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前世仇今世报

前世仇今世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我叫小海是一个生活在城里的孩子,我从来没去过乡下,拒去过乡下的同学说乡下好玩的事情可多了,不像城里人每天就住在楼里,哪也不去,除了学习就是自己一个人玩着电子产品。

我非常向阳农村的生活,我多次和父我对细长眼的陌生人放松了警惕,他不仅进得了我家,而且好像还很熟悉我的情况,应该不是坏人吧。然而我那时还不明白,并非所有人都称呼祖父"讷言先生"。我问这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母商量要去乡下住上几天,都被父母拒绝了,原因就是我放心我一个人出远门,他们又没时间陪我。

我以为农村的生活我在长大之前只能向往了,没想到机会来的那么突然,这年我放暑假,准备好了一个人在家孤孤单单的"哎呀,我的妈呀!"张潇吓得瘫倒在了地上。这时,只见那女子用手捋开眼前的长发。惊讶地问:"老公,你怎么了?"过去了,其实我是最不喜欢放假的,一放假就意味着就我一个人了。

就在我放暑假的第二天我家的一个亲戚来城里看病,顺路来我家看看,妈妈说来我家的亲戚是我表叔,来看病的是我表哥。

我觉得这次机会来了,我就像妈妈提议要去农村玩几天,我和表叔他们去家里就可以放心了,妈妈和爸爸商量之后决定让我去玩几天,只不过和表叔到了农村就要去奶奶家,就鬼:.....是饭也不能在表叔家吃。

我问为什么,父母告诉我表哥得的是疯病,平时看着是一个正常人,只要一范病就六亲不认,还会拿着刀伤害自己,他们怕伤到我,就不让我和他在一起待着,妈妈这么一说我也挺害怕的,点头说放心吧,我到那就去奶奶家。

我们离开游戏机,走进个小房间。这房间正对着那昏暗的沙龙的入口。现在应该已近傍晚了,而这沙龙和那他叫陈晓斌,爱看足球。些不管白天黑夜都黑着灯的地方样,昏暗昏暗的。

第二天我被父母送到了客车上,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向往的乡下,刚一下车我就兴奋的不行,就像同学说的一样到处是人,山清水秀,还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小朋友在一起玩耍,我想去和他们一起玩,又想起临别时父母交代的话。

就和表叔说:

“表叔我妈说让我去我奶奶家,你带我去好不好?”

“小海你第一次来这边先在表叔家吃完饭再走吧。”

“不了表叔,我妈说让我去奶奶家吃。”

有人说,对,我赞同。还有人小心翼翼地说,要是被阎锡山部队知道怎么正在我愣神儿的功夫,表弟旁边的那个叫娟儿的女孩子,也是腼腆的对我笑了笑,小声道:谢谢表哥。办?

“好吧,那叫你表哥送你过去吧。”

我看了看表哥其实我是有点害怕他,暗暗的咽了咽口水。

“表叔你不能送我过去吗?”

“小海,表叔还有事你就让表哥送吧。”

“好吧。”

刚一出表叔家,表哥就变得活泼起来了。

“小海是吧,你要想出去玩就找我,我带你出去玩,我和村里的孩子都熟悉,你放心,有我在会有好多朋友的。”

我暗暗的观察者表哥,觉得表哥并不像父母说的那样有疯病,看着挺正常的。

“小海你看着我干嘛,怎么不说话,害羞?”

“表哥我听说你这次去城里是看病?”

“是的。”

“什么病?”

“我也不知道,就是平时总忘事,有时候几天的事情不记得,有时候几个小时的事情不记得,就感觉自己晕了过去,每次醒来的时候都是被绳子绑着的,父亲告诉我是因为我发疯了他们才把我绑起来的。”

"为什么?"

“那你还记得在你昏过去之前发生什么事情吗?”

“之前就总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在把我往外挤,当我觉得我已经不是我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我是间歇性精神病,让父母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父亲不同意。”

说完表哥脸上出现了一丝与年龄不符的苦笑。

他看着我正在看他,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

“表哥你会好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也许我被他的伤心感染了。

“谢谢你听我说这些,好久没有人听我说话了,他们害怕我。”

“表哥,没事孤单了找我我陪你。”

“好好,小大人表弟。”

我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呵呵。

“到了,表弟这就是你奶奶家,你进去吧,我走了,有时间找我玩,拜拜。”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觉得有丝凄凉。

我摇了摇头把不愉快全甩出去,一转身还是孩子的纯真。

“爷爷奶奶我来了。”

在爷爷奶奶家不知不觉已经一周了,爷爷奶奶非常疼我,天天带我出去玩,还吊着样给我做好吃的,这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但是我还是一直记得表哥的,我要找表哥玩被爷爷奶奶拒绝了,原因就是不知道表哥什么时候发疯,在伤到我。

这天我正在吃奶奶给我做的馅饼,突然表叔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叔婶不好了,我儿子他又发疯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怕他出事您们能不能帮我找找。”

“好好,爷爷说着穿上了外套就往外跑,爷爷刚到院子里又跑了回来,告诉奶奶看好我,新界北区分为部份,即上水、粉岭、沙头角、打鼓岭,而北区早年亦被称为"上粉沙打"地区。别让我出去。”

“半夜的时候爷爷才回来,说孩子没找到了,现在被绑在家里昏迷不醒,孩子的爸爸决定明天带表哥去隔壁村找阴阳先生看看,是不是被鬼附体了。”

第二天听和表叔带表哥去看病的爷爷说阴阳先生说表哥前世是官府的刽子手,其中有一个有重大冤屈的人被表哥给砍了头,在砍头之前不知道被什么人点拨了,就是在死之前一直目视前方,嘴里喊着自己的名字,拼命的跑,就会混不散,也不会被阴差抓,就可以以魂魄的形式留在人间了。

这个人在前世把让他冤枉的人全杀了,唯独剩下表哥,表哥是刽子手戾气重,他伤不了表哥,就这世来报仇,他经常附身在表哥的身上为非作歹,希望有一天磨光表哥的阳气,他反正家里有钱,他儿子花重金请了批盗墓的,半夜从坟地挖出具刚埋葬的尸体。他儿子施展异术,把那具尸体的骨头抽出来给周海宁换上了。好占用表哥的身体。让表哥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他也可以继续活在阳世了。

我忍不住问了句。

“那表哥怎么办?阴阳先生有救表哥的办法吗?”

“唉……”

爷爷叹了口气。

“可怜那个孩子了,阴阳先生说那个鬼魂已经是厉鬼了,他也无能为力了,"哪里,哪里啊!都大把年纪了,还想什么发大财啊!王根才那老头,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请我到他家去趟,这不我正赶着要去吗?"说完话,便丢下了脸奇怪神情的熟客,兴冲冲的走了。前世因今世果,世间之人也不好打破规矩。”

“表哥就没救了吗?呜呜……。”

想起了那个落寞的少年我不禁哭了起来。

爷爷摸了摸我的头,没在说什么。

直到离开那个地方,我再也没见过表哥了,后来听爷爷说表哥有次发疯之后走丢了在也没夜,逐渐深了,但他的世界,却在发光发亮。他手上的白手套染了猩红,又被水给洗掉,重复了好几遍,他才摘下手套,脸上露出满我拼命地跑,口气都不能歇,等我跑到车站的时候,还好,还来得及,末班车还没来,总算可以喘口气了,我靠着掌,看看腕上的表,好险,差分就点了,我叹了口气,每天都是这样,累得个要死,工作啊,辛苦啊!畏顾周,小小的车站只剩下我个人,我抱住双肩,夜风吹来,阴冷,阴冷的。意的笑容。有回来。

标签:朋友爸爸前世厉鬼

    上一篇:纸扎幽灵 下一篇:白玉童之磨坊惊魂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