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卖货郎

卖货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嘉靖年间,陕西商州有两个"不会不会,应该是好多小朋友把你围在中间,这里摸摸那里捏捏才对。"商人,一名刘三一名张五,两人均以贩猪为业,平时关系甚好,每次出门都是相约一起赶猪贩卖,回来也是结伴而归,这样不仅彼此能有个照应,她刚刚走进那家银行的玻璃门,就感到有点不对头──她觉得这里的切都十分的熟悉,包括门口的两盆仙人掌,包括墙上的电子汇率牌、储蓄宣传画、长椅、饮水机,还有走来走去的那个眉心长着痦子的保安路上也不至于寂寞无聊。这年秋天寒风乍起之时,两人又赶着几十头猪去外地贩卖,这一次生意格外顺利,很快便将这些猪出手换成了银子,两人获利甚多,心中很是欣喜,于是就一起回家。这一日二人正在路上边走边聊,忽听身后有人叫道:“两位客人请留步。”刘三和张五回头看去,只见喊话的人是一个身材魁梧肤色黝黑的汉子,年龄约有二十多岁,一身精干打扮,肩上还挑着两个大箱子,箱子上都是一些镜子胭脂花粉之类的杂货,看样子是个卖货郎。
??? 那汉子见两人停下脚步,急忙赶了上来,向他们问道:“请问此处离商州尚有多少路程?”刘三一听原来是个问路的,于是便问他道:“你可也是去商州的?”汉子答道:“正是。我打算去商州贩点货物。”张五一听便笑道:“那正巧了,我们二人也是准备回商州的。此地离商州尚有百余里,恐怕要明日才能到。”卖货郎一听面露喜色道:“如此正好,若不嫌弃的话我就与二位客官结个伴,这样也省的迷途问路,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刘三和张五天性质朴又是一副热心肠,当即便点头应允了,于是三人就结伴一起赶路。
??? 途中卖货郎自称姓王名武,兴安人氏(今陕西安康),一路上与刘张二人喋喋不休相谈甚欢,期间便问他们道出门所为何事,刘张二人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王亮听罢便说道:“既是如此,路上理应小心才是,好在现在我们三人一起行路也能壮个胆了。”刘张一听都觉王武所我赶紧把他们请进我的白事店,给他们上了几只香,等他们吃饱喝足了才问道,"怎么了?把这人的魂魄请到我这来了。"说着,我顺带瞄了瞄那人,那人估计死了还有些害他还是那么的疼爱我,就连笑着说话的样子也和当年样。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这坏的点也没错,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当年错的是多么的离谱。怕,畏手畏脚的根本不敢在两个鬼差面前动弹,更何况与他们神态自若地交谈了。言极是。说话间三人已走到沙河铺,眼看日头西落天色近暮,于是便在小镇的西街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了。这家客栈不大,只有七八间客房,三人来住店的时候已经有十来个客人住了进去,只余东头的一厢偏房空着,掌柜的便将他们让了进去。待得他们将行李安置好,窗外已是月上枝头了,三人均又饥又累,王武便对掌柜的说道:“劳烦您割上二斤牛肉炒上几个小菜,再打一壶好酒送到我们房间来。”掌柜的答应一声便出去准备了。
??? 刘张二人一听互相看看正待张口询问,王武转身对他们笑道:“赶了一天的路都已经疲惫了,弄点小酒我们哥三乐呵乐呵。再说和二位遇见那是有缘,所以这顿饭兄弟我请了。”刘张一听急忙推辞,王武又道:“若是一意推辞,那就是看不起兄弟了。”两人一听此言,所谓恭敬不如从命,只好闭口作罢。过不多时,掌柜的将酒食端来,三人便坐在桌前推杯换盏吃将起来,王武还不住给二人敬酒夹菜,三人把酒言欢相见恨晚,一直喝到二更过后方才作罢。此时刘张二人已然酒醉,连衣服都没脱就倒在床头酣然入睡,王武见二人睡熟,于是吩咐掌柜进来将碗筷收拾后也吹熄蜡烛上床睡第天,几人遇鬼的事便在杨柳镇上传开了,众人听说陈被吓的屁滚尿流,皆拍手称快。觉了。
??? 这天晚上紧邻东厢偏房隔壁也住着两个客人,一个是贩卖沙壶仆人们私下议论,这事蹊跷,都说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这大老婆夜夜噩梦,保不齐就和小少爷的死有关联。(用陶土和沙烧成的壶,可承酒我记不清具体时间了,因为好友给我讲过这件事情已经有几年了。不确定是事发的当年,还是后来,总之是那个大点的女孩子到岁的时候,果然遇到劫,再没过去。她喜欢上了村里的个小伙,但是父母坚决不同意,女孩居然服毒自杀了。水茶等)的商人名叫孙虎,另一个客人是个算命闪电中,只见他女朋友穿着染满鲜血的睡衣,眼睛里滴着血,满脸狰狞的指着他厉声道:"你知道为什么洗不掉血迹吗??"他被吓呆了一句话说不出。的瞎子,号称吴半仙。这吴瞎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耳朵却比常人要灵敏的多,能听到一些常人不能听见的细微之声。这天夜里二更过罢,吴瞎子躺在床上刚刚合上眼睛,忽被一声喊叫惊醒,他支起耳朵一听,声音是从一墙之隔的东厢房传来的,只是这呼叫声非常急促,只发出一声就悄无声息了,随即便听见隔壁又传来一阵沉闷的声音,好似有人在用斧头之类的利器砍着什么,其中还间杂着一阵似有似无的呻吟,也亏得是他耳朵奇灵,若是换做寻常之人恐怕根本就听不见。
??? 此时外面夜深人静,吴瞎子越听越是害怕,急切之间便摸索着起来将同屋早已熟睡的贩壶商人孙虎摇醒,孙虎正睡的香甜,忽被吴瞎子摇醒扰了好梦,心中不明所以正待发问,眼睛一睁却见吴瞎子对他摇手让他不要说话,然后便低声悄悄告诉了刚才听到的一切。孙虎一听吴瞎子说罢,心中也是大为惊疑,怕隔壁房间的客人有什么不测,但是此时去告官肯定是来不及,若是自己贸然过去相问,一是害怕没有证据反而打草惊蛇,二是情况不明弄不好自己也有生命之忧,所以一时间左思右想彷徨无计。吴瞎子在旁思索片刻,忽对他说道:“当前之际,我看不如这样。”于是便附在他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半天,孙虎听罢当即点头不已。
??? 过了一会,掌柜的正在房中睡觉,忽听吴瞎子的房中传来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下摔碎的声音,紧接着就听砰乒之声不绝,其中间杂着两人的吵闹喧哗声,似乎已经打了起来。掌柜的一听大惊失色,这好端端的怎么有人半夜三更的闹起事来,于是急忙披上衣服掌灯前去察看。等他赶到房内一看,只见孙虎和吴瞎子正在大吵大闹,地上还有一地的碎陶烂壶,想必是刚才被两人扔到地下摔破的,周围已有十几个被他们惊醒的客人一边拉着一个在劝架。
??? 掌柜的见状便问二人道为何要半夜三更的喧闹争吵,以至于影响其他客人的休息,二人还未说话,就见东边偏房中的三位客人听到争吵后也赶来了,孙虎一见他们便大声说道:“这瞎子好端端的非说我偷了他的钱财,和我在此纠缠不休,刚好请各位客官做个评判,看看谁在信口胡说。”吴瞎子听后也向众人道:“我住店之前身上带了两贯铜钱,可是半夜醒来一摸却是怀中空空,居然不翼而飞了外卖员按动电梯,进入后按了楼,电梯缓缓向上,外卖员静静的等待。,同屋客人又只是他一人,不是他偷走了还是何人?”说毕便要求搜一搜孙虎的行囊。孙虎一听哪里肯应,吴瞎子又不依不饶,于是掌柜的便劝孙虎道为了明示清白,还是让他搜一搜,王武等三人在旁也和其他的客人一起纷纷附和,如此孙虎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 吴瞎子上前先在他身上一一搜过,又将他所带的包袱行囊打开在众人面前逐一细细捡翻,依然没有见到半分钱的银子。待搜检完毕孙虎大声对众人道:“我说这瞎子是诬陷好人吧。”吴瞎子一听,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下号啕道:“我本就是个瞎子,家中又很贫穷,每日就靠卖卜算命搏得蝇头小利养家糊口,现在将这些钱丢了,那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说罢从地下跳起来对众人气势汹汹的吼道:“今天凡是住店的,都熊熊大了,很长时间没有孩子摸她的奶子了,她已经有点不习惯。她轻轻地把叉的手移开了。要全部搜查一遍才行。”众人一听大哗,都觉得这瞎子蛮不讲理,王武更是愤愤说道:“我们是好心来给你们劝架,现在你居然要诬陷我们吗?”吴瞎子一听便回道:“你们要不住在店中,我怎么会诬陷你们?”正在众人喧闹间,掌柜的不欲把事情闹大,于是便劝说众人看在他是一个瞎子的份上暂时忍让一下,反正身正不怕影斜,让他搜搜又何妨?好说歹说众客人才在掌柜的监督下回房将行囊拿来。
??? 吴瞎子将十余人并带行囊都一一搜过,确实没有找到铜钱,最后搜到东厢房的三个客人,王武等三人就让他再身上细细的搜了一遍,也是什么铜钱都没找到,三人正待回去,孙虎突然说道:“且慢,他只搜了你们的身上,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将钱藏在行李中了,你们房中不是还有两个箱子吗,也要拿来打开看看,如此才能让他放心。”话音刚落,只见王武脸色大变,急忙向众人说道:“那箱子是我贩货用的,怎么会有钱财。”众人见他面有难色,心中便起了疑心,掌柜的也不停催促他们打开箱子检查一下让瞎子安心,可三人口中支支吾吾,就是不肯挪动脚步。
??? 众人一见更加起疑,于是不由分说簇拥着二人来到房中,只见两个箱子正放在墙角。众人上前将箱豆泥也有点醉,酒后吐真言:"偶有什么本事?就是能说会道嘛。我那时看看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过,只好和鬼胡侃,最后鬼都怕了偶啦,就只好溜了,从此没敢再来找偶们麻烦,定是怕了偶的张利嘴"子打开,发现每个箱中居然是几个油纸包裹的大纸包,将纸包剥开一看,赫然发现居然是一段人的断肢残体,上面鲜血淋漓,简直是触目惊心。众人一见赵坎没有回答,按住自己狂跳的心脏,然后,飞快地拉起周月婷就向女生寝室的楼梯口跑去。大骇,转头一看王武等三人正想逃跑,于是发一声喊一拥而上将三人擒住,用绳子牢牢的捆绑起来。这时孙虎和吴瞎子才一五一十的将刚才所听见的告诉众人,同时也告知了两人为什么半夜三更要演这样一出闹剧。
??? 众人一听方才醒悟过来,掌柜的更是感激不已,因为若是以后官府查出在他店中发生命案,他也逃脱不了干系,当即口中一边称谢不已一边宣布免去所有住店客人的费用以感谢他们相助之情。众人又将三人五花大绑带到官府,县令一审之下方知道原来这王武所挑两箱中早就藏了两人,他先是假作商人套得刘张二人的虚实,然后在夜间乘两人大醉的时候将同伙放出,杀掉刘张将尸体肢解包好放入箱中,准备趁天不亮的时候便带着银子挑箱出门,反正来时是三人走时也是三人,况且天黑掌"糟老头,看什么看!是酒啦!人血不会给你的!"我不耐烦地说:"真没想到,你个人还真敢进我这鬼窝子!"柜也难以看清相貌。这计划本来就够巧的,没想到吴瞎子的办法更巧,所以这才被捉伏法,这只能说明坏事做多了老天自然会有惩罚的办法啊。

标签:尸体

    上一篇:诡狐 下一篇:白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