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僵鬼

僵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明宣宗年间,河北唐县有一户张姓人家,主人张大本正当壮年,虽然年纪轻轻却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终日吃喝玩乐声色犬马,尤其嗜好赌博,整天留恋于赌场间和一帮地痞无赖豪赌玩乐,家中的大小事务却交给妻子一概不管。而他的妻子韩氏在家里每日织布纺纱,辛辛苦苦挣一点糊口钱却大部分都被丈夫拿去做了赌本,而且总是输多赢少有出无进,所以不到几年这张家就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而张大本却依然沉醉其中执迷不悟,后来居然整日整夜都泡在赌场里,三两天也难得回一次家门,只留下韩氏一人在家操持家务辛苦劳作,常常是以泪洗面。
??? 有一日张大本又和一帮无赖聚在一起豪赌,可这天他手气实在不佳,才赌到夜间掌灯时所有钱就输了个干净,本想再硬着头皮赊欠几把,可众人又坚决不允,反而将他合下去。他将我和姐姐带到了医院的后花园,那里是片玫瑰花园,他开始为我们做画。力挤出局外,声言道除非拿来现钱才行,否则就让他回家去,可是他却心有不甘,兀自在旁恋恋不舍。这伙赌徒中有一个叫小九的,原是张大本的表弟,日常惯于使些小偷小摸之术,也是个鸡鸣狗盗之辈。此刻张大本不经意间看到他,忽然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将他从赌桌上叫到一旁,悄悄对他说道:“我内室中的竹筐里有三百文钱,是你嫂子卖布所得,我走之前本想带上,她却宁死不让我拿,此时我手头正紧,所以还请兄弟你施展妙手空空的绝技将于是便回到了家里,就在他躺下的时候,楼下阵锤子砸钉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老婆气的在床上翻来覆去,说他是没用的东西,下去趟也没要个说法,这男人说了事情的经过,他老婆不信,于是两个人起来到了楼下。钱拿来,方能救我一时之急。”
??? 小九一听便将眉头皱起,思虑片刻方面有难色道:“那可是嫂子最后的一点体己钱了,兄弟终究不忍下手啊。再说万一被她发现了那该如何是好?”张大本嬉皮笑脸道:“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即使被你嫂子知道了又能奈你如何呢?你赶紧去吧,待我翻了本定不会忘了你的好处。”说毕便对他连连乞求不已。小九眼见如此实在碍不过情面,不得已只好点头应允下来。张大本见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心中不由大喜,连忙将他推出门外,让他早去早回,如此还能赶得上后面的赌局。此时新月初起微风习习,小九借着月光一路疾行,不多时便来到了张家附近。他先是在篱笆外悄悄察看了一下,发现韩氏此时恰好正站在户外,不知低着头在对情侣偎依在起,轻柔耳语。收拾什么。
??? 小九见状心中暗喜,便趁着韩氏背身的时候蹑手蹑脚的溜进了家门,依张大本所言来到内室,找到竹"你怎么了?满头大汗。"叶梅说着走了进来,拿起毛巾要擦他脸上的汗,他害怕的躲,神色慌张地说:"我没事,没事"说着他越过叶梅走出了卫生间,新房里暗红色的灯照的眼蛆以的东西都是血红色的,就好像盆血浇在了眼前,他甚至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筐将手伸进去一探,果然摸到几百蚊铜钱,他随即将从此以后,李卫东对小花的心思了如指掌。小花渴了他递水,小花饿了他送饭,没几天就把小花哄到了手。这些文钱放入自己怀中,然后便准备出门溜走。正在此时忽听一阵脚步声响,原来是韩氏忙完又返回房中了。小九一时心中大惊,担心被她发现,急切之"等等,"蔺文远的好奇心被激了起来,"是不是还有幅稀世珍宝,您舍不得拿出来?"间不及细想,闪身便躲在了内室的门后,好在韩氏却"别不开心了。"石寒无聊地摇动着自行车的扶手,说道,"我最近发现件特别有趣的事。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小区里有很多的流浪猫。我用点面包什么的引诱它们走到面前,然后抓住它们。昨天我用刀杀掉了只猫,可惜猫肉点都不好吃。不过你要不要跟我起玩?我去年暑假的时候去乡下的外婆家,那里的小孩子都到地里面捉田鼠,然后往它们身上浇汽油,点着了以后那田鼠蹿来蹿去,可有意思了。我觉得猫也可以做这个试验。"并没有进内室,而在坐在外室点着油灯纺起纱来。小九在门后一动也不敢动,唯恐被她发觉,于是便从门缝中盯着韩氏,想等会趁她起身不注意的时候模特儿大赛尚未拉下帷幕,冠军得主肖菲菲的身影已经从现场消失。再找机会离开。
??? 正在此时,忽见一人从外室大门中无声无息的飘了进来,小九见状吃了一惊,再一看此人尖嘴猴腮面有微须,身着油绿色的长袍,套一件青色马褂,头上还戴一着顶小秋帽,一进来就立在韩氏身后。小九见此情形不由更加惊疑,心中暗道:“这莫不是嫂嫂的相好不成?想不到今日我本是为了帮兄长盗金,不料却帮他抓到了奸夫,也可算是一件幸运的事了。”可他又看了片刻,却发现此人站在韩氏身后很长时间说完,安雅转身离开,对面的天使推了推已经傻掉的我,得意的说:"诺,这回相信了吧,还不快去表白,今天可是人家最后天上班咯。"却一言不发动也不动,犹如僵尸一般,而韩氏依然低头纺纱,似乎根前两天,奶奶电话给我说,梦见我爸爸和颜悦色的出现在她面前,再不似之前那么狰狞,吾心的笑笑,心里默念着,爸爸,你肯定在某处看着我,希望我能照顾好奶奶,我定会做到的。本没有察觉身后有人。小九见状心中不由纳闷起来,一时不明所以,于是便躲在门后静观其变。
??? 又过了一盏茶时分,只见这青衣人忽然伸出手去将韩氏手中棉线扯断,韩氏却如同没见到一般,见棉线断了便将棉线接上继续纺织起来,青衣人见状又从她身后慢慢将手伸出把线【散打运动员的愿望】天下无敌功夫棒,权势威慑江湖郎,美女妻妾排成行。扯断,韩氏依然不知不觉,呆了半响又将棉线接好,如此三断三续,韩氏便慢慢停下了手中之活,随即默默坐在地下良久,面上不由潸然泪下,而身后的青衣人见状却面露喜色,似是欢欣无比。小九见此情形心中先是大奇,转念一想继而大骇,心道此人只怕非人而是鬼啊。过了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最近吃多了点,所以胖了,对了,你老婆她们没来吗?"说完眼底闪而过的失望。会便见韩氏擦干眼泪起身出门了,等她返身回来的时候手上却拿着一根麻绳,接着便将麻绳搭在了房梁上。青衣人在旁边手舞足蹈喜不自胜,又帮她挽结作套,将凳子移来扶着韩氏准备将头套进去,而韩氏此时却双眼微闭神情恍惚,对此似乎一无所知。
??? 眼看着她慢慢将头伸入绳套中,小九不由心急如焚,当下再也忍耐不住,大呼一声道:“嫂嫂千万使不得。”喊毕便从门后冲出,将韩氏一把从凳上抱下来,随即飞起一脚将凳子踢开,口中向外大声呼叫道:“快来救人啊。”此时正当夜深人静,左邻右舍都被这突然的呼救声惊醒,于是赶紧起来打着灯笼哄然而入,一进门就看见韩氏躺在地下昏迷不醒,小九却在旁边浑身发抖语无伦次,还有一个青衣人也站在墙边一动不动。众人连忙将韩氏从地下扶起唤醒,又指着青衣人问小九此人是谁,小九此时方才定下神来,惊魂未定的向众人述说了刚才的事情,并说韩氏之所以要自缢就是因为青衣人的缘故。韩氏也对方才所为一无所知,如同做了一场梦一般,此时方才清醒过来。
??? 众人一听大惊,眼看青衣人仍僵立在墙角默然无语,又听小九说此是缢鬼,不由都惊惶起来。有几个胆大的青年便手持扁担木棍上前向他打去,不料方一碰到他的身体就感觉像是打在空气中一般,似乎他是完全透明的。众人纷纷大着胆子上前观看,只见他既像青烟凝结而成,又如同汽雾一般,而且有形有影,连穿的衣服和相貌都能看得见,从夜里一直到第二天天亮都不灭不散。一村之人都觉得非常怪异,于是便告知了官府。县令听说有此奇事,连忙亲自带着两个衙役前来查看,此时虽是午时,但是墙边的影子依然还在,县令也大为不解,仔细端详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头绪来,只好怏怏而回。
??? 而此刻小九已赶回赌场,将这件诡异的事情告诉了张大本,并将他从赌场硬拖了回来。张大本原不相信,以为是小九偷钱被妻子发现,所以才编了一个理由哄他回来,没想到等回来一看果如小九所言,不由咋舌不已,再听韩氏将当夜之事娓娓道来,心知若不是小九自己的妻子只怕已经命赴黄泉了,心中对小九自是感激万分。后怕之余居然幡然醒悟,知道这均是因为自己好逸恶劳迷恋赌博所致,心中懊悔万分,当即在妻子面前立下毒誓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韩氏本已对他伤心绝望,不料经此一事却见浪子回头,不禁又惊又喜,一时间百感交集涕泪皆下,母亲问素素:你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夫妻二人抱头痛哭一番方才作罢。
??? 如此又过了三天,只见影子逐渐缩进入了墙内,身形面貌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到了第四天晚上夫妻俩刚刚上床准备睡觉,忽见四个白衣人从门缝进来,将墙上的青衣人抬起便又走出门外消失不见了,俩人见状惊讶莫名,急忙起身到墙边一看,只见墙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影子,如同水印一般。从此以后张大本痛改前非,和韩氏一起辛苦劳作,日子慢慢有了起色,不仅不再为吃穿发愁,不到两年还添了一个大胖小子,和之前相比可谓是有了天壤之别,而家中自此也再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标签:惊魂诡异

    上一篇:七彩水与趋死符 下一篇:朋友的遗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