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高手“鬼大爷”

盗墓高手“鬼大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朝正德年间,南阳城内有条名叫走马巷的小街,平日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三教九流都爱聚集在这里,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在这里找到。当然,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要数这里的古玩交易,就连外省的古玩爱好者也会慕名赶来淘宝。
??? 这天,走马巷里来了一胖一瘦两个汉子,两人拿着一块外形比鸡蛋小一些的紫色玉块,四处叫卖。有人见这玉块晶莹剔透,就动了心,打听一下价格,那两个汉子竟然狮子大开口,要上万两白银路上,冬子的脑子里,全部都是父母那苍老的面容,吵架时悲痛的神情。冬子觉得自己坏透了,怎么能为了双鞋,就伤害最爱自己的蓉!。
??? “这和抢钱又有什么区别,哪有这么贵的东西!”问价的人叫了起来。哪知道那两个汉子吃了秤砣铁了心,绝不二价,顿时引来路人的围观,引起不小的轰动。
???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时,一位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步入人群,拿起那块玉看了看,道:“一万两,不贵。”有人起哄:“不贵,那你买下啊!”中年男子笑笑道:“这是真正的和田紫籽玉,算是稀罕之物。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籽玉啊?”见大家都默不作声,中年男子好一阵得意,忍不住卖弄起来。
??? “籽玉”是远古时期从昆仑山上风化脱落的玉料,经河水常年的冲刷磨蚀而成形,仅产于新疆和田,是唯一正宗的“和田玉”。但这种宝物实在是少之又少,可遇不可求,自然也就身价不菲。各色籽玉中,青籽玉相对普通些,远远比不上白、黄、墨等颜色的籽玉,而以紫色的最为罕见……
??? 那两个卖玉的汉子见他说得头头是道,高兴地道:“既然先生识货,是不是有意买下呢?”
??? 中年男子道:“货是好货,价格也不贵,只是可惜啊可惜……"天呐,你难道还不知道?他昨天出车祸死了,就在马路对面,被辆闯红灯的摩托车撞死了。"”围观的人忍不住问:“既然物超所值,你又可惜什么骷髅新娘的故事呢?”中年男子道:“你们要知道,紫籽玉要成双成对,才会价值连城。从这颗籽玉的外形看,应该还有一颗相似的配对,可惜你们只有这么一颗,收藏价值也就少了许多。否则,就算你们开价十万两,我也买了。”听他这么一说,不少人惊叹起来。
??? 卖玉的胖汉子忍不住道:“要找另一颗也不是很难,只是……只是我们进不去,除非是像老者对着她轻轻说,"还记得这钗?"真恐怖……”他还没说完,瘦汉子连忙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接过他的话,道:“先生如果真有诚心,不妨等我们几天,等我们找到另一颗籽玉后,再来向您请教,怎么样?”
??? 中年男子连声道:“好,太好了,那就半个月后吧。我们还在这里见面,如果你们真能找一对,不管什么价,我都买定了!”
??? 这一来,卖玉的两个汉子无心再做生意,两人回到投宿的客栈,躲在房里闭门不出。等过了半夜,两人换上一袭黑衣,悄悄溜出店门,直在我国云南高黎贡山的原始森林,有个奇怪的湖叫"迷人湖",最宽处米,窄处米,水深.米。奔城外二十里处的黄石岗。沿着高低不平的山路,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到了一处长满蒿草的乱石土堆前,两人鬼鬼祟祟地搬开草丛中的石块,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洞穴。
??? 两人竖起耳朵静听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动静,这两天前,辰回老家,得知自己的父亲因为贪污入狱。这怎么可能,父亲是从个非常质朴的农民靠自己读书步步走到了局长的位子,父亲那么大年龄都没有穿过名牌家里还是简装修,酒都不碰下的。而父亲只因为对母亲青梅竹马的爱在高升后娶了不识字的母亲。才猫腰爬入洞中。瘦汉子点亮了一支火把,这是一条方砖砌成的甬道,越往里走越宽敞,里面的建筑也越来越气派,分明是一座修筑考究的墓室。他们轻车熟路地到了一处布满洞眼的石壁前,瘦汉子举起火把将石壁照了又照,道:“为了那颗紫籽玉,我们不得不冒险再试一次了。”胖汉子提醒道:“像这样的墓藏,墓室内一般都有机关,打开石门时,记得要向旁边跳开躲避。”
??? 瘦汉子拿出一把铁凿子,探入石壁上的洞眼,再轻轻一转动,石壁上裂开一道缝,里面果然是一间石室。胖汉子大喊一声:“快闪!”两人同时向旁边跳开,只听得一阵弦响,无数支利箭从石门内飞射出来。
??? 瘦汉子长舒了口气,道:“幸亏我们躲得快……”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声惨叫,只见胖汉子也捂着胸口,两人双双倒地。火把掉在地上一明一暗,眼看着就要熄灭。
???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从甬道里闪了进来,拾起地上的火把,向着胖、瘦两人照了照。只见两人的胸口上各插着一支箭,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襟。原来除了那扇石门外,石壁上的洞眼中竟也有利箭射出,真是防不胜防啊。
??? 黑影冷笑道:“你们能想到门内有机关,设置这机关的人自然也能算到你们躲避的方位。连最最起码的常识都不懂,还想来盗墓,真是笑话!”
??? 瘦汉子听他说话的口音有点耳熟,挣扎着抬头看了他一眼,吃惊地道:“你……你不就是向我们预订了紫籽玉的那位先生吗?”
??吓得魂不附体的使者们见鬼去了,因为他们清楚,只要布兰得拉开始骂:"我要揭你们的皮!"那同他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黑影哈哈一笑,道:“不错,就是我,谢谢你们帮我找到这么一处好墓。”胖汉子道:“你到底是谁?原来……原来我们被你算计了。”中年男子道:“我是你们的祖宗爷爷!”胖汉子心头灵光一闪,叫了起来:“难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真恐怖?”中年男子嘿嘿一笑,算是默认了。瘦汉子长叹一声,嘴角鲜血就流了出来,道:“那我们……死也瞑目了……”
??? “真恐怖”是位盗墓的绝顶高手,谁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甚至连他的真面目也没人见过。但凡是他相中的墓室,没有打不开的。活人遇到头痛,死人遇到倒霉,鬼见了也只能喊“大爷”,所以得了这么个绰号。
??? 真恐怖笑笑道:“能死在这么一座坟墓剥完了胸前,剥大腿、胳臂背部等其它部位的皮肤就容易多了,环切个口,顺着口子往里面剔开皮肤与脂肪,各部位皮肤与肌腱、皮下脂肪与经络血管逐渐剥离,最后双手抓住胸前湿皮剖层,往两边猛扒拉,女人整个皮肤就如脱衣服样,滑出身体。里也算是你们三生有幸啊,我会留下一些不值钱的给你们陪葬。”说罢从地上撬了块墓砖扔进石室内,身体飞快地伏在地上,又是一阵弦响,无数支利箭从四面八方射出。真恐怖躺在地上,自然是毫发无伤。然后又扔了块墓砖进去……直到不再有利箭射出为止。
??? 真恐怖见那两个汉子躺在地上不再有任何动静,估摸着已经断了气,便自言自语道:“江湖上的事就是这样,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你们这两个冒失鬼也就只能是小虾米的命运。”说罢拿着火把刚想跨入石室,不料眼前一晕,竟一头栽倒在地上。
??? 这时,只听胖汉子和瘦汉子哈哈一笑,双双从地上一跃而起,插在胸口上的那支箭应声而落。胖汉子拍拍身上的灰尘,笑道:“真恐怖,你所说没错,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只不过那只可怜的虾米不是我们,而是你!”他说话时中气十足,一点也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 真恐怖道:“我明白了,你们是假受伤,这个墓室也早就被你们动了手脚。没想到我真恐怖纵横江湖数十年,竟然也会在阴沟里翻船。你们这么处心积虑地算计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原来那支火把上被下了迷药,胖、瘦两人塞着鼻孔,没有中毒,真恐怖一时疏忽,吃了大亏。
??? 胖汉子道:“很简单,我们在别的地方发现了一处汉墓,从结构看,墓主应该是当时的王侯,里面一定很有货。听说你不久前把当今圣上的皇叔,老齐王爷的墓给掘了……”不等他说完,真恐怖就冷声道:“我明白了,你们发现了那处墓藏,却无法破坏墓内的机关,才想方设法用一块紫籽玉诱我上钩,要挟我帮你们盗墓,是不是?”瘦汉子笑道:医生在用药物将曼妙麻醉,不停地享用她的身体。他迷奸,虐待,拍照,勒索,威胁,在曼妙身上无恶不作。每个星期天,医生会拿着照片威胁她,然后,重复次所有过程。“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打开那个墓室,那个人就是你真恐怖。”
??? 真恐怖不住地冷笑道:“你们真是太抬举我了,但如果我拒绝配合呢?”胖汉子从身上抽出一把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真恐怖眼珠急转,“哼”了一声,道:“你真的以为盗墓能发财啊,那只是我的障眼法!”胖、瘦两汉子一时没弄懂他这话的意思,对看了一眼,问他是什么意思。
??? 真恐怖道:“你们真的以为坟墓里能挖出什么宝贝吗?那全是骗人的鬼话!你们也不想一下,如果你们的爹娘死了,你们舍得把你家最最值钱的宝物,放进坟墓里当陪葬品吗……”瘦汉子听罢骂了起来:“你爹娘才死绝了呢!”真恐怖笑道:“你别急,我是打个比方,意思就是说活人绝对要比死人更富有!”
??? 瘦汉子疑惑地问:“你的意思是说,偷死人不如去偷活人?”真恐怖冷哼了一声,胖汉子想了一下,道:“你的话不无道理,但要找个活人目标也不容易啊。”
??? 真恐怖犹豫了一下,告诉胖瘦两人,他最近找到了一个目标,地形、路线等都已经侦察好了,之所以一直没出手,是因为那个目标家财万贯,他一个人拿不动太多的财物,怕浪费了。如果他们真的有心,他可以和他们合作,盗得的财物三人平分。
??? 胖汉子不相信地问:“真王老解下身上的蓑衣,收起船桨,提着马灯,拿起船上防身备用的"铳,",类似猎枪,正要上岸,忽然,河对面有妇人在喊:有这等好事?”真恐怖道:“这算什么,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合作,一个人小打小闹,成不了大气候,我早就想把这生意做大做强,不知你们有没有合作的诚意?”胖、瘦两人互看了一眼,瘦汉子明显有点心动了,问他那个快要倒霉了的家伙是谁。
??? 真恐怖问他们知不知道南阳城西大街上得月楼的老板罗仲财,胖汉子道:“我知道,难道他就是那位不出名的财主?”
??? 真恐怖告诉他们,罗仲财是个很有心机的人,为人处世十分低调,就连他家的邻居也很难得见到他本人。虽然是得月楼的老板,却很少去打理酒楼的事。那家酒楼经营一般,别人都认为他一年赚不了多少钱。但如果去了解一下,就会发现罗仲财的吃穿住行,样样奢华,是名副其实的“人上人”生活,他家的日常开销绝不是得月楼的收入能解决得了的……不等真恐怖说完,瘦汉子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难道他还从事别的买卖?”
??? 真恐怖道:“那倒没有,他也不必这么做,因为他有一个好祖宗。”据说罗仲财的祖宗曾在朝中当过大官,狠捞了一笔后就解甲归田,给子孙留下了一笔不小的财富,所以得月楼只是罗仲财装装门面,不露财显富的幌子。
??? 听他这么一说,胖、瘦两人如梦方醒,然后又悠然神往,但还是有点不放心:“你不会是想脱身,才故意这么骗我们的吧?”
??? 哪知道真恐怖很干脆:“是,我是想脱身!你们放了我,我就带你们去发财,这是公平交易。否则,嘿嘿,我宁愿死,也绝不受你们要挟!”胖、瘦两人对看了一眼,胖汉子道:“你真恐怖也算是号人物,我们就相信你一次,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 这时天快亮了,瘦汉子出去买了点吃的,三人就留在墓室里,直到第二天天黑才悄悄地进了城。到了起更时分,真恐怖带着两人到了西大街上罗仲财的住处,越过围墙,进入罗家院子。
??? 罗家小院并不大,但十分精致。三人摸到一间柴房前,真恐怖伏在门上东摸摸,西摸摸,像在寻找什么机关。瘦汉子忍不住问:“罗仲财难道会把他的钱财放在柴房里?”真恐怖冷哼了一声,道:“只有那些愚蠢的暴发户,才会把自己放钱的地方弄得像个小金库,好像生怕我们这些人找不到一样。”正说着,一声轻响,柴房的门开了。
??? 三人轻轻地摸进去,借着窗外的月光,能清楚地看到屋子内堆满了成捆的柴草。瘦汉子没好气地道:“难道罗财主的钱财藏在这些柴草里?”真恐怖反问:“为什么不可以?”说着上前搬开柴草,露出一堵青砖墙,真恐怖双手在墙壁上用力一推,那堵墙无声地打开,露出一道暗门,里面是一间小小的暗室,有微弱的光从室内射出来。
??? 胖、瘦两人一"走,去我办公室聊。"张恒峰似乎看出了龚毅的疑惑,拍拍他的肩膀,带着龚毅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看,高兴得差点儿叫出声来,暗室内堆满了奇珍异宝,看得他们眼睛都直了。刚想冲进去抢,但马上又冷静下来,最诱人的地方,往往也最危险,于是对真恐怖道:“你先请吧。”
??? 真恐怖冷笑了一声,猫腰走入暗室,从地上抓起一大把珠宝塞入自己的怀中,道:“我看这样吧,咱就别平分了,这些东西谁带出去的,就归谁。”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抓起珠宝往自己的怀里塞。
??? 胖、瘦两汉子见被真恐怖抢了先,都急了,一眼就看到靠墙边有个小几,几上的琉璃盆中,放满了籽玉,红的,白的,紫的,绿不过,扬怀只看见了凶杀过程,并不清楚被害者的身世。那个凶手,扬怀顶多不过是作为个"窗下观景迷",用双筒望远镜瞧见了他那被扩大了的头部罢了。她想:只要凶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所在,就不会立刻把扬怀怎么样。其后,扬怀直没有去公司上班。终于到第天,公司问到头上了。邦技回答说:身体不舒服,还要休息天。的……两人低声怪叫着扑到小几前,刚要伸手去抢,不料“喀”的一声,从头顶上掉下一个大铁笼,正好将两人罩在了铁笼下。
??? 瘦汉子急得叫了起来:“真恐怖,快来救我们!”
??? 真恐怖换了嘴脸,嘿嘿一笑道:“我好不容易把你们引入这铁笼里,为什么还要救她看不清这地下室里到底有多大,也看不清周到底都有什么东西。她成了个瞎子。你们出来?”胖、瘦两人大吃一惊,胖汉子依然不死心,道:“如果我们大声喊叫,你就不怕罗仲财来抓你吗?”
??? 哪知道真恐怖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们见过罗仲财吗?知道他的底细吗?告诉你们吧,不管我想要他的什么东西,他从来都不会拒绝的。”
??? 瘦汉子不相信地问:“为什么?你是他的什么人啊?”真恐怖不再说话,而是把放入怀中的珠宝又放回原处,然后走到墙角,把挂在墙角架子上的衣服、帽子取下来,换在自己的身上……等到他再转过身来时,胖、瘦两汉子惊讶地发现,真恐怖已经彻底变了个人。刚才还是满脸戾气、目光阴冷的真恐怖,现在变得慈眉善目,一脸和气。
??? 瘦汉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罗仲财就是真恐怖,真恐怖就是罗仲财!你的身家财富并不是祖上留下来的,而是你盗墓偷来的,是不是?”胖汉子也道:“难怪啊,真恐怖总是贼影难觅,原来他大多数的时候,身份是得月楼的老板!”
??? 罗仲财不无得意地道:“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我真恐怖虽然常年和死鬼打交道,但更怕遇到鬼,所以我更想做个正常的人。哈哈,有时想想,还是做人好,虽然钱少些,但不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 其实,罗仲财这回真的是夜路走多了遇到了鬼,一时疏忽,竟落入胖、瘦两汉子的圈套,万般无奈之下,不惜自曝身份,把他们引入自己的藏宝密室,打算杀人灭口,从而守住自己的秘密。现在,终于大功告成。他笑了笑,道:“你们现在总该明白谁是大鱼,谁是虾米了吧?哈哈,这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自己,和真恐怖玩阴招,吃亏的只能是你们自己!”
??? 话刚说完,就听到身后有人接口道:“不管你是大鱼,还是小鱼虾米,只要做了坏事,终究逃不过悬在头顶上的那张法网,做人还是安分一些的好!”就见五六个捕快冲进来,一下子就把罗仲财给围了起来。
??? 罗仲财脸色剧变,叫道:“你们……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 被困在铁笼中的瘦汉子笑道:“因为我俩和他们是一伙的!跟你进来时,我在衣兜里放了一包石灰,衣兜角里刚好破了个洞,没想到这么老的土办法,竟把你这个来去无影踪的真恐怖给擒了。”
??? 原来自从真恐怖掘了老齐王爷的墓,盗走了里面陪葬的一斗籽玉后,把个小齐王气得火冒三丈,责令刑部限期破案。刑部捕快们经过半年多的明察暗访,才大致摸准真恐怖的作案手段,从而安排胖瘦二人巧设妙计,让真恐怖现出原形,同时也找回了齐王墓中失窃的那一斗籽玉。

标签:恐怖坟墓光阴杀人

    上一篇:捉鬼的瓶子 下一篇:乡村鬼故事:给鬼接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