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义诛赤僵(僵尸故事)

义诛赤僵(僵尸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清道光年间,陕西关中有一个乡绅,因年老得病而亡,他的子子孙孙都围着他的棺木守灵。
??? 第二天正午时分,有一个中年灰衣道士从他家门前经过,突然就停下脚步对着门口叹起气来。守门的仆人感到很奇怪,上前问道:“不知道长为何叹气?”道士将眉头皱起对他说道:“快去告诉你家主人,大祸就要临门了。”仆人一听吃了一惊,心中不敢怠慢,马上进去对乡绅的儿子们说了。这几个儿子听罢也感到很是诧异,于是一起出门来看看。
??? 道长见到几个儿子出来,上前先作了一个揖道:“贫道路经宝宅,突见凶兆。依我看来,你家灵堂棺木之中的尸体已经变成异物,不是你们的父亲了。因你全家皆为善良之辈,不忍看到被它所害,所以不敢不告诉你们。”几个儿子听了道人的这番话,不由心中大为恼怒,认为这个道士不过为了骗几个钱就危言耸听,甚至胡说他们的父亲变成怪物。有两个脾气不好的一边口中漫骂一边就准备上前拳脚相向。道士见状却面无惧色,不急不慌地对他们说道:“贫道早知你们必然不信,若是如此可以自己走到棺木前去看看。如我所言非妄,棺木的前端应该有一个小圆孔,这就是妖物进去的路径。如果没有,贫道情愿认罚,任请随意处置,不过张鲁死后的几个月,小龙都没有再提红绳子的事,杨卫对儿子的抵触心理也就减弱了,这天他带着小龙在河边玩,远远地就看见老海的身影,杨卫想走开,可小龙眼尖,说:"那不是海叔叔吗?"绝无怨言。”几个儿子听他说的似乎真切,一时面面相觑,不知真假。彼此商量见他吞吞吐吐不肯明说,楚楚认定分手的原因必跟他的朋友有关,于是不假思索的说:"好吧,我陪你起上山。"了一下,他们就派最小的一个儿子前去查看。小儿子来到棺木前一看,前端正中的木板上果然出现了一个铜钱我下意识地摁住裤袋,转身对她说:"别急,还有楼呢。"大小的小孔,和这个道士所说的一模一样,而抬老父亲入殓的时候棺木明显是完好无损的,只一夜之间此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连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他心中大感诧异,于是赶紧出去告诉几位兄长。外面的其他几个儿子听了之后大惊失色,急忙赶回灵堂查看,确实和弟弟所言一致,几人不由满面迷惘之色。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道士所言,于是赶紧让仆人把道士请进来。待道士进来在堂中坐下,几个儿子毕恭毕敬地端茶送水,然后诚惶诚恐地问道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道士徐徐说道:“明日子时此物会从棺木中出来。虽然他幻化成你们父亲的样子,但实际上早已经不是你们的父亲了。他会把所有亲近之人的名字都叫一遍,但是你们千万不能答应,否则将必死无疑,切记切记。”几个儿子听后不由觉得此事太过荒诞,所以脸上仍是有些将信将疑。道士眼见他们如此也不多说,站起身子就拱手告辞了,临走的时候告诉他们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到城外道观找他。待道士走后,几人互相商量了一下,虽说此事似乎荒诞,但是为防万一,还是让全家上下除了孩子外都住在灵堂守灵,正所谓人多胆大。另外再让仆人多备点棍棒刀枪,到时静观其变。万一真如道士所说,大家也还相互有个照应。于是吩咐所有仆人准备好了各种家什,在灵堂住了下来。
??? 这天夜里二更时分,天空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所有的人心里都很害怕,也不敢安心睡觉,就点着蜡烛守在灵堂里。到子时将至的时候,大家的心里开始有些前收入不差;忐忑不安起来,几个儿子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士所言是否属实。
??? 就在此时,几人突然听到从棺木中传来嘶嘶的声音,像是衣服摩擦的声音,接着就是轻微的敲击声,似乎棺木中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破棺而出。众人不由面色煞白魂飞魄散,互相看了一眼,喊一声就作鸟兽散,跑的跑,藏的藏,瞬间灵堂便空空荡荡再无一人了。几个仆人跑得慢了,只好躲在灵堂门口的柱子下,接着就听见棺盖掉落的声音。两个胆大仆人双眼微微睁开,用眼角余光偷偷看去,只见在灵堂忽明忽暗的烛光下,一人已从棺木中坐了起来。此时恰好一道闪电划过灵堂,瞬间亮如白昼。借着这道闪电的亮光仔细看去,棺中之人正是他们已故的主人。他仍然穿着入殓时的衣服,宽大的袖袍随风飘动。只见他面色蜡黄,双眼翻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见此景,一个仆人吓得魂飞魄散,当即晕死过去,另一个胆大的也是抖如筛糠,一动也不敢动。
??? 只见主人从棺中缓缓坐起之后,先将头慢慢转动,把整个灵堂细细扫视了一番,然后他才起身缓慢地走了出来,接着就一直走入了生前居住的房间,坐在床上的丝绸帐子里一动不动。正在大家吓得半死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凄厉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众人仔细听去,似乎是喊长子的名字。幸亏之前有道士的叮咛嘱咐,大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屏息静气,一声不吭。只听这凄厉的声音从长子叫到幼子,从孙子叫到孙女,从老在:分,我开门往楼走去,害死我的女人,是我最后的个目标,做完这件事情,我就可以去重新投胎了,所以我激动的哭了,我边哭,边嘴里说着:"十个,十个,最后个。"太太到小媳妇,一个没落下。好在所有的小孩提前送走了,剩下的人又得到道士的告诫。此时众人晕的晕,怕的怕,硬是没人发出一点声响来。
??? 过了半晌,只听得那凄厉的声音又开始呼叫起仆人的名字来,从张三到李四一直到王五。当时家中有一个干粗活的仆人因为比较愚笨,当叫到他名字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就答应了。听见有人应答,整个宅子突然安静了下来,主人也不再出声叫人了。过了半炷香的时间,他突然从床上下来,又慢慢走回灵堂,左右扫视一番,仍然钻进棺木里躺了下去。此时灵堂的烛火已被吹熄大半,若有若无的烛光照着漆黑的棺木和空无一人的灵堂。整个屋子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屋外传来的狂风暴雨之声。所有人都屏息闭气,一动不动,心里只觉这个黑夜太过漫长,都盼着黎明的曙光赶紧到来。
??? 当第二天拂晓鸡叫三遍天已大亮的时候,一伙吓得七荤八素的人才从各自的房中床下柜里战战兢兢地出来。此时雨收云霁,骄阳初升,一众人等在几个儿子的带领下拿着棍棒站在灵堂门口观望。经过一段时间的查看,终于有几个人大着胆子一步一步挪进了灵堂。只见棺木还是棺木,依然停放在中间,但是却没人敢上前看一下躺在里面的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正在惊惶不定的时候,突然间一个仆人惊慌万分地跑来向几个儿子报告:“不好了,有人死了。”一听此言全家人大惊,急忙退出灵堂随那个仆人来到一个房间,而这个房间正是那个愚笨粗鄙的仆人睡觉的地方。最近我总是心神不宁,晚上睡觉刚睡着噩梦接踵而来,梦见我见鬼,梦中我总是梦见口枯井,从枯井里攀爬出形如募样的女人,披散着头发,我惊恐的看到她缓缓的向我爬来,我全身僵立在那里,动也不能动。众人进督军易凯听闻爱子被妖魔卷走,大惊失色。连忙派人在摊铺前掘地数丈,但未见任何人影。去一看,不由各花玲的母亲不顾反对,将门打开了。但是门前除燎个人,并当然,如果赶上周怀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骂声"娘的!"如果赶上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差脚踹过去了。没有象花零父亲想象中那样再出现个老妇人。烛光映照下那张森森的脸更显诡异。自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仆人面目狰狞,双目圆睁,全身僵硬,已然气绝多时。众人顿时脊梁生出一股凉意,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真恐怖:转载请保留!)
??? 此时几个儿子突然想起了道士临别之际的话来,于是赶紧派人出去到城外道观相请。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将道士请来。此时整个村里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不约而同赶到这家来看热闹。
??? 道士一见几个儿子便说道:“现在你们还相信这是你们的父亲吗?昨晚死去的仆人只是一个开始,如果不制伏它,这妖孽恐怕要祸害这一方的人了。”几个儿子听了既害怕又犹豫,但是周围的邻居们一听要延祸至他们,心中大为恐惧,于是纷纷请求道士赶紧制伏这个妖孽。众怒难犯,几个儿子无奈之下也只好答应了众人请求道士除妖。道士这才对他们说道:“今晚所有人都出去,只留四个胆子最大年轻力壮的青年做我的助手就成。”于是众人推举了附近公认的四个颇有胆气的青年,手持棍棒跟随道人左右。
??? 当晚快到子时的时候,道士身背一口黑剑站在院中,左右打量了一下就进入了一间窗户向东的房间,此房正好在灵堂对面。随即他命令四个青年进来拿着武器站立进了地铁站,刘扬和老太太上了首班地铁。首班地铁和末班地铁样,也是从始发站直达终点站。这次,刘扬路上都没有睡,他看得清楚,坐地铁的人还是穿着各个朝代的衣服,个个表情冷峻,谁也不说话。地铁路都没有停,可地铁里的人却有时候多,有时候少,也不知那些人是怎么上来下去的。刘扬心里有些发毛,问老太太是怎么回事儿。老太太小声说:"年轻人,坐你的车吧,现在怪事还少吗?能管的管,管不了装看不见。"刘扬想也是,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关我什么事?在房间四角,然后在卧室正中点上油灯,将画好的符咒贴在门口,自己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开始诵咒打坐,四个青年也抖擞精神,不敢有休息了小会,白淼淼耳边传来阵阵呼噜声,她扭头看去,正是刚才的男子,仔细看才认出这不就是白天自己所救的许诺吗?再想到刚才发生的切,抬头再看看早已散去的雷云,脸上露出个怪异的表情来。一丝怠慢。
??? 子时刚到,棺木中又传来了的声音,主人又像前晚一样出来了。只是今晚此物刚出灵堂大门,突然看见对门的屋檐下贴着的符咒,全身不由一震,似乎很感意外。他在院中伫立片刻,突然直奔此屋而来。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贴在门上的符咒,却在门外逡巡数次,似乎犹豫不决。过了一会儿,一阵凄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仔细辨听之下,这次却是满口脏言乱语,恣意对着道人恶语咒骂。但是不论此物如何谩骂,道士在屋内都充耳不闻不为所动,只是诵咒的声音更大了一些,四个小伙子更是大气不敢出一口,握着棍棒的手都在颤抖。
??? 一直僵持到天际隐隐发白的时候,妖物似乎更加烦躁起来,数次想冲进来,可是似乎又怕门口的符咒,往往走到门口又退了回去。此时道士突然睁开双眼,站起身来大喝一声道:“妖孽,还不进来受"这人要买东西,他指着个旅行箱说‘iwantthith’"死?”妖物本就焦躁难耐,一听道士之话,不由暴跳如雷,再也按耐不住,径直从门口冲了进来。只见道士拔出背上的黑剑,挑上一个符咒挺剑刺去,门口的符咒也都在同一时刻燃烧了起来。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妖物已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那四个素称胆大的年轻人虽然没有晕过去,但是已是身抖腿软,半天都迈不了一步。道人见状向他们大喝一声:“快把窗户打开!”一个靠近窗户的小伙赶紧把窗户推开,让初升的阳光照进来。道士掏出一面三寸许的镜子,把光反射到尸体身上。四个青年这才战战兢兢地上来,用棍棒压住尸体,唯恐老宋倒是不怎么很害怕,鬼打墙最多困住人,但没听说过害人的。它再跳起来。道士从怀中掏出一根黑索,交给四个小伙,把尸体牢牢捆住。
??? 此时天已大亮,附近所有的人都起来了,他们纷纷赶到这里想看个究竟,结果一进门就发现尸体被捆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个儿子见状悲从中来,走上前去想看他们的父亲。没曾想到跟前仔细一看,只见此物面目狰狞,全身赤红,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父亲。他们心中很是疑惑,就问道人这到底是什么怪物。道人回答道:“这是赤僵,最厉害不过。”说完便指挥着众人将尸体抬到野外,架起木柴一把火将它烧成灰烬。烧的时候尸体发出“唧唧”的声音,发出的恶臭数天都没有消散……

标签:弟弟恐惧老太太恐怖

    上一篇:女水鬼之谜 下一篇:死囚还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