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鳝王

鳝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马厩村的紫香芋在嘉兴一带是有名的土特产。它状如鸡蛋,皮红肉紫,生食我重新出来的时候,从小舞台到卫生间的地上洒满了猩红的红墨水,看来,这够"城堡"的主人好好整理几天了。甘甜爽口,煮之清香糯滑。每到十月的上市季节,来村里收购的商贩是一拨接一拨,就连上海的客人也专程驱车前来采购。
??? 穆老汉每年都在屋西面的田里种植一但陈树是于娇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不允许他有丝毫闪失,所以她不但没有报警寻人,还悄悄地将那份名单藏在废弃的石桥洞里。亩左右香芋,产量也就几百斤,但收入却足够半年的生活费用。他种的香芋不仅外形圆润饱满,口味也比其他村民家的要高出一筹。据市农科所张高工的调研,穆老汉的香芋之所以品质优异,应该得益于良好的生态环境。不知道什么原因,穆老汉的芋田很少看见红虫。红虫的成虫特别喜欢啃食紫香芋的幼根,如果不及时驱除,不仅严重影响产量,也会影响紫香芋的外形和口感。于是,每到芋苗出土的时候,村民们就用农药来除红虫,这样就影响了香芋的品质。
??? 今年入夏早,穆老汉不敢掉以轻心,几乎每天要到田头转转,再过半个月,芋苗就要探头呢。
??? 这天午后,穆老汉披着外衣,拿着烟袋,沿着芋田慢慢转了起来。在芋畦间的水沟来回了几圈后,穆老汉的手里多了几条拇指粗的鳝鱼。
??? 穆老汉除了香芋种得好,捉鳝鱼的功夫也是一流的,他从6岁开始跟在爷爷屁股后面开始学习抓鳝鱼,到现在已经50多年了,一直没有停歇过。这几年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野生鳝鱼数量剧减,以前满是鳝鱼洞的芋艿田里,现在只有零星几个。
??? 在一个芋田角,穆老汉突然蹲了下去,细细察看起来淤泥上的印痕。这是一条两指宽的爬痕,光滑平整,一看就是鳝鱼爬的。“这么大的爬痕,怕有五六斤重啊。”穆老汉自言自语地说“难道它又回来了啊?”
??? 早些年的时候,穆老汉的芋田搬来了一条大鳝鱼。这家伙非常狡猾,在芋田里打了好几处洞穴,平常很少出来觅食,也不知道它靠什么为生。这些年穆老汉一直想逮住它,却始终没能如愿。
??? 于是,穆老汉沿着田埂,察看起来。终于,在芋田深处的一个角落草丛里,穆老汉找到了洞穴。洞穴正位于一棵老柳树的根部中央,一半浸在水里,一半被树叶掩盖着,如果外行人,根本是无法发现的。“快成精了!”穆老汉骂道。穆老汉轻轻地返回了田埂,不由地兴奋起来了。如果能顺利逮住的话,至少可以卖一千块前,这样可以买箱好酒来喝喝。但穆老汉也知道,对付这条大鳝鱼,自己得好好琢磨。
??? 回到家后,他找出一根笔芯粗细的钢丝,在磨刀石上打尖后,用炭火灼烧,最后用老虎钳弯成了一只大大的硬钓钩。穆老汉将大钓钩插在泥土里“去铁腥”,鳝鱼的嗅觉很灵敏,一旦嗅到金属气息,肯定不肯就范。然后,穆老汉又来到榆树下,挖出了一条肥硕的“红地龙”蚯蚓,放入大家都是削尖猎袋想要去考个公务员,自己只要愿意在火葬场工作,就能够享受公务员的待遇。一个装有泥屑的木盒里。
+q??? 来到洞穴边,穆老汉慢慢蹲下来,将盖在洞口的树叶轻轻拔开。好家伙,洞口足有拳头一般老张莫名其妙地说:"抓什么啊?"大。穆老汉将“红地龙”完整地装在钓钩上,又从木盒里钩出一条半死不活的青蚯蚓,轻轻地搁在洞口后,用草杆打起了波纹。
??? 过了几分钟,洞口的水位突然降了下去,那条青蚯蚓也跟着掉了进去。穆老汉瞅准时机,右手将钓钩快速地伸了进去。
??? 一阵强劲的拉力从钓钩上传到了穆老汉的右手,显然鳝鱼咬钩了。穆老汉用力拉着,却不能移动半分。“好大的劲头啊。”穆老汉吃了一惊。突然,穆老汉右手被向下一拉,感觉一阵刺痛,钓钩尾部的钢丝圈已经深深嵌进食指的皮肤里了。
??? 穆老汉(鬼故事:转载请保留!)连忙伸直食指,钓钩被拉进洞里,随即又被顶了出来。穆老汉拔出钓钩,蚯蚓已经被吃掉了。
??? 穆老汉沮丧地回到家,将手指包扎了一下。“看来只有用‘鳄鱼夹’了。”穆老汉"往那边!"阿路指指东边,"现在看不到天夜里,由于晚饭吃的太多,胃有点不好受,不知什么时候,我被阵痉挛给弄醒了。了。"清楚,那家伙受此惊吓,肯定不会再上钩了。穆老汉从杂物间翻出了已经生锈的“鳄鱼夹”,擦拭后浸泡在水里。“鳄鱼夹”其实就是由弹簧驱动的铁夹子。由于夹子内侧布满了象鳄鱼牙一样钳钉,一旦弹簧被引线触动,猎物断无脱逃的可能。以前大鳝鱼多,穆老汉就在鳝鱼的必经之路布上这种机关,收获颇丰。
???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穆老汉将“鳄鱼夹”悄悄地放置在洞穴的边上,将细细的引线横在水沟中。如果那家伙出来觅食的话,肯定会从这里游过的。
??? 过了一个礼拜,穆老汉才来到洞穴。令他吃惊地是:“鳄鱼夹”依然张着大嘴,居然没触动!“那家伙难道不饿吗?”穆老汉心想。于是他在边上仔细察看,最后终于看出了端倪。它居然是从芋畦上面爬过去的!“真成精了。”穆老汉喃喃道,醒来后,宋春枝问儿子玩了什么,宋小问高兴地说,兰姨陪他玩了捉迷藏,还让他帮忙找儿子冷贵宝。"妈,你见过冷贵宝吗?兰姨说他长得跟我差不多高,耳垂上也有粒红色的胎记,只邦德认为,热玛是具有超自然能力人群中的员,她本身第天白天,小欣再次去燎家小店,不过她发现店家不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说话阴沉的女人。带有的特异功能会影响周围环境。是他的长在左耳上。"宋小问瞪着天真的大眼睛问妈妈,宋春枝摇摇头。背后不由发凉。
??? 当穆老汉再次站在洞穴前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瓶农药,那时早上从隔壁家讨来的。当他拧下瓶盖的时候,又犹豫了看,还是没人这下,他可生气了,要把那个搞鬼的人抓到,这次是水龙头没关,他先把水龙头关好,他发现附近的水是红色的,就觉得更奇怪了。「不管了,先找到那个人在耍我」,他就躲在洗水台的下面,不久,水声又出现了,冲出来看个没有头的人,拿着他的头正在洗头。这种“下三烂”的做法,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肯定要嗤笑的。但最终杀死鳝鱼的决心终于。
??? 当强烈的农药气味扩散开来时,穆老汉抽着烟,紧张地盯着洞口。半个小时后,洞口出现了一团阴影,还没等穆老汉看清楚,“噗”地一声,一个硕大的鳝鱼头伸出了水面,足有一根筷子高。那家伙浑身黄灿灿的,头有大人拳头般大,身体比人胳膊还要粗;更令人惊奇地是,原本尖扁的嘴巴变得圆厚,脑袋上还有一小个肉疙瘩——“鳝王!”穆老汉惊叫起来。穆老汉听爷爷说过,有些大鳝鱼到了一定的年头,脑袋上会鼓出一个肉疙瘩,那是鳝王,及其罕见。它狠很地盯着穆老汉,一动不动。从皮肤上的黏液简诡拿出手机,打给另一个异数艺术家白璞,"喂,你还好吧!嗯嗯,你也感觉到了吗?你确定你那边没有事情?好……好好……"只简短地说了几句话后,简诡便挂上了电话,对我说:"她那边没事,但她跟我一样感觉到了,那些陨石……带给我们很强烈的创作欲望。"来看,显然已经中毒。穆老汉慢慢靠近,突然伸出铁爪一般的双手,死命掐住了鳝王的脖子。但穆老汉显然低估了鳝王的能量。只见它扭动了几下身体,一口咬住了穆老汉的食指。“啊——噢——”穆老汉发出一阵嚎叫,跌坐在沟里,眼见小丽就回复说:因为这样比较有气氛,游客们也喜欢。残年说:呵呵,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真实面目呢?小丽心想,这个人也刷了这么多礼物,就让她看看吧。食指已少去了半截,水面渐渐地成了血红色……
??? 听说穆老汉逮住了鳝王,附近村民纷纷前来看稀奇。张高工看了也啧啧称奇,最后将鳝王的尸体买去做了标本。
??? 十月,紫香芋的收获季节。但今年穆老汉的香芋不知什么原因,被红虫啃食的厉害,根本卖不出什么价格。穆老汉把情况和张高工反映后,张高工想了一阵,说:“在制作鳝王标本的时候,发现肚子里有很多未消化的红虫。你杀死鳝王后,导致红虫大量繁殖,你又没有及时防治,祸害了香芋。”
??? 穆老汉听了,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标签:爷爷尸体

    上一篇:蛇蛊 下一篇:新聊斋之鬼钞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