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之柳判

聊斋之柳判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话说在唐朝贞观初年,长举县的县令名叫柳智感。此人为官清正廉洁,秉公执法,爱民如子,所以深受百姓的爱戴。
??? 要说的是有这么一天,柳智感刚刚进入梦中,梦见自己忽然被一阴间的吏卒抓住,带到一座阴森恐怖的大殿。殿中端坐著一位官吏,他见柳智感进来,便对他说道:“柳智感,现在阴间有一个官缺,我们知道你清正廉洁,所以才把你请来担任此官;万望不要推辞。”
??? 柳智感连忙上前行礼恳求道:“我家中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年幼的子女,都需要我侍奉照料。”
??? 那官吏派侍卫取来名册查看,发现柳智感的寿数未尽,便对他说:“柳智感,休息了小会,白淼淼耳边传来阵阵呼噜声,她扭头看去,正是刚才的男子,仔细看才认出这不就是白天自己所救的许诺吗?再想 薛磊的奶奶住在云岭县北岙村,村边有条蜿蜒的白鹭河,每年春天,成百上千的黄嘴白鹭从北方飞来,在河两岸的芦苇丛中繁衍生息,白鹭河因此得名。到过北岙村的人都说这地方堪称人间仙境,可在薛磊的记忆里,静谧的北岙村始终笼罩着层阴森的鬼气,那我也没见过这小子,但见他是从集团大院开出来的,想必与集团有关吧。条白鹭河尤其令他感到不安。到刚才发生的切,抬头再看看早已散去的雷云,脸上露出个怪异的表情来。你的确不应当死,不如暂时在这里做一名判官,白天就让你回阳间。”柳智感于是便就答应了下来。
??? 于是,柳智感被带到另一间大殿,这里是专门判处人们罪孽的地方,已经有五位判官,柳智感是第六位。大殿正中是主判官坐的位置,人们来来往往,案务十分繁忙。
??? 天亮的时候,吏卒将柳智感送回阳间家中,于是他就复活了。等到夜晚当他睡著后,吏卒又来接他到阴间做判官,直到天明将他送回。
??? 因为阴间与阳间正好昼夜相反,所以柳智感白天处理县里的公务,而夜晚又做阴间的判官,周而復始,也就习以为常。
??? 到了年底,有一天夜里,柳智感又像往常一样到阴间做判官。他忽然发现殿外西侧站著一位妇女。那妇人年约三十岁,容貌端正秀丽,身穿鲜艳的衣裙,站在那儿低头伤心地哭泣。
??? “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哭泣?”柳智感上前问道。
??? “我是兴州县参军李瑾瑜的妻子姚氏牡丹,因告别丈夫独来此处而十分难过。”柳智感便向吏卒寻问详情。
??? 吏卒说:“判官大人您可去问她是否愿将丈夫一同接来。”
??? 于是,柳智感便问那妇人。
??? 妇人回答:“我不愿丈夫死去,只是害怕这里的吏卒逼迫。”
??? “夫人不必担心,这里的吏卒不会逼迫你的。”柳智感回复道。
??? 那妇人听说了柳判官的这番话才放下心来。
??? 天亮后,柳智感回到阳间,连忙命人召来参军李瑾瑜,把自己在阴间见到他妻子的事告诉了参军,并要他多做善事以积德。
起来,便拿出娘给的那把玉疏轻轻的抚摸着,上面刻着翠莺的名字,娘说"自己还有个弟弟,也有把样的梳子,上面写着翠棣。弟弟在岁的时候走丢了,爹娘卖了家当去找,也没找着。后来爹娘放弃了,因为村里的人说看见弟弟的鞋漂在水上。谁都不说弟弟死了,因为不敢相信"对于弟弟的记忆,崔莺几乎没有了,可是看着梳子,就会想起来。吃完小梅送来的宵夜后,崔莺便睡下了。就在崔莺将要睡着的时候,可是翠莺感觉有人从背后抱着自己,崔莺做起来,掀开床幔,什么也没有。定是自己太累了,翠莺想着,于是再次躺下,可是这次,她竟然感觉的耳边有深深的鼻息,好像有只手握着自己的手。崔莺呼的冒了身冷汗。坐起来,再也不敢躺下了。??? 参军李瑾瑜半信半疑地回到家中,却见夫人正在纺织机前纺线,并无半点异样。于是参军根本没把柳智感的话放在心上。过了十余天,参军的夫人忽然暴毙而死。这回他才醒悟过来,于是开始行善积德,广修功德。
??? 话说在柳智感在阴司出任判官的日子当中;适逢有一回接审了这样一件案例。故事要说的是在浙江杭州地方,有一名叫张义的人,本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翁。从表面上看来,张义这个人,还算忠厚老实,生平务农,克勤克俭,并没有做什么很缺德的事,可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纵然一般人认为并不太坏的人,在一生之中,也难免有或多或少的过错,张义岂能例外。
??? 好人与坏人不同的地方,就是好人有了过错,能知道反省,自己认错;坏人做了恶事,不知反省,绝不认错。张义是有良心的好人,反省自己的生平,深深地感觉过错很多,因此他常在菩萨面前痛切忏悔,诚心改过。山海秘闻录:cctop.cnshanhaimiwen.com
??? 本身年老多病的他,精神衰惫,有一年病中,他被二个冥使,带到冥府去,冥王手下的柳判拿出黑簿给他看,在那本黑簿上,把他生平的罪业,记载得钜细无遗,历历如画,像残杀生禽,虐待动物,欠缴官税,调戏妇女,借钱不还,恶口骂人,挑拨是非,妒忌贤能,诽谤好人如此一系列,……等等过错,都已记得清清楚楚。
??? 可是由于张义晚年痛切忏悔,诚心改过,以上种种罪过,簿上都已一笔勾消。他看了那本黑簿,一则以惊,一则以喜,惊的是冥间对于人们的罪恶,竟记载得如此详细;喜的是幸而晚年诚心忏悔,勾销了许多的罪恶。可是当他再仔细看下去时,不由得使他吓得冷汗直出,原来黑簿上还记有一件恶事,独独的没有勾销。为什么其他许多的罪恶都已勾销,独有一件恶事不能勾销呢?那件恶事不是别的,就是他曾对父亲忤逆不孝。
??? 说起张义的忤逆不孝,那要追溯到他的少年时代了。在大约五十年以前,张义只有十六岁,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他的家庭,世代务农,父亲是一位耕作十余亩田地的自耕农,那时科学不发达,在农业收获的季节,从割稻、以至打谷等过程中,一切全靠人力,没有现代化的机械农具,所以旧时代的农夫,胼手胝足,是异常辛苦的。有一年秋收的季节,农夫们都忙着在田中割稻,秋天的气侯,普通说来,应该是凉爽的,可是有时到了秋天,气候的炎热,有时反而胜过夏天,俗语形容秋天炎热,称为“秋老虎”。那一年的秋天,气候就特别的炎热,火伞高张我跟阿志在阳台抽着烟,说着今天早上的怪声音。,偏偏又没有风,人们坐在家中,尚且汗流浃背,何况在烈日下的田中割稻呢?可是成熟的稻,倘不收割,会受到牲畜践踏和鸟类啄食的损害,所以不论天气如何的炎热,农夫们都要尽快的收割。
??? 张义的父亲,在那农忙的季节,十分紧张忙碌,不在话下,当时张义已是十六岁的大孩子,农忙中应该尽力帮助父亲,本是理所当然。岂知当他父亲命他帮助割稻时,他非但没有欣然受命,反觉得父亲不该在炎热的气候中命他做事,竟对父亲怒目而拒,好像要打骂父亲的样子。使他父亲受了很大的气,胃痛发作,饭也吃不下。张义不仅没有帮父亲的忙,且连父亲的工作效率,也因生气而受到不良影响了。就是为了这件事,在张义本人阿赖耶识的账簿上,记下了一笔染污极深的黑账。
??? 张义看到黑簿上,记下了上面一笔黑账,尚未勾销,正在惊骇失色的时候,柳判对他解释说:“罪恶好比衣服上染了污色,忏悔好比用肥皂洗涤。浅的污色可用肥皂洗涤得掉,深的污色是无法洗除的。你生平所犯其他罪恶,都是不深的污色,得因痛切忏悔而洗除。但忤逆不孝,其罪最重,是极深的污色,虽经忏悔,亦不易洗除。这是你的黑簿上,其他罪恶都已勾销,独有不孝罪业尚未勾销的原因。好在你晚年诚心改过,所作功德很多,虽未能勾销不孝恶业,尚能延寿,让你回阳去吧!”说罢,冥差接着把张义的肩膀一拍,张义就醒回阳来了。
??? 在那以后,张义把冥间所见所闻的经过,逢人讲说。使人们都知尽心尽力的孝顺父母,千万不可犯忤逆不孝的恶业。
??? 还有一次柳判又渡化了一名名字叫作欧阳宇的人;说起这欧阳宇本是当时的大唐朝四川绵阳地方人人称道的好官,出任绵阳知府一职。
??? 有这么一天晚上他忽然梦见了自己被两个骑黄马的人扶上马背,带著他一路急行而去。不知走了多少里,前面隐约出现一座城池,城墙高耸险峻,城门是黑铁做的,城内阴气繚绕,十分阴森可怖。欧阳宇被带进城门内,一直向里行,又经过两重铁门来到内城。
??? “这里是哪里?”欧阳宇好奇的问。
??? “这里是地狱!”骑马的当中一个人对欧阳宇说。
??? 这里有数千间瓦房,男女老少也有数千名站立左右,身带铁镣,低垂著头。周围有五六林睿?纪费铮缸牌渌怂担?ldquo;叫他们做啊,也不少你个,反正他们以前老是留下你个人做,不是吗?"看着林睿的笑容,其他同学谁也不敢出声,眼看着他把沈艾翔打走了。个穿黑衣的吏卒,拿著名册在点名。凡是被叫到名字的,都站出来按顺序排成一列。欧阳宇被排在第二十位。不一会儿,又有一个官吏拿著名册,将这行人分为两列,各入各门。
??? 欧阳宇被带入南门,抬头一看,有一个穿著红袍的人坐在屋子正中。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判柳智感。
??? “现在问话,必须说实话。”柳判说:“我们常派六部使者在人间记录每个张超正慢慢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吞吞吐吐道:"我和伟豪今天起自修,他总说听到有人在唱歌,自修结束,他就跑上去,我在下面等他,叫了他很多声都没应,后来后来就这样了。"他快说不下去了。 人的善恶,一丝一毫没有疏漏。所以,做了多少好事、坏事我们都很清楚。”
??? 当问到欧阳宇的时候,欧阳宇回答:“我的父兄都在朝廷中做官,年俸有二千石米。我自幼在家中熟读经书,侍奉父母,没有做什么好事,但也没有做什么恶事。”
??? “当官没做过坏事,的确是很难得的。”柳判听了便派欧阳宇做了水官监,统管二千余人,日夜修挖河沟,十分辛苦。不久,见欧阳宇尽心尽责,又升他为水官都督,带领一班人马,按例巡视地狱。
??? 欧阳宇在地狱中巡视,看见许多十分恐怖、极其痛苦的酷刑。有的鬼魂被针刺穿舌头,鲜血流遍全身。
??? 有的鬼魂披头散发、光着身子被穿成一列,青面獠牙的夜叉鬼拿著木棍在后面驱赶,将他们赶到一个被烈火烤得通红的铜柱前,强迫他们抱著铜柱,顿时全身被烧得焦黑,皮肉一片片落下,不一会儿又復生,再个老婆婆站在她的身前。"不是说了嘛,不要进来。"老婆婆的指甲很长。猛地向思琪扑来。思琪尖叫着。拿起身上的十字架对着老婆婆的脸。"杀死你!"老婆婆不见了。烧烤一遍。有的人被拋入一口滚滚沸水的大锅,下面还烧著大火,很快就被煮得骨肉分离破碎。地狱的惨状真是说也说不完。
??? 有一天,欧阳宇看到一座方圆有二百余里,叫做“受变形城”的地方。于是就去请教自己的上司柳判柳智感。于是柳判带着欧阳宇来到目的地‘受变形城’。
??? “判官大人,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动物呢?”欧阳宇问。
??? “地狱中的罪人恶魂受完了地狱的刑罚,被发配到了这里,我们就依照每人生前所接着,她的脑海里片空白。犯的罪恶给予变形。”柳判捧著名册对欧阳宇说:“你看!凡是杀生的人,在这里都变成了飞蛾,白天生、夜晚死,让他知道生命短暂的痛苦;凡是有劫盗行为的人,被变成猪羊而受人屠宰;有通奸淫荡行为的,被变为鹤鶩或鱼蟹;喜欢说别人闲话、诽谤他人的,被变为大嘴的水鸟;那些专门逼债、奴役他人的就被变成骡马。”
??? 欧阳宇又问柳判:“请问卧室的门大开着,小诺站起身来,擦擦眼泪,朝里面走去。她也说不清楚想做什么,大概只是想再看眼她的生活,感受下她的气息。 判官大人,我的祖父兄弟都是朝廷的官吏,我只是在家熟读经书,侍奉父母,既无善事,也无恶事,为何也要到地狱来呢?”
??? “因为你没有犯下恶业,所以才派你来做水官都督。你与狱中那些受苦的人果报不同啊!”柳判回答。
??? 欧阳宇又继续问道:“那么生前要做些什么样的善事,死后才能得到好报?”
??? “只有信奉佛法的弟子,严守戒律,死后才能得到好报。”柳判回答。
??? 欧阳宇又问:“人在未接受佛法时曾做过恶事,但在他悔悟接受佛法后,改邪归正的人,罪孽能否得到免除?”
??? 柳判这时答道:“因果是分明的,只有不断行善,让过去恶业的种子不要浮现起来,赶紧忏悔还是有救的。”
??周围的街坊也回过神,纷纷拿出武器吆喝着围拢上来,灰狗看众势己寡,口齿间喷出威胁的白沫,众人暂时不敢近前,倒是受伤的猪在地上蹭着蹄子,向它继续发出震慑的嘶叫,灰狗凶恶地与猪对峙,突然它好像想起什么,转身冲破人群,就往江边方向奔去。? 这时,忽然来了两个鬼差,恭敬的对欧阳宇说:“水官都督大人,奉阎罗天子之命,由于您的阳寿未尽,将您送回阳间的时辰到了,请随我们离开地狱吧!”
??? 欧阳宇还没来得及反应,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躺在家中的床上,家人泪眼汪汪地看著他,见到他忽然苏醒,又惊又喜!
??? “夫君哪,大夫都说你没救了!”欧阳宇的妻子郝蝶儿对欧阳宇说道。
??? “对啊!你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欧阳宇的哥哥欧阳武又继续说道。
??? “我在地狱中亲眼看到种种残酷的刑罚,大家如果做坏事,将来会到地狱受罚的。”欧阳宇醒来后迫不及待地把地狱所遭遇的情形全都告诉了身边的家人。
??? 再说这柳智感在这以后是凡在阴间查看名录时,每每发现自己所熟之人的死亡日期,回来后都告诉他们,并劝戒他们要多做善事、多积阴德,以求能免一死。
??? 柳智感在阴间做了三年判官,一天吏卒忽然稟报说:“我们已经找到了隆洲的李司户,他会来代替您做正式的判官,判官大人您可以回去了。”
??? 回到阳间后,柳智感连忙来到隆州,告诉张大爷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月初,生意非常好,张大爷忙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地等张大爷收摊儿的时候已经是子夜时分了。张大爷朝天望了眼,哎哟,瞧这月亮,生得老高,怕是都到了深更半夜了。老伴儿该着急了。张大爷赶紧收拾好摊子,往家赶。那天的月亮又大又圆,把地上照得片雪白,撒了银霜般。张大爷稳了稳担子,加紧了脚步。转两转,张大爷拐进了条胡同,再有几分钟的脚程就到家了。这时候,张大爷抬头看见前面有个人,走在他头喽。之前张大爷 有人斗耗子,就有人下注。赌注很小:个玉米面馒头,根腌萝卜,截烟屁股,半块肥皂直埋头赶路,也不知道这人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人家都说,走夜路的时候,碰见个人,比没遇见人还可怕。这话是有道理的。你遇见个人,离你不远不近的,你心里不犯嘀咕么。可咱们的张大爷走走夜路是常事,也把岁数了,什么没见过,他着急回家,顾不得想别的。张大爷挑着担子,胡同又窄,这人挡在前头,张大爷过不去。这人走得还不紧不慢的,张大爷跟了会,心里的火冒上来,你说这人怎么这样,走这么慢还挡我前头。张大爷想着就喊了嗓子:"借光,借光!"(这是老北京话,请让路、借过的意思)。再看前头那人,跟没听见是的,还是那么慢悠悠地挡着。张大爷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好狗还不挡路呢,张大爷心里骂了句。可这大晚上的,就他们俩人,张大爷也不想惹出什么事端,早点回家才是王道,所以嘴上还是客气的:"前面的兄弟,麻烦您给让个路吧,我挑着担子,着急家走呢。"您还别说,这么说,前面那人突然站住了,张大爷愣,只见那人侧身,面朝墙,贴墙而站,让出了条路。隆州刺史这件事。等刺史赶到司户家中时,发现李司户已经过世了。再问死亡时辰,正是吏卒告诉柳智感的时刻。
??? 有了这一段夜判官的经历,柳智感从此更加谨言慎行,为官清廉,后升做慈州司法,直到寿终。

标签:哥哥恐怖哭泣鬼魂

    上一篇:新聊斋之紫鸢 下一篇:蔺公庙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