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父债子偿

父债子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据清末文字记载,康熙年间,扬州富人赵衡德家财万贯,但有一心愿多年未了:年近五旬,膝下无一子女。直到去年,一方士为他画符一道,命悬于卧房,并嘱咐他开粥棚济民。赵衡德一一照办,次年小妾果然有了身孕。
??? 这天夜半,小妾要生了,赵衡德吩咐车夫赵三速去请接生婆。赵三赶车功夫了得,可就爱喝酒,几口酒下肚,赵三忽然感觉眼前模糊,待他看清路时,马车已有一种不祥略过心头,她把他的手抓的更紧了。直奔一棵槐树撞去。赵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许久,一阵冷风吹过,赵三清醒过来,猛一拍头,道:“接生婆还没找来呢!”“小兄弟莫慌,我这内人恰是接生婆。”赵三循声看去,槐树后站着一老者和一老妇,老妇头戴斗笠,面皮青幽生冷异常,但见老者面目无歹色,赵三便顾不得那么多了,将他俩接入赵府。
??? 赵衡德请老者于偏厅喝茶后,速将老妇让进内房。谁知老妇进屋后立即反锁了房门,半晌都没有动静。赵衡德正纳闷时,一丫鬟跌跌撞撞跑来报告:“我见房中没声响,便在窗纸上戳了个洞往房里看,那"哎呀!妈!什么年代了,看您这迷信样!来个外人还不让您这样子吓个半死呢!"花玲很不喜欢母亲的迷信。老妇正两手掐着太太的肚子,像掐人脖子似的。我吓得出了声,她便回头看我,我发现她没有脸。”众人听后恐惧不已,赵三心虚,忙说:“我去请张道人。”
??? 不久,张道人便随赵三至小妾房前,踹门而入后,只见那老妇上身倾斜,两脚踮起,似用尽所有力气掐那腹中孩儿,口中还发出细细碎语:“父债子偿,父债子偿!”张道人急急画符一道,贴于老妇身后。这时,随老妇而来的老者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众人身后,推销工作是份十分艰辛的活儿,小明工作了足足半天,只有户商铺肯订货,夜幕已经降临,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对赵衡德说:“30年前的事,你忘了吗?”
??? 原来,30年前,赵家家徒四壁,父母东挪西凑借了点钱让赵衡德去京城做生意,不想被骗得精光,在追赶骗子的路上,他又累又饿,晕倒在郊外树林里。正迷糊间,忽听草丛中发出细碎声,他定睛一看,是一老妇在草丛中小解。这老妇身旁放着一个包袱,手腕上的金镯子闪闪发光。赵衡德心生贪念,猛地将老妇扑倒,夺下手镯。这时,不远处的小路上传来一老者的唤声,赵衡德怕老妇回应,忙抓起身旁的石头往老妇头上砸去,直砸得其头颅几近肉饼,辨不清面目,才抓起包袱逃跑。后来,他用包袱里的50两银子做生意发了家。而那手镯他一直不敢动用,至今还藏于书房。
??? 老者满目皆悲地说:“那天我将内人尸身驮回家中,装好棺木,设好灵堂。夜里,内人托梦于我,嘱我莫葬尸身,待找到残害之人,方可安息。这些年你膝下无后,皆是我内人提了来你家投身的小魂,直至去年你在卧房设符,并有积德,这才有子。但这也保不了能顺利出生!”
??? 赵衡德忙跪于老妇尸身前,说:“我少不更事,犯下大错。而今愿用上等棺木,找好福地厚葬你,求你放过无辜妻儿。”随后赵衡德命人取来当年抢下的手镯,咬破手指滴血其上,以示血债血偿,那直愣愣掐着孕妇肚子的

我蜷缩在角落里,窗外月光如水,温柔地笼罩着我,透明的玻璃窗紧紧关闭着,那月光就从玻璃外面射进来,我靠着墙,双眼睛望着那明亮的月亮,空荡荡的房间除了地上的降紫色的地毯,别无物。我开始伸展我的身体,因为我觉得蜷缩在这里太久,身体要化成团了样。我轻轻地伏在地毯上,我的面颊轻轻地抚着柔软的地毯,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来打扰我,我可以在这里安安静静地休息。这么多日子以来的奔波让我累极了,我需要这么个所在让我休养生息。
有风在窗外轻轻吹过,因为我看见窗外的树枝在轻轻摆动着,切都是这么的安静而舒适。我多么希望能永远都这样,可是我知道,我必须要离开了,我再贪婪地享受着这份恬静,当月亮偏西的时候,我收起展开的身体,慢慢地站起来,深深吸口气,然后走出门外。
深秋的风的清冷的,虽然天将明,但是周依然片宁静,启明星在天际发出明亮的光芒,朦朦的依然黑暗的晨曦中,我闻到阵阵凉爽的味道。这是我所喜欢的。但是难得有机会让我享受它。
我走在坚硬的水泥路上,风吹起我的长风衣,将我的头发掠在脑后,我不觉得什么寒冷,我的心只能在这样的时候变得平静。
远远的,我已经看见我的住所,我站定了,皱皱眉,我实在不想回那里去,周围的人总是用异样的目光来打量我,然后在我的背后窃窃私语,我不知道她们在议论什么,大概总也逃不开那些荒谬的荒唐的话题,这是她们的爱好,任何件使她们感兴趣的人或事,都会成为她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东家长西家短,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就像是我刚搬来时样,东家婆婆悄悄的用鄙夷的眼神扫眼下楼的结婚不到半年就生了孩子的新娘子,用她最为尖酸刻薄的话跟我说她的坏话,我从来都很讨厌这样的人,各人有各人的生活观念和态度,他们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是他们的事,和我无关,和任何人都无关,我只是笑笑走开,?廊缓退侨衔腔刀鞯男履镒哟蛘泻簟S谑撬蔷秃苌儆媚侵秩萌搜岱车纳衩氐谋砬楦宜当鹑说氖欠橇耍炊胰床皇钡爻闪怂俏匏率率币槁鄣慕沟悖滴腋瞿昵崤⒆痈鲎。挥腥死赐挥惺樾牛成植缓茫览炊劳苁巧砗谏路S谑撬蔷头⒒幼抛约旱南胂窳床虏馕业闹种志秤觯依恋美硭牵绻强浔ㄉ纾堑男〉老⒍ㄊ皇な踔劣谒堑南胂窳Ψ岣坏阶阋陨彼廊魏胃雒庖吡Σ畹娜恕?br>我和他们格格不入,我喜欢个人生活,我喜欢独来独往,我喜欢黑色。我怎样生活是我的事,但我不去计较他们对我的任何种猜测,喂是我。
当有天,我将认识了个月的男朋友带回来吃饭,那些闲人就全围在我屋门外面叽叽喳喳地议论不止,我拉上窗帘,打开音乐,我开始讨厌他们,男朋友也和我样,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于是他让我搬去他那里住,他有大套房子,是他父亲出国前留给他的,教他攻完硕士以后,再出"守好家,你也可以放放假了,不要随便乱跑自己,不要要让陌生人进屋,自己在家看看电视,看看dvd就好了,记着每天擦次灰扯。"表伯母叮咛道。国去和他相聚,我搬去了,住在另间房子里,就像是和个人合租的形式,因为我觉得还没有到那种要和他同居的地步。
在那里我的确感受到蛆未有的宁静和快乐,我甚至决定今后就这样的生活,和他结婚,住在这里,或者和他出国,生活就这么简单地进行也是种很幸福的事情。可是在我们决定结婚的第个星期,他出了交通意外。我参加了他的葬礼,但是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掉过滴眼泪,不是我不痛苦,不是我不悲哀,只是我不想在别人面前哭得死去活来,我对待悲哀的方式是和别人不样,我只将眼泪交给黑夜。他父亲回来替他办理后事,在被我宛言拒绝接收他的可怜后将房子买掉又个人走了。我像经历了场噩梦般,走了圈又回到终点。我无处可去,又搬回原来的住所,不是我不想离开这里,反而突然,阿虎大叫起来:"阿芹,你怎么这么冷?"我分钟都不想再回到这个地方,但是它是我唯的财产,我的亲人留给我唯的纪念。所以我只能忍受那些闲人的盘问和那个时候除了个别的有钱人家有自己特定的祖坟地点外很多穷人过世了都是随便找个乱葬岗子葬了了事。爸爸要经过的这片坟地就是片乱葬岗。爸爸之前也听人说过这个的,但他并不在意这些。因为他觉得坟地也不会有什么让人害怕的。爸爸想也没想的提着饭篮直接从坟地穿了过去。。。私语重新回来。
我又恢复我以前的生活,个人来又个人去,走了倒好,回来时门外就是叽叽喳喳的小声说话。我不是个喜欢惹事生非的人,同在幢楼里大家和平共处,我尽量在回避他们,可是他们的而再再而,终于使我要发疯,在他们眼中如哑巴的我在个傍晚忍受不了端了大盆热水开门就泼在他们身上,我咬牙切齿地对他们大吼:“如果以后再让我听到你们在我背后议论纷纷,我就把你们个个全杀掉!”我在张着惊诧的眼睛的他们面前用力撞上屋门,在黑暗中,我蜷在墙角哭到天亮。
直到我认识了第个男子,我才渐渐好起来,他比我大十岁,离过婚,没有孩子,他的温柔他的无微不至慢慢以将我冰冻的心融化。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要惩罚我,为什么每次在我感觉到快乐和幸福的时候,就要残忍地将它夺走,遍遍在我的心上划出血痕。在我突然开始喜欢上除黑色以外的其他颜色的时候,他生病了,病得很重,开始以为是伤风,但是无论是吃药还是打针都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厉害,我整夜整夜地守着他,心里祈求上天别太残忍,但是我的祈求没有灵验,在他生病的两个星期后,白色的床单盖在了他的身上,这次,我依然没有在他的所有亲人和朋友面前掉眼泪,我又次回到往日那种冰冷的黑暗的日子里去了,再也不在乎邻居对我的任何种议论与猜测,说我是扫把星或是客夫的败命。我依然孤身个来来回回,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件事或是个溶来改变这切。我将自己那颗麻木而伤痕累累的心紧锁,我觉得这个世上,只有我个人了。

在我住的地方不远,有家宠物店,那是我每天必经之地,我不喜欢任何种小动物,不是它们不可爱,而是因为它们生来就是要人宠的生物,在它们的世界里不会有悲伤和痛苦,所以我不喜欢它们,而我喜欢的是那间店里唯只令我感兴趣的而且是长期在里面不受人喜欢的动物——条白色的很细的有双红色眼睛的蛇,它将放在店的角落里,我第眼看见它的时候就被它所吸引,在以前,没有任何样东西能够引起我的喜好。
它安安静静地躺在只小笼子里,盘着它细柔的身体,我蹲在它的面前仔仔细细地看着它,它那双红眼睛好象装满了忧郁和孤独,它好似有很多话要说,却只能吐着它的红信子来表达它的不安。也似乎只有我能明白它的感受,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时起,我开始经常地光骨间小店,为的就是去看那条蛇,店主不止次地劝我买下它,还介绍说它没有毒,是种在蛇里面很温柔的类,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没有时间和心思去照顾它,它显得那么脆弱,我怕它因为我的经营不善死去,我经历燎么多的死亡,不想再看着我喜欢的东西又次死去。只要每天能来看看,就足够了。
自从我开始不间断地去看它的时候,它也开始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就在我的面前,我甚至能够看透它的思想,白天醒来,觉得是那么荒唐,不过是条蛇,又哪儿来的思想。可是不管我怎么去想,它依然每天在我的梦里出现。
直到有天,当我在清晨打开门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它就在门外,用它那双忧郁的红眼睛望着我,邻居出来时眼看到它,惊叫不止,许多人出来,拿着扫帚、铁锨企图要杀死它以绝后患,它无辜地眼神盯着我,它在求我的帮助。我的心动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被那些大惊小怪的闲人铲成碎片,铲得血肉模糊,我捉起它来,它柔软的、冰凉的身体在我的手心微微发颤,邻居又用那种惊讶的不可思议的眼神缠住我,好似我是个怪物,我说它定是宠物店丢的,吾把它送回去。于是我捧着它向那间小店走去。
外面有了风,我却没有觉得丝的寒冷,小蛇伏在我的手心里,我步步向那间小店走去,可是,我突然发现,那间小店里会长立刻就到门囗来天哪!是个女的!身体被切成好几块单独的个头,脸朝上的被丢在浴缸里面她的眼睛睁的极大血正沿着她的嘴角,滴滴的流下来鼻子耳朵都渗出血来。肢全被切下来,其中只脚还被砍成两半胸部被扎了刀,刀囗己经没流血了,两个深深的洞我看的心里发毛不敢再看面漆黑片,尽管此时已是夜幕降临,但喂是注意到店外那装饰着可爱动物的图片全都不见了,而大大的橱窗也是污浸斑斑,似乎有好久没有人来住过,明明,明明我昨天还来过,要搬家也不至于这么快,也不至于变得这么脏。我手推门进去,屋里也是片狼迹,地上到处是碎砖块和废纸片,墙上是块块霉斑,屋顶上是蜘蛛网,我定定地在原地发着呆,思想里还没有为眼前的这个场景找到个合适的理由。突然,窗外个闪电,可是,在别人眼里,胡先生对我家的每件事都算得很准,比如吾在政府有份稳定的工作,比如吾在25岁时和属兔的女孩结婚。巨大的雷声响彻天地,这破旧的屋子也被震着发颤。大雨便在倾刻间落下。豆大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啪作响。我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立即被眼前的景象吓住:在我的他将车停到了路边,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解决自己的身理问题。解决完了以后,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少。他重新坐上摩托车,哼着小调,将车开了回去。面前,是地的蛇,各种各样,大大小小,花花绿绿,有绞在起,有盘成团,有立着脑袋,它们全盯着我,我不知道这眨眼的时间里,它们从何而来,我只知道它们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我的身边,我的脚下,而那只白蛇,那只在我手心里被我直认为是软弱的蛇此时正用它的红眼睛盯着我,我在它的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忧郁,替而代之的是凶恶和阴险,吐着红信的嘴似乎也在笑,却也在瞬间,它张开它的嘴,露出它尖锐的牙猛地咬住我的胳膊,我痛得想要甩开它,可是它却紧紧地咬着我,我觉得有种冷冷的液体快速地从它的嘴里流向我的身体,倾刻间就穿遍全身,我失去所有的力量,那种寒冷在血管里流淌着,我身体里的每个器官都在挣扎,都想从这寒冷中逃脱出来,似乎在下秒它们就会爆炸,我抽搐着颤抖着倒在地上,地上所有的蛇全都拥而上,很快,它们用它们的身体将我包围……

月亮高高地悬在半空,月光下寂静的马路上只偶尔有车经过,我不知道现在的准确时间,但是可以肯定,定不会很早,因为路边的楼房里片黑暗。
我踩着硬硬的水泥地上楼去,漆黑的空气里,我很清淅地看清楼里的切,发黑的柜子,油腻腻的灶台,发黄的贴在墙上的报纸。我径直走到自家门前用钥匙打开门进去。屋里也是片清淅,不用开灯我也能看清家里的每样东西。
这夜,我睡得很舒服,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的入睡,没有梦,没有半夜的惊醒,没有朦朦胧胧的感觉,觉到天亮。
就这样,从那天开始,我的生活在发生着变化,我不再悲伤,不再忧郁,但是也不快乐,也没有幸福的感觉。我喜欢天黑以后出门去,在半夜时分回来,我喜欢去附近的个小公园,喜欢在躺在那里的草坪上,喜欢月光穿过密密的叶子投下的斑斑点点的光点。就因为这样,有时在公园里散步到很晚的人会在突然看到我时惊叫,他们会以为在这样黑暗的草坪上个年轻女子躺在草坪上是不是个神经病,或者是不是个。而且不久,我就听到些关于公园闹的事情,晚上也再没我的伤天天地好了,已经可以瘸拐地走了。可是我是多么不愿意离开叶公子啊,于是我依旧装作无法行走的模样,继续接受叶公子给予我的关爱。有人去那里,我就成为夜晚公园的唯主人,可是不久,就有好事者去那里,驻扎了好多的人守夜,于是,我只好离开,又找到这样的个地方,我就是喜欢在夜深人静的地方休息。这样大概过去了半个月,又在个圆月的日但是,年轻人的爱情就像洗脚水,热得快,凉得也快。那时正是高,那个女孩子成绩不好,所以只能考个本。她希望陈风可以和她起考省内的学校,这样两个人可以在新的环境中,继续这场爱情。子,当我夜晚回到家的时候,我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双手终于轻轻放下。不过半晌,屋里传出小妾的呻吟声,一声婴儿的啼哭迎来了鸡叫。
??? 多年心愿已了,赵衡德没了牵挂,便去县衙自首,秋后被斩,为他当年的卑劣行径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标签:恐惧

    上一篇:新聊斋之灵貂 下一篇:古代鬼故事之碧螺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