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故事之夜行遇鬼

聊斋故事之夜行遇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京城里有一个开花圃人家的儿子叫谭九。一次,谭九奉父母之命,到烟郊去探亲。
??? 谭九骑着毛驴走到半路,天已黄昏了走出西二路,要过马路的时候。隐约听到奇怪的乐声,再过一会儿就看到几辆挂满花圈的汽车朝金牛山公园方向驶去。其中一辆车上用白布蒙着一具棺材。最后面那辆车上坐着几个手拿乐器的人,那奇怪的声音想必就是他们弄出来的了。,看样子快要黑了,正好此时在路上遇到一个老媪,衣着破败,骑着一匹白额马,那马鞍缰绳倒是十分的华美,和老媪的打扮很不相称,紧紧地跟着谭九走了一段,问道:“年轻人,要到哪里去?”
??? 谭九就把自己要去的地方告诉他。
??? 老媪道:“这里离烟郊还有几十里,路面还到处都是水洼,很难走,年轻人,你没看见吗,太阳都快落山了,这荒野之中,一片冷清肃杀,不敢说不会遇到什么坏人?我家茅舍就在前面不远处,为何不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上路,那样就从容多了,不像现在急急赶路。”
??? 谭九正有些害怕,听了她的话,心里很感激她的好意,就答应先到她家住宿一晚。
??? 老媪策马上前,在前面带路,沿着幽僻的道路,大概走了两里多,就隐隐约约她还是原来那样,皮肤像雪花那样白,脸蛋儿像鲜花那样红,头发像黑檀木那样黑"想到这里时,她心绪安宁,因为她可以肯定自己的记忆比生前毫不逊色。她想:如果她愿意,她随时都可以复活,就像从大梦中醒来样简单自然,就像从棺材中醒来的白雪公主样。只需她的王子到面前,轻轻唤她的名字。地看见林子中有灯光闪烁,此时天已昏昏地黑了,老媪用鞭子指着前面道:“到了。”纵马跑过去,谭九也跟上,那里只有两椽矮小的屋子,墙刚有人的肩膀那么高,老媪把马放下,就去开门,谭九也下了驴,跟着老媪进去。
??? 室内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盏灯悬挂在墙壁上,一个少妇坐在炕上喂小儿吃奶,老媪叫道:“有客人来了,媳妇快起来。”
??? 少妇慢慢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发髻,把小儿放在炕上,小儿便呱呱地哭起来,老媪从夏末低头:"现在是夜里。"袖子中拿出一个胡饼,递给他,那小儿才停止。
??? 谭九看那少妇,二十多岁这样,眼里隐约含泪,神色忧戚,好像很不快乐的样子,老媪道:“你快去烧茶,老身送马过去便回来。”说完,就走出屋子牵着马去了。
??? 少妇从灯上引下火来,看她穿着一件红布短袄,绿布裤子,蓝布短袜,和一双高底破红鞋,一身上下都很破旧,伸手去点灯,露出一只手肘,一条小腿,和两只后脚跟。
??? 谭九年少口讷,不知道对她说什么,但心里感到很可怜。
??? 一会儿,老媪就回来了,说:“为了把马还回去,让你冷清地坐在这里。他家听说有客人到来了,也想来请你过去,老身推辞说太晚了,我替他们问候一下就行了。”
??? 谭九简单地答应了一声“哦。”
??? 老媪又道:“奔走了半天,想你早已饿了吧?媳妇快准备饭菜,我去给公子喂驴。”
??? 谭九道:“真是打扰你们了,这叫我怎么过意得去?驴吃的料子,所需的费用,我走的时候,一定算给你。”
??? 老媪摇着手道:“不要说这些客气的话,这些值几个钱呢?”
??? 老媪出去喂驴,一会儿就喂好了,少妇摆上酒菜,装菜的器具都很粗糙,并且是折断小木杆作为筷子,用盆代替酒壶,然而菜肴都是鱼肉,并且都是冷的,很难吃。
??? 老媪把点移过来,请谭九饮酒,谭九推辞说不会喝,老媪就劝他吃饭,可是饭也是冰冷,谭九勉强吃了一碗。
??? 吃过饭之后,少妇就收拾器具,然后去给小儿捉虱子,老媪坐着和谭九说话。
??? 老媪问道:“听姥姥的声音,不像是京师人,可是娘子又身着旗人的服饰,请问你的姓氏家族?”
??? 老媪道:“确实如你所说,我本是凤阳侯氏,年轻的时候因为碰上了灾荒,才流落到京师,给人家缝补衣服,谋取衣食。后来就嫁给了这里的村民郝四,差不多三十年了,都成老头了。我们生有哟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已经嫁人,儿子是个泥瓦匠,住在都城里。老翁年老了,就在一家郊野的酒肆,给人家提壶倒茶水,清洗器具,第天,再琢磨这件奇事时,我得到了如下的结论:位年轻的罗马府,大概是美若天仙,在我全城奔走买东西时看见过我,爱上了我的翩翩风采。她之所以送给我枝神秘之花来表示她对我的爱情,是因为她害羞,或者她被个年老的陪媪撞见了。我决心正式包围这所居住着位公主的房屋。明天你经过那里,看见一脸褶皱,长着白胡子,耳朵后面长着一个瘤子的,就是我家的老翁了。媳妇余氏,本是一家人家里的婢女,主人就是巴参领,早已退休了,现在是他的儿子袭承了他的爵位。刚才我还回去的马就是巴参领家的。”
??? 谭九道:“看姥姥家里很是清苦,为何还要这样破废准备好菜款待我呢?”
??? 老媪笑着道:“仓促来到我家的客人,我哪里去我当时很恼火,真想给他嘴巴。但我没有。这么黑的楼梯上,没有个人影,出于朋友的责任,我便跟在安子后面,走了回去。",,,"当我和安子两个人数到最后级楼梯时,我突然感到背后冷飕飕的,头皮都要炸开。楼梯!楼梯真的比平时少了级,变成了级!"志刚,你"没等安子说完,我就猜到他又要叫我和他回去,从头去数楼梯。准备那些菜呢?只因为是中元节,从主人巴参领那里得到一些残羹,正在心里感到愧疚,对不起客人,哪里敢说是什么好菜。”
??? 坐了好久,谭九感到困倦了,又不便于说去休息,就拿出烟具靠近灯点燃,喷云吐雾起来。
??? 吸烟本来就是清朝的时候满人兴起来的,无论男女,都喜欢吸烟。余氏频频朝谭九看过去,像是想要吸烟的样子。
??? 老媪在一旁察觉了她的意思,立即拍着手说:“媳妇的烟瘾也犯了,想要吸两口,小郎能让她过一下瘾吗?”
??? 谭九就把烟袋递给余氏,老媪又道:“近来家里窘迫,没有这东西已有半年多了,哪里还备有烟具?”
??? 谭九又把烟具也递给她,余氏接过去塞上烟,点燃吸起来,很是满足的样子,工人们打开冰箱看,赫然发现具女尸,其脖子上有道轻紫色的勒痕,舌头围吐,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球朝向左上方,彷佛在乞求冰箱的门早日被打开。尽管尸体是冰在冰箱中,但可能是由于冷度不够,尸体已开始肿胀发臭,冰箱中漾我没在意,就谢过他。著令人作呕的尸水。眉目额头顿时就舒展开了。
??? 老媪看着她,并说:“老身在世六十多年,不知道烟是什么滋味,实在不明白嗜好的人,为何这样的喜欢?”
??? 谭九道:“其实自身也不明白,不会就没事,一旦会了,一刻也离不开了,宁可食无饭,不可吸无烟。”
??? 老媪笑了起来,谭九道:“娘子既然这么喜欢,后面我一定买一副烟具和烟草来送给你,也算是作为酬答。”老媪点头称谢。
??? 谭九出门去上小解,看见银河西斜,月落林梢,大约有四更天了。
??? 老媪在屋里大声说:“客人不时地打哈欠,该找地方让他歇息了。”
??? 谭九回应道:“还可以坐一会儿。”
??? 老媪道:“不要太勉强了,明天还要赶路,我们还有事情要恳求你,望你记得呢?”
??? 谭九转进屋来,问是什么事。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 老媪一脸怅惘地说:“明天你经过那里,见到我家的老翁,麻烦你跟他说一声,催促他快送钱来,只说家里吃穿都没有了。”
??? 谭九道:“好,我一定记得帮你转告。”
??? 老媪又不好意思地说道:“家里贫苦,没有被子,今夜实在太委屈你了。”
??? 谭九道:“能得一块地方,一晚能够歇息一下,已是承蒙你厚赐了,哪里还敢有什这世界出奇得静,好像所有的切都陷进黑暗,仿佛时间和空气都凝固了...么奢望!”各自就睡去了。
??? 谭九十分疲倦了,倒下枕头就睡。
??? 一觉醒来,发觉那些草丛中的小虫,就在自己的耳边咀咀地叫着,萤火虫在自己的眼前闪耀,一下子像是被泼了冷水一样,清醒过来,惊讶地坐起来,发现自己则是睡维尼拉着玛琳,悠闲地坐到了沙发上:"十年的监禁,足以让我想清楚很多问题。这案件有太多的疑点,十年前,当我从别墅里逃出来时,那情形喂记得很清楚:当我刚逃出别墅罗杰太太就发动仆人们在别墅里乱跑,还大开灯火,在这之后她才发出尖叫说罗杰死了。这事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她早就知道罗杰会死,等我逃出去,马上开灯、闹乱、尖叫,气呵成,丝毫没有间隔,?媸侨萌伺宸 ?∠费莸煤芰鞒戳粝碌诟銎普懒恕H缓竽兀饷辞桑つ愕某稻驼醚猜咧链耍谏罡胍箍吹奖鹗苹鹜骶吐砩习丫"天前那场大火你知道吧?"瞪系牡乒馔兜轿疑砩希⒓捶⑾至宋摇S谑钦糯笸鱿吕矗揖蜕瞪档刈杲チ恕N也坏貌坏没骋桑背跬嘎堵藿芗矣欣蹲晗⒌哪羌铮遣皇蔷褪俏榈履惆才藕玫模偈笔奔喽阶盼遥慵坪檬奔洌业绷颂孀镅颉?rdquo;在几株松柏树之间,露水沾湿了自己的衣服,寒气侵入自己的骨头里了,驴子系在树上,在那里慢悠悠地吃着草。哪里有什么茅舍,老媪和少妇,也不见在哪里,只见坟墓破败,掩没在野草荆棘之中。
??? 谭九不觉毛大家准备好以后就开始了,我站在a角,也就是第个,在黑暗中走向b角的时候,那种心情真是复杂极了,我总是害怕身后有什么人跟着,担心突然之间被人从身后拍下,结果什么事也没有,我安全的到达b角后,轻轻的拍了下第个同学,结果依次下去,轮到小瑞走到我原来站的a角了,大家紧张极了,喂悄悄的睁开了眼睛,透过微弱的光,直在观察小瑞那边的情况。发悚然,吓得毛都竖起来了,立即解下毛驴,骑上去就得得地赶着它跑。
??? 大约走了三五里,天已渐渐的亮了,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些,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就向人询问到烟郊的路。
??? 到了烟郊,谭九把事情办完了,就沿着原来的路回去。到了旗亭,就看见一座小酒楼,他走进去,看见一个老翁在那里提茶水,和老媪叙说的很像,就问他,果然是郝四,更加觉得奇怪,就拉着他来到僻静无人的地方,把自己夜里遇到的事告诉他。
??? 郝四听了,不觉流下泪来,说:“据你所见的,真是我死去的妻子、媳妇,和夭折的孙子。妻子已死去两年了,媳妇去年难产,母子一起死掉了,想不到他们在地下还能相聚!”
??? 谭九生起了同情之心,又问道:“巴参领是什么人?”
??? 郝四道:“他是某某旗一个佐领的父亲,死去也有十几年了,在正北面长着乔木的地方,就是他的墓地。我的媳妇就是他家的婢女。我们夫妇俩以前都是给他守墓的,往年下大雨,房屋都倒塌了,佐领没有办法修好,老朽也就没有了容身的地方,才来这里当佣工但她跑出了虽然风景很美,还有片清澈幽深的湖泊,可这里终究太偏僻了。想找个替死鬼都找不到。害不了人便无法离开,阿雅只能日复日的在这徘徊,耐心的等待着送上门的冤大头。厕所也没有碰到男生。在高墙围住的灰色院子里也看不见个男孩子。她大着胆子回头看那厕所的门口这是她先前来过的那间厕所,是学校通知她们可以用的。定是学校弄错了,必须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勉强度日。前些日子是中元节,佐领去扫墓,正好有焚烧了船马等事,只是不知道我那妻子去向他借马做什么。”
??? 谭九感叹了好久,打开口袋,从口袋中拿出五百文钱赠给郝四,叫他准备一些冥钱,其给老媪他们烧一烧,不要让他们受冻馁。郝四流下感激的泪水。
??? 谭九回去之后,也不食言于鬼,就准备了两副纸糊成的烟具,和一包烟,重新到墓旁,祈祷并焚烧了。又去探访巴参领的墓,果然在北边几十步远的地方,四周松柏郁郁葱葱,还有一块新碑,上面的字迹能辨认出来。

标签:恐怖坟墓姥姥

    上一篇:阴阳道人 下一篇:亲历乡村绝色狐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