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之白灵儿

聊斋之白灵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话说在明朝宣德年间,湖北有个商人叫白海生,当地的人们都叫他白公。常出门做生意,家里只有他的妻子徐氏和一个才十一岁的儿子白灵儿。
??? 单说有一天晚上,忽然窜进一只狐狸精来纠缠白海生的妻子徐氏。从此,白公的妻子徐氏感到神志恍惚。

我神往。丝,一直是我十有天,个俊秀的小迪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余光瞥见还在熟睡的姐姐,叫了声:"姐,起床啦!"然后坐起来,穿鞋子时瞧见个熟悉的却又从未在现实中见过的虫子,他脚将它踩死,然后便抬头瞧见已经窍流血的姐姐躺在床上——年轻人来到她的面前,请她指引林间的路。分敬畏的一种衣料,总觉得它是有生命的。它的前世是一只只蚕,努力地食桑,缠绵地吐丝,绝望地作茧自缚,愈挣扎便缠绕得愈紧,愈挣扎便缠绕得愈紧,直至吐尽相思,化蛾归去,然后成就一件件柔软的华衣。每到夜里,她不敢熄灯,还叮嘱儿子白灵儿不要睡得太熟了。深夜,白灵儿迷迷糊糊地听到母亲发出喃喃的说话声,醒过来一看,母亲不见了,就拿着灯,出房去找,才发现母亲睡在一间空屋里。从这夜开始,白公的妻子徐氏变得疯疯癫癫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那孩子白灵儿也变了,变得非常顽皮,整天学做泥水匠,搬来石头和砖头,叠到窗口上。过了几天,两面窗口都被石头和砖头堵住了,连亮光都透不进。接着,他又用石灰涂抹墙壁?把壁上的孔隙全填平了。他还找到一把锋利的菜刀。到了晚上,他把菜刀藏在怀里,拿一只瓢遮住灯光。等到母亲一发出喃喃的声音,他忙打开灯,堵住门大声喊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离开门口,故意大声嚷嚷,装出要进房去搜查的样子。有一天,有一只形似狸猫的东西从门缝中窜出。他忙举刀一砍,只砍断了一截尾巴。他见没有砍中怪物,心里十分懊丧。
??? 天亮以后,他循着血迹查看过去,直到一家荒园里。这晚,狐狸精就没有来。白灵儿暗暗高兴。又过了几天,白公回来了,妻子徐氏见到他又骂又叫。白灵儿就把母亲得病的经过和病状都讲给父亲听。白公很着急,请了医生拿药给妻子吃,几天之后,她才平静下来。谁知有天晚上,病人又不见了。后来,父子两人把她从另一间屋子里找回,但她的疯病又发了。白公请道士驱邪,求菩萨保佑,都无效果。
??? 一天傍晚,白灵儿悄悄地来到那个荒园里,伏在深草丛中。忽然传来人的说话声。他拨开乱草,看见有两我几乎是夜没睡,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老大面对着我想要说什么。我伸手不让他说话,老大别说了,你拿出两个苹果,会带到教室去。我保证你"不用了、你赶紧离开这、走的越远越好"今天晚上啥梦也不做了。老大看着我脸的狐疑。结果我早饭都没有吃,直接跑到小兰她们寝室,找到小兰我拜托她无论如何今天上课前定要跟老大要个苹果吃。小兰看着我的表情好像在看个神经病。个人在喝酒,一个长胡须的仆人,捧着酒壶在旁边侍候。白灵儿见那长胡须的人四肢都像人,只有屁股后面有一条尾巴。白灵儿想回家去,但怕被这只老狐狸发觉,只得在园子里伏了一个通宵。天放亮时,他才悄悄爬出草丛,回到家里。父亲白海生问他夜里到哪儿去了,他说住在阿伯家里。真恐怖鬼故事网原创。
??? 这天,白公要上街去办事,白灵儿也跟了去。他看见一家店里挂着狐狸尾巴,就缠着父亲买了一条。他又问父亲取了一些钱,到酒店买了瓶白酒,寄存在店里。然后,白灵儿到舅舅徐福源家去。舅舅出去打猎了,只有舅母王氏在家。白灵回头,白衣飘飘,朝我们近来。儿对舅母王氏说:“家里有老鼠,父亲叫我来讨些毒野兽的药粉。”舅母王氏便就打开药匣子,包些给他。
??? 他看看太少,乘舅母为他去做点心时,忙打开药匣子,又包了一包。白灵儿从舅母家出来,悄悄把毒药倒进酒中,仍把它存在酒店里。
??? 从此。白灵儿天天上街游逛。一天,白灵儿发现那个长胡须仆人混在人堆里走,就暗中跟着,终于找到机会与那人交谈起来。白灵儿问那人住哪里,对方回答:“北村。”那人也问白灵儿的住所。白灵儿笑着说:“我家世代住在山洞里,你难道不是吗?”那在笃信者看来,墓门上的封印完好无损,说明"破坏者"并非从墓穴外面潜入墓中,白砂上没有脚印,说明移动棺材的绝非人或动物。如此,只有"恶灵作祟"才可解释棺材屡屡被移动的怪事。人就盘问白灵儿的家族。白灵儿说:“我是胡家一族。好像何时曾见你跟着两个公子在一起,是吗?”那人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白灵儿撩起长衫,把假尾巴露出一点,说:“我们混在人类中间,只有这玩艺儿没法去掉,实在可恨。”那人问:“到街上来有何事?”白灵儿说:“父亲差我来买酒。”那人说:“我也是来买酒的。只是很穷,没钱买酒,还是偷的时候居多。只是受主子差使,由不得自己。”白灵儿接着问:“你家主人是谁呢?”那人说:“就是你前次见到的两个相公。”说完就要走,说:“可别耽误了我的差使。”白灵儿说:“偷酒很难的,我刚买好了一瓶酒,寄放在店里,就送给你吧。我袋里还有一点钱,可以再买,不用愁"你想怎么样?"刘伟觉得来者不善。的。我们本来具体计划是,当日下午点,李玉波与其它两名狱友负责号楼顶层天台防渗漏工程工作时,将有架直升机至南向北低飞而来,到达号楼上空时,放下绳梯,将李玉波接走。整个越狱,不,准确说是劫狱行动前后不会超过分钟。是一家,一瓶酒有何关系?以后有空这样的宝物两个人同居后,你恩我爱,欢同鱼水,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晃半年过去了,这天,陶大奇发了工资,心里高兴,便买了酒、肉和鲜鱼。两个人动手做了桌丰盛的晚餐,陶大奇和莫幼兰吃着喝着说着笑着,不知不觉地两个人都有些醉意了,于是便早早地上了床。陶大奇因为酒喝多了些,觉睡醒后感到口渴难耐,便拉开电灯准备找水喝。陶大奇刚要下床发现莫幼兰不见了,躺在自己身边的竟是具骷髅!陶大奇吓得魂出窍,"啊"地声怪叫便昏了过去!直到第天早上陶大奇才苏醒过来,战战兢兢地爬起来蹿出屋门,没命似地口气跑到市里他打工的工厂,由于连吓带累刚跨进厂门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几个和陶大奇起打工的老乡闻讯赶来,叫了辆车把陶大奇送进了医院。经过医生抢救陶大奇才慢慢地醒过来,口里却不住地喊:"鬼!鬼!快来打鬼呀"几个老乡便安慰陶大奇说:"大奇,别怕,这里是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陶大奇看看老乡,又看看面前的几位医生、护士,这才定了定神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十地讲了。几位老乡和医生、护士听了都惊得毛骨悚然浑身打颤确实是千金难买。,我还要同你喝上几杯呢。”
??? 于是白灵儿就陪着那个人来到酒店,把存放着的酒交给那人,然后分头走了。这晚,白灵儿的母亲不吵不闹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夜。白灵儿知道这里面有原因。到了点,张丰和出租人准时碰面,出租人是个瘦削,皮肤黑油油的男人。天一亮,白灵儿把自己所做的事告诉了父亲白海生,拉着父亲一同到那个荒园中去查看,只见两只狐狸死在亭子里,一只狐狸死在草丛里,酒瓶仍在一边。白公惊张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很乱。他思想不受控制的乱想,他想了很多,但是没有点是有用的,乱糟的填满了他的脑袋。张伟非常的着急,他的内心是恐惧的,不仅仅是法律的制裁,还害怕孩子变成鬼魂,回来找自己报仇,,很多电视里面,都是这样的演的。喜地问:“你为何不早对我说?”白灵儿说:“这狐狸精最通灵性,我的计谋要是一出口,它就会知道的。”白公高兴地称赞他:“好孩子,你真是对付狐狸的智多星啊!”于是,父子俩背着狐狸回来。其中一只尾巴短了一截,刀疤还清晰地留在上面。
??? 白公见自己的儿子白灵儿有能有谋,就请师父教他骑马射箭。待白灵儿长大以后,其果然在边疆上多次立功,一直做到总兵的职务。

标签:舅舅恐怖

    上一篇:猫鬼的故事 下一篇:官妓复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