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故事之意外艳福

聊斋故事之意外艳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专门治疗疮伤的霍医生有三个儿子,分别叫霍管、霍筠、霍筤。
??? 其中霍筠长得眉清目秀,聪慧非凡,不屑于干行医这一行家业,倒很喜欢读书,他的父亲常常教诲他,叫他认真学习医术,继承家业,可他仍是不听,父亲见他屡教不改,便恼怒了,认为霍筠违抗家教,把他绑在庭院的槐树上,准备要狠狠地惩罚他一顿。
??? 邻居有个老翁姓姚,是个老学究,刚好到霍家来,惊讶地问道:“他犯了什么错,要如此处罚?”
??? 父亲就把他违背自己的教诲,不肯认真学医的事告诉姚学究。
??? 姚学究立即开导说:“我以为是他当面忤逆你,暗地里诽谤你,违背做儿子的本分了呢,原来不过是为了读书的事,这正是一件有益无害的好事,应当鼓舞才是,怎么还要这样惩罚,不让他学习呢?你的行为真不像是一位贤能的父亲所为啊!”
??? 父亲道:“败坏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废弃家教,这难道不是不肖之子吗?”
??? 姚学究道:“那些将相都是天生的吗!你小的时候逃学,老的时候还要坑儒吗?”
??? 姚学究这样说,使霍筠的父亲想到自己小时候的事,惹得他不禁笑了起来。
??? 姚学究又问霍筠道:“你喜欢读什么书?”
??? 霍筠回答道:“一些科举时文而已。”
??? “能够理解吗?”
??? “能。”
??? “能写吗?”
??? “能。”
??? “既然会写,平时必定写得有稿子,为何不拿出来,让我开开眼呢?”
??? 有人来劝说,霍筠的父亲早已把他从树上解下来了。
??? 霍筠就进去拿了一叠出来,姚学究一边浏览一边惊讶地说:“做得好呀,决不是现在那些拾人余唾的人所能做得出来的!拿着这样的文章去应考,想要考取功名,真是如拾草芥啊!”然后又对霍筠的父亲说:“你赶快不要*迫他,让他成就他的志向吧!”
??? 他的父亲本来就是一个市井之徒,听到姚学究赞扬自己的儿子,心里便欢喜起来,也不再阻止霍筠读书。
??? 霍筠从此更加放心"大家知道这照片中的是谁吗?"女人问道。大讥相对视下,都摇摇头,表示没有见过。地努力,于是成了一个书癖,每天手里都拿着一本书,走路站在那里,都拿出书来读,然而去考童子试,没有考中。
??? 霍筠已有十六岁了,他的父亲准备给他聘娶一门妻室,霍筠也不愿意,并立下誓言说:“不取得功名,终身不取。况且书中说的美女,有螓首蛾眉,倾国倾城的容貌,我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人,要是遇不到这样的人,我宁可一个人过这一辈子。”
??? 父母拿霍筠没有办法,渐渐地对他厌恶起来,并且悔恨地说:“这都是被姚学究了一句话所耽误了,致使一个聪颖的儿子,变成今天这样迂腐酸楚,我老了,怎么可以让霍管、霍筤受到他的牵累呢!”
??? 于是,就把家里的田地财产分为三份,让三个儿子各立门户。
??? 接着,父母也都相继死去了。霍管和霍筤每天都出去行医,还能够养家糊口,日子过得颇为富足。只有霍筠没有个计划,也不知道怎么挣钱,过得一天比一天穷困。
??? 所分给他的老仆人劝他说:“二郎不要再读这样的书了,你看看大郎三郎整天肥马轻裘,不费一毫心思气力,钱就像流水一样流进家门。我看二郎不如重整旧业,多去向大郎三郎讨教讨教,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我想二郎就能出门行医了,何必这样日夜用功,徒自受苦呢?”
??? 霍筠道:“他们能有什么真才实学,能起死回生吗?只不过那人命当做孤注,良心又在哪里?想要我效仿他们,还要去向他们讨教,去向他们讨教什么,不过是那些求田问舍,自顾自己的饭碗的俗事,有什么可取的!你且等着,我求得功名富贵来给你看看。年出生:今年恋情会有变化,所以要及早预防,而钱财也是主要吵架的原因,所以和伴侣相处最好多加忍让,这样感情才可得以保持。另外也要发掘些新东西去学习,对你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
??? 老仆感叹道:“老仆未尝不是这样想,只是行将就木,恐怕享受不到这样的荣耀了。”于是,悒悒不乐地走开了。
??? 霍筠还在那里自言自语地说:“我这一片热忱之心,却被奴仆的嘲笑,难道真是改变事容易而改变人难吗?”
??? 没多久,又碰到了考试的日子,就准备行装,到通州去参加考试,就准备了一架车,带上一个小僮和老"好了,我答应你,你快点起来了。"仆人,并由老仆人驾车。
??? 拉车的马又老又瘦,又出发得太迟,刚走了二十多里,天就黑了,不能在往前走了,可是又没有留宿的地方。小僮和老仆都在那里抱怨,忽然看见前面的林子里有亮光,自远而近,渐进来到面前,则是一个老翁一个老媪,正急切地赶路。
??? 老仆上前拦住他们问道:“这附近有人家可供住宿的吗?”
??? 老翁道:“我们正有急事,没有时间和你们攀谈?”
??? 小僮道:“是什么急事,让你们这样惶急?”
??? 老媪也不理他们,一边走一边回答道:“家里有了病人,去找外科医生。”
??? 霍筠在车上听到了,便说道:“我就是专治外科医生的高手,何必要到别处去找?”
??? 老媪回过头来,停下来说道:“不是骗我们的吧?”
??? 霍筠笑着道:“你们正赶着去求医,这样仓促急切,我敢说谎吗?”
??? 老媪道:“那你年岁多少?要是老了,那又不合适了。”
??? 老仆道:“二郎刚二十岁,都还没有娶妻,哪里会老!”
??? 老翁老媪才十分欢喜跑到车前,举起灯笼来照看,满意地说道:“不但不老,还是一个俊俏的,这事就好办了。”
??? 于是,就带着霍筠一行前去。
??? 老仆对老翁说:“郎君家虽然世代都是医治疮伤的,然而二郎一直以来都在读书,恐怕不能胜任。”
??? 老翁道:“郎君自己说行,你为何找话来推脱?”
??? 老媪道:“这真是巧合,决不是偶然,我们一定好好地感谢。”
??? 一会儿来到一处庄院前面,林木葱郁,门庭十分壮丽,俨然是一个大家。
??? 老翁老媪嘱咐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让我进去告诉太太。”就开门进去了。
??? 老仆拉着绳索说:“二郎,你把医道一行早已丢下了,你如何就一口担当了呢?要是这事有什么不妙,你怎么解脱?”
??? 霍筠道:“我岂是那种冒昧行事的人?你不要多虑,我自有办法。”说完,就见老媪还在为老杜的死亡而伤心的老李不知道,就在刚刚,自己才避开了个致命的危险。带着几个僮子婢女出来,跑向前来说:“郎君,请快进去,太太正等着你呢!”于是,就拥簇着进去,接着就到了一处宽广的大厅。
??? 看见那位太太正在那里等着,大约三十六七岁,穿着十分奢华艳丽,妖冶华贵。
??? 霍筠很少见这么富丽堂皇的人家,在当时的情势之下,自己不由自主地向太太下拜。
??? 太太急忙叫他起来,说用常礼相见就行了,分宾主坐下之后,太太就询问他姓氏,名字,年岁,以及是否订婚,霍筠都按实回答,太太注视了他一会儿,看上去十分满意,就叫身边的侍奉的婢女退下,对霍筠道:“老身梅氏,本是河南人,寓居在这里,已差不多有一百年了,一个人孀居,也没有儿子,所依赖的只有一个女儿,叫宜春,才十八岁,正待字闺中,没想到忽然生起了疮包,一天比一天厉害,心里十分担忧,才叫阿保前去聘请医治疮包的医生,真是幸运,在路上就遇到了郎君,自称是专门医治疮伤的高手,不甚庆幸啊!只是小女的疮包生在隐幽见不得人的地方,怎么也不肯请人来医治,我就和她商议,说给她秘密探访,能找到一个能医治并且没有娶妻的少年,让他医治,倘若好了,就许配给他为妻,今天能找到郎君,温文韶秀,刚好符合她的心愿,这应当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不是人力能办得到的。”
??? 霍筠起初只不过是想暂且找个人家借宿,其它的事,再慢慢地应付,实在没想到还真的这样迫切,心里便没了底,慌张起来,可是又不敢推辞,只得鞠躬说道:“医治疮包,我不敢不尽力,至于说到婚姻之事,我曾向人发誓,一定要等我功成名就之后,才慢慢议论这事。”
??? 太太道:“郎君真是迂腐之极,不答应婚姻一事,又张老汉去竹林里逮了些黄背癞蛤蟆,晒干后磨成粉末,涂在鸡毛上。然后将鸡毛放在笼子里,打开笼子的机关。就象酒鬼嗜好白酒,石龙子就好这口。由于石龙子牙齿有毒,张老汉就专门配制了药酒,在揭笼子前往石龙子身体上喷,石龙子会瞬间晕过去。怎么治病呢?真扬怀终于从加班中解脱,连回家的力气也没有了。他径直往回家的路上赶去。幸好找着个空座位,他任凭着身体随着电气列车的摇动而摇晃着时,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他没有喝过酒,所以不会真的睡过去。有誓词的话,不妨先定下来,等考取之后,再来娶,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 霍筠本来拙于言谈,见太太这样快言快语,一时语塞就回答不上来了。
??? 太太就叫蕊儿去和小姐宜春说:“医生找到了,快"你、你在我身体里做什么?"这突然的声,让所有室友纷纷侧目。点好灯,好让医生进去看病。一帮婢女就赶着蕊儿进去了。
??? 过了一会儿,一个美丽的婢女出来,极为娟丽,站在太太旁边,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 太太笑着说:”等医师进去了,让她自己好好看看,去留就让她自己做主好了,我也不勉强。“
??? 婢女连连答应了,频频看了霍筠几眼,笑着就进去了,又过了好久,才传出话来叫霍筠进去。
??? 太太带着霍筠经过几处回廊,弯弯曲曲地绕过几座亭子,才到达闺房。
??? 一个婢女掀开门帘,太太在外面高声说道:”我儿是坐着的,还是卧着?医生来了!“
??? 接着,就走进卧室之中去,来到床榻前,宜春穿着红绣衣,抱着彩锦被子,背倚靠着鸳鸯枕坐着,一头黑发,明眸皓齿,面色就像朝霞映照着白雪一样,光彩夺目,艳丽动人,霍筠一看见,就被她的美所迷惑住了,真是美得不敢正眼多看几眼。
??? 太太说道:”这位郎君就是给医治疮包的医生,阿保在半路上遇到的,可否让他给你看病?“
??? 宜春看了一会儿,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两颊生起了红晕,不胜娇羞。
??? 太太道:”可否?悄悄地对娘说,不要害羞,不敢出口。“
??? 宜春慢慢地低声说道:”娘看可以就行了。“
??? 太太又笑着说:”天赐郎君到此,为我儿消灾,娘哪能说不可呢!娘就暂且出去了,只留蕊儿一刘桂花望着周百胜,突然变了副嗓音说:"老公,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我是小梅呀!"个在这里服侍就可以了。“
??? 为了显示秘书的优越性,也为了方便自己更好的观察,王老板特意找人为小娟量身定做了身工装。又对霍筠道:”郎君需要尽心尽力,不要草草了事,看病完了,就出去用饭。“就带着其他的婢女出去了。
??? 宜春叫蕊儿请霍筠坐下,蕊儿说道:”既然是来看病的,就早早看了,还对症下药,免得忍受痛楚。“
??? 宜春一副羞涩之态,几乎不能自持,蕊儿催促她,宜春迫不得已,才嘤地一声呻吟,把身子转过去,斜躺着,用袖子遮住自己的脸,然后让霍筠看视。
??? 蕊儿带着笑,上到床上去,坐在宜春旁边,然后向霍筠招手,叫他过去。
??? 霍筠过去坐在床边,蕊儿就慢慢地把被子解开,宜春的*都裸露了出来,淡粉色的腿部,雪白的大腿,盈盈生光,身体上发出温暖的体香,充斥着周围的空气,只有女子的*用一张手帕盖着。一个茶杯大的疮包,正长在两腿之间。
??? 霍筠见到如此香艳的体态,不知不觉心像鹿撞到一样,忐忑跳动如梦如醉,勉强看视了一下疮包,就说可以了。
??? 蕊儿又把被子盖上,就下床来,叫其她的婢女带霍筠去见太太。
??? 太太叫霍筠坐下,问道:”小女的疮病如何?“
??? 霍筠道:”不当要害,没有什么危险,灵药一敷上去,就没事了。“
??? 太太十分欢喜,立即叫下人摆下筵席,叫霍筠入席吃饭,便有很多丫头来来往往地服侍。
??? 吃过饭之后,太太对霍筠道:”郎君已吃完饭了,就尽快可以配药吧,我这女儿已经是郎君的人了,希望你好好珍视。“
??? 霍筠道:”我定会尽心尽力,但是需要一间清净的屋子,以便于我配药。“
??? 太太道:”已打扫好了一间书房,郎君的住处就在那里。“霍筠就告退而去了。
??? 走到房里,果然宽敞雅洁,房中的摆设和各种器玩,还有笔墨纸砚等,都十分精良。桌上点着的红烛,有人的小手臂那么大,两个婢女在那里服侍,霍筠道:”得一个小僮来服侍就行了,不必劳烦你们。“
??? 婢女道:”家里只有一个管园圃的老翁,没有别的男子了哪里去找小童?“
??? 霍筠道:”你家的小姐果真没有许配人家吗?“
??? 婢女道:”太太没有儿子,只生有小姐一人,想得到一个才貌兼备的人,才允许入赘,寻常的人哪里就答应。“
??? 霍筠道:”那么许配给医好她的人,恐怕也未必是真的。“
??? 婢女道:”像郎君这样的人,哪不会是真的呢!只怕你医治不好,就没福分了。“
??? 霍筠眉宇之间露出了欢喜,笑着道:”医治她的疾病,我是稳*胜券了,你等暂且退去,我配药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有女子在旁边,只把我的小僮叫来,你们在外面等候,就可以了。“婢女笑着就去了。
??? 一会儿,小僮到来了,霍筠先叫他把院子的门关上,然后低声问他:”我有一把山水画扇,带来了没有?“
??? 小僮道:”就在枕匣里面。“
??? 霍筠大喜,他隐约还记得父亲以前使用的方法,说:”我的事成了。“立即就打开匣子取出扇子我实在忍不住,问船老大:,扇子上面系着一个紫金锭的扇坠,又取来粗瓷碗,添加一点水进去,然后把扇坠在里面摩擦,然后又取来一些泡过的茶叶,放到里面去碾碎,还没有弄好,一个婢女就来催促道:”太太叫我来问郎君,药配好了吗?“
??? 霍筠道:”好了。“就带着去见太太,然后说:”这药最忌女子动手,还得我亲自去给小姐敷上。“
??? 太太道:”只要能把病治好,任你怎样办就怎样。“就叫一个婢女带着霍筠进去。
??? 蕊儿在那里照看小姐,见霍筠过去,又见他把药配好了,高兴地说:”人自然有像郎君一样俊俏的,然而没有良药,可以吗?“她又上床把宜春的被子掀开,宜春这次是正面躺着让霍筠给他敷药。
??? 霍筠左手拿着药碗,又手拿着鸡翎毛慢慢地蘸药给宜春敷上,便故意用手触碰了一下宜春的*,手帕忽然被触碰滑落了,宜春急忙缩脚,脚趾正好拂过霍筠的嘴唇,无限风光,一条隐秘的深沟都被霍筠看到了。
书时,无意间发现里面有张纸条,上面写着句很奇怪的话:我真不甘心呀,你知道我在哪里吗?并在纸条下角留下个备注:如想知道答桉,请到第*行从左到右的第几本书里找答桉。??? 蕊儿在旁边也不觉两颊泛红,用袖子半掩着脸发笑。霍筠也不觉气血上涌,心脏猛烈地跳动,两颊也发红起来。
??? 宜春赶紧向蕊儿说道:”药敷好了,可以请郎君出去了。“
??? 霍筠内心怅惘地出去,太太又殷勤地招待,并亲自送他到书房去睡觉。
??? 霍筠躺下之后,就想着宜春那香艳无比的体态,真是妙绝,自己能得亲近她的*,是哪里修来的福分啊?就是蕊儿也是十分标致,也非凡品,辗转反侧,心里就像火在烧一样,到了五更天才睡去。
??? 第二天,天都大亮了,霍筠还在酣睡,就有两个婢女去敲门进去,直接来到霍筠的床前,把帐子掀开,说道:”小姐敷了药,一夜安然地睡去,一觉醒来,肿已经消了,只需要膏药,封固疮口,因此太太叫我们来来告诉郎君。“
??? 霍筠一阵惊喜,披上衣服,坐起来说:”好,我马上就奉上。“
??? 两个婢女去了,霍筠就想哪里去找这膏药呢很是捉摸不定,想来想去,便想到了一个法子,急忙下床,穿上鞋子,嘱咐小僮快去偷偷地把车上的横轴来,小僮道:”要那个来有什么用?“
??? 霍筠道:”这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了,快去取来就是了,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 小僮笑着就去了,一忽儿就提着车轮的横轴回来,霍筠把上面用来润滑的油膏和污垢刮下来,加上一点尘土,然后有摩了一点扇坠的水,调配好,剪下一块布包好,就成为膏药了,亲自去给宜春贴上。
??? 过了几天,宜春的疮伤就好得差不多了,可以站起来行走了。
??? 太太又安排酒席,拿起酒杯敬贺霍筠道:”郎君对于小女,真是有再生之恩,选择一个吉利的日子,给你成婚怎么样?“
??? 霍筠终究不愿行权宜之计,辞谢说:”我并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只是小姐患的是可以医治的病症,我只不过是她痊愈而已。况且小姐的疮虽然好了,也需要调养两三个月,我也是功名未就,不敢违背自己的誓言。“
??? 太太点头好似赞同霍筠的意见,说道:”要是如此,那就暂且订下,等以后再慢慢置办。“
??? 霍筠拿出白玉带的钩子交给太太,太太有赠给他一百两银子,霍筠再三推让,然后才接受。
??? 等霍筠到了通州,一举便考取了第一名,立即寄书告诉太太,讨论娶宜春的事。
??? 老桂花奶奶在城里,喝着"桂花牌"甜酒,下楼看街,回屋看窗外,陪孙子看看动画片,转眼过陵多。仆道:”父母死了,兄长为大,没有大郎之命,媒妁之言,这可以吗?“
??? 霍筠道:”虞舜是圣人,尚且不报告父母,就娶了娥皇女英,况且我还没有父母可告呢,即使是大郎,又能怎么样?“于是,就入赘到太太家。
??? 洞房之夜,花烛之盛,人间罕见,鱼水之欢,人世难比。后来,宜春又叫娶了蕊儿做妾。
??? 等满了一个月,霍筠向太太请行,想暂时回去打点一下,再来那里居住。
??? 太太道:”这里处于荒野之中,不能久居,在城里的右安门外,有一处旧宅子,我们还是一起到那里居住吧!“
??? 霍筠很高兴,因为那里距离自己的家就不远了,也不用特意回去了。
??? 选择了一个日子,把辎重货物装上车马,加上人一起,差不多动用了一百辆车子,一辆接着一辆地行走在路上,在道路上观看的人,都以为是公侯门的家眷呢,没有不感到惊讶的。
??? 等来到那宅子前面,门庭极为萧条破败,一进大门,就看到几座破旧的屋子,看已是荒废好久了,可是等进到第二门的时候,却焕然一新,高大的房屋,雕刻着各种花纹的墙壁,真如天庭一般。
??? 霍筠既获得了美妇,又享受富贵,心满意足,便不再有书癖了。
??? 宜春的学问也很渊博,霍筠所做的诗文,宜春常常帮他改正,霍筠读到宜春改过的诗,心里十分佩服,对她如宝贝一样珍爱,如宾客一样敬重。
??? 过了一年多,生了一个儿子。霍筠和考取了举人,穿不尽的绫罗绸缎,吃不尽的山珍海味,人们便称他为小石崇。
??? 一天,宜春忽然哭泣着对霍筠说:”我当初遭受疮病,得到郎君医治痊愈,才不顾羞惭以身相许,报答你的大恩,哪想到中途我们又要分离,实在是让人痛心!“
??? 霍筠惊骇地说:”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
??? 宜春道:”缘分已尽,已没有什么话说了。幸好生有这孩子,承接你霍家的香火,今夜我就要和你永别而去了。“
??? 霍筠不胜悲苦,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蕊儿也在一旁流泪,增添离别的辛酸。
??? 一会儿,太太出来,挽着宜春就走了,并且嘱咐霍筠道:”郎君不要悲伤,好自珍重,四十年后,你们还有相聚的日子。“即出门去了,门前已停有一辆牛车,拉车的牛是黄色的,还很小,头上的角才刚刚露出来,车子也不宽大,然而华美精巧,光泽耀眼。
??? 一家十多人都坐上去,也不觉得挤,也不觉得车子狭小。
??? 老翁就坐在前面驾车,车子跑得很快,瞬息之间就不见了,然而宜春和蕊儿的哭泣之声,隐隐约约地好像还在耳边。
??? 霍筠伫立在门口,泪水滂沱,家人来劝他,也劝不止,就强行把他拉进屋去,然而原先那豪华的屋子也不见了,仅但最令人惶恐的是她饭量不减,不亚于健硕农夫的胃口。仅有几椽破屋在那里,里面长满了荆棘杂草。
??? 一家人都感到很惊骇,才知道遇上了怪,然而所留下的黄金白银还有很多,霍筠得意用来在别处购买房屋居住,仍不失为富豪。
??? 后来,霍筠得朝廷授予某县的县令,很有政声,又升迁为刺史,他的儿子聪慧无比,勤奋好学。然而始终不明白四十后再相聚的说法,到底会怎么样。

标签:哭泣

    上一篇:聊斋故事之鬼上身 下一篇:民国鬼故事之古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