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泥神推船

泥神推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
??? 闲来无事,今天我来讲一段清末民初发生在大运河上的故事。
??? 这大运河九曲十八弯,到了玉源县境内后就出现了一段泥沙滩,当地人管这一段河道叫做烂泥塘。过往的货船行驶到烂泥塘后,船底的一部分在水里,另一部分在泥沙里,根本无法行进,就只能靠岸上的纤夫用绳索拖着货船前进了。
??? 刘博学因家境富有,被送去日本留学。留学归来后,父亲便让他帮着打理一下家里的生意,也好将来接手管理这庞大的家业。这天,刘博学的父亲安排他用货船去送一批货。
??? 刘博学于是便登上雇用来的货船,沿着大运河顺流而下。两天后,刘博学一行便来到了玉源县境内。
??? 船老大找到了刘博学,说:“刘少爷,前面就是烂泥塘了。您得提前到‘泥神庙’里请上几个‘大力泥神’,有了‘大力泥神’的帮助,咱们的船才能顺利地通过这烂泥塘。”刘博学不解地问:“什么是‘大力泥神’呢?”船老大含糊地一笑,用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间石头房子,说:“那间房子便是‘泥神庙’,刘少爷您进去后自然就知道了。”
??? 货船在石头房子前靠岸后,刘博学走下船来,很好奇地走进那间石头房子。石头房子并不大,里面光线也很昏暗。有个黑脸大汉坐在一张掉了漆的案子后面,案子上摆放着很多拳头大小的泥人。泥人捏得很粗糙,也没有涂抹水彩,泥人举着两只粗壮的胳膊像是在推什么东西。刘博学自持是留过洋回来的,对这类迷信的东西根本不屑一顾。刘博学傲慢地问黑脸大汉:“听说过烂泥塘要从你这里请几个什么泥神?”黑脸大汉上下打量了刘博学几眼,问道:“这位少爷你是第一次路过烂泥塘吧?外面哪一条货船上是你的货呢?”刘博学举手指了一下给自己拉货的船。黑脸大汉看了一眼货船,说道:“你这条船至少要请四个‘大力泥神’。每个‘大力泥神’一两银子,你付四两银子就行了。”说完,黑脸大汉从案子上拿起四个泥人递给刘博学。刘博学接过泥人看了几眼,“哈哈”大笑起来,他轻蔑地说:“你可是真会赚钱啊!这四个破泥人加在一起也卖不了一个铜子,你却要我掏四两银子。”黑脸大汉听罢脸色大变,他一把夺过刘博学手中的泥人,骂骂咧咧地说:“来请‘大力泥神’的东家都是心甘情愿的,你不愿意请,我还不愿意送呢!有本事就让你的货船从烂泥塘上飞过去吧。”刘博学也被激怒了,他说道:“本少爷就半年后,小新成为了经理了,再也不必东奔西跑了。天他下班后回家看电视,正在播放新闻。。不信了,离了你的破泥人还过不去那烂泥塘了!”说罢,刘博学转身离去。
??? 二
??? 来到船上后,船老大笑着问刘博学是否请来了“大力泥神”。刘博学怕船老大多心,便含糊地说:“放心吧,开你的船!”
??? 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刘博学他们的货船便来到了烂泥塘。烂泥塘的岸边也有一间石头房子,在石头房子两旁坐着一些赤裸着上身,等活的纤夫。船老大告诉刘博学,去石头房子里找管事的交了纤夫的工钱后,纤夫们就会把货船拉过烂泥塘。
??? 刘博学再次下船,走进石头房子。一个戴着“文明镜”的账房先生正坐在桌子前收钱。账房先生面无表情地伸着脑袋看了一眼刘博学的货船,说:“你这只船最少需要八个精装的汉子才能拉动,你得付我四两银子。”刘博学听完,忙从怀中往外掏银子。账房先生却说道:“先生,先把请来的‘大力泥神’给我吧,没有‘大力泥神’的帮助,您雇再多的纤夫也过不去这烂泥塘。”刘博学不屑地笑了一下,他感觉荒唐极了,那几个破泥人难道真的能帮着纤夫推船、拉纤么?账房先生看到刘博学的表情就已经猜出来他的心思,账房先生笑了笑说:“先生是有所不知。这烂泥塘里住着一位‘泥龙王’,就是这位‘泥龙王’将大运河从这里截断了,要不然为什么河水到了这里就变浅了呢?所以啊,货船要想通过这烂泥塘就必须请‘大力泥神’来帮忙。只有‘大力泥神’在船底推船,纤夫们在岸上拉船,货船才能顺利地通过。”刘博学看了账房先生一眼,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拍在桌子上,说:“那就麻烦先生给我雇上二十个精装的纤夫,我就不信还过不去这烂泥塘了。”账房先生却笑着摇头拒绝了,账房先生说:“你即便是给我一百两银子,货船离了‘大力泥神’也过不去这烂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和很多童鞋样,对些奇妙的事情充满兴趣,那时候的很多事但是位没什么,现在长大了细细回想,后怕到惊出身冷汗。我仿佛是个与那些乱糟的怪事特别有缘的人,偶尔无意中与人讲起我旁边发生过的事,大家都会特别惊奇,进而特别惊悚,从同学到老师,无例外,于是我想到把我能想起来的部分事情写出来给大家看。泥塘。”说罢,账房先生就再也不理睬刘博学了。
??? 碰了钉子的刘博学很沮丧地回到货船上。船老大见刘博学脸色不对,他问明白原因后,也开始抱怨起刘博学。船老大说:“没有‘大力泥神’在船底托着船,我也不敢过这烂泥塘呢。‘泥龙王’发起火来,我们连人带船都会被拖进烂泥塘里去!”
??? 事情冯小明无聊地坐在办公室里,信手在便笺上写下这几句唐诗,笔力遒劲洒脱,布局规谨而不张扬,虽是普通的签字笔所书,亦不失为有水准的硬笔书法作品,不免有几分得意。到了这一步,刘博学已经无心追究那“大力泥神”和“泥龙王”究竟是真是假,尽快通过这烂泥塘不要耽误了送货的时间才是关键。刘博学不好意思再回去请“大力泥神”了,他只好放下架子,又多掏出二两银子请船老大帮忙跑腿辛苦一下。
??? 半个来时辰过后,船老大帮刘博学请来了四个“大力泥神”。账房先生收下刘博学如果换成个月以前的我,吾开着我的宾利轿车,远远的从贫民区外绕行,回到我那明亮的豪宅中。因为我觉得这里的空气都散发着股霉变了的臭味。但是现在,我不得不住在这里,不得不住在栋破旧的层小楼里。我像个失去了父母关怀的小女孩,我瑟瑟发抖的卷缩在床角,而床下躺着具已经开始腐败的男尸。交"前世?前世?"我愣了,因为我不知道前世是个什么东西,我怎么会有前世这个东西呢?而枪是个人。的纤夫的工钱和那四个“大力泥神”后,走出石头房子招呼起八个精壮的纤夫,他们一起登上刘博学的货船。趁着纤夫们在船头系绳索的功夫,账房先生毕恭毕敬地双手托着“大力泥神”走到船尾。账房先生站在船尾大喊一声:“大力泥神力大无边,帮我宝船顺利渡滩!”说罢,账房先生便将“大力泥神”投入烂泥塘中。
??? 账房先生下船后,对纤夫们大喝一声:“起船啦!”。纤夫们弓腰撅腚,将纤绳紧紧地扣在肩头,他们喊着号子,头上青筋爆出使尽全身的力气将货船慢慢地拖动了。
??? 货船渡过烂泥塘后,刘博学看到在烂泥塘这边的岸上也盖有两间石头房子。不用问,刘博学心里清楚那肯定也是用来卖“大力泥神”和收纤夫工钱的地方。
??? 看着在岸上卖力地拉纤的纤夫,刘博学心中已经拿定主意。刘博学在日本留学期间有位同窗好友叫吴子涵,因吴子涵的父亲在朝中做官,吴子涵归国后不久便当上了县令。凑巧的是,吴子涵任职的地方就在这玉源县。本来刘博学也打算这次送货回来后,去跟老同学聚上一聚的。现在,刘博学决定到吴子涵那里去告上一状,让吴子涵来收拾这些假借迷信进行敲诈勒索的船匪河霸!
??? 三
??? 四天过后,刘博学送完了货物,乘船再次来到了玉源县境内。刘博学上岸后,带着丰厚的礼品直奔玉源县县衙而去。
??? 那吴子涵虽说当上了县令,有了些官架,但是见到了老同学还是比较热情的。吴子涵在玉源县最好的酒楼里设宴宴请了刘博学。两壶酒下肚后,两个人的话也就越来越多了。刘博学于是借着酒劲,把自己在烂泥塘被人装神弄鬼、敲诈勒索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吴子涵。不曾想,吴子涵听刘博学诉完苦后,竟然干咳了两声,说道:“博才兄有所不知,兄弟虽然是本地的地方官,但是对这些风土民俗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插手。”刘博学一听便知道吴子涵这是话中有话,他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两百两纹银的银票,递给吴子涵。吴子涵客气了两下,还是把银票接了过去。刘博学这才说道:“子涵兄也知道,我上学的时候就有个倔脾气。我就是想看一看如果不用那些‘大力泥神’能不能过了那烂泥塘。”吴子涵清了一下嗓子,端起酒杯说:“这好办。明天我亲自送你去过烂泥塘,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谁有胆量敢要我的钱!”
??? 第二天上午,吴子涵身穿官袍,身后带着十几个衙役、捕快,陪同刘博学一起登上了货船。
??? 货船行驶到烂泥塘前面的“泥神庙”时,已经有几只大船停在那里。船老大小心翼翼地凑到刘博学跟前说:“刘少爷,咱们该请‘大力泥神’了。”刘博学没有接话,吴子涵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船老大一眼。船老大吓得赶紧缩着脖子,跑到了一边。
??? 货船再往前走,就到了该给纤夫们交工钱的石头房子了。这次,刘博学并没有下船,他很神气地陪同吴子涵站在船头。吴子涵回头对身后的衙役说:“去,叫几个拉船的纤夫过来。”衙役领命后,跳下船,走到石头房子前一脚踢开了房门。
??? 很快,一个身穿长袍马褂的中年汉子便一溜小跑来到货船前。中年汉子“咕咚”一声面朝吴子涵和刘博学跪下,他大声说道:“我茫然表示不知。不知县太爷驾到,小人这里给县太爷请安了!”吴子涵轻轻挥了下手说:“免礼。我和兄长有事要过烂泥塘,你快去给我找一些精壮的纤夫来。”中年汉子马上说:“小人这就去办。但不知县太爷刚才是否在‘泥神庙’里请过‘大力泥神’了,如果没有,小人这就去给您请来!”吴子涵眉头一皱不悦地说:“什么‘大力泥神’,不就是几个烂泥人么?老爷我是留洋回来的,根本不信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你赶快给我找纤夫去,耽误了我的大事,找你问罪!”中年汉子听完吴子涵的话,很为难地跪在地上不肯起来。一个衙役上前抬脚将中年汉子踢倒在地,衙役大骂道:“你耳朵聋了么!”中年汉子这才一脸苦相地从地上爬起来,他走到石头房子前喊来十几个精壮的纤夫。
??? 岸上的纤夫们背起纤绳,货船开始慢慢地向前行进。很快,货船便行进到烂泥塘的中间。突然,货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一样,越来越慢。尽管岸上的纤夫们还在很卖力地拉纤,但是大货船依旧是慢慢地停了下来,停在大运河的中间再也动弹不得。船老大面色惊恐地“咕咚”一下跪在船板上,不停地磕头,嘴里还嘟囔着:“龙王爷开恩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求龙王爷放过小人吧……”
??? 眼前突然发生的情况把吴子涵和刘博学两人也给吓坏了。尤其是那吴子涵,只见他脸色苍白,嘴里不由自主地喊道:“难道真的有‘泥龙王’……这,这可如何是好……快叫纤夫使劲给我拉……老爷我重重有赏……”倒是刘博学还镇定一些,他快步走到正在磕头的船老大跟前,俯身说道:“你常年来往于这烂泥塘,想必也知道一些那龙王爷的脾气、喜好。你快给咱们想想办法吧!只要能顺利渡过这烂泥塘,花多少钱都算我的。”说完,刘博学忙从怀中掏出二十两纹银,塞进船老大的手里。船老大接过银子,眼睛顿时一亮,虽然他的脸上还带着些为难的表情,却开口说:“现在只能是想办法让岸上的人速将‘大力泥神’送来试试了,而且‘大力泥神’一定要比平时多出三倍才行,只有这样才能镇住发了怒火的龙王爷。”说完,船老大起身爬上桅杆,将一面小白旗挂在了桅杆的顶端。
??? 四
??? 不到一袋烟的功夫,便看到一只小船向刘博学他们的货船驶来。因为船小,船底是浮在水面的,所以小船划行得很快。站在船头天前,又是深夜,她迷迷糊糊看见韩格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往外走,就问了句:"你干什么?"的正是刚才向吴子涵下跪并被衙役踢倒在地的那个中年汉子。
??? 中年汉子手中提着一个大竹篮子,当小船靠近货船后,他神色紧张地迅速爬上货船。中年汉子顾不得向吴子涵施礼便急匆匆地跑到货船的尾部,他从大竹篮子里面拿出十几个“大力泥神”和上供用的香烛供品。中年男子面朝河面跪倒在船尾,口中念念有词。随后,中年男子将那十几个“大力泥神”依次投入河中。
??? 中年男子起身,冲着河道大声喊道:“大力泥神力大无边,帮我宝船顺利渡滩!”站在岸边的纤夫们听到中年男子的喊话,也齐声吆喝起来,货船晃动了几下后,终于再一次启动了。中年男子直到这时才低头跑到吴子涵面前,跪倒在地请安。吴子涵忙说:“免礼!回去,老爷我再赏你。”中年男子跪在船板上答道:“老爷的赏赐小人是不敢要的,只求老爷能给小人们留口饭吃就知足了。”此时,一直站在船头的刘博学却眼睛死死地盯着在岸上卖力拉纤的纤夫们,眉头微皱,一句话都不说。
??? 吴子涵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博学问道:“博学兄,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刘博学指着在岸上拉纤的纤夫们说:“子涵兄,你看!”吴子涵顺着刘博学的手看去,只见那些纤夫们的身体成四十五度角向前拱着,有的纤夫甚至是爬在地上手脚并用。吴子涵不解地说:“一群出卖体力的纤夫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刘博学说:“咱们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学过物理,他们这样做是借助身体的力量好让自己拉纤稍微省力一些。”吴子涵问:“那又怎么样几秒钟后,慧慧继续说道:"我站了会还是推开门,走进门,吓了我跳,原来里面是有人,个身穿黑色衣服的老奶奶窝在办公室的角落,我走近去瞧,老奶奶身上有点潮湿,脏兮兮的到处都是泥水印子在身上,双手交叉放在袖管里,她低着头,我也看不清她的样子。当我看到她这样的时候也不觉得奇怪,因为昨天是阴雨天。于是我就问,您老人家在这里有事吗?这里的人都下班了!您是来领取遗物的还是吊唁的?老奶奶没有抬头,而是用个没有下巴的女人说道:"讨厌的小孩,把她弄死算了!"种沧桑的嘶哑的声音缓缓对我说,细妹子,我冷啊,你们办公室暖和点,到这里避避寒,细妹子你别赶我出去。我听完也没多想,就说没事,您老人家就在这里坐下吧,没事,坐到椅子上来!呢?”刘博学却笑了笑,不再回话。
??? 直到货船顺利通过了烂泥塘,中年男子才跳上一直尾随在后面的小船,向吴子涵和刘博学拱手告别后,乘小船离去。
??? 见中年汉子离开了,刘博学碰了吴子涵的胳膊一下,说:“你现在再看看那些纤夫拉纤的样子。”吴子涵向岸上看去,刚才还拱着身子拉纤的纤夫们已经慢慢地直立起身子。显然那是因为船底没有了泥浆的阻力,已经不用再费力拉纤了。
??? 刘博学将吴子涵叫到船舱里,笑着说:“咱们都上当了!”原来,就在刚才货船行驶到烂泥塘中间的时候,刘博学发现那些本应该费力拉纤的纤夫们竟然慢慢地直立起身体。也就是说,纤夫们表面上还在拉纤,实际上已经不出力了,这才是货船停下来的真正原因。还有,那船老大将小白旗悬挂在桅杆上后,中年汉子很快便接到信号带着“大力泥神”和供品乘小船赶来了。这就说明,那小白旗的信号是他们提前商定好了的。刘博学说:“如果不是他们事前商定好了的,别说船老大悬挂小白旗了,就是他悬挂起大红旗、大彩旗,站在岸上的人也不会知道他这是想要干什么。”直到我刚要进门,却发现门的两边儿挂着白色的布,两边儿的对联都是白色的,横批上个大大的奠字。这时,吴子涵才恍然大悟,他说道:“这么说,这些人全都是一伙的,他们是在联合起来坑蒙拐骗,也包括这个船老大!”刘博学笑着点了点头。
??? 吴子涵骂了句:“一群刁民,连老爷我都敢骗!”随后,他大跨步走出船舱。吴子涵站在船舱口,喊到:“来人,把这个装神弄鬼、坑蒙拐骗的船老大给我绑了!”那些虎狼衙役们听到命令后,一拥而上将那船老大绑了个结结实实。吴子涵找了把椅子坐下,厉声审问道:“快把你们如何坑骗商家钱财的事情如实招来,你今天敢说半句假话,老爷我就打断你的骨头,拆了你的破船!”那船老大起初还不肯承认,吴子涵便把刘博学分析的那些话原原本本地给船老大重复了一遍。吴子涵冷笑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狡辩!”这时,船老大这才一头冷汗,瘫坐在船板上。
??? 据船老大的交代,那些纤夫们常年靠拉纤卖体力养家糊口,还要向县衙交河道税、人头费等,一年到头能吃饱饭就很不错了,根本剩不下钱。可这切都已经完了,陈苗苗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扭动着,摇摆着,做出了各种撩人的姿势。等到纤夫们一旦遇到生病或者老了不再能卖力的时候,便只能落个躺在家里等死的悲惨下场。一次,有几个纤夫凑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讲起一个很久以前的传说,说是在这烂泥塘下住着一个“泥龙王”。有一个精明的纤夫眼前一亮,说何不借这个“泥龙王”多赚一些钱来养家呢。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金璧如的尸体被下葬到梨园的当晚,洛阳城下起了场冷雪,树树的"梨花"在顷刻之间盛开。的就想出来这个卖“大力泥神”来赚钱的主意来。为了让顾主们相信,纤夫们和那些工头还串通好过往的船家,卖“大力泥神”所得的钱财,大家人人有份……
??? 吴子涵听完船老大的口供,很是吃惊,他大骂道:“你们这群大胆刁民!目无王法,为非作歹、还敢抱怨是因为税费交的太多。老爷我要把你们全部关进大牢!”站在一旁的刘博学一听急了,抓了船老大,他还怎么回去啊!刘博学于是忙上前帮着船老大求情。吴子涵这才对船老大说:“今天,我看在博学兄的面子上就先放过你,你要将博学兄一路安全送回!”
??? 货船靠岸后,心事重重的吴子涵带着他那一班衙役登上岸后,跟刘博学匆匆告别而去。
??? 五
??? 一年多过后,因为生意原因,刘博学再一次乘货船途径玉源县的烂泥塘去送货。货船行我们又聊了些别的,喂送她朵教师节送给教师的红花,她很高兴,把她系在了胸前。驶到烂泥塘前面时,刘博学惊讶地发现以前的那两个石头房子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处威严的兵站。货船上干活的工人告诉刘博学,一年多前这里的纤夫们因为联手诈骗往来的客商被官府镇压,为了防止纤夫们故伎重演,官府才在这里设下了兵站。
??? 货船在兵站前停下后,工人说:“刘少爷,您该去缴纳‘水费’了。以前请‘大力泥神’和纤夫总共有八两银子就够了,现在最少要缴纳二十两银子呢!”刘博学听完,心中暗吃一惊!
??? 苛政猛于虎啊,吴子涵果然是比那些被逼无奈而坑骗的纤夫们要狠毒的多!……
??? 从此以后,“泥神庙”和“大力泥神”便从大运河的烂泥塘两旁永远的消失了。留在那里的只有一段和“泥龙王”、“大力泥神”有关的民间故事了。

标签:

    上一篇:南苍山尸影 下一篇:惊魂四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