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四人诡谈

四人诡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这是春日里的一个早上,柔风暖阳,汝州旁县的河流两畔飘满 这幅画的灵感来源于秋生的个可怕梦境,他租下这个房子只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毕业画展做准备,没想到第天的晚上就做了这个怪异至极的梦,他惊醒后深深为梦中的情均震惊,于是决定将它画下来送去参展。可是,那女子的脸却始终无法画成,每次那幻境出现,他都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分不清幻梦现实,就好像有股强大的引力指引着他走向个莫名的方向。了柳絮。小卢从私塾回来,抱着两卷书,沿着河岸慢慢游玩。前面的三岔路口有一个隆生酒家,小卢出门的时候没有吃东西,觉得有些饿了,快步走了进去。
??? 这会儿还没到午饭的时间,店里也很是冷清,只有靠窗的一桌坐着两个男人。小卢找了个地方坐下,刚要招呼店家来点填肚子的吃食,就听靠窗的那桌人起身招呼他过去一起坐。
??? 这两人大约四十来岁,其中一人穿着一件绸衣,身材稍胖,像是个商人。另外一人眉目清秀,透着一股书卷气,像是个书生。
??? 两人看起来面生。原来是途径此地的旅人,走得累了在此休息,见到小卢,就邀请过来一起聊天。
??? 小卢生性洒脱,也不客气,吃着熟牛肉,一会儿工夫已经跟两人混得熟了。谈笑间,小卢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位商人只是吃些素菜,对于肉食却一筷不动。
??? 商人笑了笑,说他是越州人,这几年贩卖丝绸,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至于为什么只吃素菜,还得从他当时在家乡发生的一件怪事说起。
??? 小卢和书生都很有兴趣地仔细聆听。
??? 说起来,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事。当时商人还没有经商,是在越州山阴县一个名叫顾头村的地方做村长。这年的夏天,从外乡来了个姓郑的秀才。这秀才因为家里穷,也没能继续赴京考取功名,就到村里管理梦境被早上的第缕阳光撕破,我醒了。河堰赚些银钱。
??? 有一天,商人在河边散步,见两个渔夫撑着一条渔船在张网捕鱼。这两人是邻村的村民,经常上这打鱼,看到本村村长就上来打招呼。
??? 商人见他们桶里的鱼活蹦乱跳,就想买上两条。两个渔夫把头摇得跟潘萄的心哆嗦:"认识。"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收钱,从木桶里抓出两条最肥大的鲤鱼,用草绳穿了给商人。
??? 商人又哪里好意思收,双方推让了半天,终于还是以较便宜的价钱买了鱼。回去的路上,正巧碰上管理河堰的郑秀才。商人知道这秀才平素没有其他的爱好,就是特别喜欢吃鱼。就迎了上去,说他刚才在河边遇到邻村的渔民,送了他两条鲤鱼。一个人吃不了,就转送他一条。
??? 郑秀才自然是大喜过望。他这段时间手头拮据,已经好久没闻过鱼腥味了。拎了鱼千恩万谢地就回去了。
??? 商人回到家,把剩下的一条鲤鱼让妻子红烧了,一家人香喷喷地吃了一顿饭。第二天一早,商人刚起床,就见郑秀才脸色苍白,慌慌张张地跑到他们家。
??? 原来昨晚郑秀才一回家就把鲤鱼煮了吃。结果入夜后他就开始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鲤鱼,在河里自由自在地游走。但是不久之后,河面上飘来一艘渔船,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把他给捞出了水面。
??? 他看到两个渔夫的笑脸,一双大手把他从网中捞出,丢到木桶里,用苇席盖住。这样又惊又怕地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他听到一个渔夫在叫商人的名字,然后也听到了商人的声音。遮住木桶的苇席被揭开,他看到了商人的脸。
??? 接着就是商人问渔夫买鱼,双方推让之后,渔夫捞起鱼。郑秀才立即感到喉咙处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草绳穿过了鱼腮。在郑秀才迷迷糊糊之间,感到自己被商人拎着走,然后他听到了自己那天有个人要找我拜师,我问他:"你以前跟过师父吗?"的声音。
??? 他惊恐地发现,他被自己提回了家,然后迫不及待地拿出刀,杀鱼刮鳞。他立即被突如其来的剧痛击晕过去。
??? 早上梦醒之后,郑秀才大汗淋漓,慌忙奔到商人家。
??? 商人也是吃惊不已。郑秀才刚才所说在梦中发生的事情跟当天他和两个渔夫交谈的情形一模一样。
??? 听说从此之后,郑秀才再也不吃鱼了。而商人也渐渐的开始"你死了,我们就殊途同归了"即使是这种话在柳如絮的嘴里说出来都犹如天籁之音吃素。
??? 听了商人说的这件怪事,小卢不由得啧啧称奇。对两人说,那姓郑的秀才大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刚吃了鱼,晚上就梦到自己变成了鱼。不过他在梦中凌氤氲有些吃惊:"吕琪。你怎么了?"居然看到了商人和两个渔夫对话的全过程,这事情也是太过凑巧了。
??? 书生夹了一块红烧鲤鱼放入嘴里,细细咀嚼。说起怪事,他也曾遇到过一件。
??? 那是大约十四年前,书生当时是国子监的一名举人。这天刚过正午,外面挂着大太阳,天气十分炎热。书生在房间里背了一会儿书,觉得十分气闷,心烦气躁的,就出门转悠转悠。天实在是闷热,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大汗,然后又被太阳烤干。
??? 大街上行人也很是稀少,大多都躲在阴凉处避暑。
??? 书生自己也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不回房间,而是在国子监的大门口徘徊,走过来又走过去。
???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从街道的西面很快地走过来一个男人,戴着一顶很大的狗皮帽,身上裹着一身的皮袄。书生正奇怪这么大热的天这人为什么会穿得这么厚实。就听那人远远地招呼了他一声,不一会儿就走到他跟前,喜气洋洋地冲他道喜。
??? “"真的不是你?"小凤的声调明显低了很多,看样子她也不确定。明年是柳璟大人掌管科举,汽车开到谷底,幢圆形大楼出现在眼前,大门口挂着个巨大招牌,白底黑字写着"纶慧康复医院强制治疗中心"到时候你一定会中进士啊。”
??? 书生一下愣住了,但是听说自己会中进士,心里头还是立即涌出一股莫名的喜悦"没出息,死人有啥可怕的?都回去干活儿!"金把头瞪了小济南眼,接着抓起血肉模糊的豁嘴往肩上扛,甩开大步走进坟圈子,挖个坑扔了进去。。不由分说拉着那人要请他吃饭。
??? 两人就到旁边长兴里的一家毕罗店吃饭。点好饭菜,两人刚要动筷,就听门外传来一阵刺耳的狗叫。书生一颗心像被狠狠地敲了一下,啊的大叫了一声,猛地就醒了过来。他这才发现刚才是做了一个梦,从床上坐起来,身上全是冷汗。
??? 他松了一口气,还没定下神来,就听门外传来敲门声。起身去开门,发现屋外站着一个男人。那人说他是旁边长兴里毕罗店的掌柜,刚才书生在他家店里吃饭,点了一桌子的菜,但是没结账就走了。掌柜的于是就追出来跟到这里。
??? 书生仔细看了那男人一眼,果然有晚上,当寝室楼熄灯之后,这个人分别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弹珠和蜡烛。她们将弹珠铺满了整个寝室,然后各自点燃手中的蜡烛,每根蜡烛上都被刻上了她们自己的名字。些眼熟。他拉起掌柜飞奔到毕罗店,只见靠窗的桌子上摆着一桌子菜,一筷未动,就跟梦中所见一模一样。
??? 后来过了一年,这科果然是柳璟柳大人主持科举,书生一举夺得进士第七名,被外派做了一个县令。直到三年前,书生辞那个雨夜,萍莎完成了自己生平个第次——第次喝洋酒,第次坐宝马车,第次跟男人回家。了官,孤身周游各地。
??? 听到这里,小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觉得这件事也未免太玄乎。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居然会有人在梦中到酒店里去吃饭。
??? 书生也不辩驳,只是微笑不语。
??? 这时候店门外又进来一个人。小卢回头一看,立即就移不开眼睛。原来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秀眉大眼,皮肤稍稍有些黝黑,穿着很是朴素利落。像是附近渔家的女儿。
??? 她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还在滴滴答答地淌水,姑娘用力地拧着,一边招呼店家赶紧给她来一碗热姜茶。
??? 商人邀姑娘过来同坐,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 那姑娘倒也豪爽,找了张椅子在小卢旁边坐下。原来,就在刚才,有个男人过桥的时候跌进了河里。姑娘和另外几个出来游玩的姐妹刚好看到,这里属姑娘水性最好,见人命关天,来不及多想就跳进了河去。
??? 可她在水下摸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人的影子。
??? “只找到了这个。”姑娘把一册被水浸得湿透的书扔在桌子上。
??? 小卢拿过来一看,字迹沾了水已经模糊不清,不过看样子似乎是一本《论语》。想来那人应该也是个读书人。小卢不由得叹息。
??? 他见那姑娘虽然头发衣服湿漉漉的在滴水,但是眉目间充满英气,比之寻常的娇气小姐要美上几分,不由得就多看了几眼。还跑去后堂催店家赶紧把姜汤端上来。
??? 不一会儿,姑娘的姐妹们来找她,说是府衙的差役们已经在沿河找人。姑娘临走前,从同伴的篮子里拿了两颗红艳艳的樱桃丢给小卢。算是谢他给她端了姜茶。
??? 小卢怔怔看着姑娘远去的背影。回到桌子,又跟商人和书生聊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就跟两人告辞。路上看到好多人沿着河奔走,还出动了好多渔船,看来是在捞人。
??? 他手里拽着两颗樱桃,心里挥不去的那姑娘的音容笑貌。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连续两声狗叫,吓得他跳了起来。
??? 辰知道这切惊呆了,母亲没说什么,递给辰封信后继续缝着手里的旧衣服。他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冷汗淋淋。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做了一个梦,门外的大黄狗也不知看到了什么,正叫得厉害。
??? 他坐在床上怔忡半天,正想要下床,忽然从领口滚出两颗红艳艳的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两颗樱桃。小卢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 他用冷水洗了洗脸,出门才发现今天的天气很好,春风拂面,熏他看了看就回来..但他回来时....看看留守的那两个警员有点面无人色....便句是怎么是回事....人欲醉。他抱了一本书,又把两颗樱桃放到口袋里。沿着河道慢慢游走。
??? 远远地看到河对面的隆升酒家掩映在柳絮里,想起刚才做的梦,就打算过去看看,快步走上木桥。他把书往怀里拢了拢,听到河对岸传来一阵嬉笑声。回头去看,见是一群年纪轻轻的姑娘结伴同行,其中有一人秀眉大眼,扎着乌黑的辫子,看上去十分眼熟。
??? 小卢的心咯噔一声,目光落到自己带出来的那本书上,猛地脸色大变,无比惊恐。
??? 他立即想要逃走,但是他发现,他已经到了木桥的中央。那姑娘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 叶子:庄周晓梦迷蝴蝶,不知是庄周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庄周。千年之前的唐朝,就像是我们的一个五彩斑斓的迷梦。可究竟是我们梦到了唐朝,还是唐朝的卢生梦到了我们呢?或许我们会骇然发现,我们的世界也只是别人的一场梦而已。

标签:姐妹怪事

    上一篇:我的阴间美妻 下一篇:贿赂不了的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