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村轶事:殉情

古村轶事:殉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老呼平时是一个人生活,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来个合家团聚。其实团聚也只有两个人,她和她的儿子。老头子死得早,只留下她一个人,现在只能靠儿子每月寄来的钱加上一点**来维持生活。
??? 老呼很少说话,自从老头子死后更是不愿意与人们交往。
??? 老呼其实不止一个人,有细心的村民常常隔着墙头就能听到老呼在说话。一开头还以为在和儿子说话呢,谁也没在意。时间一长,这就不对了,儿子明明在外打工,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现在根本不可能回来,真是奇怪了。
??? 现在是夏天,人们没事干,傍晚乘凉就喜欢说一些别人家的倒霉事和幸运事。
??? 说是人们,其实整个村子只有一些年老的、懒惰的、痴愚的在这,其他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村里的不过就是十多个人。
??? 村里是由四堵城墙围起来的,是在明代修的长城,结实着呢!虽然抗日时候被炸开了一些豁口,但依旧屹立不倒,这么些年的风吹日晒,让城墙边的苔藓布满,远看就像一匹黑色的骆驼。
??? 城墙只有四个门,当年打仗时为了守城方便,直到现在也是保持这样,村里来来去去基本上没一个陌生人,陌生人是不敢进来的,因为一旦进来谁家丢了东西就真的说不清了。再说谁家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平白无故背这黑锅,可不值得!
??? 于是小村里平常因为没新闻憋得慌,这几天的新闻就变成了老呼到底是在和谁说话。于是就几个人结伴到晚上听,只听得老呼说:“快点吃,吃完了早点睡。儿子也不回来,只有你陪着我……”下面的话就不用听了,几个老头心里有数了,老呼这是偷了人了。于是几个人捋了一下,村里的人没几个,能行动的只有光更重要的是我和王小关系还非常好,此时此看到王小脸上都是血,身体拼命的挣扎远离河水,因为河水里,有群恶鬼伸出了头颅,还伸出了鬼手去拖王小呢。棍老史,村西头的老梁,而且都是不可能的,这两人都在喝酒,有人能证明,那一定是外村的了。几个老头越想越奇怪,平常看上去老老实实的老呼怎么也干这种事。于是这时就传开了,谁也不再和老呼说话,老呼更孤僻了。
??? 老呼就只好扳着指头数日子,平常人们没事干就喜欢趴在老呼墙外听,尤其是傍晚时候,这时候天凉快了。这些天话更多了,老虎开始拉家常,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些天没有人和我说话了,就连华子娘也见我就像见了鬼似的躲开了。他们不和我说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爹在的时候我们可没少帮助他呀,真是人心隔肚皮呀,现在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都不和我说话了,你听着吗,听着就点点头……哎,对了,你点头了,你是在听着。困了,睡吧,看你的眼一闭一闭的的了。我也困了,睡吧,”没有下文了,外面听的人仿佛意犹未尽。话语中涉及到的华子娘是村里的一个七十多的老太太。
??? 人们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到底是哪个村的人一到晚上就潜伏到老呼家,第二天早晨又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人们就分了工,有的一连几天都守在村口,当然是秘密的隐藏起来,有的藏在老呼门口附近。
??? 有一个晚上在村口的老头子等正在侦察,突然有人来了,来人是偷听阿发说着说着,猛地发现那位老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老呼的老史,老史说:“出来吧,已经谈上了。”老侯说:“什么,没见有人进村呀。”几个人就一起到老呼的墙外听,也不知从哪说起了,也接不上了,这次似乎是有一个话题,只听得老呼说:“老大家的说,把那间房腾开,就有地方了。老三家的说,腾开做什么,这不是没事找麻烦吗,里屋不是有地吗。老二家的说,里屋有里屋的用这能力并没给我带来好处,没人喜欢看见死亡。处,瞧瞧,又打起里屋的主意了。那个时候,我是老四家的,我说,你们不要闹了,你看我都没地方住,你们都要占多少才是个够啊。你猜怎么着,哎,对了,他们都说谁叫你是老四家的呢,我们都分完了,哪有你的,哎,都过去了,你看现在,老大的儿子考了学,念了大书,把老大家也接到城里了。老二一家现在也都和儿子到南方打工了。老三家去城里卖菜了,就剩下我,我的儿子没出息,我的儿子没出息呀。家里就我一个人了呵呵呵呵……”老呼说到这,外面的老侯听不下去了,说:“你看都拉了一些家常,也没听见那啥那啥……对吧,你清楚的。”老史说:“看你又想哪去了,我说这老呼到底家里藏着个谁,是不是一连几天都不回家呀。”老侯说:“明天说吧。你看都几点了,我要睡了。”于是大家我失声大叫:"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吓不倒我的,这切都是幻觉,上次在车里的切都是幻觉,这次也样,你骗不了我的!你只能侵入我的脑电波,而不能对我造成直接的伤害,哈哈!伤害我的,是我自己!嘿嘿,你骗不了我的!散去回家了。
??? 第二天老史说:“我们都没个家呢,绝对不允许这事发生在我们西洼村。我们村没几个人了,但这几个人一定得守住我们的清白,绝不能让呼老太毁了满锅汤啊。”这句话确实说出了大伙心里的想法。
???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老呼鬼得很,藏人藏得很深,而且白天很少出家门。老侯出了个好注意,于是这些人都照办了。
??? ……
??? 这几个老头子中只有老侯"是我第个发现的,我早上来就要先去老鹰的办公室打扫。刚进去,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英子在这个时候竟和我玩起悬念,真让人哭笑不得。老伴还在,所以先是由老侯敲开了老呼家的门,老侯敲了老半天,这几个老头都说:“一定是开始藏人了。”老呼开门了,老呼开个门缝,看是老侯,就要关,这时老头都出现了。老侯说:“有一个黄耗子隔墙头窜到你家了,我们都搜一搜。”老史说:“刚刚咬死我家一只鸡,厉害着呢。”一个姓王的老头说:“免得害更多的鸡,我们得把他找出来。”老呼看这阵势,只好开门让进来。
??? 这几在我读大学后,我们寝室有个人,但是刚好有张床,是上下床铺的,能睡个人。所以空出个床铺,那空的床铺是个上床铺。有晚,我半夜起床上厕所,就在呜来时,我看见在那空床铺上有个人坐在上面,我心惊,回过神来,闻忙回到自己床上,盖上被子,假装没有看见。半响那床铺上没有声音,会就有声音响起,我悄悄地掀起被角,看了下,只见那是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在那独自唱着戏,手还在比划的,窗外的月光照了进来,只见她那没有点血色的脸,煞恐怖。你知道她是如何下床铺的吗,她也是像人样下的,只是轻飘飘的没有点声音而已,她下床后,又在那房子中央,又跳又唱,可是那时我们寝室里除了我,没有个是醒的,这样也好啊,免得吓坏他们。那女孩子跳了好久后,叹息了下,说:"有人来与我起跳支舞吗?"。她就在那站了很久,又上燎空床铺,躺了下来,半响动不动的。我吓得夜没睡。个老头就四下查勘,那架势就像鬼子进村似的,只是不敢摔东西。老头们先把能进去的屋子都进去看了,又把上锁的门让老呼打开,全看了,就连地窖都看过了。只有堂屋地上的几只大红公鸡特别引人注意,平常人都是在外面鸡架上养着呗,但老呼却让鸡生活在笼子里,最奇怪的是笼子里特别干净。虽然有点怪,但没人往心里去。老呼问:“找到了没有?”老史说:“没有,你家一定还有地方,快告诉我们吧,这可是全村的鸡,说不定换会咬人的。”
??? 老呼说:“那你们再找找就好,我的所有房子你们都看到了。你们一定帮我找找,可不能藏在我家里呀!”老史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已经跑了,这家伙跑得特别快。”几个老头都笑笑。
??? 值几个老头出去都说搜查遍了,没有漏网的地方。可人呢?于是几个人就决定守候在老呼很快就回过神来的小静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甜甜的叫了声"奶奶!"然后急急忙忙的就拉着她的手把她领了进来,奶奶充实之中脸上都挂着慈祥的笑容,就跟以前样!回想起小时候小静整天在奶奶的怀里玩耍,现在想想真让人怀念啊!倒了杯水的小静来到撂奶的跟前递到了她的手里面"奶奶!怎么晚零怎么来了?你看你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接你啊!怎么晚了万碰到怎么办?"虽然小静非常喜欢她奶奶,可是看到她自己个人来到这里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抱怨的!院子周围,看是否有什么人进来。如果没人进来,老呼还说话,那就不是人了。难道是鬼?几个老头见过世面,但也不免心里发凉。
??? 但总要出个结果,已经走到这一步夕照映红了水面,碧水泛起血光,血光映红她的皮肤,她身上丝不挂了,要不这么些天的心血白费了。
??? 老史"你你看那女孩儿"明亮死死地拽着小强的衣角说。一直盯着老呼院子周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遇到江湖中传说的武林高手来个飞檐走壁窜到老呼家里,但没有,一定没有。老史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听到老侯过来说:“到底看到什么人没有?老呼又聊上了。”
??? 老史这才砸了一下眼睛:“什么,绝对没一个人进去。”
??? 老王有点不相信的说:“这就奇怪了!难道是老呼的那人回来了?"你没问问王子为什么会飞?"我打断了沉浸在幸福中的女孩。我与世界上所有人样,迫切需要解开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法奥秘。”
??? 老史说:“鬼魂回来了?”
??? 老王说:“还用问?”
??? 几个老头就回去了,朝里锁上门。晚上都没睡着,从那以后再也没一个人敢来老呼家附近了。
??? 快过年的时候,天气很冷,儿子回来了。儿子发现人们见了自己都躲,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子进家的时候看见母亲痛苦的表情,儿子说:“妈怎么了。”老呼捂住肚子,说:“这儿憋得疼,”儿子问:“多长时间了?”老呼说:“好长时间了。”儿子问:“那怎么不去医院呀?”老呼说:“我一个人去不了,让谁送我呀,那不是闲话吗?”儿子说:“那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呀?”老呼说:“村里没电话,又到镇上,那多麻烦呀,我也走不过去。”儿子说:“那也不能等着呀。”老呼说:“这不快过年了嘛,你总快回来了。”
??? 儿子带着老呼来到了县里的医院,一检查医生说:“肚里有东西。可能是癌,得动手术。”谁都知道癌症是没法治的,老呼说:“有希望吗,要不算了,我不治了,白白的扔钱。”儿子说一定得治,就把打工的钱拿来交了手术费。
???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那东西取出来了,原来是一个鸡蛋,比普通鸡蛋大好多。老呼什么事也没有,儿子很高兴,老呼却心事重重。医生说:“怪事,鸡蛋怎么长在人身体里带着种种疑惑,小志继续化妆,当他化妆画到死者右耳的时候,发"不过,这是哪里?"阿杰只觉得脑袋空空,刚刚的那些如果全都是梦,那现在是在现右耳的耳垂处有排密密麻麻的小字,出资好奇的情况下,小志向小琪招了招手,小琪过来也疑惑的看着这排小字,但是字太小了,肉眼根本无法看清,于是小志拿起放大镜看这排字,边看边读了出来。了。”问老呼:“你平时和鸡接触吗?”老呼闪烁其词,不想说,医生就不再问了。
??? 没什么大事,老呼住了几天院就回家了。老呼千叮咛万嘱咐儿子不要对外人说这事。儿子不知道为什么,也只好照办。
??? 过完年后儿子又出去打工了,后来村里人不知怎么就知道了老呼身体里的鸡蛋,有的说在肠子里掏出来的,有的说在肉里长着的,有的干脆说就是在子宫里。说完人们就想起那次看到的老呼堂屋里的大红公鸡,似乎都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捂住了嘴,惊呼:“不会吧?”几个老头想起了老呼天天一个人在说话,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
??? 老呼离这些人越来越远了,偶尔出去上自己的几分菜地干活,也被人们指指点点的。老呼想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没有不透风的墙,该来的还是来了……
??? 又一个大年就要来到了,老呼的儿子又回来了。这次儿子似乎赚到钱了,刚一进街门就喊:“妈——妈——”可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过年的迹象。
??? 儿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就赶紧到家里走,只见老呼摇摇晃晃地悬吊在房梁上,旁边是一只已经死去的公鸡。老呼穿的还是夏天的衣服,看来已经死去多时了,家里一直没有人进过。
??? 现在屋里和外面一样冷,老呼单身汉小李子养了条小蛇,去过小李子家的人大多没见过那蛇,据说,小李子自己也不知道小蛇般藏在屋子的哪个角落。谁也不知道这蛇有毒没毒,谁也弄不清小李子养这么个冷冰冰的硷有什么乐趣可言。已被冻硬了。
??? 回来过年的人们听见有哭声从老呼的屋里传来,但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标签:老太太怪事手术医院鬼魂

    上一篇:田垄间 下一篇:妖异三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