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宅鬼

宅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嘉庆六年的仲夏,云南大理城中发生了一件怪事,众人纷纷传说当地的富商大户马家的新宅居然闹起了鬼,一时间这消息沸沸扬扬传遍了大街小巷,甚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可传来传去都不知道是真是假。而马家的主人马晓钧近来也确实也有些郁闷,近几日更是连门都不怎么出,说起来他家祖上在此地繁衍已有百余年了,可谓家大业大根基深厚,到了马晓钧主家时更是发扬光大,将茶叶生意做得是风切正如她预料。温玉姑娘出现在楼下大厅,引得阵波澜。那些平日只能在楼下盘桓的寻芳客搂着各自的相好,眼睛好似拔出麦芽糖来,穿过空气丝丝缕缕粘在她身上,恨不得餳化成汁。却不敢喧哗。那桌上坐的客人虽没人知道来历,单看老鸨领着最当红的几个姑娘团团围绕在旁那劲头便不是寻常富户绅商。常出来玩的朋友多少都晓得些眉眼高低,个个伶俐得猴儿似的,谁那么不长眼,敢来败您老的信?老鸨赔笑低声道。她瞥到厅角有个刚把腿上坐的姑娘推开、站起身跃跃欲试的瘦子被几个龟奴架住了,极其干净利落地从后门轰了出去。没容得半点吵嚷工夫。生水起,即便说是财源滚滚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再加上妻子傅氏温柔贤惠持家有方,因此不到十年家产就增加了数倍。
??? 他夫妇二人育有一子两女,眼看着儿子已经到了十八岁,因此便找媒人说了门亲事,儿媳何氏也是大家闺秀,算得上门当户对。成亲之前夫妇俩一合计,觉得现在所住的房jacky轻轻将头依偎在那女子的脑袋瓜旁,轻吻着被血染红的脖子,并用舌尖轻舐着颈项,享受那温热血味。子不仅有些旧还有点狭小,如今儿子成家这旧房住着恐怕不成,于是便花了大价钱在城南河边买了新宅。这新宅有院落四处,总计大小房屋二十余间,原是本地一个退隐仕宦所居,三年前这家主人病故,家眷都回了乡下,因此这宅院也足足空了三年,直到今年被马晓钧一眼看中,方才历经周折找到主家,好说歹说才将其高价买了下来。马晓钧找来工匠将其重新粉刷装饰一新,远看门庭壮丽近观庭院幽深,只觉城中鲜有人家能比。待宅子收拾妥当,马家夫妇便为儿子迎娶新妇,将东边的院子作为小两口的新居。
??? 儿媳何氏性格温婉孝敬公婆,过门后和夫君相亲相爱,一家人其乐融融,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只可惜好景不长,一月未出,家中居然发生了三件怪事。先是一日正午仆人洗刷完马桶,将其放在院中晾晒时马桶忽然无风自起,盘旋飞舞到空中互相碰撞,过好一阵子才落下地来,直将仆人们在旁看得的瞠目结舌惊骇不已。这事还没弄明白,晚上子时马厩中的群马忽集体发出嘶鸣声,似乎是受到大的惊吓般,可等着众仆人打着灯笼去察看,却又什么都没发现,而且自此之后每夜群马都会有一惊,或在子时或在寅时,马家诸人对此皆大惑不解,而仆人们私下议论纷纷,都说这事太过诡异,莫不是新宅中有什么古怪不成,因此一到日暮便无人敢独自在院中穿行,即便要出去也需找几人作伴方敢出门。
??? 马晓钧虽说心中也感诧异,但又不知究竟,只好听之任之不为所动,并对家人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让他们也不要放在心上。不料过了数天,儿媳何氏好端端的却忽然患了心疾,每日疯疯癫癫或歌或泣,偶尔夜深人静时还光着脚在房中四处奔跑,若是有人去拉她便会躺在地下翻滚着怒骂不休。马晓钧替她连着请了七八个大夫,皆是束手无策,都说这病治不好,夫妻俩为此愁得连饭都吃不下。时间长了这事情逐渐被家仆泄露了出去,因此城中人热议纷纷,都说马家闹鬼,马晓钧害怕被人指指戳戳,更觉无颜出门,每日唯有闭门不出待在家中长吁短叹而已。这一日他正在房中闭目养神,忽听仆人来"那天我去郎豆浆吃饭,"他神情诡异地对我说:"到燎里发现人很多。我就在位年轻而时髦的女郎同桌对面坐下——说实话,那女孩虽然摩登却无内涵无气质,标准个恐龙,不过她的小嘴倒挺性感..."报说是自己的小舅子傅佳来了,正在厅上等候,马晓钧和傅氏一听大喜,急忙出来相见。原来这傅佳前些年参军,现今已升至杭州绿营都司一职,这次因公事到云南来,所以顺便探望下姐姐姐夫。
??? 久别重逢分外欣喜,待茶水上来了,又端来几个凉菜,提了几瓶啤酒。接着,简单实惠的大盘鸡,大锅菜和鱼头豆腐汤摆满了桌子。他们猛吃猛喝了阵子后,就开始讲起自己的趣闻逸事来。保庆刚想把这次鬼女桥遇鬼的怪事讲给大伙,光头抢先讲起了他两个月前碰到的怪事:"那天夜里两点,我开车刚到鬼女桥附近"姐弟俩贴己话说毕马晓钧便将傅佳安排在西院下榻,旁边即相邻着马厩。一切安置妥当后,有天,红姨在厂里车间工作,听说了小赵周后要结婚的事,小赵是红姨的同事,十岁,虽然两人不在同个组,但工人就那些人,互相之间都是很熟的。他又在厅中安排家宴为傅佳接风。饮至半酣之时傅佳道:“姐夫,你这宅子真够气派的,我姐跟你算是有福啊。”马晓钧一听不由苦笑道:“不瞒你说,舍下多鬼,夜间独宿的话你不害怕吗?”傅佳以为姐夫在说笑话,于是回道:“姐夫休要说笑,这等富丽堂皇之宅,还有什么鬼物!”马晓钧正色道:“我这可不是说笑,是真的。”说毕便将这一月来所发生之事源源本本告知了傅佳。傅佳越听越是惊奇,这才知道姐夫刚才并非喝多了口出戏言,可他素来胆略过人,于是借着酒劲拍拍胸脯道:“我辈作武将的,皆是亡命之徒,死且不怕,还能畏惧鬼物么?”马晓钧见状也摇头笑笑,于是也不再提及此事。夜半酒阑,二人各回房间,傅佳白日车马劳累,兼之又喝了不少酒,因此一上床便沉沉睡去入了梦乡。
??? 睡至夜半,傅佳忽从梦中醒来,只觉唇干舌燥口渴难耐,便坐起身子准备下床倒杯茶喝,不料双脚尚未落地,忽听头顶隔板上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来,让他不觉大吃一惊。傅佳腾的一声下了地,将桌上烛台用火折点燃,坐在床边仰着头定定看着顶棚,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上面的动静。过不多时头顶的声音越来越大,时而象有人在来回踱步,时而又像是在抖动衣角,将傅佳听得有些心慌意乱。他正待出去叫人,顶棚却忽然安静了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傅佳又在下等了良久,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外再无所闻,他这才心中稍安,喝了杯茶便上了床,连蜡烛都不敢熄灭。不想眼睛刚刚闭上,头顶声音又大起,像是有人在顶板奔跑一般,声音从东南而起,至西北角才停下来。傅佳一个激灵坐起身来,眼睛眨也不眨盯着顶棚。
??? 等了半响,头上又没了动静,傅佳正待起身察看,忽听“砰”的一声传来,将他吓了一跳。他循声看去,只见屋角顶棚处忽然露出一个尺余长黑乎乎的东西来,状若马尾一般,从顶棚徐徐垂落下来,此地光线甚暗,傅佳即便是睁大双眼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物事,只觉一身毛发森竖冷汗直冒。眼看着这东西越伸越长,颜色也由黑转白,继而变粉,有三四指的宽度。傅佳不知这是何物,心中正觉纳闷,忽见这黑物中露出两只眼睛来,足有杏仁大小,眼中还发出幽暗的绿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傅佳。傅佳心中大骇,正欲张口呼叫,忽又想到自己方才在姐夫面前夸口之言,若是此刻示弱呼叫,以后将何以见人?因此强自撑住,只瞪大眼睛使劲盯着。此时这怪物的口鼻也逐渐露了出来,唇红齿白冷笑不已,烛火也随之缩如绿豆般大小,光线惨淡几将熄灭。傅佳只觉昏昏沉沉有如梦魇,四肢无力不能动一动,那怪物从顶棚倏然而下,又似旋直到了晚上,雪还是没停,宇晨说我们得在山上过夜了,他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披在我们身上,我和娜娜抱着度过了夜。第天醒来的时候我头好痛,很明显我感冒了,宇晨关切地摸了摸我的头,很着急的样子。但是不妙的事,外面直下着大雪,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宇晨打开手机,发现没有信号。娜娜不安地问宇晨:"我们该怎么办?"风般透窗而出,瞬间即不知踪影了。
??? 说来也奇,怪物一走傅佳便如大梦初醒,一身大汗淋漓酒意全无,定下神来只听前院马厩中群马惊嘶,而门窗全完好如故。傅佳坐在床上思索,这怪物等会必要回来吗?,这可如何是好?思来想去他将腰刀抽出放在枕边,又穿好衣服和靴子躺在床上以备不测。五更刚过就听马厩中的马又嘶鸣起来,傅佳本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听马叫便翻身坐起,双手紧握枕旁刀柄。只听呼的一声,一物透窗而入直扑床前,傅佳一看正是方才那长发怪物,他不及思索大喝一声,挥刀便向其砍去,随即就听轰然一声大作,连蜡烛都熄灭了,屋内漆黑一片,唯闻头顶一片乱声,良久方才平息下来。傅佳也不敢再睡,紧握腰刀直到天明,找到姐夫告知了他夜里发生的怪事。马晓钧听罢大吃一惊,半天都咋舌不下。
??? 傅佳对他道:“姐夫,我看你这宅第大有古怪,说不定外甥媳妇的病也是因此而起,得赶紧想个法子将其驱走,否则一家上下都会鸡犬不宁。”马晓钧眉头一皱道:“你说的虽然在理,可是我又不是神仙,如何会驱鬼除妖?”此时傅氏听说此事也赶了过来,听丈夫一说便道:“刘名没有回家,他隐姓埋名在外面逛荡了两个来月。这段时间里,他吃不好,穿不暖,连电话都不敢往家里打个。有时他也会想: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人又不是自己撞的,干什么要这样躲躲藏藏呢?警察是不会冤枉好人的,回去说明白不就行了。终于,他抱着这个念头,走进了公安局。进去打听才知道,那件事已经结案了。被撞的两个路人当场死亡,肇事者在逃逸的路上,车子翻到了沟里,也死于非命。陶海要是真死了,自己应该第个知道,怎么当时就没发现他的尸首呢?更让他奇怪的事,警察竟然说:肇事死者是刘名。刘名惊讶的下巴差点脱了臼,这个结果让他不寒而栗。我前些日子听说城东桥边有一老翁姓徐,能走活无常,出没于幽冥间,无鬼眼却能见鬼貌,识鬼性,何不去将他请来看看?”马晓钧和傅佳听罢都觉此法可行,于是便让傅氏带上礼物去城东相请徐翁。过了一个多时辰傅氏便回来了,身后还跟了一个五十多岁身材精瘦的老翁,相貌倒是平常,唯独一双眼睛发出惨绿色的荧光来,似乎带着一身的鬼气。不用说这带着满脑子的好奇,高晓丹冲出银行大门,年轻人已经上了辆越野车,扬长而去。高晓丹赶紧发动汽车去追,可是,很快就跟丢了。好在,她记住陵轻人的车牌号。就是人称活无常的徐翁了。这徐翁一进宅院便皱起眉头将所有房屋都查看了一遍,最后在傅佳所居昨晚所住之处停了下来,点上一锅烟看着顶棚久久不出一言。
??? 马晓钧见状心中忐忑不安,当下便问他道:“我这宅中可有何不妥?”徐翁抽一口烟,又抬头看了看顶棚,方回答他道:“蟠天际地,混阴淆阳。世不能无人,地不能无鬼。鬼有时为人,人有时变鬼。鬼得正气为神,得清气为仙,得飘渺之气为佛,得邪厉不正之气为魅,贵宅之物即是鬼魅。”几人一听大惊,急忙问道:“那可有何术能将其驱走?”徐翁道:“地气不正,驱之无益。依老朽看,当移居别处以避其戾气。”马晓钧道:“不是我不想移出,我是怕找不到合适的吉宅。”徐翁一听便笑道:“老朽看来何处不是吉宅。”马晓钧听罢恍然大悟,当即躬身致谢。待送走徐翁,他迅即去别处买了一间宅院,选了个日子便举家搬迁了进去。说来也怪,到了搬家的那天,儿媳何氏却大左右,身材修长纤细,长相清秀可人,头乌黑的长发更是给她增添了几分魅力。哭不止,说什么也不愿离开。马晓钧无奈便让儿子拿着剑恐吓她,不料何氏赤着脚便逃,众人将她拉住强行给她穿上鞋袜,塞我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何,雨天总是容易发生类似悲剧,仿佛死神失常。根据经验,接下来我又要开始忙了——作为名遗体化妆师,我的工作总是与死神接踵而行,被人厌恶却无法抗拒。入车中到了新居。不成想刚刚下车,何氏便醒了过来,行为举止如常人一样,众人问她以前之事,她却是茫然不知。自此之后家中诸事和顺,鸡犬不惊,而马晓钧将原来的宅小张很反感:"你要干什么。"子贱价出售,后来连更数主,没有一个能得安宁的,最终开了门赵学良在门口脱下大头皮鞋换上拖鞋走了进去,这时柳梅从身后开了灯,抬眼看大厅里的挂钟,柳梅惊说道:"哎呀,都点好几啦,快去喊儿子起床上学啦!"被废弃作为菜圃了。
??? 有没有宁夏吴忠市的朋友?这次我的车在吴忠境内的高速上被扎爆胎,多亏两个吴忠市的朋友停车热情相助才得以顺利到达中卫,在此特意感谢,这年头能向陌生人伸出援手的实在是不多了,只可惜我当时因为很着急没有记住车牌号,所以只能在这里向他们致谢了。

标签:朋友姐姐姐夫诡异

    上一篇:砍头魔术 下一篇:阴法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