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墓蛇毒

古墓蛇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故事发生在明初丰阳县叫漫川镇的地方。
??? 镇上的王三追一只羊,追着追着,钻又过了天,客户打来电坏,能否先给发货过去,现在很多他的客户正在等着要货,比较紧急,他的资金大概晚上就会到。然后让徐云龙派个人跟送货车起过去,直接把款结给他,或者跟他起打到公司账户上。进了一个古墓洞中,回来后神神秘秘地告诉老婆,他发现了一个藏宝洞,准备晚上去把宝物弄回来。
??? 可是,王三当晚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李山听说了也打算去,他约上另一个小伙子,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临出发的那个晚上,小伙子却不见李山露面。小伙子到处找,最后在茅厕里找到李山。
??? 李山躺在地上,看到小伙子,只说了一句话:“那是阴宅,不要去……鬼会勾魂。”说完,头一歪就断了气。
??? 小伙子吓得双腿发软,回过头,只见黑夜里有两盏灯一样的眼睛,还有“咻咻”的喘气声。
??? 小伙子吓得连滚带爬地往回跑,回到家倒在床上,发着高烧,说起胡话:“有鬼啊,有鬼啊!”再起来时,嘴里仍不断念叨,“鬼,好厉害,嘿嘿!”他竟然疯了。
??? 两天后,人们才在镇外找到王三的下落:王三靠在一棵树下,嘴咬着手指,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了。
??? 可是,大家查遍王三全身,发现他跟李山一样,没有一点儿伤。
??? 一时间,小镇人胆战心惊,谈到那个古墓洞,都浑身发软,生怕被鬼拘去,更别说找宝了。
??? 但小镇人不敢去,并不等于别处的人不敢来。
??? 听说小镇有宝,虽说恶鬼拘魂,仍有一批批人来到这儿。
??? 小镇较为荒僻,只有一个姓胡的老头儿在这儿开着一家饭店,准备一些粗茶淡饭,方便过路人,也养活自己。
??? 一天下午,太阳快落山时,一个长着胡子的中年汉子来了。
??? 中年汉子来到饭店,“哐”一声把刀往桌上一放,大声说:“老头儿,来两碗米饭和一盘牛肉,吃了好干活儿。”
??? 胡老头儿咳嗽着,忙活了一会儿,盛了一碗米饭,拿来一盘牛肉。中年汉子一边扒拉着米饭吃牛肉,一边询问老头儿藏宝墓洞的事。
??? 谁知不问还罢,一问,胡老头儿脸色苍白,说:“别问我这个老头儿,我啥也不知道。”
???我叫瑞雪。在我读技工学校时,父母离异了。我被判给了爸爸,但是爸爸在找了个小老婆以后,事实上就已经抛弃了我。 中年汉子一脸惊讶地问:“怎么了?”
??? 胡老头儿战战兢兢地告诉他,那是一处不祥之地,有恶鬼拘魂,别说真去拿,就是想想也会被恶鬼盯上。
??? 正说到这儿,远处传来一个人的叫声:“鬼啊,好厉害的鬼啊!”
??? 胡老头儿朝门外望了望,摇摇头,叹口气,告诉中年汉子,那小伙子就是准备进墓洞的,可洞还没进去,恶鬼就找上门来,吓疯了。
??? 中年汉子摇头笑了笑,一抽刀,刀锋雪亮:“这宝,我是去找定了。”说完,三两口吃了米饭,拿起刀,在全镇人的注视中向墓洞那边走去。
??? 起风了,风从山那边刮过,小镇人都感到凉飕飕的。
??? 中年汉子去了墓洞,第二天,再也不见出来。
??? 接对于连续在本市出现的吸血鬼命案,有关专家已经指出,极有可能是人为。本台已经制作了有关吸血鬼的专题,并请到了公安部门的技术专家和有关部门的专家就最近发生的骇人听闻的案件作番探讨,欢迎大家于今晚十点半收听。着来探宝的是三个孔武有力的汉子,披盔戴甲,来到胡老头儿的店里,坐了下来,大声地拍着桌子,要酒要肉,说吃了好去寻宝。
??? 一个满脸胡子的汉子说:“奶奶的,要是弄到这批宝物,咱交上去,也就抵了差。"傻孩子,世界上哪里有鬼,那都是人编出来的,不过"说到这奶奶顿了顿,揉了揉她枯黄的脸傅明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种说不出来的恐慌正包围着他。颊接着说:"不过有种东西是真的存在,但不好说他是不是鬼,但它绝对不是人。那种东西,就叫——魇。"奶奶又开始了她的故事:”另一个秃头汉子忙点头,表示同意。
??? 在他们的交谈中,小镇人听出来了,这三个人是朝廷锦衣卫派出的公差,来此抓一个叫吴平的人。
??? 原来,这个吴平在五年前作了一件大案,一件惊动整个丰阳县漫川镇所在地的大案。
??? 那年,丰阳正值灾荒年,整个丰阳县饿殍遍野,我房子是你的。我们相互做了下简单的介绍之后,我问刘虎。甚至发生了人吃人的现象。
??? 当时太祖在位,很着急,从宫廷内府拨出一批珠宝,发往丰阳县救济百姓。
??? 圣旨很急,让丰阳县令王"嘿嘿,现在该我了!"恩会迅速将这些东西换成粮食,发放到百姓手中。
??? 王恩会大喜,把珠宝放在县衙仓库,让吴平看管。
??? 谁知吴平这家伙见财眼开,偷走珠宝不说,逃跑前还放了一把火,把整个县衙烧成平地。
??? 县令王恩会也被大火烧得面目皆非,如果不是身上藏着的金印,简直认不出来了。
??? 从此,吴平消失了踪迹。太祖知道消息后大怒,派出一批锦衣卫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以经在家里躺着呢。我躺在床上心里想:到处寻找,发誓不找到吴平决不罢休。
??? 虽然五年过去了,这些锦衣卫仍在明察暗访,苦不堪言。
??? 眼看交差期限临近,他们听说这儿有宝藏,就想找到向皇上交差。
??? 至于皇帝问到吴平,到时就说早已死了,不就交差了吗?
??? 三人商量到得意处,哈哈大笑,吃罢饭向墓洞走去,可是,他们再也没走出墓洞。
???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一个满脸疤痕的人走进小镇,来到饭馆中坐下。
??? 胡老头儿问他吃什么,“疤痕脸”哑着嗓子说:“已经吃过了,是想打听路,去藏宝的墓洞怎么走?”
??? 胡老头儿愣了一下:“你也是找宝的?”(真恐怖:转载请保留!)
??? “疤痕脸”笑了一下,满脸疤痕比哭还难看。胡老头儿很善意地告诉他,那是处不祥之地,有几批人进去后再也没回来。不过,当他看到“疤痕脸”的神态时,知道自己白劝了。
??? 他叹口气,拿了一壶酒,一个杯子,放在“疤痕脸”面前:“喝一杯吧,或许能进去壮个胆。”
??? “疤痕脸”连声道谢,让再拿一盘牛肉来,到胡老头儿进去拿牛肉出来时,他已经对着壶嘴,把酒喝干了。
?年月日,虔诚的天主教徒玛利·伯尔纳德带着她的妹妹安多利特、邻居阿贝娣去找木柴生火。她们是生活在法国露德镇的贫民,家里经济拮据,遇上寒冬腊月只能出外找点木柴生火。?? 他"不!!!"邹兴阵昏眩,失去知觉。看了一眼牛肉,大概看不中胡老头儿的手艺,摇了摇头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好像被人蒙住了头,喘不过气来,后来又被关进个狭小的屋子里,身边好像还躺着个人。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个杂草丛生的地方,周围还有些坟头。没人知道我来自哪里,我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所以,我才想成个家,有了自己的家,我就不孤单了。"女孩的表情空洞洞的,语气中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一直走进墓洞深处,再也没有出来。
??? 天渐渐黑了下来,墓洞中死一般沉静。
??? 半夜里,一个黑影摸进来,火折子一晃,点亮一根蜡烛,露出一张血淋淋的鬼脸,哼哼笑了几声。
??? “疤痕脸”躺在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
??? 黑衣人走到“疤痕脸”躺着的地方,笑着说:“你也去死吧。”说完,掏出一个竹筒,小心拨"为什么只叫我个人来?"李尧朝问。开筒盖,靠近“疤痕脸”的头顶。
??? 就在电光石火间,“疤痕脸”右手一扬,手中刀鞘一下子打在竹筒上,竹筒出其不意落在黑衣人身上。
??? 一条七步蛇飞出来,一口咬在黑衣人的脖颈上,接着,那蛇落地,只见刀光一闪,被“疤痕脸”斩为两截。
??? “快救救我!”黑衣人急了,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具,惨叫着,烛光下,竟是胡老头儿。
??? “疤痕脸”阴沉沉地说:“王恩会,果然是你在捣鬼!”
??? 胡老头儿满脸恐惧:“你是谁?”
??? “疤痕脸”愤恨地说:“我就是吴平。”
??? 原来,当年珠宝到了县衙后,王恩会想据为己有。
??? 一天晚上,他来到仓库,趁看守吴平不防备,一棍子打昏吴平,然后盗走珠宝。
??? 为了遮人耳目,他把官服给吴平穿上,金印给他系上,放了一把大火,试图把吴平烧成焦炭。
??? 这样一来,别人一定会认为是吴平盗走珠宝,烧死县令。
??? 可是,他没想到,吴平在那场大火里,虽被烧得面目全非,却仍活了下来。当然,由于丢了东西,太祖一怒,撤了他的官。
??? 吴平回到家,暗地里从没放弃过寻找王恩会。当他听说这儿有这样一个人,马上想到了王恩会。
??? 王恩会呢,带着珠宝,偷偷来到了这个封闭的小镇,把珠宝偷放在一座破烂的古墓里。他自己则在旁边开了个店,蓄起满脸的胡子,驼着背,哑着声,隐藏起身份照看财宝。
??? 为了保护宝物,他在山中寻找到一种当地最毒的七步蛇,装进竹筒中,作为杀人利器。
??? 当王三发现宝物,那晚再次出门时,他一身黑衣,一张鬼脸,出现在王三面前。
??? 在王三大惊失色中,他飞快打开竹筒,对着王三扔过去。
??? 毒蛇蹿出她有了名气以后,工作就越来越忙,每天都要打扮很多具尸体。但是她对待每具尸体,都样的认真,从来不会马虎了事。也许真是自己做份敬业的精神,让自己能够迅速地脱颖而出,让别人都信赖自己。,狠狠咬了王三一口,蛇小,牙细而尖,几乎看不见伤口,王三中毒,当即而死。
??? 李山也是这样死的。
??? 另一个小伙子看到的鬼影,正是王恩会装扮的。
??? 到墓洞去的人,在他饭馆吃饭时,他提前在饭里下了一种催眠药,所以,那些人进墓洞后,就倒了下去。
??? 深夜里,他会来到墓内,对着每个人头部打开筒盖,让蛇咬死对方,然后把尸体都在洞中掩埋起来。
??? 吴平问:“你的宝物可以转移走,你为什么还要对那些人下黑手?”
??? 王恩会喘息着,过了很久才说:“这些家伙见了财宝,如苍蝇见了血,如果不……不杀他们,终究是个祸患。”
??? 吴平望着他,说:“你呢,不也一样吗?”
??? 王恩会仍喘息着,已经到了弥留的时候。他知道,这蛇毒是无救的,许久,他无奈地一笑:“我解脱了,拿了这些珠宝后,吃不香睡不着,宫中的东西都有印记,又用不成,我……我好累啊。”说完,脚一蹬,眼一翻,死了。
??? 望着王恩会的尸体,吴平叹了口气。这些人哪里是中了蛇毒,分明是中了珠宝的毒!

标签:老婆吃人恐惧恐怖杀人

    上一篇:婆婆的面衣 下一篇:白秋练(聊斋鬼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