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换妻

换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康熙年间,陕西总兵王辅臣起兵叛乱,叛军所过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老百姓要么家破人亡,要么扶老携幼背井离乡,整个陕甘之地均是一片凄凉之色。叛军攻占长安后,因军资缺乏,所以将沿途抢来的女性年不问老幼貌不分美丑悉数都装在麻袋中,然后以每袋三两银子的价格出售,只要出得起价钱,所有单身男子都可以前来购买,至于是老是幼或者容貌美丑就全靠自己的运气了。一时间当地的单身男子听说这个消息后均趋之若鹜,即便是经济拮据的也是东挪西凑四处借贷,生怕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 陕西三原县县民米君年及弱冠,因家中贫困一直尚未娶亲,听说此事后急忙向亲戚借了五两银子,专程来到长安想买一个女子为妻。他一路打听来到军营门口,先拿出一两银子来贿赂管事的官员,想买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那官员收了银子便挥挥手让他先进入营中自己选择,米君一进去就见数百个麻袋密密的沿墙一字排开,有的尚在轻微的蠕动。他知这里面都装的女子,于是便隔着麻袋一个个的仔细揣摩,经过一番精心挑选终于找了一个摸起来细腰小脚的女子,将麻袋扛在肩膀上便背了出来。
??? 等回到客栈房中,他迫不及待地将麻袋解开一看,只见里面装的竟然是一个满面瘢痕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看样子至少有六七十岁了。这一下米君满怀的期望之情瞬间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自己本想买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妻,不料却买了一个年龄比自己母亲还大的老妇,他当即面若死灰,心中懊丧不已,唯有独自站在门口生闷气,老妇见状也不说话,只坐在床边默无一言。正在此时忽见一个白头白须的老头牵着一匹驴子来到客栈前,米君抬头一看,发现驴子上还坐着一个年方二八的妙龄女子,虽说是衣衫破烂面有菜色,可是依然掩不住青春靓丽之色。
??? 老头将女子扶下来进入店中,让掌柜的将米君西边相邻的一间客房打开住了进去。过了一会老者安置好行李便从房中出来,看见米君站在门口不住观望,便和他随口聊了起来。老者自称刘姓,岐山人,年已六旬开外,画廊老板抱紧了胳膊,环抱在胸前,双手塞在胳膊下,沿着人形道匆匆的赶回位于画廊楼的家里,窝在沙发上,喝着红酒,依靠酒精,让身体停止发抖,渐渐的发热,暖和了起来,他是空腹喝酒,醉意泛起来很快,他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很快就惊醒了,他听见了近在身边的争吵声。因妻子早亡一直鳏居,今日也在营中以三两银子随便买了一个麻袋,待解开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他不由大喜过望,于是将女子带回客栈暂住一宿,待明日一早便带她一起回家。米君听说后不由心热如火,看看人家想想自己。更加觉得运气实在不好,于是不时的唉声叹气,刘老头听更是得意洋洋,非要拉着米君请他饮酒,米君也想借他之酒浇己之愁,当下就不再推辞,和老头一起出去到酒肆中去了。
??? 待二人走远之后,米君所买来的老妇人悄悄来到西边的房子推门而入,一进去就发现老者所买的妙龄女子正在掩面低泣,一见老妇人进来便起身作礼,脸上犹是泪珠涟涟,如同雨侵桃花一般。老妇人答礼后便询问女子为何在此哭泣,女子道:“小女子姓葛,本是平凉人氏,今年刚刚十六,一家父母兄弟皆被贼所杀,只余我一人被掠走,贼首想要奸污我,我哭着抵死不从,贼首大怒,于是故意将我卖给这个老头,方才我低头细思,若是从了这老头真是生不如死,所以才在此悲泣。”老妇人听后不由叹道:“这真是颠倒众生造化弄人啊。老身姓何,老而不死却遭此离乱,而且无端端的还要拖累人家一个少年,心中也是于心不忍啊。”葛氏听后也是嗟叹不已。
??? 何氏低头思索了片刻,忽抬头对葛氏道:“刚才见你家主人龙钟之态和老身正好差不多,况且老夫少妻未必合适。他二人此刻一喜一悲,出去喝酒定然是不醉不归,我二人何不李代桃僵易房而寝,待明日五更你与我家少年郎早起速行,我拼却这一把老骨头和你家老头同就与木,如此你也不用再悲伤了。”葛氏听罢不由有些踌躇,一时之间不敢答应,何氏见状又正色道:“说起来这也是交易啊,如此我们还能各得其所。趁着他们还没回来,你赶紧到我的房间去吧,迟了只怕就错过机会了。”葛氏听她说得诚切,再一想眼前之际也只能如此,于是便点头同意了,待拜谢过何氏之后便将两人衣服互换了过来,接着何氏便带着葛氏来到米君的房里,让她躺在床上再将被子给她蒙头盖好,然后叮嘱她道:“你可记住千万不要说话。”说毕自己将门带上,回到西边客房里用被子盖住头睡下了。
??? 米君和刘老头这一台酒喝的时间颇长,只不过老头喝得是喜酒,米君喝得却是苦酒,两人各怀心思举杯畅饮,直到二更以后方才醉醺醺,是她曾经做过的个梦。个怪异的,戏剧性很强的梦。的回到客赵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老家了,这里有很多关于他儿童时候的回忆。他小的时候,在这片土地上狂奔过。现在这片土地却接纳了他的亲人。栈,这几日他们奔波劳苦本就非常的书。年,他来到了viborg作深入的研究。疲累,所以一回各自房中便上床倒头就睡了。睡到三更时分米君忽被一阵叩门声从梦中惊醒,他看窗外仍是漆黑一片,心中纳闷不知何人半夜三更来敲门,待满心疑惑的起身开门一看,只见外面站着的居然自己白日所买的那个老妇。米君一见之下不由大惊失色,急忙问她道:“你要到哪里去?”何氏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不要说话,随即进入室中转身紧紧关上房门,然后才将方才和葛氏互换之事告诉了他。米君听后是又惊又喜,原以为自己时运不济山穷水尽,不料现在却是鸿运当头柳暗花明,可他本是个良善之人,转念一想又觉此举有些不妥,于是便对何氏道:“虽然承你厚意,但是这样做不是有些损人利己吗?”何氏听后不屑道:“不听老人言的话,那你就要抛弃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而且还要断送一个老头,于人无益,于己难道就无损吗?”米君听后思虑了好半天方才点头答应下来。
??? 何氏见他应允下来,于是便到床边催促葛氏起来,并对她嘱咐再三,让她回去后好好和米君过日子。米君和葛氏听后都哭着跪拜何氏,向她不住致谢。何氏将他们扶起道:“时候不早了,你们要赶紧离开此地,免得那老头醒过来就走不脱了,老身从此就和你们分别了。”说毕便转身"算了,你还是先出去吧,改次再聊"出门仍然回到西边的客房中,此时刘老头依然在床上酣睡,对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米君急忙收拾好行李,让女子以轻纱遮面,随即一起出了客栈。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掌柜的问他道:“现在赶路为时尚早吧?”米君笑着回答道:“早行可以躲避酷暑。”"阿,果然分钱分货阿,高级品坐起来就是不样。"说完便扶着葛氏一起离开了。
??? 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刘老头这才酒醒,待睁开眼睛一看,房中所坐之人居然是个鸡皮最终,两人追到了山洞。然而进洞之后却不见那狍子踪影,只剩那地的血迹。洞内非常之暗,越往里走去越发觉得阴森。"咔嚓"林虎忽觉踩到脆软之物,不免仔细瞧去,等他看清脚下之物时,那脚下踩的竟是人的颅骨,顿时他心中惊骇。鹤颜的老太婆,他一时以为自己宿酒未醒兀自头昏眼花,待揉揉眼睛发现所见千真万确,这一下不由大惊失色,一边匆忙起身一边问她是何人,为何在"如絮,我们毕竟人鬼殊途"龙毅开始为自己开脱自己房中斌子嘴里发出声凄厉的惨叫!也跌坐在地上。照片上,大强的额角多了块血疤,旁边是个削瘦的老女人,她身上松松垮垮地穿着的,是斌子那晚烧掉的血衣。,而葛氏又去了哪里?何氏见他醒来,便将昨夜之事对他如实相告。刘老头不听则已,一听便怒发如狂,眼见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娇娘却变作了一个弓腰驼背的老太婆,那心中的愤恨简直是无以言表,当即便对她老拳相向,一边打着一边口中还谩骂不已。何氏本待好言相慰,对他晓孟远志写完那个梦字之后,说:"做梦的最高境界是白日梦,只是你们都没有察觉。"以情理,此际见他不由分说便扑上来拳脚相向,心中也是怒火翻腾。她本来身体也还健壮,见刘老头打来也不示弱,当即便和他纠缠在一起,一时间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住店的旅客自是观者入堵。
??? 待掌柜的赶来将二人拉开询问缘由,刘老头兀自气愤难平的将事情告诉了众人,还想要骑着驴子去追米君二人,众人一听都觉得此事颇为滑稽可笑。掌柜的对老头说道:“他现在既然得到了丽人而逃,殊朱晓东摇摇头,这个大伯印象太模糊了,很久没有走动过,只有儿时的依稀身影。不知,坐在张奇身后的老父亲,此时正露出口森森獠牙,面目铁青,与外面的行尸模样,正垂涎时间过得飞快,第年的春天,张潇又结婚了,妻子名叫万灵,是个漂亮高挑的模特。婚后,妻子辞去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对他百依百顺。俩人的日子过得是比蜜还要甜。只是万灵有个特别奇怪的癖好——晚上睡觉时喜欢抱着个娃娃。张潇对此十分不满,最主要的是哪个娃娃太吓人,有点像鬼娃新娘里的恐怖娃娃,他很不喜欢。所以他让妻子把娃娃扔了,妻子却说了句无情的话:"我就是把你扔了都不能扔了它。"欲滴的看着张奇的脖子,而他身旁,则站着趁他开着门时,偷偷遛进来的张家小娃子。岂能走大道让你去追?何况两人四更不到便已出门,此时恐怕已经走了数十里了。人生在世苦于不自知啊,以我来看,你若能安分守己,便将此老妇人带回家去,老夫老妻正好过日子,不要再生什么非分之想了才是。”刘老头原本心怀愤懑不依不饶,听罢此言犹如醍醐灌顶,不觉在原地痴立片刻,怒气也渐渐平息下来,再仔细一想掌柜所说,觉得大有道理,于是便不再多说,收拾了行李和老妇人一起走了。而米君带着葛氏一路急行回到家中,夫妻二人感情和睦一起安居度日,后来葛氏还生了两男一女,日子也是越过越好。他们心中感念何氏的恩德,于是在家中给她立了一个生灵位,每日早晚焚香祷拜,终身也不敢忘记。

标签:哭泣

    上一篇:老同学十年之约 下一篇:两世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