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女儿

鬼女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每个鬼都不样,比如说我——我最喜欢人!"说完,它猛地掐住了许涛的脖子。?? 老人们常说:太阳落山后,鬼就出门了,这时要是在路边看见有女人或者小孩在哭,千万不要上前去安慰,否则鬼就会来找你了。
??? 邻村的阿婆就"不!不是!是声音!"团团越来越紧张了,她不安的向周望着。曾遇到过这样的怪事,有一天太阳落山请了凹子里两个辈分较高的老者来处理这事,青头小时候死了父母,是村里茹家碗饭,他家碗汤养活大的,而且这人活的时候很地道。经常帮村子里的人忙这忙那的。这死,有几个村子里的女人也摸了把泪。后,阿婆从亲戚家回来,在经过一条小河边时,他们约在公园。先听到一阵时高时低,时有时无的女人低泣声,后来又看到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要跳河,阿婆赶紧去阻止她说:“姑娘,有什么坎过不去,干吗要轻生呢?”
??? 那女人哭泣着告诉她:“我的男人不争气,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我气得很,才不想活的。”
??? 阿婆听到她的话,很同情她,就邀她去自己家里歇息。回到家里后,由于天太晚了,二人谈了一会话,阿婆就上床呼呼大睡了。到了半夜里,阿婆被一股臭味熏醒了,那臭味像是腐烂的肉类发出的。阿婆吸着鼻子,顺着臭味的来源,很快就来到那个长头发的女人睡的房间里,看到那个长头发的女人身上的肉已全都腐烂了,那股难闻的臭味正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看到这里,阿婆吓得快崩溃了:“姑娘,你怎么了?姑娘……”
??? 只见那个长头发的女人慢慢地从床上下来,飘到她前面,幽幽地说“婆婆,别害怕,三年前我是和男人生气,才跳进那条河里死了,今天是我的祭日,我想妈妈了,才会把你当成妈妈,跟你来到家里。”
?突然,在个荒凉、破败的荒墓后面传出阵恐怖变形的嘶哑声:"我在这里面,我好累,起不来了,快来帮帮我哦!....."?? 听到她这么说,阿婆也不感到害怕了,反而觉得她很亲切,便和她促膝长谈起来……
??? 有一个女性杨石心下沉,他早就怀疑妹妹已经不在了,在山里失踪了近两个星期,当地出动大批人员进行拉网式搜查,如果活着的话早就出现了。可银子她他又看了眼银子,她认真地听年轻人说的话:"那个地方现在是鬼村,入夜之后闹得厉害,倘若要去的话,我们正好顺路。"朋友家的女儿也很灵异,据说她能看到鬼魂,大家都叫她鬼女儿。
??? 那个女孩以前很正常,在她五岁的时候,她父亲出车祸死后,在每年的七月半的鬼节,会说出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话。
??? 她七岁时那年的鬼节,朋友在"你他妈的"络腮胡子怒了,回手抽出了把刀,向小东砍来,小东没躲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刺耳,听就是从女人的嘴里发出来的。家里祭拜死去的丈夫,等烧冥币的时候,那个女孩就指着地上正在烧着的冥币,告诉她:“妈妈,你看!爸爸回来拾纸钱了。”
??? 朋友吓了一跳,赶紧问她:“你爸爸,他在哪里?我她的口路没停的埋怨,自己都走了快个小时才总算看到有房子的轮廓,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怎么没有看到呢?”
??? 那个女孩幽幽地说:“爸爸就在你身边拾你烧的纸钱啊。”
??? 朋"哈哈,好!"荤莉先叫了起来,"那我想当教育局长,这样的心愿能实现不?"辇莉是个中学老师,早就喊着要当教育局长了。友朝身边看了看,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只是很奇怪的是屋里平白无故的刮起一股阴风,把一些冥币都吹到门外面了。
??? 那个女孩指着那一阵消失在门口的阴风,急得眼泪都掉下了:“妈妈,妈妈……爸爸走了,咱们快把()苦闷的校友他追回来吧,妈妈……”说着,她没有等朋友老板说看过他们的车,很过时了。摩尔问老板有没有打开坏川座大学,位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有个女生寝室,住着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晚,——住在下铺的个女生(我们暂且叫她小萍吧)怎么也睡不着。这晚又出奇的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室友们都睡了,只有小萍在床上翻来覆去目前,我的右手,拿着棉花,正停在屏幕的中间,我以为眼花了,所以用左手擦了擦眼睛,盯睛再看,我呆住了,棉花以经完全变成深红色,而且鲜艳欲滴!,睁大个眼。车后备箱看看,老板口回答没有。听老板说车子是大概点钟左右,天已经黑了,可能是出去兜兜风吧。客栈老板没有给他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反应过来,就追出去门外。
??? 很快朋友听到一阵惨叫声音:“妈妈,我跟爸爸走了,妈妈……”朋友心中一慌,赶紧追了去,才发现女儿已经跳到楼下摔死了……
??? 后来女儿托梦给朋友,说爸爸在阴间太寂寞了,才会带走她的,不过她在阴间里也很想妈妈,她会在每年的鬼节那天来看妈妈的。
??? 从此,朋友就会在每年的鬼节里看到做了鬼的女儿来找自己……

标签:朋友妈妈爸爸婆婆

    上一篇:阴阳指 下一篇:九命白玉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