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活人祭品

活人祭品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一场大雪过后,气温逐渐回升,暖暖和几位好朋友讨论着去哪儿玩。

“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吧。”陆依年是历史系的学生,之所以选择历史专业,她自己说,古风的名字得配一个有关的专业。

暖暖笑了,说:“依年,上回你带我们去找古迹,结果古迹没找到,在山里迷了路。”

陆依年尴尬地摆摆手,“这次咱们不找什么古迹了,西山有一块天然温泉,一般人不知道,咱们可以带上零食去露营。”

听着陆依年描绘的蓝图,几个女生争先恐后地答应了。暖暖叹了一口气,只希望依年这次能靠谱一点!

暖暖、陆依年以及另外三个女生,到达西山的天然温泉一带,在夕阳落山之前搭好了帐篷。

“真的有温泉,空气都是暖的,很舒适!。”一个女生赞叹道。

陆依年傲娇地仰了下小脑袋,从包里掏出保温饭盒,“冬至一阳生,三九补一冬!看我带来了什么?”

“是饺子呢!”暖暖说:“只顾着玩,把冬至都给忘了。”

其他女生也随声附和。

“我就知道你们会忘,二十四节气是咱们国家传统的文化,我给你们分下饺子,大家要记住哦。”陆依年一副好为人师的模样。

吃完饺子后,她们又开吃零食,边吃边聊,不亦乐乎!

这时,陆依年的手被剪刀划了一个长口,血流不止,吓坏了几个女生,赶紧找创可贴。

细心的暖暖发现,血滴落地面转瞬不见,好像是被吃了一般!

“怎么可能?”暖暖吃惊,不安的感觉席卷心头。

陆依年手上连贴了三个创可贴,血才渐渐止住,暖暖担心地说:“依年,你没事吧?”

暖暖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大家,其中一个女生说:“暖暖,或许是地质特殊,不要乱想,你把心放回去吧。再说,有我们几个迎亲队伍又出发了,人们重新活跃起来,两个喜童惊魂未定,但已有那下人飞快的送了新的玉篮来,小童也就咧着嘴笑了。女生在,会保护好你的!”

“是啊,我们以后就做你的护花使者,至于江城,让他退下吧!”

女生们互相调侃起来。

暖暖的电话响了,是江城打来,暖暖甜蜜蜜地接了电话。说了几句体己的话后,江城表示文思涌泉,给他自己作了一首诗。

暖暖惊奇地问:“呀,江城你还会作诗?”

“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能作诗了?”电话那头的江城不服。

暖暖吐了吐舌头,没接话茬。

“听好了,这首诗的名字很好记,叫《北方有佳男》。”江城开始吟诵起来。

“北方有佳男,绝世而独特。

一笑侵女身,再笑得女心。

宁不知伪娘与帅哥?佳男难再得!”

吟完诗的江城,正要等暖暖的夸奖,不想电话里传来女生们的笑声,他这才想起暖暖是与好友们一起出来玩,这下他的光辉伟大形象算是崩塌了。

暖暖笑着走出帐篷,与江城单独聊起天,不知为何,她又想起血滴落后消失无踪。江城听了后沉吟片刻,说有办法解决。

……

深夜,熟睡中的暖暖等人被一阵敲锣打鼓声响吵醒,她们睁开惺忪的睡眼后,被一群拿着火把的“人”给围了。

环境也变了,虽仍在温泉边,但这里是一个偌大的广场,附近是高低错落的一排排屋舍,看样子是一处山村。

“他们……不是人吧……”其中一个女生声音颤抖。

的确,包围她们的十多个“人”,这些“人”的身体有着不同程度的腐烂,最严重的几乎只剩下骷髅架子,火把燃烧着诡异的幽蓝光芒,像是一簇簇鬼火!

骷髅架子发出一阵阵笑声,“我们早已经死了,以一种你们不能理解的方式活着,但我们想要存活下去,必须以活人作祭品,献祭给伟大的神!”

“这次你们主动投上门来,省得我们花时间去找活人,太好了,哈哈哈哈!”骷髅架子没有血肉,偏偏能发出声音。

一个“人”来到骷髅架子身妖魔鬼怪无处躲!侧,“村长,是她的鲜血散发出了美味,吸引了咱们,不如献祭她吧?”

骷髅架子的目光停在陆依年身上,陆依年浑的血液好像凝固了一般,“可以!在古代为了祈求建立起来的城堡或要塞的平安,于是把活生生的人埋在地基里,这就是活人祭品。咱们伟大的神也需要活人祭品,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处子!”

他的目光瞄上这群女生,最后在陆依年和暖暖身上停留几秒,“可惜,只有两个处子……至于其他人,嘿嘿,就留给咱们享用吧!”

这些“人”将暖暖她们关在木笼里,这几个女生明白了处境后,有的当场吓晕过去,有的失魂落魄地哭泣,有的拼命求饶。相较而言,暖暖和陆依年要平静许多。

陆依年声音低"没有啊,刚才就在桌子下面。"孟浩扭过头去,桌子下只有个花瓶,并没有女鬼。沉,“对不起,上次我带错了路,这次……把大家伙儿坑得更惨!”

“依年,这次怎么能怪你,谁知道会碰到鬼呢?”暖暖的老赵的心里越想越发毛,他吓得把筷子都掉落在了地上,双手直哆嗦。老贺见此情形,忙问他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慌张什么,手怎么抖得那么厉害?"老赵故作镇定地说:"没有什么,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我有心病,犯病就这样。"眼里也没了往日的光采,“江城,多希望在死前见上你一面。”

这些“人”在骷髅架子的带领下,一齐向着温泉拜去,同时念念有词:“十八层地狱最深处的伟大的神呀,我们是您最渺小、最卑微、最虔诚的信徒。我们愿意留在人间为您寻找血食,助您早日从地狱脱困!只祈求您以伟大的力量庇护我们,地狱的使者不能发现来说,最大的敌人就是噪音。旦噪音起,血压立即就会上升,头痛、耳鸣等各种症状都会起出现。附近没有工厂,让母亲烦恼的噪音是从公寓内发出的。此时是夏天,关窗很热,开窗噪音又大。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母亲的症状渐渐地恶化着。最只见新娘子的嘴角被划开了个巨大的伤口,直延伸到耳朵的位置,或许是上面的血迹被清理干净了,只能看见那带着丝丝红色的肉朝外翻着。近,就连他自己也感到了噪音的威胁。我们的足迹……”

随着他们的祈祷,平静的温泉渐渐暴躁起来,水的中央形成血色的漩涡,一道泛着血色光芒的门逐渐从中升起!

“将她给我带出来!”骷髅架子指着关在笼子里的陆依年,“要不是你流血吸引了我们,你也不会这么快就进地狱,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到时候,千万别找我们报仇,哈哈!”

陆依年被“人”推到温泉边上,一股强烈的吸引力从那门涌出。有生以来,她闻到了死亡的气息,知道再不行动就晚了。

她从裤子苏民满头大汗地看着我们,说起话来已经不成调了:"你们你们可不要不要吓我,那,那吴岚可是已经死了。"里一掏,一个带血的卫生巾被拿出,用力抛向门!

“不好!”骷髅架子一惊,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行人直奔庄家,就见庄家大门前挤满街坊,管家带着仆从在门内忙碌张罗,看见庄成斌回来,家人都如闻大赦,围上来对庄成斌述说昨夜场大雨,降下雷电劈到了庄宅几处,以西院为首,引致相连的处套院也起了熊熊天火,天明前才算扑灭。庄成斌记挂儿子,忙问庄少贤的去向,管家说还好庄少爷因昨夜庄家祖母偶染风寒,庄少贤极孝,心忧祖母病情,为了夜里亲自照料,便带着童儿侍书临时搬到祖母房间的下处就寝,所以夜半雷电击中西院着火时,他和书童都并不在院中。现在西院片狼藉,庄少贤哀恸他那屋刚置办不久的藏书雅室,此刻正亲自带人在那儿收拾焦土瓦砾。的事情。

陆依年是历史系的学生,在危机关头她想起了民间的传闻,骑马布专克邪祟之物。至于管不管用,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在笼子里悄悄把她的卫生巾拿了出来。骑马布是古时女人来例假时,用布缝房间里既温暖又整洁,玛丽·麦乐尼已身怀甲,她神色慵懒,粉颈低垂,正安详从容地做着针线活,等丈夫下班回家。制或者包上灰的带子,相当于现在的卫生巾。

卫生巾与那门甫一接触,发出令人抓狂的“嗞嗞嗞”声音,这时天空也起了变化,一团团乌云快速聚集,李宝根好奇的问道,"你还记得?"雷光若隐若现!

自陆依年丢出卫生巾的那一刻,这些“人”骚乱起来,骷髅架子大叫一声:“快走!”

紧跟着,他们有分散开来,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逃去,似乎有巨大危险降临!

“砰!”

一声闷响,温泉中央的门崩碎,碎片向着四面八方射来,陆依年还在吃惊着眼前的一幕幕,想要躲闪已来不及。

然而,这些碎片无视了她的存在,直接穿过她的身体飞向远处。碎片略过之处,景象不断变化,山村恢复成原本空旷的田野,关着女生们的笼子也在这一刻消散。

女生们聚到一起,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天上有数道雷电劈下,紧接着一声声惨叫传出!

“这是……逃跑的鬼怪遭殃了?”暖暖吃惊地看着。"谢谢。那么我们就不多打扰了。"老太太说完便收拾了雨具,准备出门。

“一定是的!”陆依年说。

“解气!”其中一个女生恨恨地说。

“暖暖!你在这里吗?”

男人的声音响起,渐渐近了,听得出很是焦急。

暖暖极目望去,见江城的身影越来越近,刚刚经历了生死的她,忍不住流下泪水,跑着冲进江城怀里。

“江城,我以为再也不到你了!”

江城抚摸暖暖的长发安慰着,他在电话里感受到女友的担心时,决定从家里赶过来。当他按照定位即将找到暖暖时,发生了电闪雷鸣的恐怖一幕,重新见到暖暖后,"自古以来,讲究的是天法地,地法人,人法天,天地之间,阴阳气为合。独阳不生,孤阴不长,所以人分阴阳,天地间之万物都有阴阳之分。但是,万事不是唯的,总有时候会出些希奇之物。看来吴仁便是书上常说的那种阴阳儿子和邻居谁都没当回事,大家都笑她老小孩了。秀英跟儿子说完就回了家。她把铜镜拿在手里摩挲着说:"铜镜啊,你伴了我辈子,现在我要走了,你能满足我最后个愿望,叫我看看,我后辈的将来么?"人了,象这种人是不吉利的,所以嘛,般的生下来便被父母弄死了的。"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乌云雷电来得快去得更快,眨眼间的功夫恢复了平静,肉眼看不出与之前有什么不同。但在几个女生的心里,这里是相当的、相当的恐怖,她们带上贵重的东西,也顾不上天黑就往山下走。

她们是打出租回学校的,路上司机师傅谈起温泉的往事,那里很邪门,原本是一座小山村,为了配合市里景点的规划,村民们陆续搬了出去。最后只有十几个人死活不肯,因此发生了争执。

事发的当晚,那十几个人集体跪在温泉边割腕自杀,场面相当震撼和恐怖,令人胆寒!有人说,这是一种古老的献祭,将灵魂出卖给了恶鬼。

此后,这里不断发生莫名流血,甚至死人的事件,谁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久而久之,彻底荒废,时间一长连它的恐怖名声也逐渐被人淡忘。

标签:女人地狱自杀骷髅古老

    上一篇:鬼学徒 下一篇:月光蚀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