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两世人

两世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雍正六年的四月间,正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之时,也是每年府试之时。这一日河南许州府府试放榜,一时间学府外面聚集了很多看榜的学子,上榜的自是喜笑颜开早早回家报喜,落榜的却是垂头丧气怏怏而回。在这群学子有一个名叫胡个唱黄梅戏的女人,不知道是哪年了!电影院和安庆个戏班子签了合同,要在我们这搭戏台唱半个月的黄梅戏。戏班子来的那天,小镇里格外热闹,老的少的都赶着过来瞧新鲜。最引人注目的,是个叫阿红的女人。长得很漂亮,笑起来很迷人。戏台在电影院搭好了,当天晚上人山人海,从面方村里赶来看戏的人,把电影院塞的满满的。晓川的书生,虽然他平时勤奋好学文采颇佳,奈何一到考试的时候就发挥失常,所以年年应考年年落榜,直到快三十岁尚且连个生员都考不上,这次他挤到前面一看果不其然又是名落孙山,当即轻叹口气转身就走。待回到家中犹自闷闷不乐,想着眼看快到而立之年,学业却是一无所成,不仅愧对自己的先祖,也对不住和自己一起同甘共苦的妻子,心中越想越是苦闷,于是便出家门信步由缰闲转散心。
??? 当时他家旁边有条大河,河面上架有一座石拱桥,这桥是通往县城的必经之路,每天往来的行人熙熙攘攘,经桥底而过的船只也是络绎不绝,只是因为年久失修桥身有些残破,连栏杆也断了不少,以至",让主持人和凌霜霜先休息了下,大概是插广告的时间。于夜晚行人经过此桥的时候时而有因天黑失足落水丢了性命的。此刻胡晓川不觉已经走到桥上,低头一看正看见十数人在河边围在一起,其中一个少妇还在嚎啕大哭,一问之下方知这少妇的丈夫昨晚醉归,经过此桥时脚下一个踉跄失足不慎跌落桥下丧了性命,他的妻子见丈夫彻夜未归,今早寻至桥下发现丈夫遗落的鞋子,这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命丧黄泉,因此在这哭天抢地寻死觅活。胡晓川眼见此景也感心中恻然,他虽是一介文弱书生,却也是个古道热肠之人,此刻想着反正自己又考不上功名,与其在家中碌碌无为倒还不如多做些善事,于是便起意想要募集钱财重新将桥修缮一下。
??? 第二日一早他就在桥头放了一张桌子,自己写好缘由告示放上功德簿向来来往往的路人募捐,可是一天过去看的人多捐得人却一个都没有,胡晓川见状并不气馁,以后每日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去桥头募捐,没想到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愿意出资相助的人是寥寥无几,募来的钱两和需要重新修缮的花费相比犹如杯水车薪。胡晓川见状心中愤怒不已,便对众人说道:“此桥若是不修,必将酿成大祸。我既然倡议在先,就不能因为没人愿意好善乐施而作罢,我家尚有田地数十亩,就算全卖了也要凭一己之力将桥修好,这样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愿。”当下不顾家中娇妻幼儿,将数十他走进了宿舍,顺着窗台的月光看到,宿舍的哥们的床铺上都空空荡荡的,没有个人在宿舍,除了自己。亩田地全部卖掉,以售田所得请来工匠购买材料,将所有精力都花在修缮石桥上,历经半年多原本残败不堪的石桥终于焕然一新,不仅比以前更加漂亮而且也更加坚固了,自此以后也再没有行人失足落水。胡晓川虽然做了一件大善事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但是家里也为此逐渐贫困,刚开始一家三口还能勉强糊口,到后来竟然是朝不保夕有了上顿没了下顿,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 此时正值三伏酷暑,天气炎热难耐。一日傍晚"是啊,你是"他带上席子来到桥边躺下乘凉,一边看着天上的新月一边自思:人都说天有公道,我看是天道难凭,如那些狠心鄙吝者,反而脑满肠肥衣食无忧;而我修此桥造福千万人,自己一家三口却即将做饿死之鬼,先贤所说的善恶相报又在哪里呢?一边心中不平的胡思乱想,一边却不知不觉间昏昏睡去。正睡眼朦胧间忽见有几人抬着轿子来到面前,其中一人手持请柬上前相邀,非常的离奇,但我保证全是真实的。写出来,也希望能有高人帮朋友解惑。他莫名其妙不知所以,问此人也不回答,于是便起身随之上轿而去。过了片刻,这几人将他抬到一个大宅院前,他下轿一看却是一个衙门,随即从门中出来一个头戴纱帽身着红色官袍之人向他作揖为礼,胡晓川也不认识此人,眼见对方行礼自己虽然莉莉是个人,而且只是个小女孩,但是因为大家都是同个村子里的,所以,本村的人都尽可能的照顾她。然而外面的人,可就不样了。也稀里糊涂的躬身还礼,随后此人便引他进去。
??? 胡晓川随这人一路前行,到得东边的院子,只见院中有一扇小门,红袍人将门打开,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心中自作主张就行了,但是千万不要乱说话。”胡晓川听得此言正感纳闷,忽觉一阵大力从背后传来,却是被那人用手使劲推入了门内。他猛然间觉得一阵头晕眼花,恍惚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床外坐着一个中年女子,床里还"呸,送别的也就算了,你送什么烟啊?"舅舅气哼哼地质问。坐着一个少妇,两人都是身姿婀娜艳丽非凡。胡晓川见此情形感到脑中一片迷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这两个女子又是何人。正待张口相问,忽想起来红袍人对自己的叮嘱,于是闭口不言以静待动。过了一会,便见一个婢女进来问道:“老祖宗问少爷是否好一些了?”胡晓川仍是双目紧闭不发一言。
??? 过一会又听婢女报说老太太前来探视,随即便有一个年约六旬的老妇人慢慢走进房内。胡晓川将双眼微睁悄悄看去,只见她穿的绫罗绸缎甚是光鲜,一脸的雍容富贵之色。这老妇人走到床前一边摸着他的额头一边问他昨晚病势如何,满面的关切之情。正在此时,忽听婢女又报道:“老爷和大夫来了,请少奶奶们回避。”话音刚落坐在床头的两个女人便起身告退了,随即又有一个年约五旬的老人陪着一个提着医箱的大夫走了进来,老人将床账掀起让大夫给胡晓川搭脉,过了片刻大夫忽脸有喜色道:“今日少爷脉象大有起色,病势见好,真是可喜可贺啊。”此言一出胡晓川方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的魂魄附在了这位公子的身上了,既然魂魄在此,那自己的身体必然早已死去了。
话分两头,第二天清晨,胡晓川的妻子看见夫君昨晚出去至今未回,于是带上儿子一起到桥边寻找,结果发现他的身体躺在地上早已僵硬,已然没了气息。妻子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噩耗,当即披头散发坐在地上痛哭不起,后来在邻居的劝慰下方才起身,先把家中值点钱的衣物都典当了,又向亲朋四邻借钱方才将他抬棺入殓。胡晓川身体已死魂魄在外,对于此事自是不知,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假作糊涂之状问床头两女子道:“你等都是何人?为何一坐床边一坐床里?”床边女子惊讶的说道:“怎的得了一场病,你连我们都不认识了?我是你的正房妻子啊。”随即又用手指着床里年龄稍小的女子道:“她是你的小妾。”二人以为他病重的连心智都迷失了,一时间悲切的泪如雨下。胡晓川既知二女身份,于是又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这一觉直睡到三更时分,他才慢慢醒来,当即觉得腹中饥饿难忍,于是便告知了二女,让丫鬟将粥煮好端进来食用。第二天早上,大夫又来诊视,这次一看便连声恭喜,说公子大病将愈,已然无碍了。胡晓川便趁机问大夫道:“那我现在可以吃些什么食物?”大夫回道:“重病刚好,饮食须当谨慎才是,还是以清淡为主,不要吃太过油腻的东西。”胡晓川又问道:“我想吃点熏腊肉可以吗?”大夫略一思索道:“可以,但是只能少吃一点。”谁知胡晓川因家中近来贫困很久没有沾过油水,所以一到吃饭的时候就专挑鸡鸭鱼肉下筷,以至于每次都要妻妾在旁不停劝阻方才放下碗筷怏怏作罢。
等过得数日身体已然痊愈,胡晓川便想出门转转,等走到大门口抬头一看,门上的匾额书着知府衙门四个大字,心中方才明白自己现在一魂附身竟然作了知府的儿子,想来这必是修桥所获得的善报,才能让他享这安闲连天,老公就如密月般陪侍在刘敏的身边,嘘寒问暧,百般呵护。虽然已是夏天,刘敏却整日里如沐春风,心情惬意。之福,而之前带他进门的那个红衣官员现在想来必然是东厨司命(掌管人的生命。福禄的神,又称“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为百姓消灾咎。添福寿。增五谷而广受崇拜)。只是现在他虽然在此享福,却不知家中的寡妻幼子过得如何,以后数日每次想到此处他都是心怀忧虑叹息不已,以至于府署中的人都说道:“少爷自从得病以后,经常愁眉不展,似乎有什么心事一般。”而知府和他的夫人也经常为此劝慰他道:“我们就生了你一个独子,又在此为官,有什么东西是你得不到的,你千万不要忧虑。莫不是身上还有什么病根没有除去吗?”胡晓川每次都答道:“没有什么事。”可知府却总是不信。
一天他在府中闲逛,发现署中居然坏了!周力暗自叫道,莫非那怪影又在施魔法了。果真如此的话,那个奇装怪影就不是般的人了,周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好奇怪呀!个民警,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准确地说是消失了。周力感到了迷茫,感到了恐惧。没有一本书籍,他感到非常奇怪,于是问家人道:“府中为何没有书籍?”家人回答道:“以前因为公子您不喜欢读书,所以老爷大怒之下命令我们将所有的书都扔了。”众人都以为他是病后失心,以至于什么事都记不得了。胡晓川听后便找到知府对他说:“父亲,我近来身体痊愈,闲来无事便想读读书写写字。”知府一听大喜过望,马上命令将书房收拾出来,又花费重金请来先生教他。这先生一来便出题命胡晓川作一篇文章,以此来测试他的学识,不成想胡晓川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写好了。老师拿来一看,居然满篇锦绣不亚于当时的名家,老师不禁大惊,连忙向知府禀道:“公子真是大器啊,连老朽的学识也不如他,为免误人子弟,还希望您能另请名师来教他。”
知府听后大为惊疑,想这以前连书都不读的人为何现在却似豁然开窍一般成了奇才?莫不成这文章是抄袭而来的?心中怀疑之下便亲自出题面试。而这次胡晓川又是不到半个时辰就一气呵成,知府一见这文章与以前所写的迥然不同,实是上佳好文,此时他心中方才相信,不由惊喜万分。老师固辞而去,知府又准备四处延请更好的老师,胡晓川却对知府说道:“父亲不用再四处延师了,所有的诗书儿自己读就是了。”知府听罢便依他所言让他自己读书。如此过了半年多,正好逢试,知府又亲自出了数题让他来作,结果每一篇文章都是非常精妙,知府心中大喜,便送他回原籍去应试。临走之前还大宴宾客,并给他一千两银子作为路上的盘缠,胡晓川想再要一千,知府也很高兴的给他了。
等一出家门,他便托辞要找寻旧友告别,于是绕道来到自家附近,让随从在外停车等候,自己下车来到家中。一进家门胡晓川便发现家中一贫如洗,虽然妻儿都在但是却没有一个认识他的。胡晓川对儿子说道:“你不认识我吗?我是你的父亲啊。”他的妻子听了这话大惊失色,将他仔细端详了半响方才对他说道:“你和我的夫君长相迥异年龄也相差甚多,但是为何声音却非常相像呢?”胡晓川于是便将切克点点头。他还在点头时,她从抽屉里拿出卷钞票,然后抽出十张十块的。以前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历历叙述。他的妻儿听罢都觉得此事匪夷所思,仍然不甚相信,以为他是骗子。
胡晓川见状便对妻子说道:“我书房的橱柜内,有一部文稿,文稿内夹着某篇文章,还有我亲手所写的诗几首,你可去取来。若是我说的对就是真的,若是我说的错就是假的。”妻子听后半信半疑的打开书柜找出文稿,结果一切都和胡晓川所说的一样,于是这才相信他所说之言,一时间悲从中来,两人不禁抱头痛哭不已。胡晓川对妻儿说道:“我"真的吗?闹鬼啊!为什么我不知道啊,阿籽,阿籽给我讲讲哦。"我听是学校的房子闹鬼下就来了精我和冰鳍遗传了很久以前过世的祖父多余的能力,总会在无意间窥看到来自彼岸的影子。"我个人还不够吃呢!没你的份!"为了吓退这些贪得无厌的硷,我恶狠狠的大喊起来,就在这时,冰鳍身后那扇紧闭的黑漆大门传出了低沉的吱呀声,慢慢的开启了。神。拼命的摇着阿籽给我讲这切。如今身份迥异,以后不能再回家中了。我不论男女,但凡到陵纪没有结婚或者没有对象的,都会被逼婚。有对象还没领证的还好些,可以推说需要时间把工作、房子、车子等等安置好。有千两白银交给你作为你们母子的养家费用。此去应试若能博取功名,就一定能帮儿子成家立业。”说毕便哭别妻儿出门上路了。后来胡晓川果然连试连捷,官至三品,每年都给家中寄两次钱,以至于妻儿最终都成了巨富人家。

标签:幼儿奶奶老太太

    上一篇:换妻 下一篇:路边棋局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