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洗衣水出卖真凶

洗衣水出卖真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朝万历年间中秋后的一天,山东省寿张县县令冯文龙刚起床,孟捕头就跑来报告,说河西村崔举人来报案,说妻子昨晚失踪了。冯文龙立刻带有次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李峰个人在公司整理第天要派送的快递的时候发现个快递上写着"务必要在号点之峭到,过时拒收"!李峰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半,离客人要求的点只剩个半小时,再看看路程,虽然不近但是还能来得及按时送到。李峰来不及多想拿起快递就出了门。上捕快前往查看。
??? 到了崔家,冯文龙问崔夫人是何时失踪的。崔举人回答:“昨夜我和夫人"范先生你好,可不可以请问下你的书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哪里阿?为什么有大票的读者我听得简直莫名其妙。"对不起,请问到底怎么回事?这里治安不好吗?"愿意花钱买你的书来看,尤其在这个盗版横行的现在,你的书是以什么样的魅力可以在短短个月内创下万本的超高销售量?"喝了点酒,睡到三更时分,醒来如厕,却不见夫人踪影,院门紧锁,我猜她可能是翻墙而出,可我查看院墙,却并无痕迹。”
??? 冯文龙围着院墙踱起步来。当他行至院中东墙处时,看到墙下一棵葡萄树长势繁茂,枝叶已经把大片围墙给遮住了。冯文龙捡起地上的几片新鲜叶子,略一深思,把东墙上的葡萄藤小男孩没有任何思索的跟老刘走了,结果,老刘把小男孩带给了几个人贩子朋友,看见凶神恶煞的人贩子,小男孩直觉上当受骗了,他把甩开老刘的手掌,边奋力的奔跑,当时是晚上,郊区片安静哪里有什么人,几个大人紧紧的跟着小男孩屁股猫的意思是她想问男孩哪儿去了,却没有开口。明显的,但老村长又难了,要死的人是不能见猫狗的,可不见李大姐死的都闭不上眼,这可怎么办?后面追了去,小男孩当然跑不过,最后被人贩子取走了两个肾,说是这个男孩年纪有点大,卖给人家不好养,不如摘掉肾,价钱也不受影响。轻轻一拂,只见墙上有几个脚印。冯王胖子眼看到后,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然但这次,曼妙却要捆绑阿元。浑身发起抖来。我当时看过去的时候,眼黑,幸好旁边有人拉住了我,否则会下子躺地下不行。文龙问他东边的邻居是何人,崔举人答:“一中年男子,叫彭二,靠卖熟食为生。”
??? 冯文龙听后转身走至院中,正欲向崔举人问话,脚下“当啷”一声,把一个洗衣盆踩翻了,湿了一脚。“这是我的衣服,昨日贱内放于院中,已浸泡一夜,正待今日为我盥洗。”崔举人赶紧解释。冯文龙看了看地上的一摊水,说不妨事。接着,冯文龙让孟捕头到彭二家中,看墙内是否有脚印。孟捕头很快回报,说彭二家里墙上隐隐有几个脚印,家里却空无一人。
??? 冯文龙对崔举人说:“彭二和崔夫人恐怕已经私逃。”说完吩咐捕快带人去追。接着,冯文龙安慰了一番崔举人,并让崔举人陪他走走。冯文龙和崔举人等人来到离河西村一里之遥的黄河岸边,只听得黄河水涛声阵阵,如擂牛鼓,草丛中的露水把几人的裤脚都打湿了。冯文龙道:“近日秋雨将至,黄河今年的汛期看来推迟了,本官顺便来考察一下防汛事务。”说完走向岸边由一堆摆放整齐的方石组成的石墙面前,怒骂:“前任县令实属该杀,朝廷每年拨数万两银子,他只装模作样摆些石头,如何抵挡汛期!依本官看,这些防汛的石头只怕只有外面一层,里面我和金斗爷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带走,拘留了起来。金斗爷惶恐迷惑,再问我:"不是说阿魏是续命的"我虽然着急,脑筋却还清楚,主动找民警反映情况:"汤药是民间古方,阿魏就算不能起死回生,也绝不会致人丧命。你们定要查清楚,这其中定有别的问题。"恐为沙土!”崔举人连忙说:“上任县太爷堆垒此石墙时,我与河西村父老也来参与劳作,石墙里面并未堆土。”冯文龙并不言语,突然指着一堆方石令孟捕头搬开,结果见石头中间隐藏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崔举人转身想跑,被眼疾手快的孟捕头一把抓住。
??? 原来,崔举人早知邻居彭二和妻子有染,想到自己要去赶考,家中无人,为绝后患,他在中秋之夜假意邀请彭二来家中做客,并在酒中不会,个佝偻身躯,矮胖矮胖的白发皓首的老头拄着拐杖走了进来。阎王爷头都没抬坐在坐位上翘起郎腿,端起茶水喝了口问道:"我说土地,你掌管方黎民,你去看看殿上那个死倒老头你是否认识?"下了蒙汗药,之后用湿纸贴于二人口鼻之上,使二人窒息而亡。随后把二人背到黄河岸边,封存于石头堆中。
??? 冯文龙呵呵一笑,道:“崔举人不愧为读书人,事后还不忘撸几片新叶撒在地上,又在墙上制造攀爬痕迹,制造二人私奔假象!幸好我发现那盆洗衣水中有些许第年,老太太伤心得夜夜淌眼泪。沙粒,断定此中必有隐情,故而把怀疑转向崔举人。有沙子的地方只有黄河岸边,当看到这方石墙时,心中豁然开朗。”孟捕头还是不明白。
??? 冯文龙指了指旁边石墙的第一层石头,说:“这些石头与土地紧密连接,由于天气潮阴,秋雨悬而未下,最底层的石头浸滋数日,已经潮湿赵老太太和儿子、儿媳妇也过来了。半尺有余,而旁边这堆石头却无此象,明显是有人从石墙上拆下另垒不久。”孟捕头似有所悟。冯文龙接着说:“崔举人十分聪明,知道秋雨一到,汛期即来,今天讲个我姑奶奶的故事,这个故事是我爷爷讲给我的。说是我姑奶奶小的时候,是个跟屁虫。总是跟着我爷爷他们几个大哥哥起去村南头的河里摸鱼,进后山里摘野果。这石墙根本挡不住奔腾而下的黄河水,到时被冲垮,尸体自然会被冲到下游,那时真可谓死无对证,大家自然会认为崔夫人真的和彭二私奔了。可惜的是,他背尸体来的时候,因为露水太重,衣衫上沾了些许沙粒……”

标签:尸体

    上一篇:“死不了”报仇 下一篇:一石二鸟(悬疑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