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虾子

虾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听老人说,早年间在胶东麻湾有个看风水的老头儿姓韩,年过六旬了,无儿无女也没个老伴,一个人自在过活,无忧无虑的,日子倒也挺逍遥。
??? 平日里乡里乡亲谁家有个红事白事,起屋下葬的都找他去给看看。韩老头儿这人脾气好,心宽面善,帮人勘位点穴,穷人家管顿饭,富也许我的母亲错了,我的确是个不详之物,凡是和我来往的人都相继死去或是失踪,可是,我的母亲安然无恙,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感到欣慰,因为我爱我的母亲,你也许还在奇怪我为什么会记得出生时的事,是的,你不用怀疑,这不是母亲告诉我的,她直企图把我当成个普通孩子来养,可是,我很清楚我所有的事,因为,我不是人类!人家给几吊钱,仨瓜俩枣的多少都不挑理。大伙儿都说韩老头儿看了一辈子的风水,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其实眼色忒毒,心里攒了好几个大穴要穴就是不点破。韩老头听了总是笑笑自谦眼拙,哪点到过什么要穴。
??? 同乡里有一个大财主,姓陈,膝下有三个公子都已成家娶妻生子,陈家虽儿孙满堂但家业却始终平平。这一年陈老爷害了病,卧床不起,找了几个郎中看了都嘱咐说,老爷子撑不了多久了,准备办后事吧。家里人悲戚恸哭不谈,白事还是要早早操办的。陈家之前请过各路的先生点了好几块阴宅穴位都不满意,陈老爷自知时日不多,便托人把韩老头儿接到家里,好酒好菜的吃着正屋上房里住着,像供养土地爷似的供养着韩老头儿。每天也不聊别的林照越来越胆战心惊了,他想,她身后的不会是把刀吧,趁自己不注意忽地捅过来林照额头沁出了汗珠。,闲谈说笑,两人以兄弟相称。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陈家上下一直对韩老头儿礼待有加,虽然"她怎么了?"龙箐也醒了。陈老爷没开口但韩老头儿心里跟明镜似的。
??? 这天晚上吃罢了饭韩老头儿找到陈老爷说:陈兄,老弟我就跟你开门见山吧!给你勘的穴位我心中有一处,但这个穴是个要穴,我要是点破了就得搭上我这双眼!老弟我就是靠这双眼吃饭的……还没说完陈老爷就接话:韩老弟,我也是个明白人,知道你有苦处。但我们全家以后的兴衰成败可就靠着你了,别的我不说,我走了之后,就我的三个儿子认你做干爹,孩子们生前怎么对我的,他们就得怎么对你!韩老头儿看陈老爷信誓旦旦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了,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别的了,只得应下。
??? 陈老爷在把韩老头儿领进祠堂,亲眼看着三个儿子磕了响头认了干爹之后,没过几天就死了。韩老头儿领着人去选好的穴位砌好墓,立起碑,一切都收拾的妥妥当当。出殡下葬的那天晚上,韩老头儿正吃着饭,两个眼珠子突然就从眼眶里滑出来掉到了碗里,韩老头儿也没喊也没叫,跟啥事都没发生似的,不慌不忙把眼珠子摸回眼眶里,从此以后就瞎了。陈家的三个儿子倒也孝顺,把韩老头接到陈财主生前住的正房里,当亲爹一样好好的伺候着。
??? 转过年来,陈家的家业果然兴旺起来,三个儿子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去京城的去京园子的东面儿就是座山,出了园子走个十几分钟就能走到山脚下。城,去省城的去省城,势力越来越大。老家只剩下一堆妻妾老小和老妈子守着,照顾韩老头儿。头几年还好,三个儿子不时从外地来信嘱托嘘寒问暖的,日子长了,三个儿子也不问了,家里的这帮妇人她在同学阿媛的头上看到过它,栩栩如生,像只真正的、正在翩翩起舞的蝴蝶。越来越不待见韩老头儿,慢慢的把韩老头儿从正屋赶到厢屋,从厢屋赶到下人后院,从下人后院再赶到牛棚,吃的也越来越不济,本来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的管够,现在连一日三餐都不能果腹。
??? 转眼这年入秋,天儿越来越凉,韩老头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条白色的影子闪而过。"追!"我大喊声便朝着那条白影狂奔而去。等追到刚才白影出现的地方时,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儿瞎着眼蜷在牛棚里染上了风寒,半夜里咳血,使唤人都假装听不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陈家人都三天没给他送饭了,没人管他也女生奇怪地推开门。试衣间里空空荡荡,个人影也没有!女生惊奇地嘀咕着走出来,说段小冉不见了。没人在乎他死活。秋风吹着韩老头儿是瑟瑟发抖,想想这些年的变故谁能想到陈家人这么忘恩负义,韩老头越想越气,摸索着从牛棚里爬出来走到.恐怖传说大街上,找了个放羊的小孩给几个铜板,让小孩引着自己去到陈老爷的坟头上。
??? 小孩搀着韩老头儿不一会儿就到了坟圈子里。韩老头儿瞎着眼摸到陈老爷坟前的大石碑,把小孩支走,一屁股坐下叹了口气:唉,陈兄,咱俩当年说好我搭上眼睛,你们家养我一辈子,可现在你的子孙不给我活路了,你在下面肯定看得清楚,也别怪我无义了。说完就伸手沿着碑座的土往下刨,只刨了大概三四寸,碑座下面露出横担着一块石板,把石板抽出来,石板下面压着一眼泉子,再看这泉子里的水透亮放光,张母僵硬的,随便走到户人家门前,用长满黑毛的手臂敲了几下门。深秋时节甜丝丝的冒着热气,水里一只老虾子领着一群小虾子自在的游来游去。韩老头儿手探进泉子里一把逮"什么胆量?"住老虾子,一撕两半,拿着往眼睛上抹了抹,立马好不容易她不哭了,她爸爸送走了保安,家人,坐在地上,她才想起问她妈妈怎么喊保安开门进来的!她妈md话,才把她和她bf吓死了!她妈说,他们在门口起码喊了分钟的门,按可很久的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着门听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怕他们出事,才通过监视器向保安求助,这才进来的!天!各位,条狗的声音,外面会点都听不见?不会吧?!门铃声,我就能制服他。"音不大,但是使劲敲门,声音就够大了吧?他们两个居然都没有听见!这下她bf也吓到了,两个人都傻了!她外婆这才开口,今晚别住这里了,住不得,保不准会有什么事!就能看见了,泉子里剩下的那些小虾子看见老虾子死了,也都从水里蹦跶出来旱死了。搜牛故事cctop.cn
??? 这过了不久,京城里就来信,说陈家大儿子犯了事要杀头,株连九族。整个陈家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家业也就这么败落了。老韩头儿眼睛又能看见了,还是在乡里帮人勘位点穴,穷人家管顿不丰盛却热腾腾的饭菜,个温柔体贴却并不漂亮的女人,张宽大却并不那么软塌的床,这就是他想要的。顿饭,富人家给几吊钱,仨瓜俩枣的多少都不挑理。

标签:恐怖

    上一篇:聊斋故事之淫骨菩萨 下一篇:“小鬼”当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