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死不了”报仇

“死不了”报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宋朝仁宗时候,汴梁郊区有一个名叫林保财的老汉。说是叫保财,其实穷得叮当响,无儿无女无老婆,一个人租了地主李兴业家几亩地,勉强过活。
??? 这年天下大旱,收成不好。李兴业为了减少损失,加倍向佃户们收取地租。轮到林保财,他就向李兴业求情:“东家,这几亩的收成刚好能填饱肚子,你行行好,少收一点儿吧。”
??? 李兴业才不管这些,冲手下的打手们使一个眼色,那些人便如狼似虎地冲进茅屋,把林保财所有的粮食都抢收跑了。用称一称,还差200斤。“林保财,收成不好,我这日子也不好过,我那8房太太都还等着我去养活呢,不好意思了。”一摆手,那些打手们又一次冲进屋,把锅碗话还真被男人说中了,尽管大女儿下了决心,定会不辞辛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自讨苦吃"吧,如果自己不胡说道,也不至于把人家吓成这个样子,没办法只好认命的和凡起去了厕所。苦,常回娘家看看,但事与愿违,烦琐的事儿没完没了,锅碗瓢盆,扫抹浆洗,小两口少有空闲。无奈之下,大女儿只得遵照爹爹的嘱咐,遇到有娘家来的乡亲,便托人代传口信:"爹爹,女儿在这儿衣食无忧,日子过得很好,切平安。"瓢盆这些稍微值钱的东西往外搬。
??? “老爷,你就给我条活路吧?”林保财跪下乞求道。李兴业见他脏乎乎的双手拉着自己刚买的绸缎衣服,心里不禁有气,骂道:“你个贱骨头,差我地租不说,还弄脏我的衣服。”一脚就把林保财踢翻在地。
??? 林保财心想:你们把粮食全部搬周心觉得妈妈整个后半夜,我都警惕地竖着耳朵,聆听屋外那有声没声的敲门声。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头发乌黑发亮,皮肤又白又嫩,嘴唇红艳艳的,就好像电视上的明星那样。妈妈很疼爱周心,说话又温柔,从来不对他大呼小叫,对于周心的种种要求,她也想方设法的给予满足走,要我怎么活啊?情急之下,扑过去抱住了一袋粮食,这下可捅了蚂、复制其他吸血鬼:只须咬别人口就行。蜂窝,李兴业大叫一声:“想造反?想造反?给我往死里打。”打手们像听话的狗一样扑向林保财,一通雨点似的拳脚揍向林保财。可怜林保财脑袋一歪,顿时魂魄出窍。
??? 林保财的魂魄悠悠荡荡地来到鬼门关,被把关的牛头马面给拦住了,“站住!”林保财吓但是,张小美经历的这个晚上非同寻常。了一跳,心想这是哪儿啊?我怎么来这儿了?他连忙陪笑道:“二位官爷,这是哪儿啊?”
??? “鬼门关!”林保财吓得在准备早饭时,我细想着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希望从中发现恐惧感的来源。我唯能够想起的是在个暴风雨的夜晚,我突然惊醒,听见走廊地板的声响。我敢肯定那里有人在走动。我于是取枪下楼,查看所有的门窗,但却并无异样,只有几只老鼠蹿过,外加几只甲虫在地板上爬行。这显然不能解答我心中的疑问。“妈呀”了一声,却见牛头冲马面使了一个眼色,马面立刻举起黑乎乎、毛绒绒的鬼爪子朝他作了一个数钱的动作,“有这个吗?”
??? 林保财生前是穷人,无儿无女,加上又是被打死的,谁给他烧纸啊?既然没人给他烧纸,他当然没钱了。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没有!哪你还过的什么关?滚女子中阵骚动,谁也没想到赫赫有名的御前画师童安竟然生的如此俊朗。回去!”牛头马面见没榨出一点儿油水,知道遇上了一个穷鬼,气急败坏,张口就骂。林保财吓得扭身便跑,一边跑一边喃喃自语:“他妈的,你以为老子想到这来?不让老子过关,老子还巴不得呢?”
??? 地上的李兴业见把林保财打得不轻,忙喝令住手,自己弯下腰用手试了一下林保财的鼻息。啊!原来林保财已经死了。“那就扔到沟里吧!”李兴业的表兄在朝中作大官,知道打死穷人的事儿很容易摆平。
??? 林保财的鬼魂忽忽悠悠回到阳间,来到自己的破茅屋前,左寻右找却不见自己的尸体。他找啊找啊,最后在村外的臭水沟里终于找到了,他赶紧钻了进去。
??? 林保财用“狗刨”式游回岸上,想想自己的赵老太太的命根子有两个,个是麻将,另个就是孙子。现在孙子没影儿了,老太太差点儿没了命。钱老太太经的多、见的广,喊完"快来人啊"之后,跑到厕所里舀了瓢大粪,转回屋冲赵老太太脸上就是泼。也许是让大粪给呛的,赵老太太慢慢苏醒过来,睁开眼睛之后,顾不上脸上还沾着那些东西,抬脚就往家里跑,边跑边喊:"狗秃儿——孙子——"孙、李位老太太胃里阵难受,股东西开始往上涌,刚想用手去捂嘴,看手上全是黄乎乎的东西,只好全吐在了麻将桌儿上悲惨遭遇,心中大怒:收成不好,老子有什么错,竟把老子打死一会,你不让老子好过,老子也不让你们好过。一不作二不休,林保财在路旁树上撇下一根树枝作武器,向李兴业家冲去。走到半路遇上了同是佃户的王金贵。王金贵见他满身血迹,披头散发,面目狰狞,便问他怎么了。林保财一五一十地说了,最后绝望地喊道:“反了,活不成只好反了!”
??? 王金贵忙劝他穷人不跟富人斗,他不听,把脖子一扭说:“老兄,你瞅我头破血流的,这都是他们打的,我不说报仇了,我只去要一点活命的口粮。”说完不顾王金贵的阻拦冲到了李兴业家。
??? “站住”还没进门,李兴业手下的两个打手便把林保财拦住了。林保财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也不在乎,双手一挥,那根大树枝带着风声扫过去。两个打手猝不及防倒在地上。林保财冲我照常去学校了,但是有个消息却让我很震惊,校长死了,死在家,是昨天凌晨突法心脏病死的,但是我直不知道校长有心脏病啊,听说这件事情让校长夫人很震怒,因为在校长的兜里面发现了个女人的照片,我听说这个事情后特意去校长的家看看,校长夫人给我看看哪个照片,我震惊了,是昨天晚上来到我的新家的女人,还有哪个十分清秀的脸竟然是杀人的脸。进门内,大声喊道:“李兴业,我操你祖宗,把老子打成这样!还我口粮来。”
??? 这哪里是讨口粮,分明是穷人造反。。李兴业走出屋门,看到是林保财,肺都气炸了,“林保财,没把你打死就算便宜你了,你还上门找事打伤我的人,来啊,把他给我往死里打。”这次可不比上次,林保财手中拿有武器,他疯了一般狂扫一阵,那些打手电筒们顿时鼻青脸肿,缺胳膊少腿。他们有人拿来大刀长枪,只几下便把林保财的武器打落在地。看到林保财两手空空,李兴业狞笑道:“穷小子,我让你尝尝造反的滋味,吊起来。”
??? 手下人一拥而上,把林保财制服后用绳子捆了吊在院中的大槐树上。“噼哩啪啦”一阵毒打,林保财又被活活打死。
??? 林保财的鬼魂沿着老路又来到鬼门关前,牛头和马面一看,哟喝,有点面熟,这不是刚才被赶跑的那位吗?“小子,是不是带来这个了?”牛头又伸出黑乎乎、毛绒绒的鬼爪子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 “二在这座纸厂内,备有笔墨的地方,只有楼上那间办公室。人迅速回到燎间办公室,这次搜查,他们对这种药香味保持了极度的敏感,很陕,他们发现,办公室里明明没有树,那味道却比外面还要浓烈。位官爷,实在对不起,因来得匆忙忘带了,我又没儿没女,也没人给我送啊!行行好,我也不想再作人了,就让我进去吧?”林保财苦苦地求道。可他声泪俱下的乞求并没有打动牛头马面,相反使他们心生懊恼,态度变得更加坚决:“不行,没钱门儿都没有。我们兄弟日夜守在这儿也不容易,你还是走吧!”
??? 林保财继续恳求,“官爷,行行好,我早晚要死,早晚要过你们这道关,让我进去吧?”牛头马面能耐着性子跟他心平气和地说几句话已经不错了,这时见他竟然不识好歹,再也忍无可忍,马面粗暴地扇了他一鬼爪子,“他妈的,你再在这儿闲磨牙,老子给你打入18层地狱。快滚,没钱你就别来这儿了!”
??? 哎呀,我可不想永世不得翻身。林只保财吓得不轻,扭过头来飘飘乎乎又回到阳间。他到了李家大院却找不到自己的尸体,听李兴业的小老婆们议论,原来是把的尸体抬到了村后的小山上。事不宜迟,他飘到小山上,果然看到四个打手抬着自己正往山上走,他一低头便钻了进去。
??? 那四个打手正抬着尸体往前走,突然觉得尸体动了动,低头一看,看到林保财睁开眼哼了一声,“他妈的,快把老子放下来。”
??? 他可是死去多时的啊!四个打手心想炸尸了,头皮发麻,汗毛倒竖,扔下他回身就跑。其中两个不小心,摔倒在地,竟然脑袋砸着了石头,立即气绝身亡。林保财知道这些打手们都是李兴业的狗腿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喝一声追了过去。
??? 追到李兴业家,林保财破口大骂。李兴业觉得奇怪:我明明把他打死两次,怎么又都活了过来,难道他有什么厉害的武功、高明的法术?或者有什么神仙高人在保佑他?他心里一阵害怕,见林保财在院中连操他十八代祖宗,声色俱厉地吩咐手下人:“给……给我往死里……打,这会 陈林峰心中存有丝侥幸,觉得它既然是个纸人,那火成可以克制住它。一定要打死。”
??? 林保财寡不抵众,又一次被打死了。他的魂魄荡荡悠悠地来到鬼门关,牛头马面一看是他,立刻恶声恶气地骂道:“滚,说过没钱就别来这儿,谁让你又来了?”林保财无奈地说:“官爷,我……我……”
??? “我什么?你三番五次来捣乱,一定是有幕后主谋。说,谁让你来捣乱的?”牛头伸出鬼爪子掐住了林保财的脖子。林保财艰难地说:“官爷,我……我……”
??? 牛头鬼爪子用力,逼问道:“说,谁把你弄到这儿的?”
??? “我东家……李兴业!”
??? 牛头脾气暴燥,一把把他扔出去老远,吼道:“给我好好待在这儿,看我怎样收拾你那幕后主谋。”说完怒气冲冲地赶向阳间。刚走不久,林保财趁马面不做注意,赶紧逃到阳间,钻进自己的尸体,跑到深山老林里躲了起来。
??? 第二天早上,李兴业暴病身亡的事儿便在方圆百里的地方传开了。

标签:老婆尸体鬼魂

    上一篇:假冒的回煞者 下一篇:洗衣水出卖真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