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之碧螺春

古代鬼故事之碧螺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殷十三
??? 我拉住一个仆人问:“看到殷十三了吗?”
??? 仆人毕恭毕敬地回答我:“回二少爷,我刚刚看到夫人把她叫到大堂了。”
??? 我应了一声:“哦。”便直奔大堂而去,刚到就看到我娘递给殷十三一包东西。看到我进来了,娘高兴地招呼着我说:“寺儿,十三要嫁到咱们家,就把这碧螺春当嫁妆吧。”
???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喝茶,但我明白这碧螺春的宝贵。这碧螺春是御赐的苗子,所以我娘格外宝贝这苗子,并把这苗子种在了院中,只给家中人饮用,就连一向关系甚好的世伯想要些品一品,娘都不肯给,气得世伯拂袖而去。
??? 我微笑着握住羞红了脸的殷十三,问娘:“娘,我和十三什么时候成婚?”
??? “我看过黄历了,下个月初八是个吉日。”
??? 我和十三的相识要追溯到三年前。
??? 我爹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时,同时来的还有朝廷对我们端木家族的赏赐:一株名贵的碧螺春苗子。
??? 这株苗子是爹用命换来的,因此娘视此碧螺春如命,要我们用最好的山泉浇这株苗,决不让那碧螺春苗子出一点差池。而为了尽孝道,采山泉的任务便由我承担了。
??? 我去山间采山泉的第十三天,遇到一个一袭白衣的姑娘坐在山泉边嘤嘤哭泣,她的面容不是很出众,但颇有气质,一看便知是个大户人家知书达理的姑娘。
??? 看她不停地抽泣,我心生怜悯上前询问:“姑娘,你为什么哭呢?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我能做到就一定帮你。”
??? 她拭了拭眼泪说:“我爹本是当地的富商,怎想家道败落,而家乡又闹了瘟疫,我和双亲背井离乡到了这里,怎料……怎料途中遇到了熊,在逃命的路上失散,我再回去找他们时……已晚了,只找到了他们的尸骨……”
??? 我同情地看着这个苦命的女子。
??? “不要哭了,我把你送回你的家乡吧!你在家乡还有亲人吗?”
??? “呜呜……没有,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在心中暗下决心,想把她接到府中住,便问:“如果姑娘不嫌弃,就暂住在寒舍吧。”
??? 她诧异地抬起泪眼,然后胆怯地说:“谢谢公子。”
??? “好了,先把眼泪擦擦,你叫什么?”
??? “我叫殷离。”
??? “你既然要住到我家了,就代表你已经脱离了过去的生活,你还是换个名字吧!离这个字也不太吉利。”
??? 我想了想说:“我是在家父逝去的第十三天遇到的你,以后就叫你殷十三吧,这名字既好记又顺口。”
??? 她低眉顺眼地应着:“好的。”
??? 就这样,我把十三带到了家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且乖巧可人的她,立马博得了我娘的喜爱,我娘安排她住进了别院,但她属于外人,所以是没有资格享用碧螺春的,现在娘把碧螺春给了十三,说明娘已经默认了十三这个儿媳,把她当作一家人看待。
??? 我在心中暗喜。
??? 二。狐
??? 六月初八,是我和殷十三的婚期。
??? 那天娘很高兴,设宴请了上千人,一时间端木府门庭若市,家中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但就在我要与十三拜堂时,竟有狐狸窜入了大堂,一时间客人们纷纷逃跑。狐、人混在一起到处乱窜,整个婚宴乱成一团。
??? 因为跑进来的狐狸,我和十三的婚事不得不往后拖了。
??? 人都走光后,我看到十三面无表情地坐在乱成一团的大厅中央,我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十三,没关系,不要难过,这次毁了,我们可以再办一次的!”
??? 十三摇着头,目光呆滞地说:“不会了,我的命从来就不好……不好……这,就是命!”
??? 我瞥见娘站在门口叹了口气,心事重重地摇着头走了。
??? 傍晚,我听到轻轻的叩门声:“二少爷,喝茶。”
??? “放下吧。”
??? “是。”
??? 我端起茶杯看了一眼,缓缓地把茶倒到地上。我不喜欢茶苦涩的味道,所以每天奴婢送来的茶都被我倒掉了,反反复复地已经持续了将近三年。
??? 就在这时又传来一阵叩门声。我扬声问:“谁?”
??? “寺儿,是我。”
??? 娘?我慌忙把地上的茶叶踢到桌子下面,然后整了整衣服站起来开门。
??? “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 娘长长地叹了口气说:“还不是为了你和十三的婚事吗?”
??? 我呵呵笑:“哦,没什么,换个日子吧!”
??? “嗯,也好,但那狐狸也太邪门了,我想找个道士做法驱邪,你看怎么样?”
??? “既然娘这么说,那就这样吧。”
??? “哦,那寺儿你睡吧,娘不打扰你了。”娘走的时候扫了一眼我的屋子,突然惊讶地问我:“寺儿,那茶叶是怎么回事?”
??? 我慌张地敷衍着娘说:“没什么,刚刚茶太烫了,不小心洒到地上了。”
??? 娘机械地点着头说:“嗯,这是好茶呀,不要浪费哦,不要浪费……”边说边走回房了。
??? 我轻舒了一口气,缓缓地合上了门。
??? 我和十三的婚事到底还是办了。只不过排场没有第一次那么大,只是请了些亲戚而已。
??? 这次的婚礼没有狐狸来捣乱了,办得很顺利。
??? 我感受到了十三的喜悦,她在红盖头下笑出了声。
??? 洞房里,十三眼神迷离地问我:“端木寺,你会给我幸福吗?”
??? 我轻吻了一下十三的额头说:“十三,即使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抛弃你,我也会一直陪伴你的。”
??? 红烛摇曳的火光被吹灭……
??? 三。迷离
??? 一早,家门口就乱哄哄的。
??? 仆人嘉月跑过来拍着我的房门说:“二少爷,二少爷,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你,你,你快出来看看呀!”
??? 我穿好衣服走出房门,训斥着嘉月:“什么不好了?大清早说话就这么不吉利!”
??? 嘉月低下头小声地抽泣着说:“是,真的出事了,二少爷你快去门口看看吧!”
??? 我把嘉月抛到身后,快步冲到门口,看到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男人在门口大声嚷嚷着,我过去拉住那个男人说:“你是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是端木府吗?”
??? 那个男人无赖般地坐在地上说:“找的就是你们端木府!你们把我的妻子藏起来了!快还我妻子!不然我就死在你们端木府门口!看你们怎么办!!”
??? 我看到门口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生怕影响了端木府的名声只好说:“你进来说吧!”大堂里,这个男人哭着闹着要找妻子,怎么劝都不行。抬头一看,娘和十三走了进来,我的心就踏实了,心想娘一定能处理好这事。
??? 没想到这个男人看见十三,一下子跑过去抱住了十三说:“娘子,我找你找得好这时,我身后的那个和我起的赶路人也跟着进来了。我这才看清他的样子。他的穿着很奇怪,俨然是副道人打扮。苦呀!”十三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 我把那个男人拉开后,娘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清楚吧。”
??? 那男人拽着十三不肯松手。于是,他一边拉着十三一边说:“四年前,我爹给我娶了个老婆,怎想被强盗虏了去,我四处找她,听到这里的乡人说,在这里看到我妻子,就找过来了!”
??? 娘问:“谁是你的妻子?”
??? 那男人指着十三说:“就是她!”
??? 我马上火了:“你别瞎说!”
??? 那男人说:“什么叫瞎说?!我有的是证人,我们村的人都可以证明!我还知道她叫殷离!”
??? 殷离?那不是十三以前的名字吗?
??? 娘把目光投向了十三,十三迷茫地说:“什么呀?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 这时一个仆人跑过来,趴在娘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娘点了点头说:“他的乡人来了,请进来作证吧!”
??? 这时十几个人都走进来说:“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我们不会认错的!”一看就知道是同村的人在撒谎!
??? 但娘竟然点了点头说:“既然这样,咱们家是大户人家,不能落下抢别人妻子的罪名,十三,你就和他回去吧!”
??? 十三被那男人牵着走了,我追到了门口,塞给那男人一百两说:“她是我的妻子。”那男人看了看银子,把十三一把推到了我这边。
??? 我对十三说:“十三,我不管那男人说的是否是真的,我答应过你,即使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抛弃你,我也一直陪伴你!”
??? 十三眼里噙着泪花说:“寺,相信我,我真的不认识他!”
???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了,什么都过去了。”
??? 娘站在门口无奈地看着我和十三说:“寺儿,别以为你现在救了十三,你这样做只是害了她!她和端木家是没有缘分的!”
??? 我坚定地看着娘说:“不!娘,我今生只要十三一个人。”
??? 娘摇了摇头说:“算了,回去吧!”
??? 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
??? 四。乱
??? 同往常一样,大家围坐在饭桌上吃早饭,绝口不提昨天那个闹事的男人,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大哥端木川终于忍不住了。
??? 他重重地把筷子摔在桌子上,喘着粗气说:“二弟,咱们端木家什么比别人差?怎么你就娶一个、一个别人的老婆?”
??? 我平静地吃着饭,边吃边说:“不,我相信十三,那个男人只是来骗钱的。”
??? 大哥不顾娘的存在,大声地数落我:“二弟!你醒醒吧!他连殷离这个名字都知道!还说什么?你真是被这个女人给迷了心窍!”
??? 娘在一边说:“川儿,你坐下来吃饭吧,你二弟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他是在帮十三还是在救十三,他自己以后会知道的!”
??? 大哥气乎乎地坐下,抓起筷子往那道人解释说,只因上次的个衙役魂魄被那恶鬼所炼,故能看到些形态,这次因为道人追的及时,他只来得及吸了阳气便匆匆逃走,所以这人的魂魄并未被他掠走,道人已经给他们作了法,消了他们的怨气。嘴里扒拉了一口饭,就“啪嗒”一声倒在了桌上路上,我问司机是不是拿我当坏人了,就我这坯子份"要是坏人还不错呢!"司机开口说话了。我感到奇怪,便问他此话怎讲,于是司机打开了话匣子:"前天晚上,十点多吧,不到十点,有男女,男的十多岁,女的十的样子,像是两口子,男的穿着身黑色的衣服,女的穿着身白色的衣服,大冷的天的,穿身白,很是扎眼,他们上了车,坐在后排座上,说了句"去辽源"便不再开口了。车在崎岖的道路上行驶了个多小时,眼看快到辽源了,后面的男人说话了:"能不能快点?我们十点以前定要赶到!"当时喂想,大半夜十点有嘛急事,于是我加大了油门。,我赶忙把大哥扶起来,结果发现他的脸色死灰,竟然断气了?!
??? 事情的突然让大家措手不及。
??? 大嫂愣了一下,随即哭天喊地的趴在大哥身上,娘淡淡地说:“人死不能复生,哭也没用的,还是节哀顺变吧,明天就把川儿葬了吧,入土为安,记住一定要葬在你爹旁边!”
??? 十三拉了拉大嫂说:“嫂子,别难过了。”
??? 大嫂狠狠地甩开十三的手说:“你这个小妖精!一定要害死这家人吗?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川他什么病都没有?怎么会死?一定是你这个小妖精咒死他的!”
??? 匆匆赶来的大夫,察看了大哥各个部位,然后惊讶地说:“除了心力衰竭,其他都很正常!以前有没有发现心脏有问题?”
??? 我看到大嫂狠狠地瞪着十三。我只好拉着十三走回房,十三突然停下脚步对我说:“寺,对不起,我骗了你一件事。”
??? 我的心扑通了一下,但还是平静地说:“没事,你说吧"啊,"瞎子惊"你,你居然还活着。",我不会生气的!”
??? “我的父亲以前的确是当地的富商,但他们并不是遇到熊而死的,他们都是病死的,我的远房亲戚都不愿意养我,都说我是克星,克死了我的双亲,我生气就跑出了家,在树林里迷了路,觉得生活无望,便坐在湖边哭,之后就看到了你。”
??? “哦,原来是这样,那又怎么样呢?”
??? “我怕你知道我真名,把我送回家,就编了一个名字叫:殷离。我的真名叫,香楚。”
??? 我恍然大悟了一般说:“你就是说,你并不是那个闹事的男人的老婆,因为殷离这个名字是假的。”
??? “对,一定是知道我那个假名字的人,指使他来骗钱的!”
??? “知道你假名字的都是家里的人,会是家中的谁呢?”
??? 十三大度地笑了笑说:“不知道,算了吧!你还是去忙大哥的事吧,大嫂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
??? 我惊讶得问:“你不恨大嫂吗?”
??? “她是因为大哥的死,一时接受不了,那是气话,我不生气了的。”
??? 我感激得看着十三说:“谢谢。”
??? 五。流言
??? 大哥死后,大嫂总是神神叨叨地和一帮仆人说着什么,而且每次都是一看到我便神情慌张的散掉。
??? 每天被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也不是个滋味。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便拉住见我慌慌张张刚要跑掉的嘉月。
??? 我不解地问她:“大嫂老是神神叨叨地对你们说些什么呀?”
??? 嘉月眼光闪闪躲躲地说:“回,回二少爷,没什么,真,真的,没什么。”
??? 我恶狠狠地吓唬着嘉月说:“你说不说?”
??? 嘉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小声说:“二少爷,我说出来,你可别生气呀,他们都说二少奶奶是狐狸精。你们成婚那天,大堂就跑来了很多狐狸,听说过拜堂来喜鹊的,就是没听说谁家成婚还会来狐狸的?”
??? 我耸耸肩说:“就因为那个狐狸吗?那只是个巧合罢了!”
??? “还有,大少爷死之前是在骂二少奶奶,结果他刚骂完就死了,难道这不邪门吗?大少爷的身体好得不得了,更没什么心脏的问题!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他们都说,这是二少奶奶施了邪咒。
??? 还有就是,很多人发现二少奶奶在闲置的厢房里养了一只狐狸,而且总是对狐狸说些话,好可怕呀!”
??? 我开始对大嫂的胡说八道有些不满,严厉的对嘉月说:“你们以后别听大嫂瞎说!大哥死了她心里是不好受,但这些话传来传去不好听!”
??? 嘉月自知没趣,点着头说:“哦,知道了。”
??? 就在这时,大嫂走过来了,她气哼哼地说:“二弟,看来你真是被那个狐狸精给迷惑住了!你要是不信就跟我来看看吧!”
??? 她拉着我来到一间很久都不住的屋子,里面隐隐约约的传来十三的声音,我跨上前推开门,看见了十三和一只狐狸在一起。
??? 我不相信十三会是他们口中的什么狐狸精,声音微微地颤抖着问:“十三,你在干什么?”
??? 她转过头笑着对我说:“哦,你快来看,这只小狐狸好可爱哦!”
??? 大嫂轻蔑地瞟了我一眼,说着风凉话:“呦!弟媳!你怎么养只狐狸呀?噢!我忘了,这叫物以类聚!”
??? 十三红着脸争辩着:“不是的!上次我和寺拜堂时,不是来了很多狐狸吗?结果它们被管家哄走后,混乱中丢下了这只小狐狸,它的腿被人踩断了,回不了家了,我就把它养到这里了。”
??? 大嫂一副“你别编了”的表情,我生气地拉着十三走出了屋子:“十三,你干嘛要养只狐狸?”
??? 十三竟然还很无辜得看着我说:“养狐狸怎么了?我是看它可怜嘛!”十三还真是单纯!我急急的说:“你不知道咱们家现在闲话说得厉害吗?”
??? 十三小声嘟囔着:“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
??? 我只好无力的对什么都不懂的十三说:“哎!那你也要避避嫌!省得别人都说你是狐狸精!”
??? 我忽然觉得,恐怖的往往不是事实的真相,"你是谁?"我问道。而是流言……
??? 六。死亡的继续
??? 死亡还在继续着……也许大哥的死只是个开端,紧接着就是大嫂……一个接一个,谁也跑不掉!!
??? 据仆人说,当日大他高大黝黑,笑融里闪耀着太阳光芒,光束直射我幽暗的内心深处,撩动起我十岁那年曾有过的心痛与心跳。嫂气哼哼地与我和十三分别后,刚一回房就面色死灰,断气了。医师还是那句话:“除了心力衰竭,其它都很健康!”
??? 娘还是那么处事不乱地说:“节哀顺变,她这是去陪川儿了,一路走好吧。”好像死的不是她的家人,而是别人家的孩子一样。
??? 听到大嫂的死,十三的脸吓得煞白,家中的流言更是传得满天飞,话让仆人们传得越来越离谱。
??? 我刚走到花园,就听到两个仆人在神秘兮兮地传着闲话:“你有没有听说,二少奶奶是狐狸精的事?”
??? “当然听说了!在家中还有谁不知道呢?”
??? “看现在的状况,她是要杀光这端木府中的所有人才罢休!”
??? 一旁的仆人大惊小怪地说:“不!是整个镇子的人!西街的张家媳妇就死了!还有东街的王二!烧饼店的李四!周家桥的杨小!二少奶奶就是个杀人的妖魔……”
??? 我冷冷地笑了一下,真是离谱!西街的张家媳妇是因为相公总是逛青楼,气得上吊而死。东街的王二是出去赌钱,又没钱还债而被人打死的。烧饼店的李四是得了肺痨,病死的。最离谱的是周家桥的杨小!他总在那里要饭,要不到了就被饿死了!这些竟都算到十三身上,说是十三杀的?!
??? 真是好笑!我实在听不下去,转身离去。
??? 不过我的心中也开始犯起了嘀咕,如果说大哥的死是巧合,那大嫂呢?难道大嫂的死也是巧合?会有这么多巧合碰到一起吗?
??? 现在家中就剩下娘,大哥的孩子端木茗,我,还有十三了,我开始怀疑会有人接着死去。
??? 端木茗是大但是这次他却让我失望了,老潘足足摆弄了下午,急的满头是汗,这部手机当中的文件也个都没有恢复出来。哥大嫂的女儿,明年就要出嫁了,从小就喜欢喝茶,所以长大后就把名字改成了茗,以示对茶的钟爱。她对家中的碧螺春更是如痴如醉的钟爱,有时候我不喝,又舍不得倒掉时,就会让端木茗帮我喝,她很活泼,是个很好的孩子,下一个会是她吗?唐强说:"上次是我赌气,您别介意。"
??? 她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应该不会像大嫂一样没礼貌的冲撞十三的,真相是什么呢?
??? 唉呀!我真是的!怎么也怀疑到十三头上了?!我应该相信十三呀!怎么搞的?难道是被那些多嘴的仆人带动的?
??? 我万万没想到,就在我想着这些事时,不幸还在继续着,死的真的是端木茗,看来这些死真的不是意外,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有预谋的,现在每个人都有可能……
??? 我赶到大堂,娘还是老样子,我看娘是老糊涂了,竟然拍手叫着好:“好呀!真好!这下川儿不寂寞了!”
??? 仆人把端木茗的尸体拉走时,我心一阵阵的疼痛,一个曾经灵动生命就这样消失了,真可怕!到底是不是十三干的?十三真的是狐狸精吗?
??? 现在谁也不知道,每个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真相解开的日子……
??? 七。离去
??? 看着家里的人一个个离去,家中人心惶惶,娘终于把我叫了过去,不知所云地说了一些话,最后娘很诡异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有些不解的问我:“寺儿,你最近没有感到身体不适吗?例如,头晕,或者……心痛什么的?”
??? 我感到很莫名其妙,傻呆呆得说:“没,没有呀!我身体一向不错的,怎么了?”
??? 娘没再说话,望着远方愣了会儿神说:“寺儿,很久没看你爹了,明天去给他上坟吧!”
??? “嗯。”爹生前最疼我了,我爽快地答应下来。
??? 隔天,我让十三留在家中,带了些果子和娘一起去了葬着爹的山上。山中的旧墓旁忽然在几天内,就多了三个新墓,一起静静地躺着,让人徒添无限悲凉,娘却很陶醉地看着这几座墓,过了一会对我说:“寺儿,我死后,就葬在你爹旁边,记住了吗?”
??? 接着她又接二连三的,指出了我和十三死后葬在什么地方,弄得我心中一阵凉意,总感到要有什么事发生了。
??? 几座墓周围长着不知名的灌木丛,我想上前清理,却被娘拦住了,娘对我说:“留着吧!”之后,娘攥着我的手,递给了我一些银两。
??? “娘,你这是干什么?我不缺银两的。”
??? “这是假如你死了,让十三在以后的三年里能吃上,穿上。”
??? “什么?什么三年呀?娘,你糊涂了吧?!我好好的怎么会死呢?”
??? 娘微笑着摇着头,好像我什么都不懂一样,转而又目不转睛的盯着爹的坟,那眼神里竟有了一种少女的情怀。
??? 突然,娘急促的咳嗽着,我忙过去搀扶娘,但已经晚了,娘突然面色死灰,断气了,娘竟然在爹的坟前断气了,而且死状和大哥大嫂死的一样?!
??? 家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难道下一个就是我了吗?
??? 我背着死去的娘回到了端木府,十三诧异地说:“老夫人这是怎么了?”
??? 我也开始相信那些仆人的话了,在心中暗自怀疑是十三害死了我的亲人,便粗暴地推开十三,十三就那么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我说:“我娘也死了。”
??? 我盯着十三的眼睛问她:“下一个死的会是我吗?”
??? 十三莫名其妙地说:“什么呀?怎么会呢?你这是什么意思?”
??? “我的意思是,家里的人一个一个都死了,下一个死的会是我吗?”
??? 十三是个聪明人,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眼中噙着泪花,转身离去。看着她的背影,我开始后悔我刚才说的话,我以前说过我会一直相信十三的,现在让那些流言弄得我也对十三心存戒心了……哎……到底怎么办才好?
??? 八。亲离
??? 娘死后,家中的奴仆们也纷纷找借口离去了,好像生怕会沾上什么晦气一样。家中冷冷清清的,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喧闹,我出了家门回头望望,端木府的牌子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
??? 走在街上,竟看到街上的人也在议论纷纷。
??? 终于,我最不愿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镇上的百姓们集体闹事,说要将狐狸精烧死,保证其他百姓的安全,并安慰她杀害的无辜百姓的亡灵。
??? “真是胡闹!”我并没把他们的行为当回事,仅仅以为他们是小打小闹,过两天风头过去了,自然也就没事了。
??? 但镇上的官役找来后,我谢振午兴奋地挤了过去,探出头凑近赵慧安的脑袋,试着瞪视玻璃片。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 “端木公子,这也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但令夫人真的是个狐狸精呀!”
??? “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只是凭那些愚昧的村民的猜测?难道这就是官差的办案方式?!”
??? “端木公子!你先冷静,我知道你很宠爱她,但现在镇上的人们都闹翻了!”
??? “你们想拿什么定十三的罪?”
??? “用妖法害无辜人民!”
??? “她真的是狐狸精吗?请个道士吧!再说吧!”
??? 官役无奈的走后,一直躲在屏风后的十三出来了,她低声问我:“寺,你相信我是妖怪吗?”
??? 我没有说话,在这种时候,沉默能代表一切。
??? 十三接着说:“你说过,即使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抛弃我,你也会一直陪伴我的……那是真的吗?”
??? 我忍着心痛说:“以前是,但……现在我也说不准了。”
??? “说不准?!请道士?!那就代表你不相信我了?!你也觉得我有可能是狐狸精了?!既然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相信我,我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
??? “十三,不是我不相信你,是家里发生的事让我很难……”
??? “没关系!我不会恨你的!你现在就把我送去官衙吧!让他们杀了我示众呀!”
??? “十三……”
??? “你不送我,我自己去!”
??? 十三边哭边跑出了屋,我没去追上她,因为我已在心中默认了她是妖怪这个事实。
??? 大哥大嫂们的死总要有个理由的,总要个人去慰籍娘的灵魂……
??? 嘉月是唯一一个没走掉的仆人,十三走后的一天,嘉月找到了我说:“二少爷,今天村民要在路口烧死二少奶奶以示众,你去不去?”
??? 我佯装坚强:“我为什么要去?”
??? “二少爷!你不相信二少奶奶吗?现在是救她的最后机会了!晚了,你会后悔的!”
??? “我不会去的!”
??? 但说是说,我还是躲在巷子口上,悄悄地看着十三,她被绑在柴火堆上紧闭双眼。我看着十三,低声哭泣着。
??? 一把火。一滴泪。一个人。一段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 十三终于睁开眼了,眼神是无尽的绝望,悲哀,伤痛……
??? 火在燃烧,但我是懦弱的,我不敢跑上去救十三,燃烧的火光,夺目的红色,纠结在我的眼底,生成了无限的悲痛。
??? 人们散去后,我走到了村口,看到灰烬里有一抹绿色,那是我送十三的翡翠,我捡起来,流着泪抱在胸前。
??? 我把十三的翡翠葬在了娘的身边。
??? 一个狱卒走过来对我说:“就是这块翡翠!我们看她快死了,戴个翡翠干嘛,想抢过去买酒喝,但那女人死活不给,跟疯了似的!”
??? 他没有发现,一滴滴泪落到了地上……
??? 九。寻找
??? 十三死后,我真的没有像大哥大嫂们一样死去,但我越想越奇怪,我便开始暗中的调查。
??? 首先就是那个说十三是他妻子的男人,虽然端木府已经衰落了,但调查这么小的事,还是很简单的。
??? 很快,我找到了那个男人的家——一间简陋的破棚子。
??? “好久不见了!”
??? 那男人显然已经忘了我了:“你是谁?等到警察走了阿山赶忙跑到洗手间,想要把小美喊出来。可是阿山打开洗衣机的那瞬间,却被吓坏了。小美躺在堆衣服和水里,已经血肉模糊了。”
???这个声音非常的恐怖,就像是那些恐怖电影中的声音样。我赶紧的挂断电话,甩了甩脑袋,把心中没必要的想法抛到边,只当是个神经病的恶作剧。 “你不是说我的妻子是你老婆吗?”
??? 那男人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欠的债太多了,需要钱还债,端木府的老夫人,噢,也就是你娘!她说只要我按她说的去做,她就帮我还债。”
??? “哦,没事了。”
??? 竟然是娘?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娘知道十三的假名字,但为什么娘要害十三呢?难道娘不喜欢十三吗?但娘连那么宝贝的碧螺春都给了十三,干嘛要找人陷害十三把十三逐出端木府呢?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 嘉月走进房:“二少爷,西街药店的周掌柜想要见您。”
??? “进来吧。”
??? 周掌柜上来就给了我一千两的银票。
??? “周掌柜,您这是什么意思?”
??? “我仰慕您府上的名贵碧螺春很久,一直想要要些品尝,但老夫人一直不肯,连看都不让我看!我想现在,二少爷能否……”
??? “哦,就这么点事呀。没关系的,我本来就不喜欢喝茶,放着这茶叶也是浪费,还不如给懂行的人喝了,也不浪费。”
??? 我将已沏好的茶给周掌柜倒了一杯,周掌柜高兴的抿了一口,突然脸色大变。
??? “二公子!你这么做就不对了!你不愿意给我品尝你们府的茶,也不能给我毒药吧!”
??? “什么?毒药?周掌柜,您这是什么意思?”
??? “这哪里是碧螺春?!这分明就是夺命散!”
??? “什么?什么夺命散?”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 我命嘉月把娘房里的碧螺春全都拿了过来,周掌柜捏了一点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说:“这是夺命散!”
??? “此话怎讲?”
??? “夺命散又名三年散,是一种慢性毒药,毒性在身体内潜伏三年,三年后立刻发病,症状就是面色死灰,但查不出病因,只知道是心力衰竭。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夺命散的外观很像茶叶,而且味道也有点像,不懂行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 “难道我们家喝了这么多年的碧螺春,竟,竟是夺命散?”
??? “什么?你们把夺命散当碧螺春喝?那不是找死吗?”
??? 送走了周掌柜,我软瘫在了椅子上,那真正的碧螺春早就被娘收了起来,娘给全家喝的都是夺命散。我们种在院中的也是夺命散了。难道种在爹坟前的才是真正朝廷赏赐的碧螺春?
??? 我带着一个懂行的人去了"我想是的,您说的肯定没错,"卡达罗说。爹的坟前,那人大跌眼镜,惊讶地问我:“怎么把这么名贵的碧螺春种在坟前?”
??? 我已经明白了娘的良苦用心,朝廷赏赐的碧螺春是爹用命换来的,所以种在了爹的坟前。娘怕爹一我直是个听话的学生,很老实,老妈打小教我的也是低调做人,不要到处惹是生非。所以耍威风、闹哄哄的事情基本上是跟我搭不上边的。我总想静静地看着周围,自己完全置身事外。这个时候我最怕的就是墨菲定理——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个人寂寞,给我们天天喝夺命散,三年之后,一个一个的毒发而死……因为我不喜欢喝茶,所以逃过一劫。
??? 娘对爹的爱已经深入了骨中,竟然用亲人的命来浇灌她对爹的爱!
??? 尾声
???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娘对我说的那句话了,我的确是在害十三,当时如果我让十三走了,她仅仅是过着穷困的生活,但却不会为了那莫须有的罪名而死!
??? 也许当时是娘看到了十三坐在毁了的婚宴中哭泣,心生怜悯,不想让善良的十三卷入端木家这可怕的葬礼里。而设了个局,希望十三可以平安地出去,过平淡的日子。但我的固执,我的幼稚却把十三给害了!
??? 我曾经说过,即使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抛弃十三,我也会守在十三身边,我食言了。
??? 十三是爱我的,但我却辜负了十三的爱。
??? 爱人之间是要相互信任的,但最后我还是因为不相信十三,把她推下了痛苦的悬崖,我闭上眼,往事历历在目,十三可爱的笑脸,耀眼的火光,十三在最后的泪水,一切因碧螺春而起,但为何要让无辜的十三来做这件事的结尾呢?
??? 不可收拾的心痛……
??? 我永远认为十三是因我而死,我带着十三生前饲养的小狐狸,跪在十三的坟前,泪流满面……
??? 我看到一个一袭白衣的姑娘坐在山泉边嘤嘤的哭泣,我马上追上前,那女子却越跑越远……渐渐消失了踪影……
??? 往事,随着我的泪和无限的悔恨,一直飘向远方……

标签:老婆灵魂恐怖杀人

    上一篇:父债子偿 下一篇:民间异事之白莲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