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捉鬼张

捉鬼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在村子十里外的一个山沟里面,有想到这里梦辉似乎想到了什么,快步的跑到门前,当打开门的刻起,梦辉被眼前出现的切惊呆了!一个洞窟,人称鬼窟。鬼窟是民国年间,村里死了人,用来埋葬人的一个地方。有人说,他们白天经过鬼窟的时候,发现在洞口里面渗出一丝寒气,令人乍寒;也有人说,他们在晚上向那远望时,会发现有一些白色的东西在那洞口处飘来飘去;还有人在那洞口处捡到过铜梳子,"你等着吧,过两天,你就会知道我怎么做了!"李芸神秘兮兮地说道。铜镜等,这些东西都裸露在外面,而且还很新。总之,这是一个非常神秘而诡异的地方。
??? 在村子里,有个姓张的老头,年龄六十岁,但是身体却很健硕,犹如四十岁的壮汉,人称捉鬼张。听一些村里老人说,这捉鬼张原本是是本地人,在几十年前突然来到此地,此后就一直在这儿栖居。曾有人问他来这儿是为了干什么。捉鬼张笑了笑说:“抓鬼。”当好事的人们问他抓什么鬼时,他便笑而不语了。因此,人们对这个来路神秘的人称之为捉鬼张。
??? 几十年过去了,捉鬼张等待的东西依旧没有出现,人们就逐渐淡忘了他来本村的目的,把他融进了这个村子。捉鬼张在本地充当着道士的职责。
??? 在乡村里面,人们都认为一个人死了以后,都应该做场法事,超度他的灵魂;而在本村一直以来缺乏这方面的能人异士,做法事需要去十几里外的金村找道士;但就在捉鬼张来了以后,人们不再去金村找道士,家里死了人都来找捉鬼张。
??? 此刻正是清晨时分,太阳还未上来。虽然天气感觉清冷,但是村子里却早已闹腾开来了。凌晨三时,王家老人去世了。因此,在这一刻起,王家亲朋开始在村子里喊人帮忙,同样出现了这种事,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捉鬼张,因为死人的换衣服、入殓都得道士来干。
??? 捉鬼张匆匆忙忙换上了道袍,就急急忙忙赶向王家。此时王家人在东屋里面已经哭喊开了。男人、女人的抽泣声从这间幽暗矮小的屋子里传出来,让人顿感悲情涌起。
??? 捉鬼张一个箭步奔向屋中,朝着正跪在地上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王家人喊道:“你们先出去,让我来。”王家人都知道,道士给死者换衣服时,是不允许家人旁观的,因此互相搀扶起来,抽抽噎噎的出了屋子。
??? 捉鬼张看王家人出了门,便开始折腾起来。他首先脱掉老人的外套(一些农村老人睡觉时会穿外套而睡),在开始脱内衣。但当把内衣脱掉时,捉鬼张愣住了,在老人的胸前,有一团黑色煞气,这是撞鬼之兆啊。这王家老人,十有八九是让鬼给害了性命。
??? 捉鬼张迅速替老人换上了衣服,便脸色阴沉的走出了了屋子。王家人一看,说:“张师,好了?”
???,"我和我的男友感情非常的好。年前,我们起去逛街。我在横穿马路的时候,被辆飞驰而来的汽车给撞死了。肇事汽车撞倒我后,立刻跑的无影无综。而我的男友刚好在旁边目睹了这切,受了很大刺激。我也由于死的很冤,迟迟冤魂不散。" 捉鬼张说:“好了。现在我问你们一件事,老爷子昨天去了哪里?”
??? “这……”王家人一听,都觉得很纳闷,捉鬼张好端端的问这话什么意思,但是他们不敢怠慢,说:“老爷子昨天去上山砍柴了,昨晚十一点才回来,而且什么都没吃就睡了,没想到到半夜就……就去了。”说到这儿,王家人又接着哭起来。
??? “去哪砍的柴?”捉鬼张问。
??? “十里外的山坡上。”王家人说:“张师,有什么问题吗?”
??? “哦,没有。”捉鬼张糊弄了过去,说:“你们先准备准备,稍后就得做法事。”
??? “嗯。”王家人齐声应道。(真恐怖:转载请保留!)
??? 捉鬼张正杵着下巴,不知在想着什么,等过了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朝王家大门外走去。
??? 在本村,有一个年纪七十佷几的老人,姓解,具体名字叫什么,村里人没有人说过,只是很亲切地叫他解老。解老住在村东头,是村里有名的老古董,熟知方圆百里的各种奇怪地方。
??? 捉鬼张此刻正奔村东头跑去,他要搞清楚在十里坡的地方,有个什么东西。而且他当年来此地的目的应该跟这脱不了联系。
??? 这么多年了,好多人都应该死了,他也不例外;就算他没死,也估计下不了床了。捉鬼张意识到,现在该是自己出动的时候了,不用再怕他了。
??? 解老正在村门口抱着萧亦觉得自己从小就像只被父亲萧持远圈养的宠物,只能活动在他眼前那块巴掌大小的地方,所有的事情都得按他的意见行事。吃饭只能吃成饱,不许大笑不许碰冷水,不许跑跳,每天要按着他的要求吃钙片和各种维生索,长这么大都没有游过泳,也没有自在地逛过街,这跟宠物有什么分别?所以他很想结婚,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一堆木柴,朝自己的破屋子走去。
??? “解老哥。”捉鬼张喊了一声,解老便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他,说:“张老弟有啥事啊。你可是无事不登我这三……破屋啊。”解老刚要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但看到自己的这破屋子,顿时改变了里面的话词。
??? “唉,解老哥你不知道啊,王家老头子死了。”捉鬼张跟解老走进屋子,坐在满是油污的炕头,卷起一根旱烟说。
??? “哦。”解老轻描淡写地说:“该死了,是时候该死了。唉,近几年两家人不再来往,显得有些生分,现在家里人死了,也没给我个通知。”
??? “解老哥,你不要生气,王家现在乱成了一团麻,有好多人还没有通知了,我相信他们会给你吱一声的。”捉鬼张点燃旱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说:“你这旱烟够劲。”
??? “呵呵。”解老笑了笑说:“这是我儿子几个月前回乡,从城里给我带回来的。”
??? “哦。”捉鬼张哦了一声,便转变话题说:“解老哥,你知道离这十里外的山坡附近有什么隐晦的地方吗?”
??? 解老闻言,皱了皱眉,疑惑的看着捉鬼张说:“你问这干什么?”
??? “唉。”捉鬼张摇了摇头,说:“实话告诉你吧,王家老头子身体上有一团黑气啊。”
??? “黑气,这是什么东西?”解老吃惊地问。
??? “染上了不该染得。”捉鬼张幽幽的说。
??? “看来那真是个不吉之地啊。”解老也卷了一支旱烟,点燃吸了一口说:“在这十里外的
??? 山坡下,有一个山沟,沟里面有一个洞窟,我们这地方的人都称他为‘鬼窟’。这里面以前是埋些饿死、病死的人的,里面阴气极重,传言说都有鬼,可是后来文革,打击封建迷信,就再也没有人说那地方有鬼。但是,毕竟那地方埋得死人太多了,平时没有人会去那地方。没想到王家老头子一把骨头,还去那儿闹腾。唉!”
??? 了解到了一切,捉鬼张又跟解老老了唠嗑,便告辞了。
??? 出了解老的家门,捉鬼张一脸的兴奋,几十年过去了,终于可以行动了。
??? 他笑了笑后,自言自语的说:“师兄,没想到吧。最终这东西还是我的。”
??? 捉鬼张口中所说到底是什么?
??? 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一个什么故事?
??? 原来,捉鬼张的师傅山湖道人,曾经最后一次出门,为他们留下了一张藏宝图,藏宝图一分为二。捉鬼张半张,他的师兄吴恒明半张。为了能够顺利得到宝藏,两人打算共同寻宝。但是,虽两人具有同寻宝的心愿,却无共享宝的心愿。最后,捉鬼张为了自己能够得到全部宝藏,打伤吴恒明,夺走了藏宝图。他后来按照藏宝图上所指,来到了这个村子。但是藏宝图却就此中断了,他不知道该向哪寻。本应该他打听一下本村人,就可以知道这村子附近有哪些诡异之地。可是他怕他一个外地人随便在这里打听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会引起人家的怀疑。而且,他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他的师兄——吴恒明。
??? 吴恒明比自己年长四十,很早就被山湖道人收为弟子,习得一身茅山道术,法力高超。尤其对于一些奇门遁甲甚是精通,而山湖道人绘制这张藏宝图时,使用了一些遁甲之术。所以他担心本就记忆十足的吴恒明参透他那半张藏宝图中的奥秘,找寻在这里。
??? 他所以就一直在等,在等吴恒明的到来,好将他击杀在这偏远之地,那样,宝藏就是自己的了。
??? 可是等了四十年,却也不见吴恒明的到来,那就说明吴恒明已经去世了。就算没有去世,他也已经有一百岁了。一百岁的老人,怎么再会有贪财之欲,况且就算有,怎么会有取财之能。
??? 现在,这些宝藏,就彻彻底底是他捉鬼张的了。
??? 捉鬼张先到王家,帮死人入了殓这栋除了保姆之外不能让程海生看到其他任何人的大房子有了马琳和小移乎也有了些家的感觉。空荡荡的空间也有时候会有开怀的笑声想起来了。,然后再吃了饭。
??? 此刻已是晚间九点多了。在王家帮忙的人也陆续回家了,王家人该休息的休息,该守灵的也开始守灵。
??? 捉鬼张回到家中,开始了他今晚行动的策划。
??? 他为了方便穿了一身褐色的劲装,在腰间勒了一道带子,并带上他的法器——照妖镜、桃木剑、驱鬼符等出发了。
??? 夜晚的农村,晚风习习,甚是凉爽。但是,在这农村各处,都有大大小小的坟墓,所以一般人在夜间都不会单独出去。
??? 此刻,有一个人正走出村子,走向十里外的山沟。此人正是捉鬼张。
???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捉鬼张到达了十里外的山坡。但见这里阴气森森,山上的树木茂密得让人怀疑这里是个深山老林。捉鬼张停了下来,他看着不足一里外的一个黑影,那是鬼窟的门。
??? 捉鬼张思忖了一下,是否真要下去。但是他一想到那些宝藏,他便摒弃了心中的害怕,迈开步子朝鬼窟走去。
??? 近了,近了……鬼窟的模样越来越明显。这是一个人工挖出的洞窟,两边的凿痕经过岁月的磨砺,已经变得暗淡不清。但是,里面投射出来的邪恶气息,却令捉鬼张不得大意。
??? 捉鬼张拿着符咒,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朝前走去。就在接近鬼窟十米,能模模糊糊看到里面凌乱的场景的时候。一声刺耳的笑声穿透过来,紧接着便是一阵阴风。
??? 捉鬼张朝后一退,拿出符咒,大喝一声,“呔!”只见眼前有上百个冤魂,正朝自己一步步开进过来。
??? 这些冤魂,都没有实体,统统仅有一个气团凝聚成的恶鬼头,其他部位皆是黑色煞气。它们虽然不能亲自将人杀死,但是一旦煞气沾身,那就会令邪恶之气入体,侵蚀灵魂,使人致死。所以,捉鬼张不敢大意,一手持符,一手拇指紧扣中指,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这些冤魂逐渐将捉鬼张包围起来,形成了一个圆。冤魂又开始白凤便是大壮那个胖小伙,他生只有句话的权利,因为爱情,他对初晨说出了宝贵的第句话。又因为守护爱人,开口向敌人求饶。可到最后他再也无法对她说"我不嫌弃你的容貌,我们在起吧。"朝中间靠拢,想要紧紧将捉鬼张挤压而死。捉鬼张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煞气流动。
??? 等到围成仅有直径一米的圆的时候,捉鬼张突然一睁眼,右手一弹左手上的符咒,符咒开始燃烧起来。捉鬼张迅速拿着燃烧的符咒,原地转了一圈,这些冤魂都惊散着朝后退去。原本直径一米的圆瞬间变成了十来米。
??? “格格——”(真恐怖:转载请保留!)
??? 冤魂们看见这些符咒虽然可怕,但是却伤不了他们,又开始咆哮着蜂拥而上,声势比刚才更加浩大,更加猛烈。眼看着捉鬼张在原地打转,一副火烧火燎的样子。
??? 但就在冤魂逐渐又将圆压缩成直径两米时,捉鬼张一把掏出怀中的照妖镜,朝"小老鼠"死了。围攻上来的冤魂照去。照妖镜的威力可比符咒大多了,冤魂们一下子惊叫了起来,又再次四散而逃。
??? “啊——”
??? “格——”
??? 一些逃跑不及的冤魂,生生被照妖镜照成了灰粒,从此失去了威力,永世不得超生。就在捉鬼张感到庆幸时,那些逃跑的冤魂竟然聚拢在一起,演化出了一个黑气巨人。黑气巨人手持一把巨斧,摇摇晃晃的朝着捉鬼张走来。捉鬼张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脑袋里面嗡嗡乱作一团,他急忙拿起照妖镜朝黑气巨人照去。
??? 黑气巨娜娜哽哽咽咽地讲:"阿凯他不见了,刚才他在我身后跑着的,我转身就看不见他了。"人被照妖镜照到,先是退却了两步,痛苦的嘶吼了两声,紧接着有怒吼一声,朝捉鬼张奔跑过来。捉鬼张看着照妖镜无效,又看着这黑气巨人,一时间萌生了逃跑的心理。他迅速转身我也不知道每晚排徊在路上是不是在等她回来。,就欲逃跑,可是黑气巨人却生生一斧子砍了下来,捉鬼张赶紧俯身一个翻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可是,就在他爬起来【结局】女演员躺在个帅哥受上,帅哥边舞蹈边忘情的歌唱:美好时光,你我相遇在起,这感觉永难忘记,触动我的心。每当走进旧时的回忆,那欢笑总想起,挡不住的感觉——可口可乐!!!(她变成了个玻璃可乐瓶)时,他已知无路可逃。
??? “欺人太甚!”捉鬼张彻底的生气了,他从背上的布袋里迅速的掏出了桃木剑。
??? 黑气巨人见一这件遇鬼事件发生在年月的寒冬。住在新合村里的,个叫王阿姨的也在这条鬼路上遇到了恐怖的灵异事件。那天天黑的特别早,点半都不到就黑下来了,天空乌云密布的,好像要下雨样。王阿姨像往常样坐路公汽在太平洋路下车,到马路对面的集贸市场买了点小菜,就匆匆的网自己新合村的家赶,好快点回家做饭。击不中,“格格”叫了两声,又朝着捉鬼张鬼砍了下来。捉鬼张跃起步子,朝后一纵,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迅速将流血的指头摁到桃木红衣女郎微微笑对你说:你的内心世界很灰色,是不是遇到过很沉重的打击?剑尖,桃木剑瞬间笼罩上了一层精光。精光乍起,黑气巨人被迫退却几步。
??? “呀!”捉鬼张开始反击了。他朝着退却的黑气巨人一剑刺去,黑气巨人急忙拿斧相迎。可是此时的桃木剑已被鲜血开了光,煞气凝聚成的斧子怎么会是对手。所以剑斧刚一接触,精芒大射的桃木剑迅速摧毁了煞气凝聚的邪斧。
??? 桃木剑继续刺入,刺到黑气巨人身上。黑气巨人一下子痛苦的双手乱舞,身上的冤魂逐渐分离。捉鬼张为了不再出意外,又咬破了两根手指,鲜血顿时滚滚而出,滴落在剑柄,滑到剑尖。
??? “格格——”
??? 黑气巨人终于被击溃了,那些冤魂分散开来,没命似的开逃。
??? “岂能让你们逃走。”捉鬼张冷哼一声,手指朝怀中一摸,照妖镜又被拿了出来。捉鬼张朝着周围逃去的冤魂摆开照妖镜,一时间“格格”“啊”的痛哭声在寂静的山沟里面响彻,显得那样凄凉而悲痛。
??? 冤魂被消灭干净以后,捉鬼张感到神清气爽,气定神闲。他微微地笑了笑,说:“宝藏啊宝藏,终于是你重见天日的时候了。”说完以后,他重新将照妖镜装在怀中,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人手提着桃木剑朝鬼窟走去。
??? 就在他一只脚踏进鬼窟那枯黄而苍凉的窟门的时候,一团让人作呕的阴风袭来。捉鬼张大意,竟被这阴风冲击在地上,他赶紧举剑朝着这团阴风刺去。岂止一只仅有白骨的大手抓住了桃木剑,随后从阴风的走出一个骷髅。这骷髅身高两米,体形魁梧,更令人诧异的是,它的眼中有两团火。捉鬼张惊道:“灵智骷髅。”捉鬼张知道完了,就连他们的师傅山湖道人都不是灵智骷髅的对手,更别说是他捉鬼张了。
??? “小子,你敢闯进我的福地,杀了我的手下。”这骷髅竟然会说话,只是声音很是塞哑,让人感觉到喉咙间塞了一颗核桃似的,“哦,你身上竟然有那个狗屁道士山湖道人的味道,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 捉鬼张大惊,说:“你杀了我师父?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杀了我师父?”
??? “格格。”骷髅走到捉鬼张身前,将他脖子掐住提了起来。捉鬼张挥舞着双手在空中乱颤,舌头伸出中指长,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
??? 就在捉鬼张感到自己命丧黄泉的时候,“噗”地一声,他掉在了地上。他抬眼去看骷髅,只见他胸前插着一支箭,他惊呆了。
??? “这……这不是降魔箭吗,怎么会在这里?莫非……”捉鬼张想到这儿,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人,他的师兄吴恒明。山湖道人在他还未入门之际,便将降魔箭传给了吴恒明;所以,现在降魔箭的出现,就说明吴恒明来了。“还是被他参透了。”捉鬼张披头散发、精神萎靡的苦笑道。
???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捉鬼张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喊道。
???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走出来的那个人不是吴恒明。此人年纪与自己相仿,六十岁左右,留着一瞥长胡子,颇具仙风道骨之味。
??? “你是谁?”捉鬼张眯着眼睛,小心地打探道。
??? “吴恒明之子,吴长生。”吴长生冷冷的看着捉鬼张,语气很是生硬。
??? “你是来杀我的吧。”捉鬼张苦笑道:“那就动手吧。”
??? “哼,如果不是我父亲,我真会杀了你。”
??? “你父亲?吴恒明还活着?”捉鬼张没想到,吴恒明竟然如此长寿。
??? “我父亲不行了。吴长生语气一下子变得很是伤情,眼睛红红的有些湿润,他接着说:“他现在最想见见你。”
??? “什么?”今晚令捉鬼张震惊的事情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发生。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年被自己打伤的师兄,在临死前还会惦记着自己。他的眼角滚下了两行热泪,但是他却不想让吴长生看见,迅速揩掉了。
??? “走吧,师叔。”吴长生还是看见了捉鬼张滴落在地面的泪珠,于是他的声音变得有些缓舞倒了。和。
??? “那这些宝藏……”
??? 吴长生看了看黑漆漆的鬼窟,说:“就让它见鬼去吧!”
??? 捉鬼张踌躇了一下,也道:“没错,就让它见鬼去吧!”
??? 言罢,两人相视哈哈一笑,共同走出这隐晦而凄清的山沟,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标签:灵魂恐怖坟墓诡异

    上一篇:踏雪者之蓝衫鬼 下一篇:出诊夜半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