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女水鬼之谜

女水鬼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在平县六里村的西面,有一个长满荆棘和灌木的河浜,偏僻而幽静,村里人称它为蛤蟆浜。
??? 蛤蟆浜的荆棘据说已经长了上百年了,有些已经树化了。这里的荆棘不仅茂密,而且刺特别长,人稍不留心,就会在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村里人平常极少来这里,除了几个城里来的钓友。
高空连忙停下脚步,揉了揉眼睛,又看向监控:什么都没有啊,难道刚才是我出现了幻觉???? 几年前,喜欢钓鱼的王伯和李伯在经过六里村的时候,发现了蛤蟆浜是个垂钓的好地方。他们开始在浜的外口垂钓,经常满载而归。后来,浜口外面的运河由于水质恶化,影响到了这里,有时半天也钓不到一条像样的鱼。不甘心的王伯和李伯一商量,最后决定去浜底钓。虽然浜底和浜口是连通的,但河上有一大片荆棘,跨河铺成了一张“地毯”,小船根本没法进去。两个人沿着蛤蟆浜走了一大圈后发现,别说人了,就是野猫也很难钻进去。于是两人只好悻悻"怎么不会?就在我们队上,要不我把那个司机约出来,给你讲讲?"旁边位队长忙插话,其他作陪人员也点头附和。而回。
??? 今小李可是不好这口的,家里还有女朋友等着他疼惜呢。年初夏,县里的钓友协会进行“钓鱼王”比赛。比赛规则很简单,谁钓的鱼最大,谁就是“钓鱼王。”当然,钓起来的鱼必须是野生的。“钓鱼王”除奖金外,还有去外海垂钓的机会。
??? 这下,王伯坐不住了,他马上又想到了蛤蟆浜。那里水深幽静,水草丰美,必有大鱼。于是他找到了六里村的龙叔,那是以前的同事。去年夏天,龙叔上大学的女儿不幸在运河溺水身亡,最后连尸体也没有找到。这个沉重的打击让龙叔一蹶不振,提前退休后回到老家六里村。
??? 王伯李伯来到了金叔家,一阵寒暄后,王伯提出了去蛤蟆浜底钓鱼的事,让金叔帮忙打开一个去浜底的通道。金叔连连摇头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蛤蟆浜的荆棘里外绵延数十米,枝叶根茎交错纵横,根本无法"你没发现你根本就没买票就进了这列火车吗?还有这些人,为什么你身上那么多血,他们都没有被吓到?你看看玻璃上面,根本就没有你的影子,你已经死了!"打通的。看着王伯他们失望的样子,金叔出了一个主意,说再等一段时间,等水位稍微下降一些,或许可以用小木船从浜口从河面的荆棘下穿过去。王伯李伯只好回家等消息。
??? 七月中旬的一天,金叔给王伯打电话说就象现在这样子我不想上班于是我就留下了因为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木船已经准备好了,让他过来。
??? 王伯连忙电话联系李伯,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只好自己带着渔具,匆匆往蛤蟆浜口赶。到那里,快九点了,金叔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 船很小,只容得下两个人。金叔让王伯先趴在船底,自己在船艄趴着划水。河面和河上的荆棘只有半米的距离,在小船行进中,不是有尖刺划着王伯的头和背部,弄得王伯不停的叫唤。行进了大约几十米后,前面豁然开朗,一片开阔的河面出现在王伯的面前。河水清澈幽静,水底河草隐约可见。王伯不仅大喜过望,他让金叔将船靠着河边一块石头后,带着渔具、鱼笼和一个背包上去了。
??? 王伯刚落杆不久,却又看见金叔载着李伯过来了。王伯大喜,喊道:“你也来了啊?我们比赛哦。”
??? 李伯也没多说,上岸后,选了一个朝阳的地方,和王伯隔着河,两个人面对面地专心钓了起来。金叔走得时候和王伯约定,下午三点来接他。
??? 钓了一会,没有鱼咬钩的动作,王伯开始观察周围。这个浜底大约不到一亩,河面除了一些水葫芦和浮萍外,没有其他水生植物。王伯的目光透过荆棘从,发现里面幽暗静寂,连蛤蟆也没有一只。王伯心中有些不安,这也太寂静了。
??? 王伯将目光有转回到鱼漂上。一个小时过去了,鱼漂依然没有动静。王伯朝对岸的李伯看了一下,发现他一动不动地专注地看着水面。
??? 王伯自嘲起来:钓鱼要讲究个心平气和,那想自己这之后你能进入树洞里,然后你就看见那里住的鬼了。小和尚没等我说完,就跑了去。样猴急啊?
??? 中午马上到了,王伯没有任何收获。他从包里拿出干粮,开始吃了起来。再看李伯,还是在专心钓鱼。王伯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给李伯:该吃点了。没想到短信发送失败,再一看信坏着好奇,我们跟着小王来到防空洞前,秋天的太阳暖烘烘的照进洞里,只听见里面传来声呵欠,接着,衣衫褴偻的乞丐舒展着手脚,施施然地走出来。号,居然一点也没有。王伯不觉的很诧异,这个鬼地方,邪门。
??? 王伯收起鱼竿,看见鱼饵好好的还在。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判断,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大鱼。从进来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服务员说,总统套间客人刚走,还没来得及收拾。庄家尚连忙说不必不必,我只要上床睡觉。自己硬是连小鱼也没看见游过。王伯看看时间,离金叔来接还有两个来小时。王伯又朝对面的李伯看去,李伯依然静静地坐着。李伯坐的石头位置低,双脚已经浸在水里。王伯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大声喊:“老李,你怎么样啊?”李伯一点反应也没有。
??? “坏了。”王伯暗叫不妙:“可能出事了。”
??? 王伯刚想下水游到对面去,突然看见在李伯前面的水域有些异样。原本清澈的河水出现了一大团幽深的黑影。就在王伯盯着水面看的时候,水面开始出现了漩涡。随回到家后,郝猛使出各种方法,在饭菜里下药,在房间里贴符,但是都被女鬼识破了。着漩涡不断变大,王伯看见漩涡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旋转。
??? “老李,快起来啊。有危险!”王伯大声呼叫着,内心充满了焦虑和恐惧。
??? 李伯依然一动没动,仿佛睡着了一般。(真恐怖:转载请保留!)
??? 漩涡慢慢地小了起来,最后河面又恢复了平静。短短几分钟,王伯仿佛度过了好几个小时,他一屁股坐到石头上,手心里全部是汗水。
??? 王伯点起烟,猛吸几口,现在他再也没心情钓鱼了,心里只想金叔快点过来接自己。他拿出手机,发现手机居然黑屏了。换了个电池,依然黑屏。一阵恐惧紧紧摄住了王伯的内心。
??? “喔呦——”对面传来了李伯的声音。“老李,你醒了吗?”王伯惊喜地喊叫起来。
??? 李伯开始慢慢地站起来,但对王伯的问话没有一点反应。只见他转身,朝着荆棘从慢慢靠近。
??? “喂,老李!你干嘛啊?”王伯心急"你们让我去!我要为哥哥们报仇,不就他妈的栋凶宅吗?!有什么可怕的!我再也受不了了!"杰克边哭,边跪在地上,撕扯着金黄的头发,用额头猛敲地面。万分,大声呼喊。
??? 就在王伯急得差点要哭出来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右侧的河面有些异样。王伯转头一看,“啊呀——”一声惊叫,满眼惊恐,不由倒退几步,“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这天,张浩脖子上挂着那块玉凤凰,信心满怀地去凤凰山庄购房。在售楼处门口,他不小心与个正在低头看手机的女孩撞了个满怀。当两人抬头时,都惊讶地盯住了对方脖子上的挂件。原来,那女孩也戴着块玉凤凰。准确地说,张浩所戴的是凤,而女孩所戴的是凰,它们是对比翼双飞的凤凰。女孩看见张浩的玉凤,立刻惊叫起来:"天啊,玉凤,和我这玉凰原本是对的!"那女孩看着斯斯文文、意气风发的张浩,顿生好感,于是两个年轻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 在石头的右前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不知何时探出水面,正阴森森地朝着王伯看。
??? 王伯慌乱地爬到了石头上,抓起鱼竿朝着水里的女人打去。边打边叫:“我打死你,你这个鬼东西——”
??? 那女人显然生气了,突然张大嘴巴,露出了几颗参差不齐的黑牙齿,朝着王伯发出了“嗤嗤”的声音。随着头发的摆动,王伯看到她皱巴巴的脖子上露出了一块鲜红的胎记。
??? “老子鬼都不怕,还怕你这个邪货?”喊骂着,王伯突然朝女人纵身跳了过去,将鱼竿使劲地朝女人头部抽打过去。
??? “啪”地一声,那女人头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呜——”一声,没入了水中,一个蓝色蝴蝶结浮了起来。漂在水面上。
??? 王伯依然大喊大叫,左右抽打。最后筋疲力尽的王伯爬到石头上,再看对面,早已没有李伯的影子。
??? 就在王伯失魂落魄的时候,看见河面出现了金叔的小船。王伯就像泄气的皮球,两眼一黑,一下子瘫倒了。
??? 等王伯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被金叔送到了医院。医生告诉王伯,除了受惊吓外,没什么毛病,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 王伯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才缓过劲来,他把那天遇到的情况和家里人说,可从家人的脸色可以看出,没人相信他的话。但让王伯欣慰地是,李伯居然安然无恙,也回来了。
??? 这天,金叔带着礼品来看王伯。王伯连忙拉住金叔:“我那天真是遇到鬼了,是女水鬼,太恐怖了。要不是你来,我恐怕——”
??? “你看看这个。”金叔没接王伯的话头,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棉布的蓝色蝴蝶结。
??? “那是女水鬼的,我打下来的。这下你可相信我的话?”王伯继续说:“那水鬼也怪,脖子上还有一个红色的胎记呢。”
??? “什么?!”金叔叫了起来,按住了王伯的肩膀,眼睛死死地瞪着王伯,良久才跌坐在椅子上,喃喃地说:“阿英阿坤快步向那座山走去,他边走边用柴刀劈砍身边的树枝和荆棘。当他看见眼前那片翠绿的油松时,不由得眼前亮,兴高采烈地奔向那里。这时,恰逢天气炎热,阿坤感到又困又乏,他把柴刀放在地上,然后靠在棵油松上打着盹。此时已是午后点,缕缕阳光斜照在树林里,林子里十分安静,时不时传来阵阵鸟鸣声。就在阿坤快要入睡时,忽然股寒气袭来,此时阿坤猛地惊醒了,他发现周的油松瞬间变成了根根尖刺和蜘蛛网,阿坤左冲右突想要逃出去,可还是无法靠近那布满尖刺和蜘蛛网的包围圈。,我可怜的女儿啊。”
??? “什么,什么,你女儿阿英啊,她不是去年就——”王伯呆住了。
??? “唉——”一声长叹,金叔不再言语,起身默默地走出了王伯的家门。
??? 送走了一脸悲伤的金叔,王伯开始翻阅资料。在一本《太平鬼说》中,王伯看到这样一段话:“鬼者,至阴之物,无肉体,只有魂灵。凡冤死的人,其魂灵不得超脱,只有游走荒野,寻觅合适的躯体后附身,向人世述说其述求……欲祛除鬼气,唯有咒念《金刚经》。辅以桃木祛毋庸说,现在的王大胆已经不再大胆了。从此后,他不仅对鬼怪的事噤若寒蝉,绝口不提,甚至得了"精神耗弱"症侯群,直到现在,还在继续接受治疗中之……”
??? 王伯一阵激灵,连忙朝金叔家奔去。在路上,碰巧碰到了李伯的车子,王伯二话没说,就让李伯带他去找金叔。
??? “老金,我们要快去救你女儿阿英,迟了怕来不及了。”王伯一见到金叔就急切地说。
??? “老王,你开什么玩笑啊?”金叔一脸迷惑。
??? “我来不及和你细说,你听我没错的。”王伯拉着一脸狐疑的金叔朝蛤蟆浜奔去,李伯也跟着一起去了。
??? 到了浜底,王伯双手合掌,开始念起《金刚经》来。李伯则不断向河面抛洒桃叶和桃树枝。
??? 就在金叔和李伯疑惑的时候,眼见河面开始晃动,慢慢形成一个漩涡。
??? “那是什么啊?”李伯尖叫起来。
??? 一具浮尸慢慢上升,最后停留在漩涡中。她看起来二十来岁的模样,身穿蓝色的连衣裙,长长的头发被旋转的水流弄得四下飘荡。
??? “阿英,爸爸来救你了。”金叔跳进水里,将女尸拖到岸边,在李伯的帮助下,一起拖上了岸。
??? “快,将她倒着。”王伯停止念诵,不停地拍打女尸的背部。
??? “哗啦——”一口浊水从女尸口里喷出。
??? “醒啦,阿英,我可怜的女儿啊。”金叔抱住了迷茫的阿英,失声痛哭。
??? “快走!”王伯看见李伯的眼色变的迷离,一击将李伯打昏,抱上了小船,然后又将阿英也放到船上。王伯和金叔下水,推着小船穿过荆棘,朝浜口而去。
??? 等王伯将李伯和阿英扶到岸上时,这才大喘一口气。就在他们转身离开地时候,从浜底传来了一阵毛骨悚然地尖叫声。
???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金叔拉住王伯,要跪下去。
??? 王伯拦住了金叔,说:“在蛤蟆浜,先前可能溺死过一个女人,她的魂灵不知为何无法超脱。于是只有在那里游荡。恰巧去年阿英不小心落水,被女鬼摄住后弄到了浜底,想借着阿英的躯体达到超脱的目的。其实阿英一直没有死,只是被女鬼附体后生活在蛤蟆浜而已。那天钓鱼的时候,看见的情况让我想起了《太平鬼说》。我小时候出家过,会念《金刚经》中的‘驱魔咒’。女鬼离开阿英后,阿英的身体自然浮出水面。”
??? “原来这样啊。那你为什么要打晕我啊?”李伯不满地说。
??? “女鬼脱离阿英后,就附到你身体上。不打昏你,你就是第二个阿英。因为那天我钓鱼的时候看见你最后走向了荆棘丛中,那是女鬼的老穴啊。但我其实知道,那天你根本没有去钓鱼的。”王伯心有余悸地说。
??? 看着冷汗直流的李伯,王伯继续说:“没有了附体,女鬼在我的《金刚经》念诵中,魂飞魄散,最后沉入了河底。”

标签:爸爸恐惧同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