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鬼故事之赢得美人

聊斋鬼故事之赢得美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临淄有个叫王友直的人,擅长掷色子和博采等赌博游戏,他常常一掷百万,常常也是胜多输少,家里便靠着他的赌博富有起来,堪称当地的巨富。
??? 到中年以我这才意识到,我的自杀行动,将彻底摧毁爸爸的生命希望。后,他就不再赌了,把家里的赌具也全都毁了。便到处去游玩消遣,大地山川,江河湖海,只有可观之处,他都不避艰险,定要去畅游一番。
??? 一年夏天,携带了上万贯钱财,准备到闽越一带去。行船到了洞庭湖,刮起了大风,船行进不了,就把船停靠在岸边,一等就是好几天,烦闷无比。
??? 一天晚上,天气并平时都阴晦,王友直点上蜡烛,一个人坐在船上,无事可做。
??? 差不多到了半夜的样子,王友直准备睡去了,忽然清晰地听到掷色子的声音,好像就在邻近的船上,自己正感到百无聊奈,不觉心里欢喜起来,也想过去玩几下。正准备叫仆人好好探听一下是在哪里,忽然有两个容貌秀丽,年岁不大的青衣女子,径直走进去,说:“家里的主人正感到长夜无聊,想邀请佳客过去,一起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 王友直问她们:“你家主人是谁?”
??? 她们答道:“见了就知道了,我们不敢事先泄露。”
??? 王友直原先本来就喜好赌博,此时,就高兴地跟着她们去。
??? 刚走出船舱,一片迷蒙,什么都看不见,青衣女子也不要什么灯烛,只在黑暗中扶着他往前走。
??? 王友直觉得踩在脚下的东西,不是石块,也不是木头,又滑又软,如同油脂,看下去,又分辨不出来,然而耳边轰轰作响,好像有波涛涌动的样子,王友直心里觉得很奇怪。
??? 过了好一会儿,来到一个地方,灯火辉煌,已经离开船走到陆地上了,并且有一处宅第,像是个王侯之家,门庭高大,柱子屋宇非常巍峨雄壮,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就刚才自己听到的掷色子赌博的声音。
???第天,有关部门来将烂水塘里的水排干了,猜猜发现了什么? 刚走到门口,青衣女子就进去报告,过了一会儿,就出来说道:“主人请客人进去。”接着,便见到有四个贵人,形貌像是世上的人,所绘制的神仙像一样,上前来欢迎他:“萍水相逢,滞留他乡,无事可做,希望能与您共度今宵,消遣这慢慢长夜,你不要见怪。”
??? 王友直看他们的形貌和住处,知道他们不是人类,然而他天生豪放,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 众人把王友直请进去,到大厅中坐下。王友直看屋子,真是富丽堂皇,无可名状。大家都谦逊地把王友直让到尊贵的客人坐的位置上,然后他们又才相互推辞着坐下。
??? 茶水已上来,王友直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询问他家的家世,坐在第一位的一个人回答道:“说出来,怕你感到震惊,在下便是鄱阳湖的君长鄱阳君。”然后,又对着另外三个人说:就这样,我拉着赵君率先行动了,而此时,游戏也算是正式开始了。“这三位,也是各地海湖的君长。因为去朝见盟主洞庭君,刚好遇到您外出游览,滞留在这里已有两天了。今天晚上月色昏暗,云气阴郁,我们心里也是十分的抑郁,不畅快,听说你向来为人豪爽,因此便也不怕打扰了你,叫仆人去把你请来。要是你不认为人神殊途而拒绝我们,我们实在是不胜荣幸。”
??? 王友直一脸惊愕的样子,立即站起来,谦逊地向他们道谢,说:“我乃草莽愚夫,浊尘下人,恐怕难以承受如此大的恩宠,能得与各位仙人相遇。”说完,向他们拜了两拜,其他的那三个人君长,也都向王友直问候了一番。
??? 鄱阳君叫左右的下人,摆上赌局,说:“这样的佳会,实在难以遇到,良宵总是很快就过去了,不能在拖拖拉拉,耽搁了我们大玩一场的时间。”
??? 于是,大家便坐下来,开始赌博。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 王友直的兴致很高,赢得也多,没多久,就把四位的赌资全赢过去了,也要接近五更天了,王友直前前后后已堆了十几万贯的银钱。
??? 其中一位是太湖的君长太湖君,心里很不服,大叫道:“拿我的玉钩来!”
??? 左右的人,便拿来一件东西,王友直看过去,见匣子里装着一件像倒垂着莲花一样的东西,像雪一样洁白,晶莹剔透,差不多有一尺来长。
??? 太湖君刚把它从匣子里取出来,光芒便照满了整个屋子。
??? 王友直知道那是他珍藏的宝物,心里也很喜欢。
??? 四位又笑着对王友直说:“这宝贝价值连城,愿意拿出来和你在站一场,一决雌雄。”
??? 王友直也笑着说:“好。”
??? 接着,王友直的运气可没有原先那么好了,一连几盘都是溃败,连脸色都变了,自己赢得的钱,又全输回去了。
?小婷吓坏了就赶紧跑过去看小安怎么回事,她看到小安把身体都埋在被子里,全身都在发抖,她连忙上去抱着小安问安,你怎么了,小安边发抖边告诉小婷说刚才她躺着玩手机,突然就听到墙在响,起初她以为她听错了,等她仔细想听清楚的时候突然没动静了,她又拿起手机玩游戏,突然听到个女人的哭声,那声音由远到近,就像贴在她耳边。?? 王友直还是不愿意服输,于是大声叫道:“我船上还有上万贯钱,我把它们当资本,再和你们赌一场,赌那个玉钩,只赌一盘,要是我输了,我甘愿把的钱当作是给四位君长寿礼,要是我赢了,我只要那个玉钩这个算命先生对村民来说挺神秘的,大家都知道他是这个村子的,但却不知道他在这里摆摊的具体时间,据我父母说,他们小时候的时候,这位算命先生就在这里了,如今父母已经满鬓白发,而这名先生依旧副鹤骨仙风的样子。。”
??? 他们也不在意,轻易地答应了。等"抱歉,我不认识你!"掷下色子,五颗都是红色的,其中一颗在盆底转个不停,王友直兴奋地吆喝着,在他的吆喝声中停下来,也是红色的。
??? 王友直欢喜得不得了,便伸手把那玉钩取过来,拿在手里,说:“承蒙诸君的厚赐,其它的东西,我都不需要了。”于是,向他们告辞要回去了,四位君长也不得不大惊失色。当时,天也开始亮了,迫不得已,就让王友直回去了。
??? 王友直走出去,原先那两个青衣女子又来送他回去,并对王友直说:“你所得到的,是一件十分珍贵的宝物,要是到越水去,只怕被玉镜夫人偷去,你可要小心啊!”王友直点点头,表示答应。
??? 等他回到船上,摇摇了摇头,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第二天,风停了,就解开缆绳,上路了,一路上也没有意外发生。
??? 王友直渐渐进入了浙江省,准备经过苕溪,就想起青衣女子说的话,便把玉钩珍藏起来。
??? 到了夜里,玉钩忽然就不见了,他怒不可遏,向开船的人打听 知道那个人是谁后,她心中的恐惧更深了。,那些人都说:“前面有一座水仙祠,也不知道其中供奉的是什么神,有人带着宝物从那里经过,必定会被取去。”
??? 王友直更加恼怒,等到祠庙前,他便满肚子火气地走进去,看那祠庙,殿堂倒也整洁干净,虽然矮小了一些,但也十分的华美,中堂立着一个女子的塑像,头上戴着翡翠,身上穿着云裳,面目十分妖冶。
??? 王友直读旁边的碑记,只叙说她如何精灵,没有写明她的姓氏,在心里便怀疑青衣女子说的话不对。
??? 接着,又见到一块更久远的碑,上面的字纹都磨灭了,然而“玉镜”两个字还可以辨别得出来,才明白这是这座祠庙很久以前的名号,现在已改名为水仙了。
??? 于是,王友直便站到神位前,向着女神像,深深地作了几下揖,才数说她,道:“你一个女子,享受一方公分高,该当护卫过往的行人,惩治那些强暴的坏人,才算尽到你的职责。现今,你却把不贪为宝的古训抛到脑后,把我珍宝藏了起来,这不是正直之道。我可以和你商量一下:你要是真喜欢那宝物,请你和我赌一场,你要是赢了,你尽管拿去,我也不是吝啬的人,你要是不听,我当到上帝那里告你,把你的躯体毁掉,把你的庙宇也烧掉,作为你贪图别人财物,抢占他人宝物之罪的惩罚。”说完,就在那祠庙中睡觉,也不出去,像是要等着女神的答复。跟从他的仆人拿他没有办法,也听任他如此。
??? 王友直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在用脚踢她,并说:“夫人十分恼怒,正准备把你绳之以法,你还睡在这里,想要干什么?”
??? 王友直微微睁开眼来,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奴,容貌绝美曼妙,站在他的面前,带着笑和他说。
??? 王友直慢慢地坐起来,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说:“我正想要去见见夫人,追问她为何盗取了我的宝物,我难道是无缘无故地在这里酣睡吗?”
??? 他反而请女奴指点,怎么才能见到夫人。女奴还是带着笑,领着他前去,曲曲折折经过了几重门墙,才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厅堂,门帘垂到了地上,有十几个女官,都穿着紫色的衣服,严肃地站立在台阶下面,见到了王友直,就进去报告说:“盗取玉钩的人来了。”
??? 王友直见她这样说,又怒从心起,睁大眼睛呵斥道:“谁才是盗贼呢?”话还没说完,帘子里面就传来婉转的声音,道:“你好生无赖!这宝物藏在我的宫里,已有好几年了,这事洛神、汉女都知道,几个月以前,忽然不见了,难道它不翼而飞了吗?昨天,宝物自己回来了,我不追究你盗窃之罪,已是你万幸了,竟然还敢满口狂言来亵渎神灵?”
??? 王友直更加不服,大声喧闹:“我用一船的资本,和太湖君博采,才赢得了宝物,看你说的话,才是真的无赖。”
??? 帘子内,听到他这样说,便沉默下来,然后,才慢慢地说:“听了你在神座的钱的祝词,你以赌博自许,我也擅长此道,现在就和你堵上几把,怎么样?”
??? 王友直才满意,说道:“愿意奉陪。虽然是这样,那赌什么呢?”
??? 帘子内笑着说:“我输了,就把玉钩还给你,你还有什么话说?”
??? 王友直又恼愤起来,说:“玉钩本来就是我的,你强行抢去不还给我。现在又拿它来当赌注,我胜了,只是取回我原来的东西,你输了,却丝毫没有损失,你把我当作的小孩来耍啊?”
??? 帘子内沉思了好一会儿,又才说道:“我的技艺向来精湛,随你想要什么好了,只我看到和我起逃跑的人们都致性地选择右边的出口,于是未加思索就向右边跑去,但是刚跑出两步,我忽然停住了。那个被烧焦了的女人,居然出现在右边通道的路口!我又闻到燎股奇怪的焦味,原来是她身上发出来的,不到米的距离,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除了焦味还有股子恶心臭味,是尸臭的味道!她不是人!要是相当的,都可以。”
??? 王友直才高兴起来,才向她拜了一下,答应道:“这就好了。”
??? 帘子内又问王友直想要什么,王友直见到夫人的塑像,早已动了心,感叹世间哪有如此美貌的女子,此时心里又想了起来,但心里还有很担心,便大着胆子怯懦地说道:“要是说话冒犯了,希望你不要发怒。我见过的人也多了,从来没有见过像夫人一样漂亮的,要是我侥幸得胜了,希望能亲近夫人,以慰我的仰慕之情,别的也没有什么想要的啦!”
??? 话还没说完,左右的女官,都用娇柔的声音喝叱道:“大胆,敢如此放肆。”
??? 王友直既然把说出去了,也不"这也是我担心的,我想这可能又是与天石有关,天石可以使生命复活,可是让几百年的古钟自动走。如果要是落在坏人手里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铁雄说。害怕了,依然言笑自若。
??? 帘子内,接着说道:“这其中也许有些缘分,你们不用为我出气。”
??? 又对王友直道:“你想要的都听从你的,赌博的规矩,则得听从我的,你不得和我争执。”
??? 王友直对自己的技艺向来很是自负,就慷慨地答应了:“好说,好说!”
??? 帘子内,立即叫人把帘子卷起来,请王友直进去。
??? 王友直看那夫人,比起前面的塑像,更加动人心目,王友直的心里也更加欣悦。
??? 夫人谦逊地请王友直坐下,随着就把玉钩取来,放在桌上,并叫人取两颗色子来,并宣布规则说:“一颗为一点,为月,一颗是四点娜娜喃喃自语的说:"不要走,不要走。"为星,掷三次都是这样搭配,才算得胜。否则玉钩,你就别想要回去了,并且还有追究你轻慢的罪过。”
??? 王友十几年后的天,龙毅故地重游,此时的他已是胡勇烈早年学过道法,道行极其高深,在遇到张大发的第时间,就看出此人相貌丑陋,獐头鼠目,副短命相,讨价还价之时的小人嘴脸,再次验证他的推断,所以在关上车门的时候,才好心贴上道符咒,使他早登极乐,早投胎。不惑之年,两个孩子的父亲,同时也是本市的市党委书记,这些年他走南闯北打了无数的战役,从个文弱书生成长为员儒将,并且在新中国成立后回到家长担任父母官,他始终忘不了自己在奉军监狱里度过那如同梦幻的几夜直也不觉得为难,就请夫人先来。真恐怖cctop.cn
??? 夫人把色子捏在手里,手的颜色和玉盆的颜色交相辉映,两个哗地一下落入玉盆中,不停地跳动,一群婢女都为夫人大声地呼叫,最后果然像前面说的那样。
??? 王友直只认为她是侥幸得中,心里也不动摇,夫人再掷还是这样,王友直的底气便没那么足,有些泄气了,等夫人第三次掷下,一颗已经定下来,是一点,为月,可是还有一颗还在那里转动,夫人准备喝叫,王友直也立即在旁边喝叫一声:“六!”等色子停下来,果然比斯多两点,是六那是年前的夏天,天也是这么热。婉晴无聊的坐在歌吧的沙发里。这些天客人都不多,她都好几天没挣什么钱了。"婉晴,过来下。"老板娘那高度的声音穿过婉晴的耳膜。她微微笑,定是来客人了,今天定要敲他笔。她扭动着迷人的蜂腰步晃的来到老板娘的面前。"大姐,来客人了,什么身份?""嗯,在花好月圆包房呢,看着应该是个有钱的主,挺帅的,快去吧!哎!赚到了可别忘了大姐啊!""放心吧,少不零的。"。
??? 夫人见了,粉嫩的脸上,已渗出颗颗汗珠,娇羞无比,不得已,把色子交给王友直。
??? 王友直见她没有掷出来,变得信心十足,一连三次掷下来,都是一颗是一,一颗是四,这样搭配。
??? 色子还放在玉盆中,排列得好好的,王友直把玉盆推过一边,十分得意地拍着手掌说:“星星随从月亮,这其中真的有什么缘分吗?”说着离开自己的席位,来到夫人的身边,靠着她坐下。
??? 夫人无比娇羞腼腆,叫女官进去,说:“我因为一念之贪,遂堕入色界,现今要跟着郎君去了,不得管理这一方水土了。你等可立即上奏昊天大帝,另外委派别人来管理,不要让事情荒废了。”说完,就拉着王友直的手走了,她的下属都留着泪跟着她送她走。
??? 刚走了几步,夫人就告诉王友直:“我不敢见到其他的人,恐怕招致别人的怀疑责怪。你立即回到船上去,看见渡口有一片石头,像一面镜子一样圆,像玉一样洁净的,就是我。你拿着回去,放在床头,夜里我自己就回来与你共振同眠,一定不会失约,你放心好了。”
??? 王友直相信她。夫人又把玉钩交给王友直,并且趁他不注意,一下把玉钩打在他的背上,王友直顿时醒过来,转身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自己还是睡在祠庙中的廊檐下。
??? 他睁开眼来四处看了一下,花木的影子已拉得老长,夕阳也准备落山了,立即就回到船上,到渡口寻找,固然得到一片石头形状果然十分奇异,又圆又光亮,果然如一面玉镜,就秘密把它藏起来,谁也不告诉。
??? 到了夜里,正准备睡觉,刚躺下,便觉得枕边散发出奇异的香味。王友直一看,夫人早已站立在床前了,用纤纤细手,给王友直整理着鬓发,羞涩可掬,说:“输身的人来了。”
??? 王友直欢喜地坐起来,拥着她坐下,并轻轻解去她的衣襟,温柔地亲吻着她的身体。
??? 王友直又问起玉钩的来历,夫人告诉他:“玉钩和我是同类,都是世间的灵物,她管理着滩溪,我主管苕溪,都是上帝任命的。去年仲春,她出去玩耍,偶然遇到了南海龙王的小郎子,两人相互爱慕,于是就成为了夫妻,在水宅中尽情交欢,小郎子龙性狂荡,搅动海水,海上洪波泛滥,淹死了无数无辜的百姓。
??? ”太湖君听说了,便上奏弹劾他们,上天震怒了,命令用雷火焚烧,让他们回复原来的形状,于是,玉钩便恢复了原来的形状,变回了玉钩,再也不能成为人身了。太湖君便留在身边玩耍,前面听说归了你,我心里感到很是欣喜,心想可以把它摄回去了,再经过锻炼,等她恢复人形,现今如此,也是命数啊!“
??? 王友直还是不太相信,夫人叫她把玉钩放在帷帐里,远处看着,隐隐约约地真像一个绝代佳人,可等走近一看,依然又是一柄玉钩,才明白夫人的话并不虚妄。
??? 从此之后,一面玉镜,一柄玉钩,王友直早晚都带在身边。
??? 王友直外出远游,准备回去了,夫人忽然告诉她:”鄱阳君已向天帝请命,让你总管越溪,你可以永生不灭了。“
??? 果然,王友直第二天就得了病,留下遗命,要用玉镜和玉钩两样殉葬,后来就死在了越溪南岸边。仆人按照他说的,把他和那两样宝物合葬在一起。

标签:意外恐怖

    上一篇:亲历乡村绝色狐仙 下一篇:聊斋故事之落花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