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阴法

阴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万历十五年,富顺县府(今四川自贡)府衙中缺少一个书吏,于是县令张谦便在城门上张榜招贤纳良。榜文贴出不到三天,便有一人前来揭榜应召,守门的衙役一看,此人身长三尺余,长脸深目,瘦骨嶙嶙,穿一身旧得几乎看不出颜色的粗布衫,年龄约有三十多岁,可谓相貌普通之至,于是便将他带至县府公堂上。张县令上堂一问,方知这人姓顾名群,蜀地巴中人氏,自幼读书识字,还考中过秀才。张县令见他貌不出众,便随口问了几个文章书写方面的问题,顾群皆对答如流,张县令又出了个题目让他写一篇文章,他不暇思索应手而成,不仅文笔出众不蔓不枝,而且字迹工整如行云流水,端得是个人才。张县令一见大喜,便将他当场售货员看了看扬怀盒子里款式别致的黑皮鞋抱歉地笑笑说:"对不起,没有。"录用,每月俸银三钱,自此这顾群就随其他的幕客一起住在府衙中,日常写点文书作个笔录,倒也勤勉能干,兼之他性格诙谐,为人和善,这府衙中的人上至县丞下至衙役都很喜欢他,平时闲来无事就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经常是不醉不归尽欢方散。
??? 这一日恰逢本地的盐商钱万利宴请府衙中的众幕客,顾群最见不得这些脑满肠肥富而不仁的奸商,本不想去,可耐不住县丞及众幕友的一再相劝,无奈之下只好和他们一起前去赴宴。这钱万利肥头大耳满面油光,长得虽然难看却偏生喜欢穿锦衣华服,尤其腰上那条翡翠带钩更是晶莹剔透翠绿欲滴,一看便知是个罕见宝贝。原来这条翡翠带钩是他刚刚花费了重金从波斯商人手中买来,本欲在人前大肆炫耀一番,可惜他的狐朋狗友都是一些粗俗不堪的生意人,思来想去便专程叫来府衙中的幕客一起鉴赏,这些人大都是读过书的文化人,想必更懂得其中的门道。此时他见众人果不其然都盯着自己腰间的这条带钩,心中不由大为得意,哈哈一笑索性将腰带解了下来,让众人拿在手中轮流欣赏。众人见这翡翠带钩实为罕见珍物,一个个都不敢轻言妄动,唯有口中啧啧不停称赞而已,而钱万利听在耳里乐在心中,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 此刻唯有顾群一人在旁视若淡然不为所动,只不住自斟自饮半天也不出一言。钱万利见状心中不由有气,想着莫不是你这穷酸不识货?于是他站起来走至顾群身前道:“我看顾先生一直未出声,莫非这翡翠带钩有什么瑕疵不成?”顾群闻听微微一笑道:“不敢,这带钩碧透于身,鲜浮于面,倒确实是件好东西,只不过。”说道这里,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钱万利闻听此言心中大奇,莫不是我这宝贝还真有什么瑕疵我却不知,可别上了那胡商的当才好,于是急忙问道:“还请先生直言。”顾群道:“请钱老板将带钩给我仔细瞧瞧才好说。”钱万利一听急忙拿起带钩交给顾群,可眼看这带钩堪堪交到他的手上,不料他手却忽然一缩,钱万利始料不及拿捏不住,只听当啷一声,那翡翠带钩便掉在了地下摔成了三截。众人一见大惊失色,钱万利更是面色煞白嘴唇发抖,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想这宝贝是他花了大价钱才买到手,如今却被顾群失手摔成三截,那就一文不值了,这可真是血本无归啊,他一时又惊又怒,恶狠狠地盯着顾群,直欲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 此时其余诸人也为顾另个人走近我的身边,用手抬起我的头来,这让我想起那两个"喵,喵,喵"莱莱边高兴的回应着边用脑袋蹭玲玲的手,撒着娇。仙女,我讨厌这样的姿势,昨天体内那种力量又涌了上来,我甚至感觉到手指甲在缓缓地伸长。我连忙把手藏在丝绸做的裙子里面,因为萨玛说过,人们不会喜欢个女巫。我听到这个人在对萨玛说,你女儿很漂亮,我想娶她做妻子。群捏了把汗,可他却不以为意,反而漫笑道:“不料一时失手摔了宝贝,不妨事不妨事,我赔你一个就是。”钱万利一听更是火冒三丈,这翡翠带钩世上仅此一件并无二物,他顾群却说要赔自己一件,简直犹如痴人说梦一般,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怎么赔。想至此处他强压心头怒火道:“好,好。若是你真能赔我条一模一一样的带钩,我钱某人不仅不怪罪先生,还要重赏先生。若是不能,可别怪我翻脸无情。”其余诸人一听此言也都暗暗心惊,均想这顾先生莫非骇得失心疯了,这翡翠带钩就算是把他卖了也不够赔啊,此刻又见钱万利双眼喷火怒不可遏的样子,都不禁为顾群捏了一把汗。只见顾群却若无其事一般,缓缓俯下身子将三截断了的翡翠拾起,放在桌上依原样拼好,又嘬起嘴吹出一口气,接着笑吟吟的拿起翡翠带钩交给钱万利道:“总算是完璧归赵了,钱老板看看这件可与你的那件一样?”钱万利和诸人在旁看得是莫名其妙不明所以,待他一脸疑惑的将翡翠带钩接过,只见整件带钩光润圆滑,连一丝缝隙都没有。钱万利又惊又喜,大惑不解。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 顾群见其余诸人也都一脸疑惑,于是笑了笑道:“这只不过是点障眼法罢了,权当是今晚的一个乐子,诸位没什么可吃惊的。”众人听罢均将信将疑,钱万利更是稀里糊涂不明就里,只是赶紧将带钩挂在腰上,直到酒席结束也不肯再解下来了。顾群低头饮酒也不多说,待酒席散后众人又问他方才之事,他才缓缓道:“那翡翠带钩还不是那钱万利用民脂民膏买回来的,我不过是和他开个小小玩笑让他不要太得意罢了。”众幕客听罢都将信将疑,顾群见状也不多言,伸手一拂便将面前的茶杯扫落在地下,只听当啷一声那茶杯便摔成了三四片,顾群不慌不忙将其从地下捡起合成原状,仍是象方才一样轻轻吹口气,只见这茶杯顷刻间便恢复了原样,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此时顾群方微微一笑道:“如何?”众人在旁只看得是目瞪口呆惊可是过了没多久,老赵就觉得不大对劲了。车厢里越来越冷,后座上渐渐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大了。就好像有什么的皮在不停地被撕刮般。刚摆脱的恐惧又袭上心头。老赵的脊梁上阵发毛,颈项上的头发根根倒竖了起来。奇不已,此刻听他问话方醒过神来,不由都大喝了一声彩,对他赞不绝口,自此大家均知道这顾先生身怀奇术,是个神人,府衙中从上到下都对他是另眼相看。
??? 可从那晚之后顾先生仍是一如往常,做事兢兢业业,喜欢和众幕友开开玩笑喝喝酒,只是若是有人想让他再施展神术的时候他却怎么也不肯,只说那是骗人的小把戏,众人见状也就不再勉强。有一日众人又聚在一起饮酒,席间有一名为高江的幕友发现顾群吃得很少,每顿才吃一个小馒头,于是便问他道:“我看顾先生法术精深,为何饭量却如此之小?”顾群闻听对他笑道:“不是顾某饭量小,而是我就从来不知道吃饱的滋味。与其怎么吃都吃不饱,还不如每顿少吃点意思一下。”高江听罢根本不信,于是就激他道:“那先生能吃得下一百个白面馒头吗?”顾群道:“那有什么不可以得,只怕即使是一百个馒头也填不饱我的肚子。”高江一听便将众幕友叫来,将方才二人所言尽数告诉了他们,众人一听也都不信,顾群道:“即是你们不信,我有什么法子。”高江眼珠转了几转,又和众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一番,随即对顾群道:“顾先生,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吧。明日下午仍在此处,我们准备好一百个白面大馒头,若是你一顿能吃完的话,我们就挑个日子摆上酒席请你看戏,若是不能吃完的话,这酒席照吃戏照看,只是所需的花费就由你来出好了,如何?”顾群听罢头都没抬道:“好,就依你们所言。”
??? 第二日一早,众人凑了些钱买了一百个又大又圆的白面馒头,到了下午便将其堆在院中桌上,如同一座小山般高。高江去把顾群从房中请来,不料顾群一见这馒头山便眉开眼笑道:“今日总算能开怀大吃了。”众人一听都觉匪夷所思,想这一堆馒头就算是几个壮汉来也未必能一顿吃完,这顾先生文弱削瘦,如何能夸下这般海口?于是均面带怀疑之色站在一旁,看他怎么吃完这馒头山。只见顾群不慌不慢的盘腿坐在桌前,让人端了一大碗水来,伸手便拿起一个馒头吃了起来,三两口便将馒头送下了肚,他端起碗喝了口水,接着又拿起一个馒头,也是很快就吃完了,他再喝一口水,伸手又去抓第三个馒头,如此周而复始,一个时辰过去,眼看着这馒头山逐渐降低最终一个不剩,都被他吃得干干净净,而那一大碗水也刚好喝完。众人在旁初是好奇,始而惊讶,继而诧异,最后皆是骇得张目结舌难出一言,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
??? 顾群吃罢馒头,抬起头扫了他们一眼,拍拍肚子道:“还有没有馒头了,我这还是半饱呢。”高江在旁醒过神来,急忙作揖道:“先生神术,我等甘愿认输。”顾群笑道:“你们快准备酒席吧,我可等不及了。”说毕站起身来扬长而去,只留下众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沉默良久后高江忽对众人大声道:“这事绝不可能!我看顾先生身材瘦弱,腹中恐怕连一升的大小都没有,所以这一百个馒头绝不会是被他吃下肚了。”其余人等听罢此言都不明所以,于是纷纷望着他,高江又接着道:“依我看这定然又是他的障眼术。”众人一听恍然大悟,在旁边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高江打断他们道:“若是大家伙不愿认这个输出这个钱,就得揭破他才行。我若猜得不错,这一百个馒头肯定是被他用法术搬到别处去了,我们若是能找到这些馒头,他就抵赖不得,只能乖乖认输。”众幕友听罢都深以为然,纷纷点头不已,只是要怎么找到这些馒头却是件大大的难事。正在他们苦思冥想一筹莫展之际,忽有一人拍手大叫到:“有了,我们去找白大仙问问不就成了。”
??? 高江不知这白大仙是谁,正待向那人询问,旁边早有几人按捺不住,于是七嘴八舌的告诉了他白大仙的来历。原来离这县城西门三里外有个兰家祠堂,本是早年此地的一个大户宗祠,不料后来这兰家因犯罪吃了官司,家道日益衰落,到了近年更是人丁稀少,索性卖了祖居举家外出谋生去了,唯余这祠堂留在原处无人看管,历经风吹雨打逐渐变得破败不堪。可今年开春忽然不知从哪来了个游方道士,居然寄宿在里面替人占卜算命,号称善风角占知晓未来过去。偶有附近居民去找他卜算不仅皆有灵验,且奇准无比,因此一传十十传百,都说这道士有神机妙算之术,一时在城中名声大噪,找他算卦的是络绎不绝。这道士眼见每日求卦的人太多,便又立了三条规矩,一是每日只课三卦,多一卦都不行,理由是天机不可多泄,否则会遭天谴。其二是算卦不要酬金,只需备上鸡鸭等家禽一只,酒一壶即可。其三是卜卦只在白日,晚间概不见客。这三条一出,每日找他算卦的更是需备上鸡鹅早早便在门口排队,就这也不见得能见他一面,但凡只要能让他卜算,就没有不准的,因他自称姓白,所以附近的人都尊称他为白大仙。
??? 高江近半年来在府中很少出去,所以对此事一无所闻,此际听说有如此神人,不由眼前一亮精神大振,对众人道:“既有这等神仙人物,那还何愁此事?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一早我们就备上礼品去找他。”众人听罢纷纷点头称是,接下来高江又将明日买鸡备酒之事一一安排妥当,这才各自散去。待第二天鸡叫三遍,高江便与众幕客一道带着礼品去了兰家祠。待他们走至近前一看,这祠堂虽然宏伟宽阔可却残旧破败,里外三间唯有左手一间小厢房尚勉强能住人,厢房门口还挂着一个脏兮兮的布帘,帘上左右并排竖着两行大字:神机妙算,算出人生祸福事;未卜先知,知晓上下五千年。高江一见心中不由暗道:“好大的口气。”待他再往门前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原来这一大早就有七八人等在那里,手中都提着鸡鸭鹅等家禽,看来都是来找这白大仙算卦的。众幕客一问才知原来这白大仙尚未起床,因此这些求卦之人也不敢打扰,只能在外等候。高江心想若是和这些人一样排队等的话轮到他们三卦早过了,情急之下便对他们说道:“公差办案,闲人闪开。”说话间高江便挤到门前伸手掀开帘子带着五六个幕客闯了进去,留下门外七八个等着算卦的一脸敢怒不敢言之色。
??? 待众人一进去便发现这屋内摆设颇为简陋,墙角是一张小桌,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地下还横着一床破草席,一人本来正躺在席上,见有人闯进,此刻已坐起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这人头挽发髻身着道袍,塌鼻小眼其貌不扬,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想必这就是众人所言的白大仙了。高江见状心中不由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这白大仙必然是个仙风道骨不食烟火的得道高人,不曾想居然是个形容邋遢相貌猥琐的老道。还没待他张口相询,忽听白大仙细声细气问道:“各位官爷一大早便不请而入,不知所为何事?”高江拱拱手道:“我等久闻白大仙有神鬼莫测之术,因此专程登门拜访,若是扰了大仙的好梦,还望恕罪。”那白大仙闻听此言,又将他们逐个扫视一遍,方不急不慢道:“不敢。方外之人不过是求个温饱而已。各位所求何事但说不妨。”高江听其所言倒是不俗,心中也不敢怠慢,便将与顾群吃馒头打赌之事一五一十的告知了白大仙,最后道明来意,说想请白大仙给打一卦,算算这些馒头到底被搬到哪去了。
??? 不料白大仙初时面无表情,(我当道士那些年:www"真的吗?闹鬼啊!为什么我不知道啊,阿籽,阿籽给我讲讲哦。"我听是学校的房王建军想起王建明的女儿养了只大白猫,那猫是他女儿岁时候开始养的,至今已经年了,他女儿每天要和猫起玩,起吃饭睡觉,就算出门会儿都经常要抱在怀里。现在那猫已经有点老了,他们全家人都很照顾,毕竟相处时间那么长了。王建军想如果这只大白猫突然死了或者丢了,他们家定都会非常伤心,尤其是他女儿,肯定哭闹个不停。子闹鬼下就来了精神。拼命的摇着阿籽给我讲这切。.dangdaoshi.com,很好看的一本小说,推荐给大家哈.)越听眉头却是锁得越紧,一等高江说完便迫不及待的问他这顾群的相貌打扮,待听高江说毕面色不由瞬间一变,随即低下头闭起双眼一声不吭。高江一时不明所以,在旁等了一会见白大仙始终无语,便咳嗽一声轻轻叫道:“大仙?大仙?”连叫了数声,方见白大仙缓缓睁开双眼,高江 "我们去跑趟吧!"袁蓉突然提议。"好,跑趟!"陶勇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他们各自回蓟上运动服,再次相约在起,沿着熟悉的路线开始跑步。毕恭毕敬道:“还请大仙指点迷津。”白大仙目光湛湛盯着他道:“你们真想知道?”高江与众人皆点头不已。白大仙道:“好,贫道可以给你们算一卦,但贫道有个要求你们一定要应允。”高江闻听喜道:“这个规矩我们知道,我们早已给大仙备好一只八斤重的雄鸡和一坛美酒了。”白我听说了这事后,说,这也不能就说是遇到鬼了,也可能是那个女的把小孩赛进去的,可能是个变态杀人狂。大仙摇摇头道:“非也,贫道所言不是此事。”这一番话将众人听得稀里糊涂,不知这白大仙到底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还想要银子不成?高江干笑两声道:“这些薄礼确实不成敬意,若是大师嫌少尽可直言。”白大仙又摇摇头道:“其实贫道的请求说出来很简单。你们有所不知,这位顾先生是个高人,法术精通博大,贫道自愧不如,所以也不敢破他的法。除非你们能在七天后的戊时让他既不能出府衙也不能行法术,贫道就可以帮你们赢下这个赌局。”
??? 高江一听大喜,心想这又不是什么难事,于是拍着胸脯对白大仙道:“这有何难,全包在我们身上好了。”言毕众人也纷纷出言附和。白大仙道:“既能如此,贫道这就给你们打一卦,算算这些馒头到底在何处。”说毕便从袖中拿出几文古钱来抛在桌上,待古钱落定,他便目不转睛的盯着古钱,久久不发一言。高江及一众人等在旁屏息静气的看着,唯恐扰乱了白大仙的思路。过了小半柱香时分,只听白大仙徐徐吐口气道:“总算有着落了。你们回去在马厩中细细查找,如贫道所算不错,馒头定然藏在那里。”众人一听大喜,高江连声谢道:“多谢大仙指点,我们这就回去找寻,若果真如大仙所言,我等必有厚谢。”白大仙摇摇头道:“谢倒不必了,只他在潮湿的地面上蠕动,调整角度,使牛群正处于两人之间。是你们答应贫道的事情千万不可忘记,否则必有大祸临头。”众人七嘴八舌均道此乃小事一桩,必然能说到做到,不劳白大仙费心。白大仙闻听似乎才放下心来,对他们点头道:“如此最好。”待众人告辞了白大仙回到府衙中,依着大仙的指点来到马厩,经过一番仔细搜寻,果然在马厩的阁楼上找到了这一百个白面馒头。众人皆欢呼雀跃大为欢喜,都说白大仙果然是活神仙,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
??? 高江又让人将这些馒头装好,随即带着这些馒头来找顾群。顾群适在房中打坐,见他们前来略微有些诧异。高江一见他便指着馒头道:“顾先生上次又骗我等了。原来你先用障眼法,再用搬运术将这些馒头运到马厩的阁楼上,如今这些馒头都被我们找到了,这又该怎么说呢?”顾群听罢却不惊不怒,反而淡淡一笑道:“是我输了。你们说该如何罚我?”高江道:“我与各位幕友都商量好了,请先生七日后在院中备下酒席请我们赏戏吃酒以作赔罪,如何?”顾群听罢低头轻轻“哦”了一声,似乎有些意外。高江以为他想抵赖,便对他道:“顾先生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该不会爽约吧?”顾群抬起头对众人笑笑道:“区区小事,如何敢诓骗大家。就依你们所言。”说毕又从怀中摸出十两银子交给高江,托他去准备酒席商情戏班,众人一听均喜笑颜开,对顾先生是交口陈赞,都说他是个诚信之人,顾群对此却充耳不闻,只低着头似乎一直在思虑着什么。
??? 七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到得第八日午后,众人早早便将手头之事处理完,聚在庭院中单等戏班前来搭台唱戏,一时院中热闹非凡,连张县令都被请来了。张县令初时不知事情缘由,高江便一五一十的禀告了他,张县令听罢惊诧之余更觉有趣,不意自己的属下还有这等能人,于是便想问问顾群,不料院中到处查看一番却未发现他的踪影,高江见状急忙和几个幕友赶到顾群所居之处,却见他尚坐在床上闭目打坐。高江不由分说上前拉起他就要走,顾群睁眼问道:“不是银子都给你了吗?还要我去做什么?”高江道:“今日你是东家,哪有请客东家不出面的道理。再说张县令已经来了,正等着见你哪。”顾群闻言笑道:“即是如此我若不去却是失礼,也罢,我去就是。”言毕便随高江等人来到庭院中。
??? 此时戏班已将戏台搭好唱了起来,众人簇拥着张县令坐在台下看得目不转睛。顾群过去对张县令行了个礼,张县令正看得过瘾,随口问了两句便又转头看戏去了。顾群也不多话,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最后,双眼眯成一条缝,也不知到底是在看戏还是在听戏。高江心中谨记白大仙所言,怕顾群又玩什么花样,于是也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旁,指着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顾群闲聊,顾群口中或“嗯”或“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还时不时的抬头看天。高江见此刻尚在申时,离白大仙所说的戊时还早,眼见台上唱的精彩,于是也逐渐看得入迷,懒得再和顾群说话。不知不觉酉时已过,高江早已安排好三桌丰盛的筵席,此刻见日头西斜,便命人将酒菜瓜果流水般的端上,请张县令坐上席,顾群坐下席,自己和县丞陪坐在两旁,台上继续唱戏,台下觥筹交错,众人一边赏戏一边吃酒,端的是自在快活。
??? 待这台戏唱罢已是月上梢头,张县令吃罢酒席便先回了,高江见戊时已到,白大仙曾周末,华佳决定亲自上阵,挑战拳王。经千叮咛万嘱咐,说是千万不能让顾先生在这个时刻作法,否则即会有大祸临头。白大仙就是活神仙,他的话可不能不听,否则真有大祸自己可担当不起。想到这里他便使个眼色女鬼进房间后,菲儿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观察着女鬼的举动,心里害怕极了!自己又不敢吭声,连呼吸也不敢太用力。生怕不注意,惊扰到女鬼。,一众幕友早已明白,纷纷上前敬酒的敬酒,夹菜的夹菜,让顾群无暇旁顾,就连他上个茅房都有人跟着。顾群对此似乎一无所觉许晴晴开始向侗易求救。侗易抖开席布单,竟是她白天包裹侗易所有物件扔掉的那条。她眼见着他把所有的鱼儿收进去,之后,他背着它们走了。,兼之他酒量惊人来者不拒,数十杯酒下肚不仅了无醉意反而精神倍增,话也多了起来。他本就是个诙谐风趣之人,此时更是口若悬河妙语如珠,尽说些天下的奇闻异事,只将众人听得大笑不已。又说了片刻他忽对众人道:“讲了这么久,真得有点累了,容我点上烟抽两口解解乏再说。”言毕便欲回房去取水烟袋。
??? 高江怀疑其中有异,cctop.cn于是也站起身讪笑道:“先生不会是要借故先回吧?我们说好的今晚可是不醉不归,再说我们还没听够先生的故事呢。”顾群听罢忽抬起头扫了高江一眼,高江只觉他瞬间目光如电慑人魂魄,心头不由一凛,可转眼顾群又恢复了原样,懒洋洋地笑道:“即是不相信我,还请高先生和我一道去。”高江听他此言心中松了一口气,可自己一人去又不放心,于是又叫了两人随行。待顾群在前慢悠悠的进入自己的房间,高江等人就站在门口等待,好在过了片刻就见顾群走了出来,手中果然拿着根尺余长的水烟袋和一张引火的纸煤,他一见高江便道:“怎样,我说我只不过是回来取烟袋而已。”高江急忙赔笑道:“顾先生确是诚信之人,我们如今是知道了。”顾群对此话不置可否,便又随他们回到庭院中。
??? 众人正等得不耐,一见顾先生便叫嚷着让他继续讲故事。顾群淡淡一笑道:“诸位莫急,先等我抽口演解解乏再说不迟。”一边说着一边掏出火折来准备引燃纸煤。只见他将一条纸煤撕为两半,然后点燃了其中的一条来引烟丝,不料这条纸煤堪堪烧完,忽见空中狂风席卷乌云大作,一时吹得树动枝摇飞花落叶,众人连眼睛都难以睁开。正在惶恐间,却见顾群又不紧不慢的点燃了第二条纸煤,这次纸煤一烧完便见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随即就听霹雳声大作,将众人耳朵都快震聋一般,高江等人见状惊骇万分,一时站在院里浑身抖做一团。此时忽见一物从空中直直落入院中,众人定睛一看地下居然是一只白色的老鼠,只是这老鼠的个头远比一般老鼠为大,简直就如同一头小猪般,此刻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顾群至此方仰天大笑数声道:“三年之功终于成了。”这句话将众人听得如坠云雾中,都不知他所言是何意。
??? 顾群见他们一脸茫然惊恐状,于是温言安慰道:“诸位不必害怕,其实这院中的白鼠即是你们所信的白大仙。这孽畜算起来也是我同门,只是数年前堕入魔道,信奉采补邪术,专于夜间潜入闺房淫祸年轻的女子,这些年在蜀地已有不少少女身受其毒。我奉师命捉拿他已三年,他虽道行不如我,可却擅长逃跑之术,因此数次眼看就要将他拿住,却被他险险逃走。这次我追踪他一直到了此地,可夜间四处打探都未能找到他的藏身之所。前些日我偶然和你们玩笑打赌,不料却被你们揭破,当时我便知道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个人有这本事。我料定他一得知我在这里便要前来加害,而且算准今日适逢月圆之夜,而戊时又是他法力最盛之时,因此才会让你们将宴请放在今日,好缠住我让我不及施术,如此他即能施隐身术前来相害。我却故意装作不知,就等此刻请君入瓮,不想你们紧缠住我不放,无奈之下才借口回房取烟袋,匆匆将符咒写在纸煤上,以致于在这里施法惊吓了大家,也是情不得已。不过总算是不负师恩所命,将这孽畜拿住,说起来还要感谢诸位才是。”这一番话只将众人听得是惊骇万分难以置信,高江心中更是忐忑不安,正思虑着要不要上前赔罪,却见顾群又对众人拱拱手道:“如今大事已了,我也该告辞了。请转告张县令,顾某感谢他的厚待,各位后会有期。”众人不及反应过来,又听霹雳一这样的雨天是不会有什么生意做的。声大作,待回过神来一看,发现天上乌云尽散月光皎洁,而院中已不见了顾群的身影,连那只大白鼠也随之不见了,院中诸人皆面如白纸抖如筛糠,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待第二天一早他们就急忙赶去兰家祠堂查看,果然发现厢房中空空如也,那白大仙自此真的就再也不见了。

标签:意外恐怖

    上一篇:宅鬼 下一篇:绳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