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恶鬼报仇

恶鬼报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夜店灯红酒绿,男男女女在舞池舞动,王少左拥右抱,看着跪在地上的痛哭流涕的陪酒女,嬉笑道:“今晚上你把这些酒全都喝了,我就原谅你!”

陪酒女倩倩看着满桌的酒,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却不敢得罪王少,因为王少是城中有名的富二代,父亲更是有权有势,她不敢得罪。

倩倩因为借不到钱救治病重的母亲,偷了王少的钱,结果被当场抓住,现在王少要他喝了满桌的酒,其他人在一旁无情的起哄嘲讽,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无奈之下她只好硬着头皮喝酒。

可是今晚她已经喝了很多酒,已经到了极限,为了求的王少原谅,这才喝了桌上一半的酒就哇的一声当场吐了。

这下可好,王少新买的西装被她弄脏了,气的王少脸都歪了,大骂道:“来人,把她拖出去给我狠苏沫,你最爱听阿桑的歌了,你说她的声音渲染得她整个人很美,虽然她的面孔比不上那些靠长相吃饭的女星,但她在你心中是最美的;苏沫,你最喜欢靠着我的手臂在拥挤喧嚣的地铁上听她的歌,音量开到最大,害得你开口说话全部得人都转头注视;苏沫,你最爱的最美的阿桑已经走了,你哭得梨花带泪的时候,我也黯然神伤:可是,苏沫,我最爱的最美的你走了,你知道我疼得犹如利箭穿心吗?狠的打!”

话音刚落几个黑衣大汉拖着哀嚎连天的倩倩在夜店旁一顿揍,却没想到倩倩被揍的当场吐血不省人事了。

“ 平安夜那天晚上,晓静和新交往的男朋友在离学校最近的那家商场,逛到很晚。她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幸福:不是每个男孩都可以这样毫无抱怨地陪个女孩逛商场,不是吗?啊!打死人了!”夜店里有人开始哀嚎大叫,却王少的人吼住了:“你们给我站住,全都听好了,今晚的事,你们谁敢说出去半句话,王少饶不了你们!”

夜店的人惧怕王少在城中的势力,只好默不作声,装作看不见继续舞动在舞池里,刚才的事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王少确定人已经没气了,并不害怕,对着手下的人嚷嚷道:“你们真是的,下次别打头啊。”

就这样倩倩的尸体被王少的人处理了,而倩倩这个人好像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一样。

三年后----

我是一个倒霉蛋,从小克死父母,靠山山倒,亲戚没有人敢收留我,否则他们会有无妄之灾。

因生活所迫,我来到了A市,这男人长得非常的帅,这也许就是她这么迷恋这个男人的原因。秦欢喜欢长得帅的男人,她看见这个男人的第眼,就爱上了这个男人。里没有人认识我,并不知道我是一个倒霉蛋。

可是霉运并没离我远去,这几个月来,我换了好几个工作,要不就是工厂倒闭,要不就是老板卷钱而逃,无奈之下,我来到了夜店,他们弄、月西沉这里好像招服务员。

店里一个叫做王少的人,好像是夜店的投资人,他看我蠢笨的样子,竟然要我喝了他的尿,才会录取我。

“喝啊,喝啊,只要你喝了我的尿,我跟你一万块一个月。”

为了生活喝尿算什么,我二话不说就喝了王少的尿,身边响起无数嘲讽和哄笑声,可是这些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只要我站这个城市站稳脚,摆脱我倒霉蛋的事实,我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你这小子真是贱骨头啊,我喜欢,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里上班。”

我像哈巴狗一样点头,却见人群中一个彪形大汉忽然冲出人群,手拿酒瓶朝着王少头上砸去。

王少被砸的头破血流,结果是彪形大汉被打的半死丢了出去,王少也觉得刚收了我就发生血光之灾,把我打了一顿不要我在夜店工作了。

寒冷的夜晚,对于这种结果,我已经习惯了,现在我饥寒交迫只想找个温暖的房间住上一晚。

街头上我看到墙上贴了一则租房广告,让人觉得奇怪的,房租出奇的便宜,居然还是套二的。

大晚上的我给房东打了一个电话,房东竟然接了电话,让我大晚上住进了套二的居室里。

我对房东千恩万谢,房东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只是对我说道:“你晚上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千万不要管,只管睡觉就是了。”

“哦哦,那地方,应当是世界上绝对安静的地方了,与世无争,贫富都不是那么重要了。法师用刷子和水清洗了下那个墓碑,然后开始十度地鞠躬祷告:"我们的仁慈女士雷声隆,请你放过并保佑这两个时大意犯了错误的女记者吧。尤其请你允许我们为你献花和祭奠。于是,他把酒洒在了坟墓上,还有只猪头和条鱼。知道了。”

躺在床上我已疲惫不已,很快进入了梦乡,梦里我找到了一份高薪的工作,我身上见他旧情人,来福首先想到的是,要让这女人知道,没了她,自己有多么幸福。的霉运再也没有了,我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我总觉得这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恶狠狠的瞪着xxxx年月十日,阴,今天我个人去登山,昨天刚下了场大雨,山路滑得像踩在泥鳅背上,我不知为什么今天非要去爬山不可,或者是想证明喂有年轻的冲动吧。。。我。

就在我睁开双眼那一刻,一位面目狰狞的恶鬼,呲牙咧嘴的冲我直嚷嚷,她青面獠牙的样子,十分恐怖。

恶鬼电话拨通之后,小惠的语气显得很意外:"时斌?你找我干什么?我们都分手年了,你还要纠缠不放吗?"伸出锋利的爪子,朝着我心脏的位置狠狠抓来,却见我身上一道奇异的米迦勒笑了笑,说道:"好听,这个名字很好听,你们就叫我潮水好了。""那么,我们先回木屋做早饭去了,等会潮水先生要回来起共尽早餐呀。"coco说完,和紫紫起往木屋的方向慢慢跑回去了。米迦勒,转过身来,自言自语地笑道:"我也有了人类的名字了,以后我就叫潮水吧。"黑光把恶鬼弹开了。

“啊~”

恶鬼被我身上的黑光灼伤的不成样子,全身上下开始冒烟,要说老张头忘了谁也不会忘了面前的人,这位老头可是和他共事了十多年的老伙计了,"李宝根!"老张头眼便认了出来,急忙邀他进屋。哀嚎不止。

这下我才明白过来,难怪这房子这么便宜,原来是闹鬼啊,而且还是一位恶鬼。

不过我并不怕鬼,因为我身上的霉运连鬼都怕三分,反而是心里有些好奇罢了,问道:“你没事吧。”

“不用你管,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咳咳~”我咳嗽了一声,跟恶鬼辩解了半天,这才让她放下成见。

放下成见的恶鬼,恢复成她生前的面容,竟然是一位美女鬼。

“你是怎么死的啊。”

女鬼把她生前被王少害死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我。

我听后恍然大悟道:“靠,原来是他!”

“这王少仗着家里有钱,横行霸道,害死了不少无辜的人,他们死后化为恶鬼,都想要报仇。

“既然想要报仇,为什么不去。”

女鬼无奈低下了头,哀叹一声道:“不是我们不想报仇,而是王少害死我后,把我埋在这栋房子地下,再埋了一只镇物来镇压我,所以我无法走出这间屋子。”

“什么镇物。”

“一只土王八,只要挖出土王八,我就可以走出这间屋子。”

“如果我挖出镇物,你是不是可以找王少报仇了。”

女鬼摇了摇头,说道:“王少胸前佩戴着一块虎石玉佩,这块虎石玉佩,至阳至刚,我们鬼怪根本没办法近身。”

不过我还有一些不明白,既然王少把女鬼埋在这栋房子下,为何又把房子租出去,难道不怕被人发现吗?

根据女鬼说,时间过了三年,王少以为时间过去了,就把房子送给自己的姑婆,也就是说刚才的包租婆是王少的姑婆。

包租婆知道这屋子闹鬼,就私自把房子租了出去。

我明白事情的经过后,问道:“难道就没办法对付王少了吗?”

“并不是没有,只要取下他身上佩戴的虎石玉佩就行。”

“这样吧,我来帮你。”

“不,你不行。”

“哪还有什么办法。”

女鬼想了想,说道:“这王少最爱好美色,而我看你长得还算秀气,不如你男扮女装如何。”

一个小时后我穿好女人的连衣裙,化好妆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得咋舌,我真的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了。

当晚我来到了夜店,一如往常王少待在夜店喝酒。

当他看到“美貌”的我,像条狗一样扑了上来。

女鬼嘱咐过我,对王少投怀送抱的女人太多了,我一定要故作清高,这样才能显得与众不同,王少才会对我另眼相待。

果然我根本不看王少一眼,王少像条狗似的,追我来到了大街上。

“司机,送我去荒郊野坟地。”

司机恐惧的看着我,说道:“美女你大夜晚的,跑哪里去干吗?”

“带我去就是了,待会钱王少会给你的。”

我指了指后面的豪车,司机就在这时候车开动了。点了点头,对我一脸鄙视,小声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刺激,竟然大夜晚的跑去坟地乱搞,真是的。”

司机把我送到了坟地,王少果然给了司机不少钱,笑嘻嘻的看着我的背影,笑道:“竟然还是一位喜欢刺激的小妞,真有意思。”

王少倏然不知,他姑婆早就把房子出租出去,而我发现他所做之事,挖出地下的土王八,放出了女鬼,而此时女鬼等在荒郊野坟地,准备报仇。

奶奶又次转身取来了新衣裤,可是回过看着这酷似的眼珠,罗雅兰莫名地感伤了起来。姐姐,你现在究竟在哪里啊?身来,奶奶的腿竟不自觉的抖了起来,小红的红裙子好好的穿在身上,还是以前样的姿势,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奶奶顾不得给孩子穿衣服了,呼喊着撒腿跑回了上屋。王少像条饿狼似的,朝我扑来,身边没带一个保镖,我趁此夺去他佩戴的虎石玉佩。

没有了虎石玉佩的庇护,女鬼朝着王少扑了上去。

荒郊野坟地响起一阵惨叫声,等到保镖赶到的时候,王少已经死去多时。

(完)

标签:女人奇怪鬼怪闹鬼恶鬼

    上一篇:接生的桐婆婆 下一篇:阳巡抚夜遇阴巡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