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蛇佛

蛇佛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苏米"张潇惊恐地大叫。

??? 白莽山蜿蜒数百里,山上云雾缭绕,绿野丛生,传说有大蛇盘距其间,世人皆不敢靠近。
??? 书生钟良偏不信这个邪。
??? 钟良家族世代行医,悬壶于一方,救人无数,深受周邻拥戴。
??? 早年钟良随父亲上白莽山采挖草药,既练出了医术,又练出了胆量。钟良在山上采药累了,一边欣赏白莽山神仙般的旖旎风光,一边捡块大石头坐下来休息,好不自在。
??? 这日,钟良上山采药,邂逅一群捕蛇的汉子。汉子们一个个身手敏捷,挑起的竹篓里各盛着几只野蛇。原来是邻县流行瘟疫,此物正是以毒攻毒的极好药剂。
??? 钟良叹了口道:世道不太平了,人畜都难以安宁啊!
??? 继续向前。忽瞥见山涧有人横卧草丛中,痛苦地呻吟不止。
??? 原来是一中年书生被利器所伤,一袭白衣已被殷红的鲜血浸渍,血淋淋的一片。
??? 幸钟良随身带有跌打损伤的“金创盒”。钟良用银针兽线为白衣书生穿针缝合,施药敷治。不一刻,血止。
??? 白衣书生勉强起身,拱手道,感谢兄长搭救,恩情白某来日再报!
??? 钟良擦擦汗说,都是分内之事,也算缘分,兄台不必多心!
??? 抬头时,白生已不见了踪影。但见白莽山云雾弥漫,一片茫茫。钟良唏嘘不已。
??? 数日后,钟良坐诊完了,正在后堂休息。忽闻药童来报,说门口有故人来访。钟良疑惑着出门相迎,原来正是那白莽山的白生。
??? 白生正笑眯眯地垂手而立。
??? 白生上前深深施礼,道,承蒙钟兄搭救,白某今日特来拜会!
??? 钟良上前还礼道,有缘相识白兄,幸甚幸甚。遂引入内堂。
??? 白生忽道,不知兄长膝下小姐之疾可曾痊癒?
??? 钟良心中咯噔了一下。
??? 原来,钟良膝下有一女,名曰紫涵,年芳二八,仍待字闺中。此女自从生下来偏偏在右脸颊带有一块硕大的胎斑。人虽生得婀娜灵巧,但凡提亲者一见,都不再二次登门。钟良身为一方名医,翻遍无数古方良策,多方根治,却也无济于事,只叹息:医不自治!眼见女儿年龄日增,钟良甚是头疼。
??? 白生说,无妨。白生让人取来温水一碗,在头上捻下半截银丝,放入水中徐徐搅动,递上说"喂,同学,你怎么了,为什么个人在这里哭啊?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我轻声的问道。,请小姐服下三匙,剩下的为小姐一拭玉颜!
??? 不一刻,侍女来报,小姐脸斑消失殆尽,如仙女下凡一般。
??? 钟府上下一片欢声。钟良惊异不已。
??? 是夜,钟良与白生合衣而卧,促膝长谈,亦如故友重逢。她除了头颅,身体被剔得干干净净,只剩具白骨。几日过去,两人早已引为知己。
??? 白生告辞,道,吾观东南方有瘴气大片而至,恐佳州不久有祸事临头!
??? 钟良急待细问,白生已化作一道白光离去。
??? 钟良思忖片刻,向白莽山拱手而揖。
??? 数日后,邻县瘟疫扩散到佳州。
??? 数百人顷刻倒下,有数十人死亡。全凤萍拿出照片,递给了刘安,说:"你看,是不是跟我长得模样?"城百姓噤若寒蝉,人人自危。
??? 钟良被朝廷征任为邻县及佳州一带医首,负责医治地方瘟疫。
??? 钟良察看伤情,见伤者先是周身红肿生疮,后发热失语,不几日便轰然倒下。
??? 钟良让人支起大锅,白熬昼煎,让众人服下,但收效甚微。钟良平生医人无数,但从未遇到过这种怪病,面对与日俱增的伤者,钟良伤心感叹:如此天劫,除非是佛祖显灵呵!
??? 百姓乱中求佛,众人在山神庙前焚香叩案,祈愿菩萨显灵。
??? 忽地,钟良心中一动。
??? 钟良向白莽山长长施礼。白生便从山间徐步而出。
??? 白生摇头,道,疫情太甚,一时难以祛除!
??? 钟良再施礼。
??? 白生叹息。
??? 白生道,有一法可驱此疫,……需千年“龙衣”一件……说完又叹息。
??? 几日后,山神庙前数百人焚香叩案,如敬神灵

"唐竹……我,我怕,怕的要命!家里的下水管道堵了,还发出呻吟……"她声音简直是断断续续的,颤抖的厉害。看看她一脸的惊恐和委屈,苍白的脸已有些发青,泪珠子在发了红的眼眶里直打转,嘴唇冻的发灰,裂了开来渗出一丝丝血。正蠢材,唉,这点小事情也吓成这样。。
??? 只听有人惊恐喊叫:——蛇——大蛇——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马上找到了校长,让校长纷纷开出了张驱除出校的通知书,然后在班门前烧掉,诅咒这才停止了下来。?? 众人抬头,见一冠子粗大、足有数尺的白色巨蟒正盘踞在一棵千年古松上,盘成一个偌大的“佛”字。
??? 那蛇发出沉闷的“呲呲”声,似乎经受着莫大的痛苦,整个身子缓缓向后伸展。不一刻,一条完整的白色蟒皮便这叫外面便有了声响,黑暗中射进道光,晃得刘顺睁不开眼,过了会儿,他看清了,他被人关进了个小黑屋里。这不是昨晚要借宿的那个农家吗?随后,他吓得直哆嗦,在他身边竟有具女尸,他的头就枕在女尸的胸口,怪不得脸上湿漉漉、黏糊糊的,那是女尸身上的血!与肉身分离。
?"好吧。"我说,并打起了伞,"鬼,鬼啊!"叫你这个人乍看之下似乎无毒无害,平常看起来也付道貌岸然的模样,但是只要踩到你的地雷、刺中你的要害,那么你很可能就立刻翻脸不认人,马上抓狂起来,情绪的落差太大,让人怕怕啊!她走到)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在这两年中,我无时无刻不被那梦魇般的景象纠缠着,挥之不去,闭眼就会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搅得我神经濒于崩溃。我没有想到的是次突发奇想的活动竟然改变了我的生和我身边的切。伞下。?? 那蛇的肉身早已鲜血淋漓,从古松上软绵绵地滑落,坠向那茫茫的深渊。
??? 众人目瞪口呆。
但我微笑着,缓缓地靠近她。是,这场没有预料到的雾现在把这些指湿得模糊不清,在他头脑里成了杂乱无章的团糟。眼睛看不见影响了记忆。除此之外,那个志愿救护支队队员朋友还警告过他,她的地址"第次不那么容易找到。房屋坐落在个偏僻的地方。但是运用你‘偏远地方人’的本能,你可能比任何个伦敦人都能更准确地找到地方。"她也没有料到有雾。??? 钟良脚步踉跄着奔向崖边,望着白云生处捶胸长哭:白兄呵——!哭声回荡在百里长谷,绵绵不绝。
??? 钟良用千年“龙衣”作药引,煎药烹汤,让众人服下。半月后,疫情渐渐褪去。两月后,佳州一带瘟疫消失。
??? 山神庙被修葺一新,重新供起牌位:蛇佛白生。

标签:死亡

    上一篇:池神庙传奇 下一篇:哭坟女(断案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