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喷水女鬼

喷水女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莱阳有个叫宋玉叔的人,原来是太平军的一个小军官,后来向清军投诚,参加对太平军作战立了功。太平军失败后,宋玉叔被任命为某地的部曹官。他上任后,家眷住进了一套宅院,房子虽然宽敞,但是院落很是荒凉。
??? 有一天夜里,两个丫鬟侍奉着宋玉叔的母亲睡在正屋,听到院里有扑扑的声音,就像裁缝向衣服上喷水一样。宋母催促丫鬟起来,叫他们把窗纸捅破个小孔偷偷地往外看看。只见院子里有个老婆子,身体很矮、驼着背,雪白的头发和扫帚一样,挽着一个二尺长的发髻,正围着院子走;一躬身一躬身像鹤走路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喷着水,总也喷不完。丫鬟非常惊愕,急忙回去告诉宋母。宋母也非常惊奇地起了床,让两个丫鬟搀扶着到窗边一起观看。忽然,那老婆子逼近窗前,直冲着窗子喷来,水柱冲破窗纸溅了进来,三个人一齐倒在地上,而其他家人们都不知道。
??? 清晨日出时,家人们都来到正屋,敲门却没有人答应,才开始害怕。撬开门进到屋里,见宋母和两个丫鬟都死在地上。摸一摸,发现其中一个丫鬟还有体温,随即扶她起来用水灌,不多时醒了过来,说出了见到的情形。
??? 宋玉叔闻讯而来,悲愤得要死。细问了丫鬟那老婆子隐没的地方,便命家人们在那地方往下挖。挖到三尺多深时,渐渐地露出了白发。继续往下挖,随即露出了一个囫囵尸首,和丫鬟看见的完全一样,脸面丰满如同活人。
??? 这时候,围拢过来好多人看。忽然有一个人说:“这尸体不正是张庄的张二奶奶吗!”
??? 宋部曹命家人砸她,砸烂骨肉后,发现皮肉内全都是清水。
??? 宋部曹走后,认识张二奶奶的老人就讲起张二奶奶惨死的故事:
??? 张庄村前的那条河,叫还乡河。每逢汛期,上游山另个人走近我的身边,用手抬起我的头来,这让我想起那两个仙女,我讨厌这样的姿势,昨天体内那种力量又涌了上来,我甚至感觉到手指甲在缓缓地伸长。我连忙把手藏在丝绸做的裙子里面,因为萨玛说过,人们不会喜欢个女巫。我听到这个人在对萨玛说,你女儿很漂亮,我想娶她做妻子。洪下来,浊浪滔滔,宽达数里,真有点“一条大河波浪寛”的模样。但平时水并不深,只有村南“对门子”,常年水深数丈,黑幽幽的。岸边石崖直立,形成一个天然的跳水台,每到夏天,就成为人们洗澡和捞鱼模虾的好地方。然而,前年可没有人敢到这里——因为河水是红的,赵凡神秘地说:"宝贝。你过来,我给你看。"水面漂着一具具肿胀的尸体!
??? 那是前年下半年,太平军占领了这里,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们将睡未睡之时,同是歇脚避雨的个男人掀帘走了进来。开展了“杀富济贫”运动。派出“立场坚定”、“苦大仇深”的头目到各村,实行“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不分情况地斗“财主”、打“豪绅”。提出:“一切由穷人当家说了算”。有些村庄,乞丐、二流子、混混把持了权力,一切由他们说了算。于是,打击面逐步扩大,把一些本不是财主的中等户也视为财主。把财主们“扫地出门、净身出户”还不行,还要拷打财主追逼隐藏的“地财”,于是乱打乱杀开始了。当时许多村的**会台子两边贴着这样的对联:“血流变成河,尸骨堆成山”,横幅写着“打死无论”;有些村庄的墙上写的大标语:“一不做、二不休”、“过大河不怕水淹”、“打破头使扇子扇”,甚至给各村下发“杀人指标”,杀不够数是没法向上级交代的。
??? 张庄村"请放心,决不是走私进来的,"小伙子说,"也不是偷来的。你们不用担心。"全是本家同宗,没有一户外姓,一开始只是把财主的房屋、土地、浮财分了,没有杀这么长段话,说得谭XX媳妇腿都软了。问该怎么办,她这种游牧部落的葬俗更容易造成起尸。虽然他们无法建造矮门来抵挡起尸,但人们也同样在别无它法的情况下,采取些相应的措施。比如,将尸体尤其发现有起尸征兆的尸体丢于野外时,用根绳索拴在天然的石桩或大石块上,以此避免起尸跑去害人。老公这么犟,现在起房子本来就借钱起的,他肯定是不会另外起房子的。人。被分掉土地财产的第天下午,s大。经过了昨晚晚的思考,我决定还是再来遍学校问询下这两个女孩的情况,不是我不相信其他人的能力,是我更相信我自己。定还有某些地方被我们遗漏了。同为s大的学生,她们两个之间定还有什么联系。可是结果明显让人失望,眼前的死者舍友,纷纷表示双方之间互无交集。正当我失望的想离开时,个戴眼镜的女孩子却低声嘟囔着:"你们说,会不会是刘琴琴的鬼魂想回来复仇啊?"旁边的几个女孩脸色纷纷变了,个稍微年长的女孩子皱起了眉,"别乱说!现在是科学社会,那里有什么鬼不鬼的!"我记得她,她是倪萌的班长。"可是,人家真的看到过她的鬼魂了啊!"我原本消失的兴趣,下子上来了。"奥。是真的嘛?刘琴琴是谁?"女班长犹豫了会,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隐秘事。年前,S大有名女生跳楼自杀了,死因不明,不过...."说到这,她抬头看了下周,压低了下声音"大家都说是倪萌逼死她的!因为她死后不久,倪萌就抢走了她的男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校草,叶锋!后来,大家就都在传刘琴琴的鬼魂回来复仇了,她经常站在那座楼顶,注视着倪萌这个贱人!"听到这,小胖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哎,小姑娘,你当看小说来。说变鬼就变鬼。看这学校的风水,啊哈哈哈"我狠狠地踹了他脚。却忽然看到了个身影正在窗外看着我们!因为角落比较阴暗,不注意看,谁都难以发现!我暗骂声,追了出去,那身影看我动,也跑了起来。财主当然郁闷,家中男主人上了几次“斗争大会”的台以后,害怕了,没被打死的全都跑了,只剩下老弱妇孺,倦缩在家里不敢出门。
??? 来村里搞“杀富济贫”的太平军小头目,组织了一帮村里的流氓、乞丐作为“积极分子”,其中有五个人因为吃喝嫖赌荡尽了家产,后来靠偷摸拐骗、拦路抢劫为生的泼皮。这次遇到“杀富济贫”,他们如鱼得水,在村里横行霸道,杀气腾腾,人称:“五条野狗”。
??? 财主家的当家的男人,不死的早就跑周后,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美丽的花花世界,我笑了,哈哈,我终于变成了真正的人,现在我可以好好享受这个世界了。光了,完不成杀人任务如何是好?于是乎,在太平军驻村小头目的指导下,“五条野狗”们把目光盯向留在家里的财主婆们。终于有一天,一长串被绑的哭哭啼啼的财主婆们,在手持“大顺刀”的“五条野狗”们的驱赶下,走向村南的“对门子”。这些财主婆在被扔进墨绿色的深花瓶又去厨房看了看,里面也没有人。水里后,她们居然并不马上沉底,而是在水面上团团转。这时候,“五条野狗”们手中的“大顺刀”派上了用场,一顿猛剁之后,水中绽开了一片红色的血花,她们终于不再打转了,半沉在水中,慢慢飘向下游。
??? 张二奶奶家房屋土地并不多。至诉:算了,不说了,等你来了再说吧,说多了我今晚又该睡不着了。多是个“中等户”,因为和“五条野狗”里的人有些私怨,也被“五条野狗”视为“财主”,先是被“扫地出门”,然后星期早上,他赶着上班时,忽见那晚穿着校服的女孩,又在街上闲荡——不是闲 天花板上的椭圆形吊灯放射着满是灰尘的光线,静静地垂在那里,就像颗颗悬在半空中的人头。从那些紧闭的房门里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惊人心魄。荡,是在邮筒附近徘徊。她见到他,涩然笑:拷打她的丈夫追逼“地财”,她丈夫和儿子被活活打死。最后,“五条野狗”把她沉入河里的深潭………。
??? 讲故事的老人说到这里哽咽了,眼里闪着泪光。
??? 后来有人说,宋部曹当太平军时节,曾在张庄一代参加过“杀富济贫”,这是张二奶奶在复仇。
??? “可是周斌的确饿了,把饭菜搁到木箱上吃了起来。老头没走的意思,周斌未料到他们还特意杀鸡待客,非常过意不去,尴尬地问:"路匆忙,忘了问您贵姓了。",张二奶奶是被沉入深潭淹死的,尸体怎么会埋在这个大院里呢?”有人提出疑问。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标签:老婆奶奶复仇杀人尸体

    上一篇:院里的姑娘 下一篇:半条老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