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朋友的遗产

朋友的遗产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阿强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他们两个"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现在的目标都是得通过公务员的考试,而就在前几次我们都失败了,所以,我觉得,在这段时间,我们是不是应该分开下?好让大家更加专心地准备考试?"她对我说道。都是普通的员工,薪水不高,勉强能够维持生活。

他们住在一起,租了一套两室的房子。两个人在同一家公司,又是很好的朋友,两个人的感情就越来越深。

有时间的时候,他们一起出去吃顿好的,会一起去喝酒,简直就像亲兄弟"那你跟我来......"一样。

虽然他们的生活比较拮据,但是却很欢乐。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他们一直在努力着,希望有一天,他们也能像那些成功人士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这天晚上,阿强因为有应酬,他回家的时候,发现朋友有些不一样。

他买了一大堆吃的,还买了很多啤酒,东西堆了满满一桌子。他们平时都是比较节俭的,只有要宋健用钥匙开了医馆的大门,那面装潢的也真够奢华,派欧式风格,正好就是王全喜欢的。庆祝什么才会这样奢侈。朋友一脸的兴奋,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阿强笑着说,“有什么开心的事情,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不会是买了彩票中奖了吧?”

朋友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他小声的说,“不是中了彩票,但是比中了彩票更加让人兴奋。”

阿强好奇的说,“不是中彩票,那是什么,天降横财吗?”

朋友笑着说:“不是,我的一个亲戚去世了,他没有子女,所以就把遗产都给了我。我以后可能不会住在这里了,但是,你放心,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忘记你的。”

阿强愣了,他说:“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你还有什么亲戚。”

朋友笑呵呵的说:“以前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亲戚,但是他一直都是外地,从来没有回来过,因为远,就没有什么联系。说来也挺伤心的,他一个人在那里老顾看,认为这女的肯定是跟老公吵架了,跑到下面来藏着,就说: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跑这来干啥,你哪栋的,快回去吧,我现在想想,也许我这辈子就那次跑的最快了。跑到操场前面,妹妹喊,姐,她没了!我才停下来回头看,整个操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那盏路灯来回的摇晃。操场很空旷,学校的保安也很负责,外人是不会让进来的,何况是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这车上还真没备水,我要赶紧出门。女子听罢后退了两步,低头不语,老顾又钻进车里,挂挡松离合,车起步,开到个斜坡前,怪事儿出现了,任凭老顾怎么加油门,这车就是上不去。"真他妈的中邪了,咋回事儿啊?"老顾暗暗骂道,无意中回头,发现刚才那女子正坐在后排座。老顾头发都炸起来了,结结巴巴的问:"你是谁,你咋上来的?"那女子低头不语,嘴里嘟囔着:"我好渴,我想喝水。"做生意,到头来,连个子女都没有。”

阿强问:“你亲戚经商多年,生意做得挺大的吧。你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他们怎么确定你的身份呢?”

朋友说:“我那亲戚的生意做得挺好的,他那时候给了我一封信,只要拿着这封信就能去继承他的遗产。我们是好兄弟,我不会忘记你的,今天我们先吃一顿好的,以后,我们在从长计议。”

阿强心赵瑜倚着墙角,似乎不太高兴道,你能不能听我把年前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我朝宿舍区走去,终于来到了璐山南路,可是,眼前却只有个湖。情讲遍呢。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他埋怨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同在一个屋檐下,他就能得到亲戚的遗产,自己还是穷光蛋。

他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他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他们都不认识你吗?”

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他们说我是精神病,我告诉他们还有个人住在我的身体里,他不是精神病,他是个鬼,他喜欢喝血,喜欢听人恐怖的尖叫,还有他也是被杀死的,被她杀死的,他生了病,瘫在床上,他是看着她拔掉了他手上的点滴管,看着节断掉的空气打进了自己体内,他是这样死去的,他不甘心,所以想要她死。朋友说:“我也只是小时候看见过他,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现在大家长什么样子早就不知道了,而且他已经死了,更加的分不清谁是谁了。”

阿强忽然灵光一闪,分不清谁是谁,那么自己也可以取代他去继承亲戚的遗产,反正,没有能知道。他们的年纪相仿,只要有那封信,自己就可以是继承遗产的人,等遗产到手了,他就跑路,离开这个地方。

想到这里,他趁着朋友转身的时候,用酒瓶砸在朋友的头上,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代替朋友继承遗产。目前,这件事情只有他和朋友知道王小知道,菩萨告诫过"每年只能提取聚宝瓶中件宝物",眼下还未到第个年头,这聚宝瓶不能乱动。为了尽快还清赌债,为了让翠花回心转意,王小狠狠心,还是把手伸进了聚宝瓶,他要代替朋友去继承遗产,是再简单不过的,没有人会知道的。

他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那封信,原来是一封律师信,是让他去继承。遗产的通知书。阿强邪恶的笑了。

一切都跟他想的一样,很快他就得到了遗产。他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被别人发现。既然钱已经到手了,他完全可以跑路,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

他逃到了一个偏远的地区,这里是边境,住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少数民族。这里贫穷落后,消息传播特别慢。待在这里,也许是最安全的,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就可以逃到国外去。

他想得很美,看着这么大一笔钱,他感觉一切发生在最偏僻的厕所内最尽头的格。与别不同的是,这家女书院的这格女厕,十年前的确发生过宗命案。都像是在做梦一样。他没有想到,能够在一夜之间就成为有钱人,有钱的感觉真的很好,就好像自己已经是社会精英了。

这里虽然没有消费的地方,但是看着自己账户里的钱越来越多,他就觉得特别兴奋。只要能够度过这次难关,以后就有好日子过。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就通过法律的手段,让你还。别怪,别怪我不顾当年同学好友的情谊,真没想到你是如此卑鄙无耻之人。"江平气得脸色通红,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了。声音,女人的声音很温柔,听她的声音,就能够想象到,她一定是一个大美女。女人魅惑的说,“里面有人吗?我迷路了,又累又渴,我可以进来喝杯水吗?”

阿强心中一喜,在这种荒郊野外的地方,竟然有如此好听的声音。附近也经常有人路过,迷路的人也挺多。想不到,这次迷路的,是一个温柔的女人。

他没有多想,立刻打开了门,门外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漆黑。这里不像城市,一到了晚上,这里就几乎没有灯光了。他感觉背脊一阵发凉,刚才明明听见了声音,可是门外一个人都没有,他两腿发软,是不是产生了幻觉?他这样安慰自己,但是越想越恐惧,女人该不会是狐仙鬼怪?

他想起以前看的聊斋,总有一些孤魂野鬼,变成绝世美女,来祸害人的生命。该不会自己也成为了他们的目标,他砰的一声关上门,不管谁敲门,他都不会再打开了。

他刚一转身,就发现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人,他吓得差点跳起来。阿强大声的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男人咯咯的笑了,“刚才你开门让我进来的。”从他嘴里发出的,竟然是女人的声音。

阿强惊讶得目瞪口呆,他奇怪的说:“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你想要什么?”

男人抓了一下自己的脸,脸上的皮就掉了下来。阿强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他失声说到,“怎么会是你?”

他早就应该猜到,自己身后的人就是他的朋友。曾经两个人的关系那么好,在利益面前,阿强就变成了野兽。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至少有钱的时候,他的心里是觉得很幸福的。

朋友头上还插着碎玻璃,他的样子有些滑稽,但是更加的诡异。阿强双腿发软,朋友的尸体是他亲自处理的,他不可能会活过来。站在自己"哦,我嫌难看不要了,就先套在那模型上吧。"面前的,只可能是鬼。

他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袋子,里面装着他好不容易得到的钱。他开始后悔了,到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做钱财乃是身外物。在死亡面前,再多的钱也没用。

他觉得一阵心酸,抱头大哭起来。朋友死的冤枉,他的心里,一定充满了怨气。

朋友手里有一个破旧瓶子,他的眼神变得凶狠,鲜血也从眼睛里面流了出来,他狂吼一声,冲了上来,用破旧的瓶子插进了阿强的心脏。

阿强最后没有享受到这笔阿花没能忍住内心的后悔和焦急,生生用尺白绫吊死在陈家后门。钱,只是做了一个有钱的梦。到最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最终也不是自己的。

标签:奇怪去世彩票邪恶民族

    上一篇:僵鬼 下一篇:亲见贞子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