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儿女

鬼儿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医生,我老婆这胎是男孩还是女孩啊”,孕妇林玲的老公宋羽,十分小声地询问正在给孕妇做B超的医生。

医生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认认真真地看着屏幕:这孩子的眼睛可真大啊,还是头一次看到"你不信去看,大师兄的脚后跟还是烧坏的,用了块石膏补上。"我那个同学最后说。眼睛这么大的,医生心里不禁感叹。

胎儿很不老实地在母亲体内动来动去,时不时扮鬼脸。

“好了,把孕妇扶起来吧”,医生对宋羽说道。

护士递给林玲几张纸巾,林李玉波,男,十岁,因妻子红杏出墙,于其妻发生争执,失手将妻子推下楼阳台,导致妻子半身不遂,深度昏迷,被判处十瓣徒刑,现已服刑半年。玲自己擦了擦肚皮上的粘液,挣扎着自己从床上起来。

护士来到打印机旁,取刚刚医生给林玲做的检验单,拿起来一看,护士心头一惊,只觉得这胎儿的脸上似乎有一抹邪魅的表情。

“作为医生,我是不能透露婴儿的性别的,这是法律规定的,都什么年代了生儿生女都一样。”医生在说这话时,目光转到了宋羽的脸上。

医生又仔细看了一下检验单,“胎儿很健康,也非常活泼,以后肯定是聪明的孩子。孕妇要保持心情愉快,后面几个月一定要补充营养。不然到时候没力气生孩子。”

“是,是,谢谢医生”,宋羽陪着笑脸,拿着检验单出了B超室,丝毫没有搀扶自己的老婆林玲。

倒了几路公交车之后,林玲和老公才回到家中。刚打开家里的大门,大女儿花花和二女儿花生就围到林玲的身边。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我好饿啊”,花花委屈巴巴地对妈妈林玲说道。

林玲看了下手机,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奶奶今天有过来给你们做饭吃吗?”林玲问女儿。

“奶奶没有来,我跟妹妹两个人自己在家玩的”花花说道。

林玲拖着疲惫的身子给两个女儿做饭,宋羽则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林玲和老公是大学同学,林玲长相清纯甜美,上大学时很多人追求林玲,宋羽便是其中的一位。

林玲出身于农村家庭,连学费都是跟学校贷款来的,宋羽在追求林玲时十分用心,自己打工给林玲交学费。别的追求者送花,烛光表白,宋羽为林玲打了四年的开水,终于感动了林玲,以为找到了一生挚爱,一生的依靠。

宋羽的爸妈是城里普通的工薪阶层,对林玲还比较满意。婆婆时常开玩笑似得说林玲长得好,以后下一代的基因好,给宋家添个孙子。

就在她伤心的在马路上游逛的时候,她发现陌辰阴气很重,她感觉很舒服,就飘到她面前,没想到陌辰还能看到她,她很激动,很想让陌辰帮她去指证歹徒,可她不知道如何开口,她感觉自己在利用陌辰,后来跟陌辰相处起来,才感觉陌辰是真的将她看成朋友,她不想她招来歹徒的记恨。就在陌辰想说什么的时候,女孩就消失了,陌辰着急,就醒了过来。陌辰自叹笑,原来是梦场啊。就在这时,那个女孩的身影慢慢的隐现了出来,她站在床的那头,眼含期盼的看着陌辰,陌辰也不知是因为梦的原因还是别的,可她就是觉得她不会害自己。丈夫的呵护和公婆的礼遇,让出身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冉雅倚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催促着我快点。收拾好书包,我和她起走出校门,当我们走过百货大楼时,冉雅抓着我的衣袖惊喜地叫了起来:"快看快看!死人了哎!"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望。的确,百货大楼的门口有很多警察,正在勘察现场,周围拉着黄色的警戒线。躺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披着白布,身下淌了很多的血。冉雅连忙掏出背包里的相机,冲着围观的人群冲了过去。看着她脸上惊喜的表情,我的嘴角抽搐了下。贫寒的林玲感到了幸福。夫妻两人恩爱有加,终于林玲在婚后一年生下了大女儿。

林玲生下大女儿后,公婆明显对她的态度冷淡了很多。老公宋羽还安慰林玲,私底下还告诉自己的爸妈对林玲好一点。

林玲乡下的爸妈提供了很多生男孩的土方子,林玲以为这次肯定能生个儿子了。

看到二女儿的那一刻,林玲的心像结上了冰,宋羽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整个月子里,宋羽连话都没有跟林玲说过。

宋羽更是喜欢上了喝酒,每次喝醉之后,回到家里,便会殴打林玲,说她让宋家绝后了。

林玲为此每天生活的不开心,经常失眠到深夜。

“妈妈,妈妈,醒醒啊,陪我玩啊。我是你的儿子啊,你不记得了吗,嘻嘻,来啊,妈妈,我在这里。”

林玲左看右看,并没有什么孩子啊。

“妈妈!”

林玲感觉自己的双手被一双手握住,低下头一看,一张模糊不清的脸映入眼帘。他的五官像是一团黑色的浆糊,一直翻涌着。他张开了嘴巴,慢慢的鼻子看不到了,眼睛也看不到了,整张脸形成一个血盆大口,把林玲的双手塞到了涌动的嘴"昨晚点十分,你的同居女友美美被人掐死在床上。"巴里。

林玲拼命地挣扎着,就是无法挣脱这双小手。

肩膀好沉!

啊!什么时候肩膀上也出现了一个无脸的小孩,他的小手正在揪自己的头发,长长的指甲刺痛了林玲的头皮。

眼睛被肩上的小孩蒙住,又突然移开,伸出两只手指,朝林玲的眼珠挖去。

“救命啊,放开我!”林玲大叫一声。

原来是梦!

没过多久,林玲又怀上了。她最近经常在睡梦中听到男孩子叫自己妈妈的声音,甚至林玲有时候还会看到他,他大概七八岁孩子的身高,每当林玲走近的时候,小男孩便会蹦蹦跳跳地跑开。

有天早上,宋羽突然神秘兮兮地跟林玲说,自己梦到一个小男孩叫自己爸爸,林玲怀的这胎肯定是个男孩。

快到生产期了,林玲正在收拾一些住院时需要的东西,突然感受到腹部一阵疼痛。

林玲放下手中的活,躺在床上。

“啊,好痛。”林玲忍不住喊了出来。

刚洗完澡的宋羽听到林玲的呼喊声,马上冲进了卧室。

“是不是要生了”,宋羽有些慌乱地问。

“快叫车去医院”,林玲疼的满头大汗。

宋羽去抱躺在床上的林玲,掀开被子一看,林玲的肚子正在变大,孩子的一只手掌向上凸起,随后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降了下去,一会是脸,一会是腿。

肚子越变越大,他死了,却留给我巨大的心理阴影!我用了很久的时间来平静,但是直到今天,我见到蚯蚓仍然感到害怕,甚至我都不敢吃面条!肚皮被撑得近乎呈现透明色。像气球一样被吹起,宋羽吓得瘫坐在地上。

林玲痛的说不出话来,肚子里好像有一千只手在抓自己,床上的被单早已被鲜血染红。

砰!

林玲的肚皮炸开了,全是血液溅了出来,根本没有什么孩子。

宋羽目睹这一切,已经说不出话来,看着林玲浑身是血躺在床上。

啊!

宋羽的肚子鼓了起来,越来越大。肚子的左边鼓起一个包,右边又一个包,像是孩子在踢肚皮。

宋羽的下体突然流出一股黄色的液体,肚子开始一阵疼痛,越来越剧烈的疼痛。

宋羽痛的张开了双腿,一股血涌了出来,下体好像有个洞一直在流血,涨的疼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自己的体内往外爬。

啊!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从自己的身体里爬出来了,浑身是血。

疼痛还没有消失又开始加剧,又爬出了一个带血的孩子。

房间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浸湿,宋羽慢慢失去了意识。

“爸爸来了。”

远处的林玲正和两个孩子打闹着,见宋羽来了,全都刘刚顿时瘫坐在地,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贺鸣缓缓的走了过来伸手去拉瘫坐在地的刘刚,月光下刘刚刚好看到贺鸣带着的手表指针显示着点钟……围了过来。

"白淼淼。"冷冰冰的声音从她口中说出。

宋羽蹲下来,看着这个七八岁男孩的眼睛。

宋羽看到了在大学时因林玲意外怀孕,他带着林玲去医院打月日,cnn——美国有线新闻网——遭到攻击,贯作为美国新闻发源地的它,她知道的太多了。竟上了各个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月日,在线股票交易公司达特克和e-trade,这两个美国商务活动的重要机构,随着网络的运转中断而进入危机状态。掉的孩子,那是一个漂亮的男孩。

林玲生下的花生其实还有个孪生妹妹叶子,有天晚上叶子突然哭闹不止,加班到很晚的宋羽被吵到很烦,拿孩子的小棉被的被角放在孩子的口鼻处,叶子就这样被闷死了。

过去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接下来整个通宵,小郭饱受折磨,虽然是在梦中,也样苦不堪言。样的翻过宋羽的脑海,宋羽的眼睛湿润了。

“爸约摸个钟头左右,我们到达了市郊的个小村子。村子背山面水,风景秀丽,远远看去,还有袅袅炊烟。爸,过来陪我们玩。”小男孩拉着宋羽的手。

“爸爸来了”,宋羽的嘴角微微上扬。

标签:神秘学校怀孕孕妇

    上一篇:墓底白虾 下一篇:乡间痴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