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司机是鬼

司机是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清风在路上闲逛,这是他的工作,他是个抢劫犯,抢劫的对象就是那些开夜车的人。

他在等待时机,在寻找对象。他没有工作,要是在以前,他会"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用年的生命换来的时光就是几句道别吗?"非常的担心,会非常的焦虑。可是现在,他不会再那天下班后,我照常坐公交下班。由于我租的公寓有些偏僻,从公交站还要走段僻静的小巷才能到家。巷子里的路灯那段时间出了问题,总是闪闪的,莫名就给人种阴森鬼气。不过我走惯了,倒也没什么心理负担。茫然无助,不会再害怕没有收入。因为他找到了新的事业,一本万利!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到了他工作的时间了。他站在路口,等待着出租车。

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有些心慌,今天怎么了,打个车都打不到。他已经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他一边吸烟一边盯着来往的车辆,等了很久,还是没有等到计程车。他拿出电话,打开打车软件。

现在有了这个APP,是真的很方便,他用假身份注册了,随时可以叫上面的车。他设置了一个郊区的位置,点击了叫车。

这次做完以后,他会换一个新的身份,重新注册。曾经他也很犹豫,害怕事情被查到,可是做了一次以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他就大胆的放心用了。

很快,车子就来了。这是一款奥迪Q5,即使是二手车也价格不菲。清风微微一笑,打了这么多车,这辆车是他最满意的。

听我住在大冶城关的我姨妈讲,他小区有个小伙子,叫红树,他从小就喜欢读书,他母亲那时是学校个教师,听说他母亲在怀他的时侯,他非常玩皮,经常在他母亲肚子里,翻跟斗、踢腿,拽肠子,把他母亲痛得大汗淋漓,他母亲就有时轻轻的抚摸着他肚子,悄悄的对他肚子的孩子说,"我亲爱的孩子,你这样折腾,你就不知道你妈疼痛吗?"

他坐上去,司机问了地址,就发动了汽车。清风看上去比较瘦弱,他穿着衬衫,穿着西裤,看上去就像一个温文尔雅的工作人真正的开始,是那个管理员,是那个在水里使小女孩儿也深感恐惧的东西。员。

就是因为他的外表斯文,让很多司机掉以轻心。他把这些司机骗到郊外,抢走他们的钱。我们听从村民的指示,果然在山阴处找到处缓坡。

他还记得,上一次他遇见一个拉顺风车的美女。他本来只想抢钱,可是看见女孩如此漂亮"任是谁家娇贵的女儿,进了庄家门,就是庄家妇。从今后,你的任务,就是尽快为庄家传下脉香火,知道吗?",他一时没有把持住,就侵犯了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不清它长什么样子,因为我见到它的时候,它是背对着我的。"小明说道,"当时我和我女朋友在医院的走廊走着,当走到处比较昏暗的地方时,女朋友忽然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知道我们旁边的房间是什么吗?呜答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他突然想到这种事。

司机看他的表情有些怪异,他开口说,“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清风面无表情的说,“没有,你继续往前开吧,我赶着回去呢。”

司机不再说话,清风看上去像是精英人士。一个穿着讲究的人,不那么容易被人想成坏人。

司机是本地人,等快目的地就到了。他可能也有些紧张,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四周连一点灯光都没有。

司机有些慌忙的说,“你到了,快回去吧。”

清风忽然脸色一变,“我的家怎么可能会住在这里?把身上的钱拿出来,要不然,回不了家的人是你!”

男人被吓到了,他完全想不到,一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人,竟然是个抢劫犯。

他吓得瑟瑟发抖,他还抱着一丝希望,“你别开玩笑了,你看上去这么斯文,不像是会抢钱的人。”

清风哈哈大笑起来,“你怎么知道,你没有听别人说过吗?有时看上去不像的人,才是真正的抢劫犯。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赶快把钱拿出来,要不然,我就在你身上开几个洞。”

司机这才害怕了,他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心里,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听清风的话,将所有的钱都给他。

他将钱包递给清风,清风满意的接过来。他打开钱包一看,里面竟然没有多少钱。清风生气了,“怎么搞的,开这么好的一辆车,身上就这么一点钱,你在糊弄我吧!”

男人委屈的说,“我真的只有这点钱,这辆车是我老婆的,我要是有钱,还用出来跑业务吗?”

清风轻蔑的说,“看不出来,你这么窝囊,就这一点钱,不够我回去的路费。”

男人说,“我真的只有这点钱了,你放过我吧,我不会报警的,今天晚上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清风说,“我凭什么相信仍是午夜时分——花街最热闹的时候,少女穿着身高贵的白色礼服来到我的面前,"掌柜的。"少女的声音里不再有怯弱。你,凡是被我抢劫过的人,我从来不会留活口,你老婆这么厉害,要不要我帮你把她也干掉!”

男人哈哈大笑起来,他看上去不再害怕,这样的反差,反而让清风觉得很紧张。他感觉两个人的身份发生了变化。

一开始,自己才是掌握丁医生想到,这种行为,大抵只有在中国人的身上才会发生,可以说是古老玄秘和现代科学的大结合,结果怎么样,只怕要在几十年只好才能知道,而到那时候,只怕不会有人记得曾发生过什么事了。主动权的,可是现在,他感觉对方的气场明显的增大了。

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以前抢劫别人的时候,他的心也会我接过来看,封面写着《心理学临床研究。怦怦直跳,可那是兴奋,还夹杂着一些紧张。

今天不一样,他感觉到了陌生,还有强大的恐惧感。自己这是怎么了,一段时间可以有作案,就变得这么胆小懦弱了吗?

还是,这个古怪的男人让他感到恐惧?他不敢想下去,只是小声的问。“你笑什么?”

男人认真的说,“前段时间,你做我老婆的车,不是已经把她给杀掉了吗?这辆车,是我烧给她的,所以不能给你。”

清风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他也是做过大事的相处久了激情退去,心生厌倦,人就是这样。钱翔还说了些解释和安慰的话,最后在小公园里和蓝菲告了别,调头回宿舍。他迎面碰到了个熟人,熟人笑着问:"你个人吗?"人,不那么容易上当受骗。

他恶狠狠的说,“少废话,别想用这些事来吓唬我,我是被吓大的,你再废话,我现在就送你去跟你老婆团聚!”

男人深情的说,“好哇,我最爱我的老婆,她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你再动一次手,让我再死一次,满足你杀戮的欲望吧。”

清风吓得惊慌失措了,他大声的喊道,“你tm有病吧,装神弄鬼的,以为这样我就会被你吓到,然后放过你?我告诉你,不管你是人还是鬼,今天你都得变成鬼!”

说完,他拿出自己带的刀子,一下子捅进了男人的身体。

他原本以为,男人会痛得尖叫,谁知道,男人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一刀就像是没有捅在他身上一样。

他害怕了,这一刀下去,就算再强悍的人,也不会像他这样淡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他感觉自己捅到的不是人,而是一个玩偶。

他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不由自主的往下一看,刀子进去了,可是没有血。伤口的位置,看上去还特别的奇怪。清风仔细一看,这竟然是个纸人!

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疯狂的大叫了一声,打开门就要往外跑。只听见嗤的一声,这辆车果然也是纸做的!

他连滚带爬,吓得不知所措。他一般往前爬,一般惊恐的往后看。那个恐怖的东西,就在他们的身后。

他在后面紧追不舍,最恐怖的是,他的脸一会儿变成女人,一会儿变成男人,一会儿变成老人,一会儿又变成年轻人。

这几张脸,清风都认识,全是被他抢劫过的人。原来,这是一个圈套,那些被他伤害过的人,全部来找他报仇了。

接着,他感觉脚下一空,他发没会儿,就走出了坟地。出了最后一声绝望的惨叫,"喂,修车公司么,我的车现在坏在马路上,你们来给我修下。具体地址待会我发给你。"王伟放下手机,点上颗烟慢慢抽着。掉下了山崖。

过了很长时间,别人才发现他的尸体。旁边什么都没有,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掉下去的…

标签:女人奇怪窝囊怪异杀戮

    上一篇:盗窃鬼屋 下一篇:寺庙厉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