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包公显灵

包公显灵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包公现身
??? 明朝的时候,一个叫明水县的地方,发生了一桩连环怪案。
??? 这天一大早,明水知县赵岩突然接到报案,说河道监工索震,死在了家里。赵岩闻讯,连衣服也没穿好,就向索府跑公交车上。去。那个索震虽不是什么大人物,可他哥哥索雷,却是知府大人,赵岩的顶头上司。知府的弟弟死在他的辖区内,他能不惊慌吗?
??? 赵岩赶到索府的时候,见索震的人头滚落在地,血洒了一地。
??? 索震脸上布满了恐惧,好像看到什么不应看到的东西。昨夜索震是和他的一个小妾在一起的,直到现在那个小妾还在瑟瑟发抖。赵岩问那个小妾夜里发生了什么事?她嘴唇不住地抖着,半天才说出两个字:“包公!”
??? 赵岩一皱眉头,这事怎么扯上包公了李灯边说眼睛边看着植物人的反应。。捕头杨刚又递过来一件东西,是一道令牌。这种令牌是官府里坐堂审案所用的,而这道令牌的后面写了一个“包”字,竟然是出自包公祠里。
??? 过了会儿,那个小妾缓过神来,又对赵岩说:昨天晚上他们正似睡非睡的时候,突然床前就闪出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黑夜里看不清面目。还没明白过什么事来,就听到一声大吼:“大胆索震,本官乃开封府包拯,你所犯罪行,本府洞若观火,今夜特来审你,还不从实招来!”那个人竟然是包公!明水县最信包公的所在,索震见到包公现身直打哆嗦,她看到包公更是吓得要命,吓昏过去了,再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 赵岩听了就在我焦急的等着公交车的时候,突然个女孩子出现在我的身后,我被她吓了跳,我都没感觉到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似乎无声无息的。那个女孩子穿着身洁白的连衣裙,长的很漂亮,很白,白的是我见过的最白的女孩子,我想可能是擦的粉太多了吧,谁知道卸掉妆会是什么样的。,还没等往细处问,又有人来报,包公祠里也出事了。赵岩马上带人去包公祠。
??? 明水县离着陈州很近,据说包公当年陈州放粮曾到过这里,并在这里破了不少案子。明水人最敬仰的莫如包公了,并且县里庙堂最大香火最旺的,就莫如包公祠了。百姓每到初一十五的都到包公祠里进香。
??? 赵岩去了包公祠,迎面就看到包公审案的像,书案前的包公,一手扶着几案,一手捋着胡须,脸上有一种威然正气。在书案上一个筒子里,就放着些令牌,包公像一旁还放着龙、虎、狗三口铡,这些都是仿照包公戏里的样子做的。而现在,那口虎头铡的幔布已经被揭开,刀口上有鲜血,并且血迹犹鲜。
??? 赵岩就陷入了沉思:难道昨天晚上的事,真是包公所为?但很快就觉得这个想法荒唐了,包公已死了几百年了,怎么能再出来呢?
??? 索震死后的当天,知府索雷就来到县衙,对赵岩大发雷霆,并让赵岩在一月之内破获这起案子,抓住真凶,为他弟弟报仇,要不就把他这个知县撤掉。
??? 赵岩怎敢怠慢,拿出浑身解数来破案,可案子查了几天,还没等查出点线索,县里却又死了个人,并且死状跟索震一样,也是身首异处。
??? 死者叫海贵,是一个讼师,经常和衙门打交道。在海贵尸体旁,还有他亲笔写的罪状。历数自己这些年来,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条条件件,都很清楚。在凶案现场也发现了包公祠里的令牌,并且包公祠里狗头铡的幔布也揭开了,上面有了血迹。
??? 在海贵死了还不到十天,又有一个人死的跟前两个一样。第三个死者叫袁青,是一个小混混,吃喝嫖赌无所不干。小混混袁青的尸体旁,虽然没有罪状,却摆着他偷来骗来的钱财,还有他玩赌博,抽老千用的假股子——包公祠里的狗头铡,又一次被鲜血染红了。
??? 就这样,不到一个月,连续三个人不明不白地被砍下头来,情形一模一样,并且还都跟包公扯上了关系。这时候,外面已有百姓纷纷传言,说是包公显灵了。那三个人做的恶事被包公看在了眼里,就夜审了他们。赵岩决心一定尽快抓住真凶,把案子弄个水落石出,还百姓以真相。
??? 2. 假戏死真人
"你不相信?"那少女似笑非笑的说道。??? 既然这几个案子都发生在夜里,赵岩便让捕头杨刚带领那些差役们,夜里到处巡逻,不许有片刻走神。一见有可疑之人,马上抓来。这下可苦了杨刚了,他白天要办案,晚上还要到处巡逻。
??? 一连几个晚上,赵岩都没有听到有什么情况。到第四个晚上,杨刚匆匆地来禀报:“大人,这回找到可疑的人了。”
??? 杨刚就说:
??? 这几天,他和差役们到处巡逻,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今晚,他和几个差役正走着,就见路上走来一人,他身上背着个包袱,显得慌里慌张的,只顾低着头向前走。杨刚觉得不对劲,这么晚了还有人出来,一定是有事。就喊了一声:“哪里的,站住!”
??? 那个人竟不经吓,一听这话,撒腿就跑。这更证实了那个人心里虚了,杨刚领着几个差役就追下来,结果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个人追上。那个人被他们抓住后,却闭口不言,一句话也问不出来。好像他本来就是个哑巴。杨刚觉得这个人十分可疑,就把人给带来了。
??? 赵岩马上升堂。等身份不明的人被押上来,见他长得高大魁梧,黑黑的脸膛。虽然他穿着破旧的衣服,赵岩却觉得这个人不一般,一拍惊堂木问他是什么来头?
??? 可那黑大汉跪在堂下却木木呆呆的,直勾勾地看着赵岩,就跟聋了似的。
??? 赵岩又问了几句,他跪在堂上,还是一言不发。
??? 赵岩就让差役们搜他的身,结果就在包袱里发现了一道包公祠里的令牌。
??? 拿着那块令牌,赵岩就想,那几个死者身边都有令牌,而他身上也有这样的令牌,这个人一定与本案有联系。赵岩就先让差役把他押入牢中,等查明身份后再说。
??? 第二天,赵岩就命手下,在城中查访,谁家有人丢失了,查到后马上禀报。
??? 不出一天,杨刚就禀报:马财主家一个叫顺子的长工说,昨天他那里走失了一个长工,长得又黑又高大,与昨天那个哑巴一般无二。
??? 赵岩马上就传那个顺子进"我仔细看过周啊,那时候大街静悄悄的,辆汽车都没有的,也没有其它行人啊,连警察都下班了。"法庭上,我这样辩解道。来。
??? 顺子进来,把那个出走的长工描述一番,果然跟大牢里的那个黑大汉一模一样。顺子又说,那个人叫老黑,是从外地来的,才干了不到一个月。
??? 那天晚上谁也没说一声就走了。赵岩就问顺子,那个老黑还有什么特征?
??? 顺子脱口而出:“他好说梦话,还好唱戏。”就说了一件事:长工们都住砰的声轻响,随着电脑屏幕的阵剧烈的抖动,切恢复平常!在一个大场院里,晚上就睡大通铺。他们在一起住了几天,大家发现老黑有个毛病,就是爱说梦话,并且梦里是在唱戏,睡着后冷不丁地就大叫“张龙赵虎王朝马汉”,还说什么铡人不铡人的,吓得大家不轻。经过再三追问,他才说他是一个富家公子,喜欢唱包公戏,家里人不让他唱,他就赌气跑出来出来游荡,才到了这里。
??? 能唱戏自然就不是哑巴,可老黑为什么到自己公堂上就要装哑巴呢?赵岩想,他一定隐藏了什么,不敢说出来,才干脆装哑巴的。赵岩并没说老黑在那人高兴的笑起来:"定是的,我忘了他家住几门几号,你可不可以带我去找他啊?"他这里,却让顺子先回去。
??? 可顺子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了。赵岩感觉到他想起了什么,就让他回来。
??? 顺子再跪在大堂上,却说:“有件事,我说出来恐怕大人不信呀!”赵岩说:“但说无妨。”
??? 顺子这才说:“我隐隐约约地觉得,现在外面传的包公显灵的事,我们总是觉得跟这个老黑有关。”
??? 顺子就跟赵岩说了一前几天,正当要老彭死了心认定倒霉,准备撤出时,矿井发生坍塌事故,死了名工人。件事。(真恐怖:转载请保留!)
??? 当长工们知道龙庆是“满堂彩”后,没事就让他唱上一段,大家从没到戏院听过戏,听老黑这一唱,也算是过戏瘾了。
??? 有一次,一个长工的家被索震拆了扩建府邸,让他无家可归,他只能向同伙诉苦。
??? 大家听了很气愤,尤其是老黑,气得脸色黑里透紫。就有个人提议,不如就让老黑演回包公,在戏里把索震给铡了吧!虽然这个世道没人管索震这样的人,但解解恨也是好的呀。提议一说冤魂事情弄清楚后,我们回到老屋继续吃着美美的晚餐。晚饭后,为能赶上明天的早班时间,我和静云决定连夜赶回市区。出来,大家都纷纷赞同。
??? 结果,大家就唱了一出《包公升堂铡索震》的戏。老黑喊了声:“开铡——”,就把用草札成的索震,放在铡草的铡刀里,给铡了。
??? 可没想到第二天,索震真的死了。事隔几天,大家又想起了恶讼师海贵。海贵阴险毒辣,经常勾结富人,黑白颠倒,让穷人败了官司。这个人早就该死,要是包公在当世,万不能让他活在世上。结果大家又在场院里演了一出《包龙图怒铡海讼师》的戏,老黑一声令下,又把草扎的海贵给铡了。
??? 结果第二天,海贵也死了。
??? 大家就奇怪,怎么演铡谁谁就死呀,难道是老黑演得太真了,把包公祠里的包公都感动了。
??? 又一次,长工们想起了到处耍无赖的袁青,这个人也该死,于是大家又演了一出铡无赖的戏。
??? 结果第二天袁青也死了,并且外面也悄悄传开了包公显灵的事来。大家都信了。
??? 没想到在第四次的时候,大家都想到了鹿鸣山的寨主龙庆。老人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的村庄和田野接着说:"在京都市还没出现前,我们这群精灵生活在外面的世界。随着人类的侵入,森林日益减少,湖泊开始干涸,我们开始流离失所。走投无路下,精灵族只好聚集在荒郊野外形成了这个村落,这是我们最后的家园。为了躲避人类,我们还施展&#;时空对折&#;法,把村庄浓缩在这片小小荒原中隐藏起来。"龙庆做的恶也不少了,也该放在包公的铡刀下铡一铡的。可一说铡龙庆,老黑却不唱了,说他嗓子疼,过几天再说。几天后,人们也没等到老黑铡龙庆现在,绣球、玉佩分别被侍卫和张浩接住,而这俩人都不属于招亲对象。个是穿越过去的现代人,另个则是地位卑贱的侍卫。今天接到绣球和玉凤凰的两人,可以到公主那儿领赏。听说可以领赏,张浩乐得在地上直蹦。,他却悄没声的跑了。
??? 赵岩听了顺子的话,拈须思考了一下,突然面露微笑,让先退下,并嘱咐他不要把这件事声张出去。顺子就慌慌张张地走了。
??? 3. 梦中杀人
??? 等顺子一走,杨刚就问赵岩:“大人,案子可有眉目?”
??? 赵岩说:“等晚上,咱们演一出戏,这一切就都明白了。”
??? 到晚上,县衙大牢里的油灯明灭不定,那个老黑也在牢房里睡着了,打着很响的鼾声。
??? 这时候就有个用半斗篷罩住头的人,悄悄地打开牢门摸进来。他来到老黑身边,蹲下来。又悄悄在老黑耳边喊了一声:“开封府包大人来了!”
??? 老黑就一个激灵坐起来,但眼睛还是闭着,却张口说:“包大人,小人龙庆知罪!”——他不是哑巴吗?怎么能说话了。
??? 那个人又用很粗大的声音,说:“你这些年所犯罪行,本官早已洞若观火。你还不一一招来,难道要本大人审你不成?”
??? 龙庆就闭着眼睛说:“我龙庆占据鹿鸣山,这些年来虽未招惹明水百姓,却劫杀了很多从这里路过的客商,不光劫下银两,还要取人性命。这几年我共杀了十三条人命,条条都是无辜的。我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是逃不了这一劫的。”
??? 那个人又说了句:“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狗头铡伺候!”
??? 龙庆吓得头皮上都出了汗,跪在地上直磕头,说:“大人饶命呀。”
??? 那个人这才把身上的斗篷揭开,竟然是赵岩。大牢里也挑起了好几个灯笼。有人拿来一盆凉水泼在龙庆头上,龙庆也睁开了眼睛。
??? 龙庆看着大牢里人,又想想自己刚才的话,心里知道已经败露了。龙庆的饭里被搀了迷药,让他进入深度睡眠,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志,更控制不住说梦话的老毛病,结果赵岩这一探问,还真把真相问出来了。
??? 赵岩就问龙庆:“龙庆,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还不从实招来。”
??? 龙庆就叹了口气,道来:
??? 这个龙庆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山大王,却还是个戏迷,特别喜欢包公戏。每当听到哪里有唱包公戏一定会去。一个月前,县城里来了名角喝包公戏。他就来了。包公戏在县城唱了七天,他就看了七天,并且他越看越觉得自己这个山大王不能当下去了。自己喜欢包公,可却干着见不得光的事,自己如果放在包公戏里,也就是放在狗头铡里的角色。这有什么劲呀。
??? 他心里越来越矛盾,就决定放弃鹿鸣山,当一个本分人。等县城的戏散后,他并没有回鹿鸣山,而是到了马财主家,做了长工。
??? 赵岩又问:“那为什么你半路里又要跑呢?”
??? 龙庆就叹了口气,说:“只怪那些长工们,非要让我演包公铡现在人的戏,结果唱了三场,就死了三个人。我就有些害怕了,看来明水县的包公真的灵!到后来他们又让我唱龙庆的戏,我怎么能自己铡自己呢?我就跑出来了,没想到还是逃不掉呀。”
??? 赵岩说:“现在案子终于查清了,你就是杀死索震、海贵和袁青的凶手。”
??? 龙庆却说:“大人,cctop.cn我到明水后,再也没杀过人呀。”
??? 赵岩说:“你有说梦话的毛病,是不是也有梦里做事的毛病呀?”
??? 龙庆说:“我还真有这个毛病,经常夜里做了什么事,白天还什么也不知道。”
??? 赵岩说:“这就对了。你白天演包公铡了人,但那人还活着,你就觉得这样不圆满,就在晚上去把白天铡的人给杀了。这就是那几个人都在夜里死去,又死法一样的原因。并且你还以包公审案的方式来处决他们。那几支令牌也是你带到凶案现场的,并且铡刀上的血也是你事后抹上去的。”
??? 龙庆听完了赵岩的讲述,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真乃笑话呀。我龙庆一生作恶多端,却在梦中当了回好人,除起恶来了。”又对赵岩,“大人,龙庆该死,可鹿鸣山那帮弟兄们却是无辜的,请大人不要为难那些兄弟们。”说完话,突然拔出身边一个差役的腰刀,一刀就捅在自己的胸口上。
??? 赵岩看着龙庆的尸体,叹了口气说:“这个人也算是个性情中人,临死还牵挂着兄弟,只是走错了路当了贼。”
??? 杨刚说:“案子终于可以结了,我们也可以向知府交差了。”
??? 赵岩却说:“如果案子就这样报上去,依索知府的性格,势必不能让他弟弟白死。到时候,顺子那些长工们还有鹿鸣山群匪,都会成为龙庆的同谋,到时候可就不是一个人死了。”
??? 杨刚问:“那依大人,该怎么办呢?”
??? 赵岩说:“我总觉得,这个案子还缺点什么东西。只可惜这龙庆死得太快,没问清楚。”
??? 转天,赵岩又到了包公祠,他和杨刚分头察看,可找了半天,翠莺到达大堂的时候,金家大小都到齐了。翠莺过去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给翠莺戴上了对玉镯,血红血红的,看就知道是上等的好玉。一点有用的东西也没找到。突然杨刚指着包公那只捋胡须的手,喊了一声:“大人,你看这里。”
??? 赵岩上前一看,只见包公那只手的袖筒里,塞进去一个本子,由于袖口是朝上的,本子掉不下来。并且平时人来进香,没人敢走近包公,竟然没被发现。
??? 赵岩把包公袖子里的本子拿出来,展开来一看,是一个账本。账本的主人就是索震。里面记着修筑河工的每一笔账目,一看这就是一笔真账。索震在做账的时候,做了两笔账,假账交到上面糊弄朝廷了。这笔真账应该是索震留给自己的,是个绝密的东西。上面清清楚楚地记录着,索震因监督河工贪污的每一笔银子,并且还有地方记着他给胞兄索雷的银子。
??? 赵岩轻轻舒了一口气,说:“这就对了,你注意到没有。那两个死去的人,都留下了罪证,为什么索震没留下呢。其实他是留下了,被龙庆放到了包公的袖子里——其实这件事连龙庆也不知道。现在终于可以定案了。”
??? 4. 包公真的显灵了
??? 知府索雷给赵岩一月的期限马上就到了,赵岩就到府衙里去见知府索雷。
??? 索雷沉着个脸,问赵岩案子怎么样了?
??? 赵岩说:“禀大人,案子已经告破了。这个案子的确是包公显灵!”
??? 包雷大怒,说:“那些谣言老百姓说说也就罢了,你怎么也信起来了。分明你破不了案,拿这个来搪塞本官!”
??? 赵岩说:“ 下官有证据。” 他就不慌不忙地把索震的账本交到索雷手里,不过现在交到索雷手里的账本,却有些残缺,有好几面都撕掉了。索雷拿着账本就吸了口凉气,越往下翻,脸色越变得难看了起来。赵岩趁机又说:“这是下官在包公像的袖子里发现的。下官觉得,一定是包公窥破索震的阴私,觉得他按罪应死,就把他铡了。我们明水的包公一向灵验的。”
??? 索雷猛地把账本扔在书案上,说:“我们索家竟然出了这样的败类,索震死了也就死了吧。这个案子,我看也该结了。”
??? 赵岩马上告退。
??? 出了知府的府邸,赵岩就向明水县奔去。杨刚心里憋不住话,问:“大人,这个案子真的就结了吗?索知府也真相信包公显灵的事了?”赵岩在马上说:“他心里有鬼,有鬼的人都怕神,特别是包公那样的神。”
??? 赵岩就说:
??? 他在给索雷账本之前,故意把账本做的残缺不齐。凡是有关索雷的,他都撕去一半,露着一半。让他知道,弟弟索震还对他留了一手,这种弟弟死了正好。
??? 杨刚直夸赵岩英明,但又说:“大人为什么不用这个账本,把索雷这个贪官也捅出来,岂不是又除了一害。”
??? 赵岩说:“索雷在朝中树大根深,一个账本岂能把他"好了,任务交代完了,我们兄弟去喝酒了"白衣冲我挤眉弄眼,把王锐丢下就跑了,黑衣尴尬的朝我笑笑,向白衣追去,"老白,你干吗说实话!"弄下台来?还是我那句话,心里有鬼的都怕神,迟早有一天,包公会显灵把这个贪官用铡刀铡了的。”
??? 杨刚又问:“回去咱们怎么跟县里百姓交代呢?”
??? 赵岩说:“包公显灵呀!你知道顺子那些长工,要演包公铡人的戏吗?还有为什么包公显灵的事为什么传得这么快?其实所有百姓都盼着包公真能显灵,盼着像包公那样的清官,为他们作主,把坏人都铡干净。我们这样做,不是正好顺应民意吗?”
??? 赵岩回县衙后,就发出了告示,通告全县:说案子终于水落石出了,的确是包公显灵。死的那三个人,都是死有余辜的,上天一点也没冤枉他们。可见包公英灵未散,公道一直存在,真有人作恶叫他看不过去的,他就会出来显灵。
??? 很快,包公显灵的事就传遍了全县,外地也都当作奇闻来传。从此,包公祠的香火更旺了,全县的人都到包公祠里来进香。明水县作恶也少了,大概是都怕包公显灵。并且鹿鸣山上的土匪也散伙了,大概是他们看到龙庆的下场,明白了作恶的终不会长久这个道理吧。

标签:弟弟哥哥恐惧

    上一篇:除夕回门夜 下一篇:阿宝(聊斋鬼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