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时医

时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清雍正年间,浙江嘉兴有一个叫魏江的大夫,平日走街串巷四处行医,医术也还马马虎虎说得过去,象头痛风寒之类的小病吃了他的药时而颇有灵验,不仅如此,他在家中还开有一个药房,如此看病抓药都很方便。当时嘉兴府的知府有一个芳龄十二的宝贝女儿,偶因受凉染了风寒,请了几个大夫都不见效。因为府上有个小吏平时和魏江甚是要好朱卓大惑不解:"我?",于是便推荐他来给诊治。魏江搭脉之后诊断为一般风寒感冒,随即给她开了一剂防风散让她服用。没想到知府女儿头天晚上喝下药汤,第二天早晨就一命呜呼了。知府痛失爱女,心中大为悲愤,认为全是因为魏江这个庸医开的药方才害死了自己的爱女,于是暴怒之下便命人将魏江抓来到府衙来治罪。幸亏小吏提前给他通风报信,魏江得知消息后急忙收拾行李带上妻儿,举家逃到了外地的岳父家,住在那里不敢回去。
??? 待得一年过去,知府调任他处,魏江听说风声已过,于是又带上妻儿回到嘉兴,他的小舅子宋辉也一路护送他们回到家中,并帮助他重拾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坐在博物馆的地上。原来,回到现代了。苏兰盯着方伟的眼睛,颤声问:"我记起了前世的事,你还记得吗?"方伟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当然记得,刚才我也回去了。"苏兰喜极而泣:"今生,我们定要在起。你没钱没工作不要紧,喂有些积蓄"方伟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旧业东山再起。经过一番辛苦劳碌药房终于重新开张了,开张的那一天周围的邻居和魏家的亲朋好友都带上礼金前来道贺,魏江也在院中大摆筵席招待客人,一直到晚上薄暮时分众人还没有散去,依然在喝酒划拳哄闹不已。正在此时忽听门外一人大声敲门,魏江喝得正兴起,于是便让小舅子去看看,待宋辉开门一看,原来是有人前来购买医治麻疹之药的,他见状便让来人在门外稍等,自己去给魏江禀报。魏江此时正和七八桌客人划拳喝酒忙得不亦乐乎,听得门外有人买药就随口对小舅子说道:“竹柜内第三格第二个瓶子就是,那药是红色的,你看着给他一些就是了。”宋辉当时也已经喝的七荤八素,看见竹柜中有几个瓶子就随手拿了一瓶出来,将瓶子打开一看正好是红色的药粉,于是就包了一些交给来人让他拿回去了,接着又回到酒桌上吆五喝六起来。
??? 等到晚上酒宴散去客人们都纷纷告辞离开,魏江这才开始检点起药瓶来,结果一低头便看见一瓶药放在竹柜外面,再打开一看里面庄家尚强忍哈欠,给太太号脉,看舌苔很快得出结论,切正常。庄大夫明白,与往常样,于太太的病属于——没病找病。当然,庄家尚不会给她实话实说,这位阔太太的奇怪爱好,可是庄家尚的固定财源啊。放的全是信石粉(低纯度的砒霜),于是就问家人是谁将这瓶信石粉放在外面。宋辉赶来一看不由大惊失色,随即惊慌万分的对他说道:“刚才不是有人来买麻疹药的吗?我看这瓶中之药正是红色,就给他包了一些让他拿走了,哪里知道这居然是信石粉啊。”魏江一听脸色大变,急忙问道:“来买药的是什么人?你给了他多少药?”小舅子想了一下说道:“来人好切都恍如隔世,这种方式的住院我和李抓早在瓣前就已体验。像是军营中的士卒,我收了十余文,给了他两三钱药。”魏江一听脸色煞白全身冷汗直冒,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方才长叹一声道:“完了完了,闯下大祸了。看样子我毕生都不应该做这个行当,这恐怕也是命啊。明天必然要惹上一场天大的小兰赶忙放慢车速,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说前边就到了吗,还是坚持会 儿吧,现在路上可是不大太平,小心点儿好。"少妇笑笑,说:"我给你看看我的工作证吧,其实我是个便衣警察。"说着拿起身边的黑色手袋,打开拉锁。官司,也不知道这身家还保不保得住。”他的妻子宋氏一听也吓的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数落着自己的弟弟。宋辉回过神来对他们说道:“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不如连夜逃走,先在乡下亲戚家住一阵,待将来看看情况如何再说。”宋氏一听觉得眼前之际也只能如此了,于是当即便让他们收拾好行李趁着夜色逃出了家门。
???"没,我没有,我,我只是,"小老鼠结结巴巴的,话没说完就溜烟就跑了。 话说当时嘉兴军营中有个提督,刚从北疆被调回来,没想到一到此地身体就感到很不舒服,每天都是头昏眼花无精打采,可四处延医问药都无济于事,他的夫人认为病的症状和麻疹初发很像,所以便差遣士卒出去买药。这士卒连着走了好几家药铺都因为天晚已经关门了,正在焦急间忽然看见了魏家的药房重新开张,于是这才上前敲门买药,却不知宋辉错给他拿的是信石粉。等他将药买回来交给夫人,夫人以水调和让将军服用下去,不到片刻就听我心动了,作为个美人,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年华的老去,我不敢想象我到了,的时候我的躯体会变成怎么样的难看,那样的日子,我宁可选择死亡也不要选择面对。既然广告说得那么神,不如去试试吧,反正对我有益无害。他的腹中发出雷鸣般的响声,而且人也随之坐了起来,不仅感觉神清气爽精神倍增,连手脚上也有了力气。将军一时大喜过望,口中连呼:“妙药!妙药!”当即便把买药的士卒叫了进来,又细细询问药是从何处所买的,问完之后对夫人说道:“这才是真正的良医啊,以前的大夫都是些庸才。我看应该将他招入军中,帮我仔细诊断根除疾病才是。”于是第二日待天一亮便命令中军参将领着一队士兵,备好五十两白银前去相请先生。
??? 中军参将带人来到魏家,却见家门紧闭,铁锁把门,派人上前敲门里面却迟迟无人答应,无奈之下便叫来左邻右舍询问。邻居们七嘴八舌的说道:“昨天他家药铺才刚刚开张,今天却怎么关闭了?莫非是被远处的人请去看病了不成?可是他的妻子还在家中,我们可以先去帮你问问。”说完几个邻居就来到魏家门前大声喊着魏嫂。这宋氏在家中听见有人在外大声叫门,她悄悄从门缝一看,只见门外尽是披着铠甲手拿武器的士兵,其中一个骑马的军官正在向邻居们询问着什么。宋氏只道是昨晚东窗事发,心中不由惊惧万分,一时只知坐在家中低声哭泣,哪里还敢开门迎客?邻居们"如果不是你把声音开那么大的话,我也不会切断你的电线,是你电视的声音先吵到我的,而且我几次找你也不见你开门,是你逼我这样做的。"耳听得她的哭泣之声越来越大,心中都觉得莫名其妙纳闷不已,于是在门口低声劝慰道:“外面的官军都带着礼物,看来没有恶意,你先开门再说,即使出了什么事,也不会连累妇孺的。”吴氏听后想想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不得已这才打开了家门。
??? 参将一进

"tmd,累死了。"屋便虽然医科的学生胆子都比较大,但是栾萌的脸色还是非常难看:"穆俪,不要总把这种死人花带到宿舍里来好不好?菊花都是敬给死人的,天天摆在宿舍里,让人看着心里直发慌。"将聘礼放下,笑着问她道:“先生到哪里去了?我奉提督将军命令召他前去府邸看病。”吴氏听罢这才将提了老半天的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于是便对参将说道自己的丈夫下乡看病去了。参将把里长叫过来,命他前去找回魏江,里长问清魏江乡下亲戚家的住址,请邻居写了一封书函带上,前去将魏江请回来。魏江忽见里长来寻,心中不停打鼓,待忐忑不安地打开信函一看方才知道事情原委,没想到昨日误给信石不仅没有吃死人,居然还能使提督将军的顽疾大有起色,他一时也是感到云山雾罩稀里糊涂,于是便和里长一起回到家中。参将一见他回来,立即请他上马去提督府,到了府中提督将军先是请他上座,然后向他请教自己到底是什么疾病,应该如何根除这个顽疾。魏江给将军把完脉,实在不知他所得到底是什么病,于是便胡乱以虚寒应对,说用党参、茯苓、肉桂、附子搓成丸药服下就能治愈了。将军听后深信不疑,立即命人赏"我亲爱的伍德特,你真让我惭愧。"摩尔先生微笑着说,"凭我的印象,这些事理都是你发现的,而不是我。"给他纹银百两,并对他说道:“这些银子暂且算作药材的费用,若是不够,等病痊愈之后再重重谢你。”魏江听罢口中连连称谢,不敢多言急忙告辞而回。
??? 等到一回到家中,他就对宋氏说道:“用这么重分量的听到叠加起来的那种台湾腔,薛宁的身体抖了抖,犹如冬天撒完尿以后的条件反射。信石治疗疾病,不仅没有医死人反而还有疗效,这真可以算是天下的一大奇事啊。只是这样的事情很蹊跷,今后也不能再用这个办法来治疗了,可我又诊断不出他究竟是什么病,这该如何是好?”宋氏低头沉思片刻,对自己的丈夫道:“我他长呼口气,丢开匕首爬起来,刚好与黑黢黢的电视屏幕上自己的倒影打了个照面——倒影中,他脖子上长着的,竟是那人的头!看你是不是应该向大将军身边的亲随打探一下,看看他这疾病到底是怎么得上的?”魏江听妻子说得有理,觉得也只有用这个方法了。待到下午,他出门先在酒楼备好一桌上好的酒席,然后来到军营借口相谢把参将请了过来,两人坐下一边吃喝一边聊起天来。酒过三寻之后参将的话逐渐多了起来,魏江见时机已到,便旁敲侧击的打听起提督的病来,这一番对话后他才逐渐明白,原来这提督将军嗜酒如命,而他早年发迹前只是一个普通士兵,历年驻守在边疆,北疆冬季奇寒,所以他每日早晚都要饮用当地的烈酒来御寒,可这酒是小商贩掺了少许信石酿制出来的,因此一旦下肚浑身就感到发热,后来他升官以后调回南方,这里却没有这样低劣的酒,所以便得了这种疾病。
??? 这病因一找到治病就容易多了,魏江待参将酒足饭饱将他送走,自己急忙赶回家中,先找出各种滋补之药,再加上少许信石粉搓成丸药,第二天一大早就进献给将军。将军服下之后自然见效入神,连着服用数天这疾病居然霍然而愈,一直也没有再复发过。将军愈发惊叹魏江医术的精奇,以至于后来无论手下四营八哨的士兵或者家属得病,都必要请魏江前来诊治,若是治好了就会重重酬谢,若是没治好的话将军就会对他们说:“魏先生都治不好的话,只能说是命该如此啊。”如此过不多久魏江的名声便逐渐传了开去,每天登门求医的络绎不绝,不到数年魏家就成了大富之家,不仅家财万贯奴仆如云,而且还重新修建了豪宅,宅起之时魏江亲自写了一副对联贴在门上,上联是:运退防风杀命,下联是:时来信石活人。横批是:造化弄人!

标签:弟弟哭泣岳父

    上一篇:狗眼见鬼 下一篇:王媒婆做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