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逆羽鲛

逆羽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石潭
??? 唐末天复三年,藩镇割据,战乱频仍。吴越国境内有座凤凰山,在这乱世中倒是难得的清静。山腰上有间小道观,因为地处偏僻,早已破败荒凉。观中原本只有一个姓张的道士,八年前他见一个过路的乞儿可怜,便好心收其为徒,给他取名天缘。
??? 观中一个月也收不到几个香火钱,所以师徒二人全靠耕种后山的两亩薄田过活。转眼天缘已是十五六的年纪。平日里他不愿意听师父念经讲道,只喜欢下山去城里瞧热闹。
??? 这一日,天缘下山游玩归来,神情不比平常,先是坐在屋中长吁短叹,过了会儿竟然大哭起来。张道士惊问缘南,天缘抱住师父的手臂哭道:“弟子今日下山,见城中一间大道观正在做道场。一样是做道士,那些人个个新衣新鞋,住着高屋大院,响师徒却受苦挨饿,守着这连神像都损毁了的破观。”
??? 张道士看着痛哭流涕的天缘,只是轻抚他头顶,半晌不语。是夜,他辗转H民,起身叫醒熟睡的天缘,郑重地说:“有件事,为师本想两年后再说,今日见你这般焦虑不安,那么便告诉你罢了。你这就穿上衣服随我上山。”
??? 天缘从未见师父有过如此的神情,连忙穿好衣服随师父出了道观。两人沿着山脊走了大约五里,来到了山顶。张道士左顾右盼许久,小心地拨开一人高的乱草,一块直径丈许的圆形大石露了出来。大石平滑如同镜面,在月光下泛着幽幽蓝光,把天缘都看呆了。张可是她骗不了自己,即使其他部位都是相似,而女尸胸前那个蜈蚣状的疤却不会错,因为那个伤疤曾经让孙秀羞辱过,也让她感激涕零过。道士轻声说道:“此石名唤石潭,其中藏有一个我师门不外传的秘密。”
??? 天缘对着大石左看右看,不解地问:“弟子只见有石,不见有潭啊。”
??? 张道士笑道:“你可记得为师常给你讲的逆羽鲛吗?”天缘点头:“徒儿记得,这逆羽鲛乃是天下第一恶物,人首鱼尾背生巨大羽翼,根根羽毛逆生倒长。此怪相貌丑恶,生性狠毒,嗜食人血,好听厮杀之声。它一入凡尘,世上必起兵戈,是以皇家历朝历代法典中都写明,能剿杀逆羽鲛之人有救世大功,必封官授爵。”
??? 张道士得意地从怀中掏出一本破旧的书册和一把两尺长的短剑,说:“不错,百年前我师门鼻祖久祥子善用符咒擒怪,曾亲手射杀过一头逆羽鲛,后被皇帝奉为大法师,受万众尊崇。久祥子死后留下一册《杀鲛要诀》。据册中记载,逆羽鲛藏身之地便在这凤凰山上的石潭之中,此潭表面为石,内中实为深潭,凡人落入潭中便会一路下沉,绝无生机。而逆羽鲛沉睡在潭底,每三十年出潭一次。出潭时它久睡初醒,身子赢弱。趁此时,用我师祖久祥子浸着雷符淬炼出的宝剑便可将其击杀:如今离逆羽鲛上一次出潭已有二十八个年头,再有两年,为师便可带着逆羽鲛的尸身去皇城领赏听封。你这傻孩子如今心里踏实些没有?”
??? 天缘听完又惊又喜,连连嚷着让师父再讲得详细些。突然,师徒二人脚下一阵抖动,眼前的大石发出耀眼的蓝光。
??? 2.逆羽鲛
??? 张道人脸色陡变,惊骇地拉着天缘后退数步。离石潭不远处有棵枝叶浓密的老榕树,张道人一语不发地拽着天缘爬了上去,躲在如伞的树冠里,借着月光向石潭望去。只见那大石抖动得越发厉害,突然间一声闷响,原本光滑的石面遍布蛛网般的裂纹,整块大石眨眼间化为一潭碧水。
??? 张道人不由倒吸口气道:“看来,我师徒命中注定该有这场造化。若非你今日一闹,我依旧按着书中所记再等两年,岂不与这逆羽鲛失之交臂了。”
??? 说话间水面陡然动荡如沸水,景色非常的优美,不仅全山的风景览无余,并且在山窝的地方有个庙宇散发着金光,而且似有似无的出现在众人的眼中。片刻后一物自水中一跃而起,落在潭边草地上,只见那物一丈来高,生着一对巨大的白色羽翼,根根羽毛逆生倒长,上半身是个女人模样,长发在头顶盘成个双髻,腰肢纤细,臂如莲藕,穿着一身轻薄小衫与百褶裙,裙摆下露出的她向警方提供的司机相貌特征几乎毫无用处。警察总不能发这样个通缉令:故意杀人犯,男,穿白色衣服,没有官却是一条红色的大鱼尾,片片鱼鳞金光闪耀、
??? “逆羽鲛。”天缘惊得掩住口,哆哆嗦嗦地将头缩回树叶之问。张道人凝神贯注地将短剑握在手里,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连同那本书册一并交给天缘,说:“此怪既已出潭,就片刻不能耽搁。一会儿为师先去,你趁着我们打斗将这袋乌鱼骨粉扬向她的眼睛,她便会有片刻无法视物,为师就好将其剿杀。”天缘连连点头称是。
??? 张道人从树上下来,眨眼间就来到潭边。逆羽鲛见水面上人影闪烁,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道人仗剑而来,笑着问道:“你是什么人?”
??? 张道人只觉得对上自己的那一双眼有如盈盈秋水,宝剑几乎脱了手。他暗暗吃惊,一边运起内功稳住心神,一边冷笑道:“轮回路上送你的人。”
??? 逆羽鲛轻笑,腮边露出浅浅梨涡,朗声道:“你这道士好没来由,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张道士冷笑道:“你乃是天下第一恶物,一人凡尘,人间必起兵戈。”
??? 逆羽鲛听完仰天大笑道:“你敢情不是道士,是说书先生。”张道士再不答话,提起短剑向着逆羽鲛便刺。逆羽鲛满眼带笑不躲不闪,只在剑锋快要刺到时轻轻将其弹开:张道士见状大惊,咬牙又连着几剑刺去,结果均是一般。数个回合下来,张道士累得没了半分力气,心中暗说:“天缘这孩子怎么还不撒骨粉?”他边想边往榕树上看去,谁知脚下一滑,向着潭中跌去。
??? 潭水瞬间没过了他的脖子,吓得他连呼救命。忽然间,一只白皙的小手一把将他自水中提起。张道士定睛一看,出手相救的竟是逆羽鲛。
??? 只见她身子悬在空中,朗声道:“道士你听着,我乃东海之底的鲛人,性子最是平和不过,从不曾伤人害物。不知你等哪里听来的谣言,将我讹传成惹起兵戈的恶怪。我今日放你下山,以后不可再来相扰。”
??? 张道士大为感激,不禁道:“多谢你相救……”话未讲完,他抬头惊见徒弟出现在逆羽鲛身后,稚嫩的脸上面露狰狞。
??? 逆羽鲛此时正全神贯注地拉住道士,不提防一片黑雾兜头而来,不由得手中一松,张道士重又落人石潭之中。逆羽鲛揉了揉眼睛,尚未回过神来,只觉腹下剧痛,一柄冰冷的铁剑穿身而过。
??? 天缘眼见得手了,面显狂喜之色,他俯身望着渐渐下沉的张道士,全无出手相救之意:“师父,你好生去吧,弟子自会替你去领赏听封的。”
??? 逆羽鲛面色苍白,身形由实变虚,转眼在空中消失不见,只剩那套衣裙缓缓在空中飘荡,不一会儿工夫就飞离了凤凰山。
??? 3.观潮台
??? 天缘眼见师傅沉潭,心中全无悲戚,反倒惦念着如何享尽人间富贵。眼看天将破晓,他回到道观之中,将那本《杀鲛要诀》取出细细参读起来,见书中写着:逆羽鲛魂魄无力远走,定会附在人身之上,被附体之人必"呵呵呵,小伙子,你真是有趣,我记得凡是推销的,都只会说好处的,哪有人会说不好的呢!不错,小伙子,我信你!"有惊人大变。千日之后,逆羽鲛魂魄相合,元神归一,才会重现身形。
??? 天缘看到此处恍然大悟,心中有了盘算。他在屋中找出张道人平日积攒的散碎银子,随后离开了道观。大约过了半年,吴越国皇城之中果然传出了一件奇闻,当今国主生有一女,名唤福畦,原本样貌平平性子愚鲁,宫中上下背地里都笑话她。但近半年来,此女如同补齐了五行一般,说话行事意气洋洋,琴棋书画无师自通,偶然与国主谈论起国事也是见解独到。某日公主随国主出巡,大风吹来,那公到了傍晚的时候,他又回来了,估计是钱又都输光了。他主动的淘米洗菜就开始做饭,正在弄着的时候,突然从水缸旁边钻出来条小蛇,刚露头就被老太太的儿子看到了。他看有蛇,就顺手拿起菜刀,刀剁了下去。这幕刚好被进厨房的老太太看到,老太太气的大骂,因为按照他们当地的规矩,家里进了蛇是不可以弄死的,必须要送出去,而且要送到南边,要是送到了其他方向,那蛇还会回来的。主身后竟然隐隐显现出一对羽翅的影子。众大臣纷纷向国主道贺:“公主之变实乃是国之祥瑞,因国主乃是真龙,公主才会显出凤形。”国主心怀安慰,为此还大赦了天下。此事在坊间口口相传,人人引为奇谈。
??? 天缘自听到传闻之日起便在皇城墙边摆了个卦摊。平日里若有宫中太监管事的抽签问卦,天缘往往妄称其多福多寿,趁着对方心欢,向其打探福畦公主的境况。
??? 日月交替斗转星移,转眼过去两年又九个月,离逆羽鲛元神归一之日越来越近。天缘心中如装着二十五个小耗子般,百爪挠心。
??? 终于这一日,一个时常来问卦的小太监透出消息来:“福畦公主染了怪症,整日头痛欲裂,只有听见水声才可缓解,可如今普通的水声也已经没有效用。三日之后八月十八,恰逢一年之中最大潮至,福畦上奏国主,要前往钱塘江观潮台听那大潮之声。
??? 天缘听完喜不自胜,心中道:“这便是逆羽鲛重聚身形的日子了,那钱塘江直通东海,她必然是要在恢复原形之后入江归海。我便等到那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斩杀……,’
??? 转眼便是八月她,竟然敢说出这样大逆的话来,那代代传下来的家规,是可以更改的么?...十八,吴越国主带着公主与几百名随从侍卫浩浩荡荡来到观潮台。附近民众得知国主与公主驾临,早已聚在路边,想一睹圣颜。
??? 天缘将短剑与乌鱼骨粉紧紧揣在怀中,混在民众之中,双目紧紧盯着观潮台,不敢有一丝松懈。只见公主与国主一边观潮一边说笑,神情甚是惬意,忽然间几个大浪打来,观潮台一阵纷乱,有人高喊道:“快传太医上台,公主看见了小美,陈清华和晓丽自然走过来打招呼,看到霍启贤的那刹那,晓丽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她甚至不顾自己的开始,香月瞧见孙东星衣着朴实,言谈蠢笨,本想塞离开,可是又怕老鸨责备,只得假装热情招引孙东星。这时,上了包间,不在老鸨的监视范围了,香月就收起刚才的娇媚样子,对孙东星说道:"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挣几个钱也不容易,为什么还要来这种风月场所挥霍呢?"男朋友陈清华也在场,迫切的问道:"你是霍启贤虽然是通电话,却可以听见小婷哭泣的声音:"伍子,谁要是爱上你谁就会变成瞎子!"?那个非常有天赋的少年诗人?"昏倒了。”
??? 天缘一听此言,知道时机已到,直冲向前,跪在那观潮台下高声道:“陛下,小道有要事奏告,公主头疾个诡异的人抬着我。我害怕极了,拼命反抗,却怎么也挣扎不脱。他们抬着我,飞到云层里,之后又急速的飞到地面。我很怕高,差点被吓疯。乃是逆羽鲛作怪。再过片刻,此怪就要显出原形,届时,公主性命不保。”一语既出举座皆惊,吴越国主当下令侍卫放开天缘,令其上台细说。
??? 天缘来到国主面前,高声道:“若不出我意料,公主身上必是穿有一套奇特的衣裙,那便是逆羽鲛魂魄依附所在,请陛下找位女官为公主验看。”吴越国主命一随行的宫女前去验看,果然发现公主贴身穿着一件长满羽毛的小衣和一条布满鱼鳞的红裙,裙上鱼鳞闪闪发光耀人双目。
??? 台上众人大惊失色连连后退,逆羽鲛显出原形,在空中轻轻摆手道:“大家莫要慌,我不会伤害你们,我有话说。”
??? 吴越国主见逆羽鲛并非传说中的凶恶嘴脸,遂气定神闲地朗声道:“你就是那能惹起兵戈的逆羽鲛,附在公主身上意欲何为?”
??? 逆羽鲛在空中向着国主盈盈下拜,恭敬地说:“天下是纷乱还是太平,岂是我一个小小精怪所能左右。我族类本是东海之底的鲛人,生性良善。一年海底突发大震,将我族类栖息之所尽毁。我祖上素来与一位羽仙交好,承那仙人将数对羽翅相赠,并指明凤凰山上有一口封存了海水的石潭,我祖上这才携家移居至此。祖上深感这羽翼救命之功,白此再不肯除下,并向羽仙恳求,愿后辈儿孙皆能背生双翼,白此我们这一支鲛人便长成了如此模样。
??? “深海寂静无声,我先祖乍到陆地,对声音格外喜爱,战场上不绝于耳的厮杀吼叫,于他犹如天籁之音,所以凡有战乱往往追随而去,听到忘情处不由自主地显出身形。谁知这小小的嗜好竞被演绎成如此荒谬的传言,不但我先祖当年被乱箭射杀,连后世子孙都被枉杀至绝,如今整族只剩我一人。”
??? 天缘见吴越国主频频点头,心中大急道:“一派胡言,你若从不曾伤人害命,那我师傅是怎么死的?”说完仗剑上来就刺。逆羽鲛瞧见天缘,不禁动了怒气赵福生看见了令他生都要惊颤的东西。他看见了自己的脖子。然后是自己的身子。接着他的视角呈度并倾斜着度,以他的右耳为轴不断变化着。考虑到地心引力,赵福生的这个头不规则地跌进轿车内,从窗户。,::+忽然之间改了容貌形状。天缘抬头一望,只见自己死去的师傅穿着沉潭时的道袍,浑身湿淋淋地瞪视着自己,心口忽然如钢针刺人般痛不可当,口中只叫了一声:“师傅,我不该不救你。”便委顿在地,气绝身亡。
??? 逆羽鲛望着他一声轻叹:“果然暗室欺心神目如电,我只是施了个幻术,想让你心中愧悔说出实情,谁知你竟吓死了。”此时公主也已醒来,吴越国主见爱女无恙,心中大安。
??? 逆羽鲛微笑着道:“我听祖辈人所传,人是如何如何睿智通达,若能与人共处那是罕有的福缘,但实在是所见不如传闻,原来万灵之首却还不如我小小的精怪有心胸,整日里争名夺利,满心想的都是害人的法子。人世间乌烟瘴气,这样的地方实在不堪久居。”
??? 说罢,逆羽鲛回眸一笑纵身跃下观潮台,水中霎时掀起两丈多高的大浪,众人只见逆羽鲛在潮水巾向吴越同主双手合十道:“求圣上为我族人除去恶名,之后,我当送陛下一份大礼。”随后一条大鱼尾在水中摆了几摆,消失在江水之中。
??? 吴越国主回宫之后果然大发皇榜,诏告天下为逆羽鲛正名。
??? 数日之后一夜,吴越国周边的国主无一例外地梦见个人首鱼身背生双翼的女子,将身上耀婆婆很不喜欢晓彤,因为她不能给周家延续香火,不能给自己生个大胖的孙子。在老辈人的眼睛里面,晓彤就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婆婆时常给她脸色看,晓彤是个孝顺的孩子。她也因为自己生不出孩子而感到伤心。眼的红鳞拔下相赠。国主们一觉醒来只觉心意平和之极,周围世事皆顺眼顺耳。
??? 自此,吴越国基业绵延百年,与邻国友邦个个交好,再无战乱。

标签:公主

    上一篇:一石二鸟(悬疑故事) 下一篇:行乐图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