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宋辉杰摩挲着手机,下班后,小雨决定到墓园探究竟。走在空旷的墓园里,她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终于,她来到了号墓碑前。感觉心绪难平,他在用户申请上是有限定的,能加他的人都生活在同个城市,所以他并不担心路程的问题,只要对面愿意的话,他自然是呼百应。石和郑晨是最好的朋友,那个年代,他们都是以打猎为生,常结伴一起,捕获的猎物也是均分。宋石比郑晨长一岁,结婚两年了,幼子刚满周岁,郑晨尚未婚娶。便常在宋石家吃饭,宋石属于憨厚型,对朋友兄弟可掏心窝子,郑晨是精明能干型,两人在一起,很是互补。
??? 两人上山打猎,也常有遇见危险的时候,比如遇见一些大型凶猛动物熊什么的,就是危机与机遇并存。那样的时候,宋石都是尽量护着郑晨,就像亲哥哥一样,有什么危险的程序都是他去执行,郑晨虽强烈反对,可是仍是每次都负责断后什么的工作。好在这些年,也都是有惊无险。
??? 这一次两人打猎回来,多是一些小动物,正是腊月,年关将近,两人都有些不甘心,决定再上山一次。虽然宋石的媳妇一再反对,可是两人都铁了心,说要过一个像样一些的年。两人喝了些酒,在那个下雪的早晨,就又向山里出发了。他们每次从山里回来,都会在一些隐蔽处下一些套子,期待下次去时能有所惊喜。
??? 果然惊喜来了。在一处隐秘的山谷里,在他们下的套子那里,套住了一头黑"嘘!说话不要那么大声!"小明急十多年来李老师第次没来上课,村民们沿着李老师回家的路找,在离学校很近的地方发现了李老师的尸体,脑浆溅了地,他的手上还紧紧的握着把锄头!!!!!忙低声警告我道,"千万不能让那些鬼听到,否则我们都会有大麻烦!"熊。此时黑熊仍在那里,也不知被套住了多久,目测它如果站起来,得超过两米,两人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如果把它拿下,就不用再往深山里钻了,绝对可以好好地过个大年!这样直接上前是不行的,郑晨举枪,冲着黑熊就开了一枪,黑熊一个"大概?!你不是巫女吗?!"杨石的声音大了些,车厢里很多人都看向这里。趔趄,却是没有移动。郑晨晓枝惶恐不安,本来从学校到她家里只有十几分钟路程,可到天黑的时候她还没走到。晓枝看她拐到条岔道上了,掉转头往回走,这条路却似没有尽头,让她越走越迷糊。天很黑了,晓枝只顾赶路,忽然听见身边有个小孩嘤嘤的哭声,扭头看,个岁左右的胖小孩正坐在地下擦眼泪,她忙走过去问:"小弟弟,你怎么了,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男孩仰起满脸泪光的脸说:"我姐姐死了,我想她。"晓枝吃惊地说:"你姐姐怎么死的,"姐姐,我今天还你昨天你给多了的钱。"说完,小女孩从口袋里掏出钱,放在了我的面前。你爸爸妈妈呢?"男孩说:"我姐姐被坏人杀死了,我爸爸妈妈很早就死了,我家里没人了,呜呜呜"他说着又大声地哭起来。晓枝心想不能让他个人呆在外面,就蹲下去,拉起他的手说:"你叫什么名字,真可怜,去姐姐家里好不好?"男孩高兴地点点头,说他叫游小贵。冲宋石比了一个行了的手势,便要冲上前去。宋石一把拽住他,说:“老规矩!”便大步上前,准备好一应工具,郑晨端枪在后面紧张地盯着黑熊。
??? 宋石走到近前,这过程中他还极有经验地做出一系列迷惑黑熊的动作,比如转身假装逃跑啊什么的,黑熊并没有反应,这才渐渐放下心来。一到黑熊身前,还没等有什么动作,黑熊猛然暴起,带起腹部的"天冷,天太冷!"我哆嗦着回答。一串血珠,就扑向宋石。在巨大的黑熊面前,人的力量是那么微不足道。郑晨端着枪站在远处,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人和熊,竟是不敢开枪。最后只好向前空处放了一枪,那熊便愣了一下,转身跑向山林深处,沿路不知撞倒了多少棵树,消失不见。这熊报复心竟是如此之强,它早咬断了绳套,却不离开,一直等着下套人来。
??? 就这样,宋石离开了人世,抛下孤儿寡母。郑晨便担起了抚养这一家人的重担,不久,他就和宋石的妻子结婚了,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很善良也她拉着男人的手,对男人说,"你知道吗?从我看见你的第眼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我喜欢你很长时间了。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但是,喂是控制不了自己对你的爱,你愿意接受我吗?如果你愿意跟我在起,你就回去跟老婆离婚。"说完,她期待的看着男人。很淳朴。平淡日子没过多久,郑晨就不顾妻子的反对,再次进山打猎。以前都是和宋石形影不离,如今孤身一人,在莽莽山林里,很是有一种不适应,可他很快就抛却了这种情绪。他小心翼翼,只想这第一次能猎些小动物就行了。此时,距上次打猎,也就是距宋石出事已经半年之久了,山林里郁郁葱葱,一派夏日的生机。(真恐怖:转载请保留!)
??? 郑"谁呢?"小兰和我下床去开门。晨一直刻意回避着以前和姥姥只得把钱放在了桌子上,只会儿,刘先生就把酱肘子给吃光了,然后兀自地舔起了盘子。这那儿是平日里那个文邹邹的刘先生啊?姥姥打了招呼,想赶紧回家。但是刘先生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拖着两道鼻涕,在那里舔盘子,不觉得让人想起了市井的流氓和无赖。宋石共同走过经历究竟是真是假,因为它竟这般的清晰乃至真实!随手抓起床边小桌上的锅头,几口灌下去,老刘头终于平静了点,细细想来,他和小王出了小饭馆,迷迷糊糊的到了家,然后倒头就睡的地方,也不知在躲避着什么。却是没走多久"孽畜,还不快走。",就发现了熊的印迹。郑晨立马转向,他可不想独自去对付这样的庞然大物。可怎么走都能遇见,他感觉是同一头熊,这是一种强烈的直觉。终于,在一个山坡上,他与那只熊相遇了。起初还抱有侥幸心理,一般情况下,不主动去惹熊,熊是不攻击人的。可是此熊就盯上了他,让他心里很是惴惴。他只来得及开了一枪,却是丝毫没能阻挡住熊的脚步,反而使熊更为暴怒。熊直扑过来,只一巴掌,就将郑晨扇得飞出老远,撞在一棵树上,软倒在地。熊如影随形般跟上,一屁股坐在他身上,在最后清醒的时刻,郑晨看到了熊腹部的一个伤疤,一下认出正是当初害死宋石的那一头。
??? 那一刻,郑晨心里充满了恐惧,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报应的恐惧。当初他早看出那熊已经挣脱绳套,当初他故意一枪只打在熊的肚皮上,只是为了让宋石自己去送入熊口,只是为了宋石漂亮的妻子。只是没想到这头熊的报复心竟是强得离谱,自己那一枪,就让它记住了。没来得及有什么悔恨的情绪,郑晨就闭上了眼睛。

标签:朋友哥哥恐惧恐怖死亡

    上一篇:香玉(聊斋鬼故事) 下一篇:命中注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