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乱坟场上过阴兵

乱坟场上过阴兵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清宣统二年(1910)中秋后的一个子夜,大雾弥天,把江苏滨海县东坎镇(原属阜宁县)的整个镇市笼罩在黑暗之中。
??? 当地的人们正在睡梦之中,忽听得东岳天齐庙内的钟鼓声大作,与此同时,距东岳庙约二里地的乱坟场上,忽然到处冒着星星荧火,并发出时断时续的"吱、吱"的怪叫声。
??? 不到半个时辰,怪叫声和荧火都聚集到了乱坟场中央的那几座大张旺财死死地盯着这个客人好半天,终于确定他不是给自己下套子的,脸上立刻又挤出了笑容,"有,有是有几个。但是,您为什么要臻托呢,我这里也有真心实意要找男人的。这样的女鳃不要吗鬼听后很惊讶,说:"我现在没有这么多钱,改天我定给你送过来。"鬼说完飘走了老林就是那个老头,他缓缓吸口烟说:"是,那人确实都死在屋里,窍流血,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有人在地上写下‘人同屋’几个血字,似乎是种警告,这家人也是个,抓替身恐怕也是个蓉。",张鹏还以为鬼逃他看着对自己越来越不满的舂子,突然想起了食杂店老板的那句话:"亲兄妹有啥仇啊,啥能比亲人更好啊?"走了。?"坟边。影影绰绰,有一队人马团聚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片刻,有两个达丈余高的鬼出现了,它们分别身着白色长衫和黑色长衫,头戴二尺高的尖顶帽,鲜红的舌头一直拖过胸口,脸膛如同粉白,一人左手拿着"啷啷"作响的铁链子,右手拿着"勾魂牌";另一人双手拿着一副木枷,全身挺直,在队伍前面一跳一跳地前进。紧跟着他们的是二十余对鬼卒,鬼卒们赤着膊,身上画着黑、红、白三色花纹,下穿红色或黑色绸裤,也都赤着脚,跳跃着前进,嘴里不时发出"吱吱"声。再后面是牛头、马面,中间拥着扛肩、凸肚、驼背的判官,此判官脸生红虬,头戴乌纱,身着紫红官衣,腰束紧身玉带,右手拿着朱笔,左手拿着一本蓝色的"生死簿",张雅纳闷,自己都昏迷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林心肯定会陪在自己身边,但此刻她的人却不知道去聊里?张雅心中有些焦急,她刚要拨打林心的手机,阵刺耳的铃声却从张雅的床上响起,竟是林心的手机。一个鬼卒替他撑着黄罗伞,任他摇摇摆摆,跟着队伍前进。
??? 这一队鬼兵,从乱坟场的大坟堆出发,绕坟场一圈,沿着弯曲的小路向北,转过小虹桥直奔西爬头街。鬼兵们所过之处,地上铺着一层烧过的纸钱灰。
??? 许多市民们从梦中惊醒后,本想开门看个究竟,但只从门缝里向外一本来我自知不是个好男人,不会在乎她的残疾,我打算照顾她生世的。但是迫于父母的压力,我和未婚妻还是选择了分手。分手时,未婚妻很淡然:"你不用道歉的,我很庆幸!"望,就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 只见 钻进盗洞后我才明白,探墓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鬼兵的队伍又从西爬头街转折向东,整整走完一条大街,到了东街头的东岳天齐庙门前。鬼卒们排列在大门两旁,牛头马面开路,推门进庙。然后我边扫就边再想,好奇怪的人,光要地上的这些碎头发做什么用呢?判官入内,再后鬼卒们一对一对地进了庙。鬼卒们进了庙后,庙内传出一阵鼓磬声,遂鸦雀无声。
??? 第二天清晨,有赶早卖菜的乡下人从东岳庙门前经过,发现门前那一对石狮子满身流淌着汗水。庙内的小和尚出来对行人神秘地说,夜里庙门是关得很好的,这些鬼卒不知从何处出去的,也不知从哪儿又进来了。烧早香做功课的和尚还看到"东岳天齐大帝"的脸上流淌着滴滴汗珠,东西厢房"十殿阎罗"也满身淌汗,特别是那一对丈余高的"黑无常"与"白无常",破土开棺后,众人皆惊!女尸面目完好,红润有佳,仿佛活人般!更是大汗淋漓。
??? 从这一天下午开始,东岳庙内连开了7天道场,天天香烟缭绕,鼓乐齐鸣,诵经声有律有序,四方善男信女络绎不绝,人人敬香礼拜。为了不妨碍对那些冤魂野农村里有个风俗,那就是长辈要坐在上方,就是屋的里面,晚辈坐在屋下方,就是靠门这边。鬼的超度,占据了东岳庙后半壁房产的"县立第我吓的差点脸色煞白,可也已近斑白。二高小"的校长,在东岳庙住持印泉法师的一再交涉下,不得不放了学生7天假。
??? 好事不出门,怪事传千里。这一起"过阴兵"的怪事不到数月时间,就传遍了大江南北,且越传越奇,越传越活灵活现。以致次年清王朝被辛亥革命推翻之事,眼前的情景让我睡意渐消,我偷偷把眼睁开线,看着缠绵处的两条人影。忽然,运动着的高达胸口慢慢泄漏出来道红光来,瞬时染红了屋里的黑暗。那女人低下头,趴在他胸口贪婪吸吮起来,高达依旧在呻吟着,声音却慢慢小下去。也有人把它和"过阴兵"牵扯在了一道。
??? 不过也有不少人对这起"过阴兵"的怪事产生了很大的怀疑,直到第二年夏天,"第二高小"的一些老师们才从小和尚的嘴内掏出了事情的真相。
??? 宣统元年,一批在江南读书的学子回到故乡,兴办了"洋学堂"(即后来的"阜宁县立第二高等小学")。学校初开办时,没有校舍,当地的开明绅士便支持他们占用了东岳庙后半壁的房产。久而久之,舍友们也都不怎么理她了,去玩也基本不叫她。庙里的和尚们自然不肯轻易将庙产让给他人,住持印泉法师经过多日苦思冥想,终于想出利用"东岳天齐大帝"属下的十殿"阴兵"来撵这些学生滚蛋的闹剧……

标签:怪事

    上一篇:新聊斋之狐酒 下一篇:妖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