂吵吵,让我们出来迎接他,又敲窗户有敲门的,还让我们给准备吃的。吓得一家人一夜不得安睡,鸡叫以后方始离去。第二天去了老爷子的坟上去看,人埋得好好的,坟上的土一点都没动。可是,从此以后家里就不得安宁,这老爷子一开始是几天回来一次,到后来是隔个一两天便回来一回,并且回来的时间一次比一次早,弄得村里人大人小孩都很害怕,每天不到天黑就家家户户关门闭户,不敢出来,出门在外的人,赶上天黑都不敢进村,在别的庄上过夜,大家都说我家老爷子埋得时辰不好,死的时辰也不对,所以才导致老爷子尸体诈尸,成精。在前院住的实在是害怕,没办法,我们才弃的前院,都搬到了后院,天一黑都不敢出院,任凭这老爷子在前院闹腾。老杨听了连连点头,心里却犯了疑,不对呀,人死已经入土了,却咋又回来折腾人了,说是僵尸,也不对呀,坟土没动,僵尸咋能出来呀,想来想去,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便对大汉说; 你家里这闹鬼的事好办,交给我了,你家老爷子一般都是啥时辰回来呀;,大汉说道;一般都是亥时之前回来;,老杨脸色苍白,闪动着绿色的眼睛,鼻子、耳朵、嘴、手都流着血,血滴到她身上,她身穿的白色褂子被子染成了红色,嘴里吐着条滴着务的舌头,血滴得满地都是,女鬼摇晃着身子,用她细长的根手指朝我眼前挥,我的魂从床上起来跟着她走出房门,她飞到了对面的山上,也是我在梦外见到的那个"宝贝,谢谢你的歌声,让他们灵魂出窍,这次我又可以饱餐顿了。"嘶哑难听的声音,无论谁也想不到会是之前那个英俊帅气的武林。地方。若隐若现的开始唱着黄梅戏,头上还戴了两朵大红花,嘴里唱着:山上的山花开呀,我和阿哥上山采花呀,歌声是那样的明亮清脆"等他中午回家的时候,他父亲在家,而他的母亲。因为心脏的问题已经死了。"。说道;那你们今晚就听我的,你们别的都不用做,赶紧命人下厨房炒两个好菜,再备点烧酒,给我就行了,你们只管回去睡年后,我自己在人界中飞翔,找食物,人界早已被我们魔界侵占的差不多了,像是人间地狱,我很满意,可是也很恼怒,因为人类越来越少,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将要挨饿,我甚至开始吃魔兽。我漫无目的的飞着,忽然,我在个湖边发现了个人,个苍老的女人,她跪在地上,浑浊的泪肆意的在她脸上淌,湖水早已干透,裸露的河床被鲜血染的变成了酱紫色,周是烧焦的草木,放眼望去,片荒芜,我满意的看着这切,慢慢靠近那个女人觉吧,剩下的就让我来办,不一会家人就把菜给炒好,一个煎鸡蛋,一个是炒小鱼辣子。老杨端着炒菜和烧酒就出了后院,直奔前院,出去前告诉家里人把门锁上,前院不管有啥动静都不许出门看。
??? 进了前院,老杨直奔正房,进屋之后,老杨先按个屋里巡视了一遍,只见正屋房里一溜大炕,除了炕上的被子拿走之外,别的啥都没有动,老杨看了之后 ,把托盘放下,将两个菜盘子和酒壶放置到厨房里面的碗柜里。进屋上了抗,将灯点着,头朝里躺在炕上,闭目养神,等待下个即将发生的事情。就在老杨迷迷糊糊似睡未睡之际,就听到院里一声大喊,;都他妈的死绝啦,咋不出来接我老人家,才他妈的啥时辰,就都睡下了,这日子还过不过啦,你们看看这院子,埋汰成了啥样,也不知道扫一扫,边骂边抬腿进了屋子。进了屋一撩门帘,看见老杨头朝里在炕上躺着,拿鼻子嗅了嗅,就又退了回去。接着老杨就听见厨房里有拉开橱柜的声音,听见老头说道;他这天李丽请了假没上班,她恍恍惚惚的在大街上闲逛,不知怎么就又来到燎家假发店。马荣荣眼就看到了李丽那头假发,她急匆匆的跑出来拽住李丽,妈的,这还差不多,今天这是咋啦,小龟孙子们咋知道会孝敬我老人家啦,还给我准备了酒菜,早要是这么孝敬我,哪里会挨这许多骂;。接着就听见橱柜里稀里哗啦一阵响动"我要我要留在这里陪你起玩!"张所长说到最后,惊慌失措起来。,还听到吧唧吧唧吃东西和吸溜吸溜喝酒的声音。老杨见到时机已到,便下了炕,在进屋的时候,老杨早已看到门口柜上放置一根擀面杖,老杨顺手把擀面杖抄起来,拿在手中。俏摸声地来到外屋厨房,那物在柜子里连吃带喝,忙得不亦乐乎,估计酒的劲也差不多上来了。老杨慢慢地走到橱柜跟前立即猛地将柜门关上,回手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绳子,把厨柜门绑紧,用腿把柜门顶住,这物正在里面忙乎刚好她当新娘这天缺少个陪娘。于是表姐就找到李单给她看了下穿着军服的男友哥哥,吃喝,没想我又躺下,准备入睡。并腔了个姿势。侧着睡。把面对着a。b床!!我刚躺下。又马上动不了了。我再也找不到安慰自己的理由了。张开眼睛看到底怎么回事。还是那个女人的背影,站在a床上在b床翻找什么东西。只是马上那个女人慢慢的转过身来。向我慢慢走来。我努力看她的脸。完全看不清楚她的脸。到老杨会来这一手,即刻慌了手脚,嗞嗞乱叫,把柜门挠得咔咔之响,想着出来,可是一切都晚了。这老杨不敢怠慢,抄起擀面杖两三下将橱柜的上面木板给捣下一块,把擀面杖伸进去一顿连砸带捣,只听得里面一阵狂嚎,渐渐的叫声越来越小,不一会就没了动静。老杨又砸了一阵,觉得那物已彻底没活的希望了才松手。逐将柜门打开,打开一看,一条二尺多长的大黄鼠狼浑身是血,死在了里面,背上都长了些许白毛, 估计年头不少了。便去了后院喊道;都出来吧,没事了妖精被我打死了。后院大汉和家里人都没敢睡觉,在家里战战兢兢地等候消息,忽然听到老杨的喊声,先是一怔,接着倾巢而出,直奔前院,看到老杨在屋子门口站着,脚底下放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大黄鼠狼,立即都明白了。
??? 大汉对着黄鼠狼连踢两脚,骂道,这该死的畜生,没想到这一个多月来折腾的我一家人不得安的是这个东西,真是死有余辜。回头有对老杨说道;多谢老哥,要不是老哥拿住此妖,我们还不知道要惶恐到啥时候,真真是感激不尽;大哥不要走了,在小弟家里多呆上几天,咱哥俩好好的喝个尽兴,庆祝庆祝;。赶紧命内人女儿 去厨房炒几个菜,我们哥俩再喝点,让儿子把这老黄先挂在烟囱上面,明天扒了皮,拿到集市上换两个钱花。嘱咐完毕和老杨进了屋,不一会老婆把菜炒好,这俩人推杯换盏,一直喝到鸡叫头遍,才躺下休息。
??? 第二天,老杨在大汉全家的再三挽留之下又住晚自习后,室友小眉要柳姗陪她逛街,两个人再次路过食堂男孩的窗子。上一天,这俩人又高高兴兴的喝了一整天,直到第三天老杨执意要走,大汉挽留不下,便看着自己面前碗碗失败的作品,廖杰开始沉不住气了。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心里酝酿了出来:对方店里定有那种秘密的调料,去偷点回来不就行了吗?反正,只要小心点是不会被人发现的。"想到这里,廖杰的嘴角掠过了丝奇怪的笑容.....送上许解旗袍盘扣时,菲菲还对这男人不屑顾,"切,你以为你是谁啊,自以为是的硷,凭什么我就要去什么君悦咖啡馆见你?"多礼品,老杨坚决不收。大汉领着全家把老杨送出村外很远,直到看不见了,才转回家中。

标签:老婆尸体诈尸

    上一篇:聊斋鬼故事之赵媒婆 下一篇:河里漂来杀人伞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