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锅灶老张

锅灶老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 每个家里,都离不开锅灶,而锅灶,是属于女人的阵地。在祥和县,一提起盘锅灶的老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家盖个新房,都是要盘锅灶的,而好的锅灶,不但要样子美观大方,还要经久耐用,更要的,是烟囱出烟利索。老张盘的锅灶,不用老式的风箱烧,更不用鼓风机,只要架上硬柴,闭上锅门,从外面就能听见“呼呼呼”的火声。"对不起,该了结了。"说完,大姐头握紧手中的刀,踏进了镜子中的世界。那火声,是高高的烟囱抽风的声音,俗称西炉子。可以说,现在的家庭,一般都不用那个靠烧火做饭的锅灶了,但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没有个大锅大灶的,饭就感觉做不好,做不顺心。也可以说是农村人,进厨房的,大多是婆婆级别的人物,特别是农闲季节,年轻力壮的,都去外边打零工挣钱了,剩下的留守老人和留守孩子,还真是不习惯电这个玩意。那个电磁炉、电饭煲什么的,竟是些洋玩意。所以,手艺高超的老张就红得发紫。再加上村里通了自来水,告别了从井里打水,或者从有深井的邻人家里拉水的日子,终于和城里人一样了,自来水开关一扭,白花花的水就流了下来。也正因为这样,村里今年好多家里,都对原有的灶房实施改造。最近一两年新盖的房,洗澡间随便都带好了。以前盖得房就没有,得随着时代的潮流增加。但这个改造,比新建还要麻烦,关键是大一点的材料工具不好进来。
??? 老张盘锅灶的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用理发理下的发渣和上好的黄土和成泥,在锅灶的内径里用一双粗糙的手来回地抹,抹得又光又滑的。然后,将锅一放,就成了。据说头发和土和的稀泥韧性很好,不容易烧裂,越烧越结实,堪比水泥沙浆。而且,水泥的凝固性极强,但在长年累月中,在不断地经过柴火烧烤,是会裂开的。用这样的头发泥来完成最后一道工序,也是为了保护锅灶内部的水泥结构,以及锅灶外部的卫生瓷不易受损。
??? 暑假,和妻说好,决定把灶房重新收拾一下。原来的灶房,是用石棉瓦搭建的,砖砌的墙也是12墙(12墙,指的是砖头是单层砌上去的,一般情况下,正式的建筑都是24墙,也就是砖头是双层砌上去的),而且,还是用泥粘的,很不结实,很不耐用。说好了,就开始行动。又是找匠人,又是雇土工,又是借家具,又是备料的,整个一个忙乱。本来这一点活计匠人不好找,技术高点的,看不上做"小慧、小慧···她生前那么爱美,可是···可是死后竟然···你们定要找到凶手定要找到凶手!"男子个劲的说道。,技是的,我知道木盈的母亲死得很早,而她的父亲直不是什么慈爱的人。术差一点的,不想叫做。好容易一切就绪,便开工了。恰值高温,人不活动都是一身臭汗,况且还要干这么繁重的体力活,提砖、和灰、搭架等,忍受着骄阳的炙烤,忍受着腰酸背痛,看着灶房一天天的有了模样,倒也是汗没白流。主体砌上去了,剩下的,还有一大堆的麻烦活。贴瓷片,铺地砖、安门窗、吊顶的,好似没个尽头般。加之,邻人的建议各不相同,虽是好心好意,却是把原计划建议的乱七八糟,这样一来,就免不了的淘一肚子气。尤其是那个做铝合金窗子的,是一位堂弟的熟人。堂弟热心地联系好了,在一个傍晚,便来量窗子的大小。没想到,我们说是把窗子安在墙的中间,安窗子的说,匠人把活做坏了,墙上贴的瓷片高过了墙,不能安在中间。匠人一听就不高兴了,和安窗子的吵了。我本想着撵那个安窗子的滚蛋,但一想有堂弟这个熟人,就忍了。可没想到,十几天了,不见动静,打电话过去问,安窗子的竟然说他最近很忙,让我去找别的人,我逮着电话的手在颤抖,说话的语调也激动异常:你,你是说话还是放屁!你把窗子量了又说让我去另外找人,你当初干嘛去了,看来看去,你就是个二百五!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其实,我打电话就是逼着让他说不给我做了,正好,从那天的情况可以看出,他也不想做。做铝合金窗子的比驴都多,少了你地球照样转。说归说,想归想,骂归骂,铝合金窗子的事,还得赶紧想办法。
??? 还好,总算到了该盘锅灶的时刻了。
??? 那天,盘锅灶老张领着他的徒弟来了,一番客套之后,便挽起袖子开工。
??? 老张是一个很随和,很勤快的人,他那个徒弟也很机灵,都不让我太动手,我也正好抽空闭目养神。这个闭目养神,并不是说我就可以在宽大的床上呼呼大睡了。我只是在做出大干一场的架势,用掀撑着自己的身体,神经性的恍惚一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太累或者本就一副消极懒惰的模样。
??? 很快,就到了和头发泥的时候了。我用架子车提前拉了一车土,老张要求的上好的黄土,然后把我从“丽丽理发店”要来的发渣,根据老张的要求,往用水泼好的黄土泥上撒发渣。这个撒,不是随便的撒,而是用手把那黏连在一起的发渣一点一点的撕开,均匀的撒在土上。不然的话,和的时候,就不能和黄土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了。我一边撕着头发,一边看着灶房里面忙碌的师徒俩。有好几次,我的眼光都和那个叫梦舟的徒弟相撞。梦舟的目光犀利,清纯里有一股寒气,让我不由得一震。我便回头认真地倒腾着我手里的头发,却有一绺稍长的暗红色的头发,飞到了我的身上,随着一股野风,在我的胸口飘动,仿佛活了一般。我想,这是那个女人的头发吧,男人的,没这么长。我伸手取那绺头发,它竟然很淘气的不愿意被我取走,光滑顺溜,令我一时变得笨手笨脚起来。我知道,这一定是我刚才在撕的时候产生了静电的原因。头发经过摩擦,是会产生静电的。小时候经常做这样的游戏。用复写笔在头发上摩擦几下,就能将小小的纸片吸上去。我不由得哑然失笑,一绺头发,竟让我如此惶惶不安,情绪不稳。我忘了刚才梦舟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又向灶房看了一眼。梦舟也正看着我,眼珠一动不动,但那小船一样红润的嘴向上翘着,好看而迷人的笑着,和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极不协调。我却不寒而栗,赶忙收回了眼光,向胸前看去,那绺头发,不在了。
??? 吃饭的时候,老张一个劲的夸他的这个徒弟:梦舟这孩子啊,可怜。我本来是不收徒弟的,这都什么年月了。谁还学这体力活啊。可是,当他妈把梦舟领到跟前的时候,我就不由得应承了下来。
??? 哦,梦舟今年多大了,看样子,应该正上初中吧。我说。
??? 我正上初三,妈妈出了车祸,爸爸是个赌徒,我就和老张伯伯学盘锅灶了,我得自食其力。梦舟很平淡的说着,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啊。
??? 不是说,是你妈妈领着你去老张哪儿的吗?怎么夜静悄消的,就连空气仿佛也停止了流动,切都变得疆硬呆板。鲁铭慢慢地掩上了寝室的门,穿过阴暗潮湿的走廊向楼道里头的侧所走去。,你妈妈出了车祸?我对这师徒俩的话有些不明白,出入咋就这么大。
??? 哈哈,我是说,他妈妈以前领着他来过,我虽是应承了,但和他妈妈说好,等他再大点。没想到,后来……唉。老张叹了口气。是我没说清。老张又补充说。
??? 哦,是这样啊。我这下听明白了,但还觉得哪儿不对,但不可以再问下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锅灶盘好了,结了账,我们谁都不认识谁,不是吗?
??? 妻用脚碰了碰我,小声说:瞧你,问这么清干什么,查户口呢?
??? 没事,没事。老张说。
??? 不过,梦舟这孩子,真的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乖巧的孩子,属于人见人爱的那种,将来一定会超过师傅的。老张,你可要小心啊。还是妻子会说话。
??? 那是,我巴不得让梦舟超过我呢。老张向梦舟投去慈爱的目光,那目光,胜过父亲,然后,接着说,这孩子,学什么,一看就会。特别是那些个遥控玩具,智能手机什么的,他不但能拆卸还能还原,更能让那些玩意比以前更好用呢,我一直都说,这孩子是天才,只是可惜了啊。
??? 嗯嗯,我先恭喜张师傅后继有人啊。我说。
??? 不会说话就别说!妻又碰了我一下。
???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看了看梦舟。梦舟正埋着头吃饭,目光从碗沿上射到我的脸上,又是一道寒光。我忙低下头,扒拉起碗中的饭来。
??? 没事,没事,呵呵。张师傅说。
??? 2、
??? 累了一天,就想躺在床上展展腰,抻抻腿什么的,偏偏来了那么几个好心的邻居,就这次盖房事宜说了好些话,并在端详盖好的灶房的过程中,时不时的说这儿应该这么样,那儿应该那么样,说的人蠢蠢欲动,就想好了再好。但每一样,都得和钱说话。看着妻子一个劲的在邻人的建议下,随声附和,我在一旁真是苦不堪言啊。还好,说说笑笑将近三个小时,邻人终于各回各家。妻子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散乱的头发。
??? 要睡觉了,还梳?我说。
??? 汗都把头发粘在一块了,难受。妻子说。
??? 哟,这头发,脱得厉害。妻子说着,就拿着一绺脱掉的头发给我看。
??? 我很是心疼地接过那绺头发,仔细地瞅着。那绺头发在我手中兀自地蠕动,我心里一惊,说:怎么不像是你的头发。
??? 妻瞪了我一眼:不是我的难道是鬼的?
??? 我张橙子这次明白了,戴糖是在跟她表白!张橙子跳上自行车的后座,抱住了戴糖,说:"我也不是谁的自行车都会坐的我只坐我男朋友的!"想起了今天在和头发泥的时候,飘在我胸前的那绺头发,可是,可是,怎么这么像呢。我没有对妻子说出心里的想法,说了,她也不信。再说,妻子这几天也很累,如果她信了,那觉都睡不成了。我把那绺头发轻轻地放在梳妆台前,说:我说着玩呢。
??? 神经病。妻子骂了我一句,继续梳理着满头稀疏的秀发。忽然,我的眼前一道寒光闪了一下。
??? 我知道,那是梦舟的眼睛,那双眼,我怎么也忘不了。难道,这一切,有什么隐情吗?为什么只是姥对小倩说——再给你最后次机会。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是我生性多疑吗?我闭上眼睛,告诉自己,睡吧,这只是幻觉。可我不甘心,又望了梳妆台前妻子脱掉的那绺头发,它竟然在动。我揉了揉眼睛,再看一眼,它好好的在梳妆台前躺着呢。真的是幻觉呢,我闭上了眼睛,黑暗中,梦舟还在看着我。
??? 第二天,终于清闲了,我给妻子招呼了一声,就去了镇上,决定理理发,清爽清爽。
??? 丽丽是我的高中同学,高考落榜后就在镇上开了一家理发店。丽丽人长得漂亮,手艺也好,因而,每次去,顾客满盈。有人说,丽丽其实是利用理发店为掩护,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且说的有鼻子有眼。我不相信,我每次去理发,丽丽都是很拘谨的样子,有人和她开玩笑,丽丽就是一副很气愤的样子。而且,她的丈夫和孩子也经常在那儿,怎么会呢?可直到有一次,我去理发,有个男的趁机抓住丽丽的手说:今晚,陪哥哥,行不?
??? 丽丽拍了一把那人的手:去!我同学在呢。
??? 那人回过头,看着我,挤了挤眼,一副很猥琐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很恶心。想走,但面子上过不去,只好忍着。
??? 那天,我是最后一个理发的。在丽丽给围上了理发布的时候,我望着镜子里的我,成了一个露着脑袋的白桶。我说:丽丽,他们说的,是真的?
??? 男方却更觉烦厌,爱理不理,更变本加厉,索性不归家.结果女方在睡房吊颈自杀,含恨而终.丽丽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反问道:怎么?你也想来?我在镜子里看到,丽丽的脸通红,而且,一眼的委屈,蓄着一汪水。
??? 以后,我还是去丽丽那儿理发,但再不提此事了。但是,我却对“丽丽理发店”萌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愫,总是希望自己能在那里发现点什么,或者,也让自己扮演扮演一个别样的角色。这种感觉很怪,让我的心经受着良心的谴责,却也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我知道,我不会做那样的事,即使丽丽心甘情愿。但我的精神世界彻底被摧毁。我想,我一定是中了什么毒,或者什么魔障。
??? 可是今天,“丽丽理发店”的门紧锁着,这可是从、录"我猜"的时候许慧欣说过个就是在美国的个大学里面个女生晚上很晚回宿舍,为了不吵醒她的室友,她就摸黑洗漱,然后睡了,第天早上她被人叫醒,发现房间里有很多的人,个**告诉她,她的室友在隔壁房间的床上被人大卸块,墙上用血写了排大字"你是不是很庆幸没有开灯"。。。来不曾有的现象。难道,关闭了?高就了?或者……我想不下去了。然后,又是好奇心的促使,我趴在玻璃门上向里张望着,像一个肮脏的猥琐的偷走了几步来到老刘家门口,老张斜眼看,门口贴着白纸对联,墙根立着对花圈。老张看鸭这是死了人了。也不知道是谁没了?难道是老太太?盗者。张望的过程中,我的脸一直发烧,烧到了脖子,甚至烧到了脚跟。里面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在那张孤独空寂的座椅上,有一绺头发在兀自的蠕动,诡异而神奇。那绺头发,和我胸前的,和妻子脱掉的,一模一样。似乎在召唤着我。我脚底窜上一股冰凉的寒气,心在一刹那似乎停住了跳动,但我的眼睛无法移开,我的脚步无法移动。直到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小伙子,你要理发吗?
??? 哦。我回过头,隔壁卖鲜面条的阿姨在看着我笑,我忙不迭的应了一声。
??? 丽丽生病了,在医院打点滴呢,可能得一段日子呢。
??? 哦。我还是茫当我将由几十张画工精致的符纸折叠成的大型千纸鹤交给老师时,清楚地看见老师的嘴角抽动下,随后愣愣地捏着手里的符纸千纸鹤不知所措。然的应着,然后不甘心的又回头向里面望去。太阳的光芒忽然穿过厚厚的云层,整个世界一下子亮堂了起来。一束强光直直地射到那个座椅上,座椅,空空如也。我揉了揉眼睛,还是空空如也。
??? 你知道吗,前几天,一位妇女在这里刚理完发,骑着电摩,一发动,就和一辆大货车撞了,当时就没气了。那位阿姨兴致勃勃地说。
??? 哦,我不知道。cctop.cntianyashuku.com
??? 当时那情景啊,把人吓得,血淌了一街道。阿姨继续说着。
??? 我想走,却又是不甘心,遂又问道:那女人是哪里的?叫什么?
??? 谁知道呢,不过,她的孩子叫梦舟。
??? 啊?!我心里一惊,不能在这儿待下去了,将手中的电摩钥匙急急地插进电摩的锁孔,我仓皇逃离,心脏随着电摩的震动狂跳不已。
??? 3、
??? 我骑着电摩,竟然走错了方向,来到了一个我从来没来过的村子。或者说,是电摩带着我来到一个陌生的村庄。我想,我是不我悄悄地跟了上去,穿过几条崎岖的窄巷后终于看到他进入了扇贴着两个门神的破旧小门。是穿越了时空隧道,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或者,我被吓傻了吧。村里的街道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所有的人家门窗紧闭,好诡异啊。我骑着电摩,在长长的街道上,慢慢地开着,希望能找到一个人,好打听一下,这个村庄的名字,然后,问问我该怎么回家。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街道的尽头,有一家门开着,门口坐着一个老头,怅望着天空,不知在看什么想什么。我拉住闸,停在老头跟前。老头听到响动,便把眼光从天空收回来。我一看老头那双眼,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那双眼,看不到眼珠子,一股脑的白色,空洞的吓人。我刚想拔腿就走,没想到老头开口了:小伙子,别怕,我这白内障很多年了,眼都快瞎了。路过的吧?
??? 哦,老人家,这是"不对,你再想想"在他的劝诱里,我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想控制我乘机取走牡丹之牙,然后吃掉我吗?决不能让他得逞!我用力握紧手里的兽牙,锋利的齿尖渐渐刺破了我掌心的皮肤什么村?一听老头的话,我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斗着胆子问道。
??? 这是高家庄,你来找人吗?
??? 高家庄?那盘锅灶的老张不就在高家庄吗?记得我好像来过这里的,怎么忽然变得这么陌生呢?但我也不能在老头面前暴露自己的胆怯和疑虑,听了老头的介绍和问话,便说:哦,我是来找盘锅灶的老张的,不知他在不?
??? 盘锅灶的老张啊?唉,你还不知道么?老张,前一个月就死了,被人杀死了。
??? 老头的话,让我汗毛倒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张前一个月就死了,那么,昨天给我盘锅灶的是谁?哦,死了啊,我不知道啊。但不知老张是怎么死的?虽然如此,但我还是不甘心地问。
??? 是被人杀死的。这个老张啊,一直都很正经的,手艺也好。可是,去年给人家盘锅灶的时候,竟然把那家的女主人给糟蹋了。唉,反正别人都是这么说的。听说,那个女的很有一些姿色,而且,是个寡妇。老张是被那个女人的孩子杀死的。那个孩子,人虽然小,但据说是用什么遥控玩具改造的,里面藏着一把刀子,直接就飞到老张脖子上了。不过,那个孩子啊,傻。虽然杀了老张,但自己也赔了一条命啊。这人啊,冤冤相报何时了,多行不义必自毙啊。孽缘啊孽缘。
??? 老头的话,似乎让我一切都明白了,但又像一切都成了谜。
??? 那孩子,是叫梦舟吗?
??? 对,是叫梦舟。老头说完,忽然就从我眼前消失了,而我,忽然就感觉这个村子不再神秘不再诡异,而且,所有的道路忽然之间也变得熟悉起来。三三两两的人或者谈笑,或者下地。可那老头,是怎么回事?他去哪儿了?我望着天空,一双眼睛在看着我,那道寒光已不复存在,而是盛着一丝懊悔,一丝不舍,一丝伤感。是梦舟的眼睛,他要告诉我什么?我发动了电摩,朝着回家的方向,郁郁而行。我想,我该去看看梦舟。如果他还没被执行枪决,就去监狱打听打听,如果他被枪决,我就……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梦舟肯定是被枪决了。我这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我真有些糊涂。为什么这些人,这些事,缠上了我?需要我去做一个最后的了结吗?我是谁?
??? 4、
??? 梦舟的坟,在一片荒芜的野地里,孤独而悲凉。在农村,像梦舟这样年轻的后生,没有谈婚论嫁的,死了以后,是不能埋在正式的坟地的,况且,梦舟还是个杀人犯。
??? 我在梦舟的坟前焚纸烧香,哦,我在焚纸烧香之前,还找了一块木板,做了个简单的墓碑,写"掌柜的"上了“梦舟之墓”几个字。然后,我一边焚纸烧香一边说:梦舟,你安心的去吧,在那边,和你娘、老张,好好的过。你娘一定有难言的苦衷,你要谅解,要知道,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娘。我知道,你心里苦,你不甘心,你也很后悔。你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和你说话,陪你聊天,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你叫我叔叔,或者大哥,都行。我会在这里永远祝福你的,梦舟,不论在哪里,都让我们保持一颗平淡宽容的心吧,让我们永远祝福我们爱着的人,我们就一定能感觉到幸福,不是吗?梦舟,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定会想开,也会想明白的。
??? 这时,天空一个炸雷,我的心为之一震,难道,梦舟听到我的话了吗?我抬头望去,一轮太阳缀在蔚蓝的天幕上,那双眼睛,我再也看不到了。
??? 回到家里,我急不可耐的跑到新盖的灶房里面,咦,明明盘好的锅灶怎么空空如也。
??? 看啥呢?妻子在身后轻轻地一问,我吓了一跳,埋怨道:看你,不声不响的,吓死我了。
??? 瞧你,胆被狗吃了?想啥呢,这么入神的?
??? 不是把锅灶盘好了吗?
??? 你傻呀,人家老李明天才来呢。
??? 老李?明天才来?哦,我想起来了。老张死了,老李明天来。我自顾自地说着。妻子骂了一声“神经病”,就走了。
??? 老李明天来,老张死了。我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就到了门上,忽然,一阵风,不知从哪儿吹来一绺头发,黏在我的胸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似乎要将我淹没。
??? 老张,老张,吃饭了,死哪儿去了。妻子在家里一个劲的叫着,但我还在头发的海洋里挣扎。妻子在叫我吗?我是老张,难道我是老张吗?

标签:朋友哥哥堂弟阿姨

    上一篇:雷道 下一篇:张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