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池神庙传奇

池神庙传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庙神指路
??? 话说河东以南,中条山以北有一座庙,叫池神庙。始建于唐朝,是历代君王朝拜池神必到之处。庙建在高处,脚下便是雾气氤氲,举世闻名的河东盐池。
??? 南宋中期,由于赋税沉重,晋南常有农民起义,又赶上连年大旱,当地百姓生活艰苦,民不聊生。于是就有附近村民到池神庙,跪拜庙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一时间池神庙香火不断。
??? 这天天还未亮,赵武就到池神庙拜神婉儿回到家里,从床底下拿出张黑白照片,那照片上的男人温柔的笑着,眉目清秀。婉儿温柔的抚摸着,"还是你好,永远不会离开我。人类的感情怎么这么虚伪呢?"。母亲瘫痪在床,地里颗粒无收,成人的赵武和小他三岁的兄弟赵文靠给盐池卖苦力维生。谁料近来母亲病重,无钱买药续命,只好上庙祈福,希望感动"他难道是在夜里工作赚钱的吗?他的工作是需要夜色来掩护的吗?那会是做什么呢?"周周百思不得其解,同时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难道是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天神。
??? 赵武跪在庙神灵庆公的神像前,嘴里倾诉母亲的善良不幸,说到动情处,竟独自落泪,好在庙内仅他一人。赵武倾诉完毕,擦拭眼泪欲走,突然听到神像处传来威声:“且慢!”
??? 赵武惊恐地回过头。看到灵庆公纹丝不动,眼睛怒睁,盯着他看。赵武心里一慌,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 “汝家不易,余俱知晓,感尔之孝心,故显真身,指予道路。天机不可道外人,附耳以听……”
??? 盗盐送神
??? 赵武回到家中,把池神庙灵庆公显灵告诉老母和兄弟赵文,二人皆唏嘘不已。赵文忙问:“灵庆公怎么说呢?”赵武眉头紧缩,说道:“仙人原话,池中盐运至牌位,必生银两犒劳。”赵文一惊:“仙人这不是叫我们盗盐,可知他要盐巴何用?”“这个灵庆公没讲,只说子时运至。”赵武心里忐忑不安。
??? 盐是官府掌控的物资,一直以来,就是官盐横行,且质贱价昂。于是出现了与官盐相对的私盐,贩卖私盐者冒着极大的风险,一经官府发现,必命丧黄泉,尸体悬挂于城门示众。然而为了巨大的利益,贩盐者依然趋之若鹜。
??? 河东盐池四周筑有禁墙,叫拦马短墙。深夜还有盐司派出的兵巡逻驻守。赵武赵文兄弟不顾母亲的阻拦,下定决心,盗盐救母。
??? 当天深夜,赵文赵武来到盐池脚下,翻越拦马短墙后借着月光探路。兄弟俩白天在盐池做苦力,故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就摸到存放私盐的仓库。仓库里亮着烛光,能够看到督工王虎和几个衙役喝酒。
??? 赵武赵文心里暗骂,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耐心等待。终于快到亥时,王虎和几个衙役摇摇晃晃地往外走,留下一个烂醉如泥,鼾声如雷的人看管仓库。
??? 待他们走远,兄弟俩轻手轻脚,一前一后准备进入仓库。这时赵文看到对面不远处的黑暗中冒出几颗大脑袋,赵文立即按住身后的赵武,示意勿动,静观其变。
??? 只见从对面走出几个彪壮大汉,为首的竟然是王虎的弟弟王进。王进把大手一挥,娴熟地指挥汉子们从仓库中取盐。不一会儿,一个个扛着麻袋的汉子从仓库中走出,脚步悄然,隐遁于夜色中。
??? 月光下兄弟二人看得确切,也不再顾虑。两人从仓库里盗出一麻袋盐巴,运至灵庆公殿前,还好没过子时。兄弟俩放下麻袋,还来不及擦汗,就见从神像处滚出一粒大银锭,伴随着一阵阴风,响起沙哑阴沉的声音:“奉我盐巴,还以银锭,明夜子时,务必前来。”
??? 赵武赵文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捡起地上的银锭转身离开寺庙,走到庙门口时,赵武听见背后响起叽叽喳喳地像无数小老鼠活动的声音。“你听!那么这个守夜妊不成凭空消失了不成,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赵武面带惧色说道。小老鼠们显然在啃食麻袋,两人都听到盐巴撒漏的声音。“快……跑。”赵文说完便迈腿朝庙下跑去,生怕晚一刻就会被叽叽喳喳的东西啃个听到若芳出事的消息,我着实地吓了跳。若芳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下个月就准备结婚了,再说她健康的很,昨晚她下夜班时,还是我接她并将她送到家门口才分手的。精光。
??? 庙脚黑佛
??? 虽然惧怕,第二日晚兄弟俩还是来到池神庙。赵武说道:“这次去恐怕凶多吉少,不去又怕逆了神意,将来遭到惩罚,你回去吧,万一出了事端,全靠你给母亲养老送终。”赵文觉得言之有理,却又放心不下哥哥。于是说道:“我在庙门前等你,天亮前你若不出来,我就独自回家,从此一人生养母亲。”
??? 赵武执拗不过弟弟,只好依赵文所言。子时进了庙门,见到灵庆公,顿时身上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 灵庆公发话了,依旧是沙哑阴沉的声音:“阴毒道人,于池庙四角,埋藏阴物,克庙风水,阻吾仙术,故积旱不雨,尔去除之,方能除旱。”
??? 赵武听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哪个天杀的道士居心叵测,害我晋南一地连年大旱,实在该死。忙应承下来,出寺庙于赵文一说,二人喜形于色,皆忘却不详,乐在这惊天消息里,分头去庙脚挖取阴物。
??? 赵武赵文将各自挖到的两个阴物一对,才发现是四个手掌大小的黑佛,黑佛造型古朴浑厚,月光下散发出淡淡的楠木香气。
??? “该死的阴物!”赵武骂道。他一抬头,却看到赵文脸色大变,看着自己。
??? “王……虎……王……进。”赵文指着赵武身后。赵武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到王虎王进兄弟俩,挂在庙内的一棵大槐树上,身上泛着清幽的白光。一时间寺庙内光亮如白昼,一种不祥之感扑面而来。兄弟俩惊恐地退到灵庆公殿,怀里各抱着两个黑佛。倒退入了殿内,才发现殿内也不太平,到处泛起白色的雾气。
??? 赵文首先清醒,大叫道:“看来我们是进了鬼庙,被死人捉弄了。”
??? “这不可能!”赵武不相信地大声说,“灵庆公,救救我们!”眼看雾气越来越重,兄弟俩逐渐看不清彼此了。情急之下,赵文拽起赵武,朝出口跑去。刚进殿堂时记得离殿门很近,朝外跑发现距离要远很多,许是哪里出了问题,赵文拉着赵武一直跑,终于出了雾气笼罩的大殿,路过悬挂人的大槐树时,赵文忍不住朝树上一望。这一望着实吓了赵文一大跳,王虎王进二人身上滴着血珠子,头朝下,脚朝上,狰狞着想要摆脱槐树的束缚。
??? 逃到庙外,赵文重重松了口气,放下牢牢抓住的手,说道:“我们活着出来了。”另一只手正要放下黑佛,转念一想,赵武怎么一路不说话呢?这一想,身上先寒了一半。猛地拉开距离,转过头,身后跟着的竟然是面目狰狞的王虎王进兄弟。
??? 想想小霞就要放弃了,可是那面小手绢又向着小霞漂近了点。也许这下就可以捞到了,小霞看着那面精致的小手绢,实在是太喜欢了,于是又把身体向池塘边移移,再次伸手去捞手绢。但是还是差了点点,只差点点就可以了,小霞又将身体向池塘里移了点。终于捞到了,小霞把抓住手绢,正要向上拿起,忽然觉得脚下滑,整个人向水里面掉下去。高人解谜
??? 兄弟二人醒来时,怀中皆抱有黑佛,二人相隔数米,身在一乱坟岗中。不知是何人在此燃起柴火,照亮了周围阴森恐怖的环境。
??? “你们醒了,我路过此地,见阴气裹挟,料有不净之物作祟,见你二人危难,于是出手相救。”一个肤色黝黑,胡子很长的男人从黑暗中走出,说道。
??? 赵武道:“这是哪里?我们不是在庙内?”
??? 大胡子道:“这是池神庙西侧的乱葬林,多是被官府治罪的贩私盐者的葬身之处,你二人为何身在此处?”
??? 赵文见得高人解救,便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陈述了一遍。“没想到,池神庙竟然是个鬼怪聚集的寺庙。”赵武惊叹道。
??? 高人说道:“非也!池神庙并非鬼庙,从盐池卤水中化生出的盐巴鬼,附在死人身上,便有了生命。附体后的盐巴鬼藏在神像后,唆使你们替他办事,你们竟以为神仙显灵,可笑!盐巴鬼靠食盐恢复体力,可附体后的盐巴鬼不能下池取盐,因为他们怕水,遇水即化。”
??? 赵文问道:“那树上悬挂的王虎王进兄弟是怎么回事?”
??? “想必是做了盐巴鬼的奴隶,最后自食恶果。”大胡子说道。
??? 大胡子看到兄弟二人手中的黑佛,说道:“这是池神庙辟邪之物,埋于庙脚,以固寺庙,现既被你们挖取,必须在庙内大殿上烧毁,否则大殿根基不稳,天亮即坍塌。那就遂了盐巴鬼的意了。”
??于是委恐惧为力量,把全副心神都投入到工作中去,方面要暂时忘记不快,方面为了早些下班,别重蹈昨晚的覆辙。? 赵武赵文被这严重后果吓怕了,池神庙乃唐代修建的名庙,和解州的关帝庙地位相当,共同福荫中条山下的晋南大地,现在,一代神庙将毁于二人手中,远的不说,光是眼前这连年的大旱,恐怕就得持续下去。
??? 两人跟随着大胡子返回池神庙,路上大胡子告诉他们。“盐巴鬼多从乱葬岗里寻找寄生,找到了尸体,夜间就出来作祟。”赵武说道:“那如何应对呢?”大胡子捋了捋胡子,笑而不答。赵文觉出大胡子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 进了庙门,兄弟两人心里先是一悸,大槐树光秃秃地立在那里,不见了王家兄弟的身影。庙内静悄悄,就跟先前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 殿堂内,赵武取来干柴生起火堆,兄弟两人把四个散发楠木香气的黑佛抛到火中,看着黑佛燃烧。这当儿消失了片刻的大胡子走近火堆,赵文仔细端详了大胡子一番,惊出一身冷汗。
??? 人鬼难辨
??? 火光中, 赵文看清了大胡记的曾带过期学生,就在半夜大家就寝後,位外号"咬舌"的学生突然烟瘾上来,想著"操!这么久没抽,就冒个险到厕所吸个两口吧。。。。。"子的脸,大胡子竟是去年因盗贩私盐,策划谋反而被官府缉拿,吊外面电闪雷鸣,大雨瓢泼不停。在在南城门上暴尸十日的周泰。赵文之所以对周泰印象深刻,是因为周泰不是个一般的私盐贩子。中条山下,人尽皆知周泰是一个敢作尹琪脸刷的下就红了,她喜欢她们公司的个经理,那经理英俊帅气,可以说是全公司未婚女子的梦中情人。敢当,有气节的汉子。周泰先是贩盐,后将贩盐挣来的钱用于扩充队伍,想要暴动起义。起义败露,官府先发制人,灭了周泰,谁知竟在这里碰上了他。
??? 赵文深知眼前的大胡子是被盐巴鬼附身的周泰。刚才大胡子一直与兄弟二人保持一尺有余的距离,赵文就感到奇怪,现在黑佛燃烧将尽,大胡子走到他们身边,想必是没了顾虑。赵文心里着急,此刻不明真相的赵武还在用棍子拨弄火中的黑佛,身旁的大胡子则目光炯炯地盯着火焰。
??? 不一会儿,赵文有了主意。他悄悄退出殿堂,跑到庙门口的水井打了半桶水,提着水桶返回殿注陈豆腐停下手中的石磨,他终于也意识到摆在眼前的苦难。刘花的句话把他从儿子的大学生梦里拉回了现实。释;赶秋---放鸭子术语。秋收后,把鸭子及时赶到稻田吃掉下的谷粒。堂,看到黑佛已燃成灰烬,大胡子正对赵武肆无忌惮地笑。
??? 赵武发觉异常,叫出了声,身子向后倒退。大胡子身上泛出白色气泡,伸出双手要抓赵武脖子。说时迟那时快,赵文将水泼向盐巴鬼,一阵阵刺溜刺溜似开水的声音响起,盐巴鬼伸出的双手最先化掉,不久就变成一具冒着气泡的白骨。赵武惊在原地。
??? 春风拂生
??? 赵文不解的是,盐巴鬼先前为何要把破解自己的秘密道出,赵文想到周泰。这时兄弟二人已不敢在殿内久留,黑佛焼尽,谁知一会儿会不会再跳出一只盐巴鬼。到时候即使庙神显灵,他俩也要一命归西了。赵武赵文逃出庙门,一群手持火把的衙役冲上来将两人团团围住。赵武赵文着实松了口气。
??? 第二天官老爷开堂审讯:“昨夜你二人在池神庙内燃火做何?白骨从何处来?”赵武要禀实相告,被赵文拦住。赵文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声有色说了一番,只是把盗盐送神一处省略掉,讲到大胡子是周泰时,官老爷一惊,从椅子上摔下。“周……泰……还……活…着?”官老爷嘴唇哆嗦。“大老爷,您放心,周泰被鬼附身,已经被我们兄弟用水浇死,殿内的白骨就是他。”赵文回答道。“好!”官老爷说道,重新端坐在椅尽管吃惊对方的身份,不过我是牛脾气,决定做了的事情绝对做到底,绝不后悔。上。“你二人除妖有功,赏二吊钱,回家好好过日子吧。”
??? 赵武赵文回到家里,从此兄弟俩就跟商量好的,闭口不谈这一遭遇。"你咋睡在这了,不害怕吗?快起来吧,地已经浇完了,回家睡吧!"两人每天在盐池卖力地干活,回家就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第二年开春,晋南大地下起了久违的大雨,雨水倾盆,预示着一年的好兆头。赵武赵文兄弟也常去池神庙拜神,并请民间的手艺人,照着他们记忆中的黑佛,重新塑了四个,埋在庙脚。

标签:成人弟弟哥哥恐怖

    上一篇:诈死举人 下一篇:蛇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